我已授权

注册

开学当天,这群企业家发现他们的开学作业竟然严重“撞衫”了

2020-06-01 14:13:43 和讯名家 

  文/许云

  5月30日,杭州浴鹄湾,湖畔大学举办了迟来的开学典礼。

  但从媒体捕捉到的新生画面中,画风跟传闻中的“湖畔”不太一样。

  有学生报到完就去约吃杭州拌川。

  有学生在拍集体合影时,穿件背心就入镜了。

  但其实,过去这四个月,他们刚刚一起经历过最“湖畔”的一段日子。

  在几张流出的湖畔同学群聊天截屏中能看到——

  过去四个月,他们有人在地里,穿着短水靴,和菜农一起看哪块地可以腾挪出来,种上市场最需要的蔬菜;

  有人和员工一起下仓库拣货,把最急需的生活物资送给隔离在家中的武汉市民;

  有人全天24小时保持手机最大音量,跨省送菜的货车司机隔离一个,再派一个……

  这也是为什么,当在开学仪式上领到新学期第一份作业——谈谈自己过去4个月的经历和抉择——时,这群企业家们可以马上作答。

  非常时期,湖畔大学最推崇的企业家精神,在湖畔学员们身上前所未有的得以显现和放大。

  这是一件让人振奋的事情。如湖畔大学校长马云在开学典礼上所说,今天比任何时候都需要企业家精神。所有人都没有希望和信心的时候,企业家要比谁都相信未来。

  

  分享完各自的经历后,“外婆家”创始人吴国平被同学半开玩笑地点评说,他的选择有些“过度要面子”了。

  吴国平一不贷款,二不让员工去做时髦的共享员工。而据了解,“外婆家”这四个月亏了十几亿。

  但这位做了20多年餐饮的“uncle”坚持认为,没什么比顾好员工更重要的。

  uncle是“外婆家”员工对老板的昵称。来自他常说的一句话:有我uncle在,都别怕。

  武汉封城后,200多名员工回不了家,uncle让武汉门店把原本为春节储备的全部食材都送到员工宿舍,撑了两个多月。

  月薪一万五以下的员工,领全薪,对收入打了折的管理层和资深员工,uncle承诺,“下半年营收好了,赚到的钱大家分,补回上半年的窟窿。”

  吴国平不让大家去做共享员工还有另一个原因,公司要尽早复工,越早越好。

  2月10日,管理层就接到开会通知,要讨论复工。结果到了公司,保安不让进;改去西溪天堂,也被拦下。一个15分钟短会,折腾了一上午。

  大家问uncle,杭州还在封小区,我们有必要开门那么早吗?

  uncle说,开,没客人也开。他的理由奇特而让人无法拒绝,“主要想给员工一个安全感,店在,家还在。”

  湖畔一届学员宋迎春的选择则是另一个极端。

  这位武汉便利连锁店品牌“Today”的创始人,在非常时期遭遇月入一亿营收归零的暴击。

  管理层会议上,有高管问,公司不知什么时候就没了,怎么办?他却当着下属的面大哭:“你们现在不要跟我说这个,我听不进去,我现在只想救人。”

  在Today仓库,宋迎春(左一)和员工一起捡货

  自己没钱了,宋迎春就发动身边的企业家朋友,筹集到1100多万,给武汉医生护士做饭送饭,却没想捐饭比捐钱难多了。

  为让鲜食工厂拿到复工证,Today便利店一个个部门去跑。盒饭做出来,找不到人送,店长、员工就和志愿者一起,开车一家一家医院送。

  对于老板的做法,公司内部曾有反对声音。有人认为,营收断了,公司还把市场上紧俏的鲜食都拿去捐,不合理。

  宋迎春说他知道这不合理,但事儿既然来了,就得顶上。同学分享会上,这位初中没毕业就出门闯荡的山东汉子话也耿直,“我觉得什么都不做的话,就太恶心了。”

  宋迎春每天都要去走访Today各门店。

  不过他还是答应团队,“一家医院送7天”,等“正规军”接手就退。

  特殊时期期间,Today一共给60多家医院送了120万份便当和补给品。后来,一些外地医护人员专门来到Today,说“我们就想看看这个店什么样”。

  同样断了营收的亚朵,没有选择关门止损,而是打仗一样接待了一波又一波特殊客人:医生护士、湖北人、狱警、境外回国人员……

  湖畔一届学员、亚朵酒店创始人王海军说,几乎每天都有新挑战。怎么办?遇山劈山,遇水搭桥呗。

  来自西安的医疗队出发前来不及剪头,武汉门店经理就开车满城转,硬是找来了三名理发师,在酒店大堂给228位医生护士连续理了12小时发。

  床不够用,有车的员工就开车到其他门店,像蚂蚁搬家一样,把床垫一张张地搬过来。

  有对武汉老夫妻钱花光了,老两口一顿合吃一份盒饭,哈尔滨门店员工去给他们申请政府补贴。

  ……

  他还不断跟13个城市的亚朵员工交流,打气,“大家保持精神气,打胜战。精神气差了一步,就步步都差了”。

  这个敏锐度来自于他在湖畔听的史玉柱的课,那位商界前辈在复盘自己的失败经历时,平静、谦和而充满力量,让王海军感受到,“强大的心力能让事情朝自己想要的方向改变。”

  这次他想要的方向,是校长马云说的,“你们的企业活着就是对社会最大的贡献,对社会最大的责任担当”。

  

  浩丰集团创始人马铁民还有一个接地气的称号,叫“生菜大王”。

  这个称号在湖畔大学一点也不违和。

  因为校长马云一上来就说,“湖畔大学不要装,装比较麻烦。”

  湖畔大学的校训确实也很不“商学院”——坚守底线,完善社会。

  湖畔大学副校长卢洋说,校训说的就是企业家精神,“一个真正有企业家精神的人,抉择一定是痛苦的”。

  作为特殊时期期间为数不多市场需求逆势飙升的行业,马铁民要做的抉择是,菜价要不要涨,以填补飞涨的人工?水稻田要不要改种市场最需要的生菜?长成一大半的生菜要不要摘了去卖,虽然没了利润,但缓解了菜荒?……

  他想了整整一夜,决定:干!

  公司一个个给种植和采摘工人打电话,来不了、不愿来的,没关系;能来的,给三倍工资。

  这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把菜运往全国各地。为了尽量减少跨省被隔离,公司给司机提供宿舍,反复叮嘱大家除了上洗手间,尽量不下车,吃住在车里。

  特殊时期期间,浩丰每天向全国供应蔬菜100吨,截至5月初,一共供应了2200万斤。这也意味着亏损。马铁民粗略算了一下,“亏了800万元左右”。

  马铁民对自己初次创业的时间记得很牢,因为刚创业就遇上了非典。他目睹过居民恐慌性囤货,物价上涨,“当时信息化程度低,很难实现及时精确供应农产品(000061,股吧)。现在技术进步了,我不能让17年前的买菜问题再来一遍。”

  非典时,1984年出生的张世伟刚上大学。“那时还小,做不了什么,现在不一样了。”

  张世伟是凯京科技创始人。非常时期,各地政府面临物资调配困难,他创办的货车司机平台接到了许多运输需求。

  在“收不收钱”的问题上,这位几年前辞去银行高管职务,脱下西装挽起裤脚,干起物流的80后决定,只要是防控物资,都给免费运,先免三个月再说。

  但他很快发现,在特殊时期初期,“捐物流”是个超级工程。司机开到仓库装载防控物资,往往要排队等上七八个小时。等接上货了,怎么运到武汉又成了问题,各省许可证不统一,公司不得不花大量精力协调跨省运输许可……

  张世伟(右二)在给仓储同事做动员

  除了货车司机,凯京的工程师也在加班。这个“超级工程”光靠人肉可不行。

  机构不知道谁家有车、谁能来运;司机不知道谁家有活、这趟去哪;上游企业没开工,没法给下游物流企业支付运费,物流企业没有收入就不能支付购车款,没有足够的运力给企业拉货……这样的复杂协同,必须依靠数字平台能力。

  这是让张世伟感到骄傲的地方,“我们几年前就开始做技术布局,没想到在这样的时刻派上用场”。“把自己变成明天的企业,未来的企业,也是企业家精神的应有之义。”

  

  向数字化要未来的,不止张世伟。

  特殊时期期间,吴国平出门爬了几次宝石山(备注:杭州西子湖畔的一座山),爬山时没说过几句话,脑子却一直没闲着。

  外婆家旗下餐厅“炉鱼”在非常时期,外卖量比去年增加10倍,让他重新思考餐饮业的未来。

  非常时期,吴国平(左一)也当起了外婆家的外卖小哥。

  “未来,我想让外婆家做到六成离店,四成到店。”

  在他看来,特殊时期之后,即使是线下聚餐,人们的习惯也发生了变化,10人以上大聚少了,4人以下小聚多了。线下菜品也要提前调整,迎接、引导变化。“吃饭变简单了,但要有场景,要有品位。”

  他还在思考夜经济。“早餐的消费市场大不了,但晚上吃饭、唱歌、酒吧,能有好几场呢。”

  外婆家的企业愿景是,“健康快乐地活6个18岁”。算起来,这比阿里巴巴“成为一家102年的企业”还要多上6年。

  经此特殊时期,吴国平说自己对企业家精神的理解,“企业活得健康活得久,才谈得上责任和担当。”

  “生菜大王”马铁民也在朝前看。他的下一步目标,是帮助农民变成“现代农业的产业工人”。“说白了,就是要让农民在新技术时代里不掉队,过上好日子。你想如果一个农户种地,他不能够赚到足够的钱来保障他的生活,生活没有尊严感,他能给你种出安全的东西吗?”

  开便利店的宋迎春也在朝前看。4月8日,武汉解封,但很多小店没有等来这一天。许多店面紧锁,门面退租。许多人终于可以出门时,却已没了工作。

  4月30日,Today推出全新品牌“今天小店”。它与Today便利店共享商品、营运和供应链等能力,但开店门槛和初期投入更低,加盟费2万元就够了。宋迎春的目标是,“助力100万个家庭创业者赚更多钱”。

  作为开学典礼上的老生致辞代表,宋迎春先是跟大家道歉,过去四个月,性格内向寡言的他在同学群里说的话比过去四年还多。

  太多抓狂的状况需要人帮助和鼓励了。给医生护士做便当时,一会儿是米没了,一会儿是油没了,一会儿是司机找不到了……边加班加点支持防控,边提心吊胆,生怕全力支持他的员工、家人、朋友、志愿者有人被感染……

  但临近开学,宋迎春却一度想放弃这样的公开分享,“短短四个月,做了太多艰难抉择,情绪走不出来,晚上要靠喝一瓶酒才睡得着”,但一位老师的话击中了他,“湖畔就是你来寻找力量的地方”。

  “我说我要回来,我应该回来,我也应该让大家看看湖畔培养了六年的学员是什么样子。做企业就是担当,做企业就是修行,做企业就是不断想尽办法给人带来美好。”

  “我觉得我没有给湖畔丢脸。”

  台下的学弟学妹们掌声如潮,宋迎春却匆匆走下演讲台,到讲台边上时泪已如注。他的班主任站起身来,上前给了他一个拥抱。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