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黑石能源投资基金巨亏22% 企业破产风险迫PE“收缩战线”

2020-04-30 02:31:52 21世纪经济报道 

疫情全球扩散所引发的低油价与企业停产停工,正拖累全球大型PE机构的业绩表现。

近日,黑石集团专注于能源和不良债务的投资基金均遭受大幅市值损失,其中1400亿美元信贷业务所计提的90%利润佣金已化为乌有,1750亿美元私募股权投资资本则出现约22%的亏损。

“目前,能源企业破产与零售旅游企业经营压力骤增,正成为华尔街大型PE机构遭遇投资滑铁卢的重灾区。”一位华尔街PE基金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在能源领域,除了此前备受PE机构青睐的戴蒙德海上钻探公司(Diamond Offshore Drilling Inc)、页岩钻探公司惠廷石油(Whiting Petroleum)均申请破产重组,页岩油开采领导者——切萨皮克能源公司(Chesapeake Energy) 正向债务重组顾问寻求帮助;在零售旅游领域,此前向私募股权基金发行大量股票债券的嘉年华邮轮与在线旅游公司Expedia股价今年以来大幅下跌74%与35%。

标准普尔发布最新报告指出,未来数个月内,美国企业债务违约金额将远远超过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期间的3400亿美元。

“如今所有大型PE机构都会接到投资企业的资金求助电话。”上述华尔街PE基金负责人告诉记者,比如OYO正向软银愿景基金寻求新的融资以度过当前资金链吃紧困局,但是,PE基金到底救不救,又是另一个问题。

“一方面很多大型PE基金鉴于疫情对经济发展带来的巨大不确定性,正收紧投资策略,另一方面他们寄希望美联储与美国财政部能先对能源零售旅游企业给予必要的资金扶持,缓解自身的资金救助压力。”他分析说。

PE基金“冷对”企业求救

4月26日,戴蒙德海上钻探公司(Diamond Offshore Drilling Inc)申请破产重组,成为继页岩钻探公司惠廷石油(Whiting Petroleum)之后,又一家因低油价而遭遇债务违约的大型能源企业。

一位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在申请破产重组前,这两家大型能源企业都向大型PE基金寻求紧急资金救助,但均无功而返。

究其原因,疫情冲击导致众多PE机构业绩表现“自身难保”。比如黑石集团今年一季度亏损10.7亿美元,其中私募股权基金投资组合收益率同比下滑21.6%。

“这导致黑石集团即便手握1515亿美元可投资资金,现在也显得相当谨慎。”他分析说。

多位华尔街PE机构人士向记者直言,这背后,是众多华尔街大型PE基金内部正围绕投资策略存在不小的分歧——到底是优先救助处于经营困境与债务违约压力的已投资项目,还是将资金投向那些估值大跌被错杀的优质项目,或者是干脆什么事都不做,静待疫情结束。

记者多方了解到,选择第三种策略的PE/VC机构为数不少。

企业服务数据库公司Crunchbase统计发现,今年一季度全球VC投资总额预计仅有638亿美元,较去年第四季度下降17%、同比则下降8%,创下过去两年以来VC单季投资的最低水平。

“其结果是很多一度VC/PE青睐的企业,如今都吃了闭门羹。”前述华尔街PE基金负责人坦言,比如嘉年华邮轮与在线旅游公司Expedia此前都是VC/PE机构的“座上宾”,每次发债扩股都能拿到后者的巨额投资,但如今疫情冲击下,VC/PE机构都不敢贸然“施以援手”。

一位华尔街不良资产投资基金经理认为,这可能是部分PE机构的新投资策略——与其现在“雪中送炭”,不如等待它们进入破产重组阶段再低价买入更划算。

值得注意的是,市场不乏逆行者。

近日擅长不良资产投资的橡树资本创始人霍华德-马克斯(Howard Marks)明确表示,他们正大举入市投资。

“或许现在的确是一个不错的不良资产抄底机会,但前提是PE基金不但要有强大的产业重组整合能力,还需要一点运气,即疫情早日结束令全球经济快速反弹。”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公司高级投资组合经理斯利蒙(Andrew Slimmon)表示。

“事实上,无论是黑石,还是橡树资本,都具备强大的产业重组团队,都知道如何盘活这些困境企业资产,只不过他们现在需要谋划的,是一个最合适的低价介入时机。”华尔街不良资产投资基金经理直言。

寄望政府纾困

值得注意的是,不少大型PE基金则将已投资能源企业脱困的希望寄托在美国政府资金救助身上。

一家华尔街大型能源类PE基金投资总监向记者透露,目前他们正密切关注美国政府即将出台的能源企业救助方案。

“最理想的状况,就是美国能源企业能被纳入薪酬保障计划(PPP),从而减轻企业的薪酬开支,此外美国相关部门若能提供额外的救助资金换取企业减产承诺,也能避免页岩油企业因负油价所遭遇的亏损扩大压力。”他向记者分析说。因此不少重仓投资能源企业股权或垃圾债的PE机构正聘请游说机构,积极推动能源企业救助方案尽早落地实施。

但他承认,这份救助方案未必能解决美国能源企业的所有经营困境,目前他所在的PE基金每天都能接到已投资页岩油开采企业项目的多个求助电话,包括协助寻找储油罐屯油,避免企业倒贴运费按负油价卖油。

“我们内部估算,只要WTI原油期货交易价格持续低于20美元/桶,我们所投资的所有能源企业(包括股权投资或买入垃圾债可转债)都将在未来3个月内出现资金链告急与破产重组风波。但现在基金的多个重要出资人(LP)正打算提前赎回份额避险,根本没有多余资金救助他们。”这位能源类PE基金投资总监告诉记者。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PE基金还将项目退出希望,寄托在美联储能早日将购买能源企业垃圾债纳入QE范畴。

“这也是当前环境下我们最理想的项目退出机会。”一家华尔街PE机构能源业务投资主管告诉记者。此前美联储宣布买入垃圾债ETF,令美国多只垃圾债ETF从大幅折价交易变成溢价30%交易。因此他们内部希望美联储一旦购买能源企业垃圾债,他们就有了高价抛售能源企业垃圾债实现项目退出的机会。

他表示,若这些能源企业垃圾债顺利退出,整个基金短期内将不会涉足任何能源企业股权投资。因为疫情引发的经济发展不确定性实在太高,他们需要给自己留出一个观察思考期,以判断哪些行业投资才是最“保险”的。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