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亏之后再巨亏 软银的“大胆押注”恐难以为继

2022-08-10 04:42:51 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评论员 杜恒峰

8月8日下午,软银集团公布新财年第一财季业绩,报告显示,2022财年第一季度其归属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34亿美元,这一数字刷新了公司的亏损纪录。值得注意的是,软银2021财年亏损151亿美元,也就说,今年一季度的亏损额已经是去年全年的1.55倍。

虽然财务期间不同,但软银亏损的原因是“一脉相承”的。2021年财年,在软银的六大业务板块中(后整合成五个),传统的电信业务和安谋公司仍然是盈利的,但这部分盈利不足以填补愿景基金268亿美元的亏损。到了2022财年一季度,愿景基金仍然是软银的“噩梦”,亏损额总计2.33万亿日元,占集团亏损总额的四分之三。亏损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来自投资的已上市公司,如Coupang、SenseTime、AutoStore、DoorDash等公司股价的大幅下跌;另一方面,上市公司估值严重缩水,同样会反馈到其所投资的未上市公司上,软银为此计提了1.14万亿日元的公允价值损失。

巨额亏损有外部环境的客观原因,但软银自身的原因显然更为重要,因投资组合过度集中于科技股。科技股的高成长和高估值能够带来巨大的超额收益,比如2020财年其创纪录的390亿美元利润就受益于科技股的大涨行情;但科技股又是对利率、业绩极度敏感的行业,风险偏好随时可能发生巨大变化,软银的业绩必然是跟随资本市场的巨大波动“上蹿下跳”。

软银因为孙正义早期在阿里、美国电信运营商Sprint上的“大胆押注”而获得巨大成功,积累了足够厚的安全垫,也让擅长“大胆押注”的软银更加大胆。在风险资本市场,秉持“错过就是最大成本”的软银,让整个市场的运行逻辑都发生改变,初创公司的估值泡沫被软银越吹越大,以至于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Uber如此,WeWork同样如此;在软银所投公司不断上市的过程中,也有一些公司已经申请破产,这些项目也使软银损失了数十亿美元。

软银敢于“大胆押注”的不仅仅是风险资本市场,在规模更大、博弈力量更为均衡的二级市场,软银同样敢于豪赌。据媒体报道,2020年,在科技股因新冠疫情暴发大跌随后又大幅反弹并创出历史新高的过程中,软银成为背后的关键力量。截至当年9月底,软银通过开曼群岛的一家实体购买了近170亿美元的美国科技公司股票,并在股票衍生品上再投资了34 亿美元(通常有很高的杠杆),但这样的投机活动也在当年7~9月给软银带来了37亿美元的损失,其中27亿美元来自衍生品。

在连续亏损、资金链高度紧绷的情况下,孙正义不得不对软银进行根本性调整,比如在2021年财报披露后,孙正义表示软银将进入防守模式,提高投资标准,减少对外投资;在新的季报中,软银再次表示,正在严格限制新投资,“开更小的支票,以确保更好的收益”。

尽管战略在收缩,但仅从存量项目看,软银仍是全球科技投资中的重要玩家,但过去那种“敢于押注”的软银显然已是难以为继了。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