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明创投邝子平:提信心,促消费,稳股市,让政策发力

2022-05-20 15:03:44 猎云网 

本文来自:启明创投,作者:邝子平。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中国经济中心城市上海进行严格的疫情防控已经超过50天,随着疫情得到基本控制,上海开始逐步复工复商。经济形势已经到了应该采取“不计一切代价”政策的时候。

今年企业特别难,挑战尤其大,私募股权投资行业正在克服一切困难,尽力帮助我们投资的企业。在我们看来,中小企业、专精特新企业、科技创新企业、数字经济企业,是中国经济中最活跃的力量,亟待政策发力,以打通企业融资、成长的生命线。而最重要的发力点,应该是提信心、促消费、稳股市。

启明创投投资了大约500家企业,均属于上述类别。我们对其中的占比一半左右的科技、消费类企业的情况进行摸底,结果显示,大部分企业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有的因为企业在上海,有的因为客户在上海,也有的因为供应链依赖上海。截止目前,总体情况可控,但隐忧很多。

消费类企业在上海的线下业务已全部关闭。好在一些品牌同时拥有线上业务,或及早开辟国际业务,最近开足火力,一定程度上淡化了损失。

科技类企业大致情况如下:

在上海的生产型科技企业,有的停产了,有的坚持封闭生产,但因为供应链中断导致原材料不足等,也只是勉强维持生产;

企业软件、自动化设备、人工智能解决方案等企业,大多需要面对面销售或者产品交付,因出差基本停顿,过去两个月业务受到很大影响;

仍然处在产品设计阶段的科技企业,比如半导体设计企业虽然可以居家办公,但需要使用很多昂贵的设计工具和测试环境,这些只能在企业内实现。我们就有一家半导体设计公司的高管和主要团队成员,已经在公司闭环工作了接近两个月,尽量降低研发进度受到的影响。

我们统计以上这些业务受到影响的企业,到目前为止年度目标,不论是收入还是研发,要比原计划大致下降百分之二、三十;如果企业在6月不能完全复工,到7月业务半径还无法基本恢复正常,就会损失惨重。目前来看,恢复慢于预期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

我们投资的企业,不少是发展处于早中期的企业,疫情的致命冲击是企业的资金链风险普遍提高,比如回款放慢,融资暂停,甚至因为无法完成现场审计而导致上市进度推迟。我们看到市场上很多在融项目这一年多处境艰难,去年因为国内的政策原因融资进度延缓,又受到今年以来全球资本市场暴跌的影响,加上疫情袭来,这些项目完全停摆。

以上是我们观察到的疫情对摸底企业造成的一些直接影响。总体而言,仅就今年1-4月的情况来看,目前还没有企业单纯因为疫情,业务受到不可挽救的打击。但如果目前封控或者停摆的状况在上海不能尽快结束,或者上海解封了,其他主要城市或地区又不时地出现类似的封控停摆状况,影响就会很大。而且,有些方面影响的长期效应如不尽快干预,会在未来几个季度进一步发酵。

面对这些困难,我们的企业家都在想方设法地摆脱困境。如前面提到,有努力开拓线上和海外渠道的,有吃住在企业50多天的,有准备瘦身过冬的,有暂时牺牲成长性保利润的,企业家们都在拼尽全力。作为投资人和股东,启明创投也尽我们所能提供帮助。我们今年1-4月的投资进度和规模与去年同期大致相当,其中不少是对已投项目的追加。

比起2020年武汉新冠疫情暴发时企业面对的冲击与挑战,今年的形势更加严峻复杂,长期影响也更大。

首先是我们投资企业受到的影响面,这一次要大很多。今年中国的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主要城市都遭遇了疫情。以支持科技创新为主的创业投资机构,每家投资的企业起码有一半聚集在上海和北京。这次上海的疫情还波及了长三角,产业链的波及面更广。

其次,今年的出口形势远不及2020年。当年全球疫情中各国刺激消费,大量订单涌入中国,中国迅速复工复产,作为唯一能够大规模生产的国家,出口增长成为意外的惊喜,弥补了国内消费的不足。但是今年国际市场需求下行,即便没有封控停摆,中国面对的出口形势都不容乐观。

第三,不论是国际还是国内,2020年资本市场流动性充足,对新经济企业充满期待。高科技企业在美股高歌猛进,疫情带动了国内的数字经济以及支撑数字化的硬科技领域的发展,医疗健康领域更是得到空前追捧,因此疫情对经济造成的冲击,很快被信心满满的企业家和投资界所克服。反观今年,企业家和投资界情绪低迷。全球股市在过去几个月大幅度回调,基本共识认为还未见底;二级市场的动荡造成很多一级市场在融企业难以定价,买卖双方都无法给出有说服力的估值建议,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优秀的项目进入了漫长的融资进程。

第四,投资人的信心不足。去年很多针对互联网平台的整改措施,针对资本无序扩张的讨论,及地缘政治因素造成的技术脱钩、金融脱钩等风险,让不少投资人重新审视以往的投资逻辑。上海以及北京的防控措施,让身处这两个城市、构成中国投资圈的大半壁江山的投资人感到焦虑。创业投资是一个重仓未来的行业,投资是一个每天早上起来都要充满活力与期待的职业,忧心忡忡的投资人很难出手。

第五,大家普遍担心未来一段时间中国的消费能力和数字经济的投资需求。个人消费不但对消费类企业重要,对科技类企业同样重要,比如手机行业是半导体用量最大的行业之一,只有在手机需求旺盛的时候,手机企业才会有意愿设计下一款产品,才会尝试使用国产的更优质、性价比更好的芯片;只有当乘用车的购买旺盛时,车企才会投入新的、更好的智能座舱、辅助驾驶、电池管理系统。数字经济方面,政府财政资源不足,大型软件系统企业、无人驾驶公交车企业就会失去最重要的客户;中小企业财务捉襟见肘,SaaS企业的日子就难过;制造企业资金紧张,自动化技改的项目就会搁置。

要让经济迅速复苏,让市场加快恢复元气,让中小企业持续成长,让私募股权行业继续为科技创新发展输血加油,需要采取果断有力的措施。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提信心。民营企业家需要重新焕发敢想敢拼的企业家精神,不该干的行业不能干,但可干的行业要放手干,不应该前怕狼后怕虎。对于私募股权投资机构来说,现在正是价值发现的好时机,应该鼓励它们积极投资中国的创新创业。疏通企业境内境外的上市渠道,增加企业上市退出的可预知性。也需要给外资以信心,虽然西方不时有金融脱钩的杂音,但还是有大量的外资愿意投资到中国,看好中国的发展潜力,我们应该严格执行负面清单,在允许外资投入的领域不应该有各种隐性障碍,避免给脱钩的逆流推波助澜。

第二是促消费。对于专精特新的企业来说,来自消费端的最终需求,是比补贴更有效的支持。现在最令人担心的就是消费低迷,再好的产品也没有市场。另外,政府在科技应用方面的采购不能因疫情减少,反而应该作为提振经济的一个重要投资,数字化、智能化、云计算、绿色出行、无人驾驶等都是对未来重要的投资。可以借鉴海外2020年刺激消费的经验,促进疫情后消费的迅速反弹。中国消费领域的一个重要特点是数字化程度已经很高,并且从消费端发动了经济向数字化转型。中国的主力消费品也日益智能化,如家电、手机、电动汽车,以及正在兴起的增强/虚拟现实技术。中国的日益数字化的消费,最终会带动从芯片、数据中心到企业服务软件的投资与创新。中国经济的数字化、中国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的结合还处于早期阶段,中国的消费带动的企业数字化投资需求潜力巨大。

最后是稳股市。我们并不需要一个亢奋的资本市场,但也不能是个跌跌不休的股市。稳股市就是稳预期。如前所述,大批创新企业、专精特新企业的融资需求紧迫,股权投资仍是其最重要的资金来源,股市的持续下行不但影响投资人的信心,更重要是投融资双方需要漫长的时间实现价格发现,形势严峻很多中小企业等不起。另外,这些年私募股权机构顺应国家发展策略投资了不少优秀的专精特新企业,其中许多开始步入上市阶段,这些新兴企业的进入,也需要有一个稳定抗压的资本市场。

(责任编辑:刘海美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