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资》:顶级投资人亲授的“浓缩商学院”

2022-01-18 11:13:58 投中网 

1月14日,《我要投资》第三季盛大收官,汉创新材料、麓邦光电、潇振工程、炎黄国芯、谋乐科技、诺尔医疗六家公司晋级总决赛。最终,本季的最高奖“我要投资·星势力奖”由来自湖南长沙的汉创新材料摘得。

从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长沙五城海选数百个项目报名参加,到决出全国32强进入节目录制,再到通过12期节目的PK决出今年的冠军,《我要投资》又一次成功的把一个个创业梦想搬上了大屏幕,让观众零距离感受了什么是企业家精神,什么是创业精神。

《我要投资》第三季至此已经画下句号。但在节目之外,还有更多故事在发生。据投中网了解,多个参赛项目正在忙着接待参与节目录制的投资机构派出的投资团队。作为国内规模最大的创投类综艺节目之一,《我要投资》又一次把创投综艺推向了新的高度。

顶级投资人把脉 为创业排雷避坑

就在节目录制期间,来自湖南大学的创业项目、最终拿下星潜力奖的潇振工程完成了一件对公司未来发展至关重要的大事。

潇振工程在节目中表现优异,有参与节目录制的投资人告诉投中网,它很有可能会是湖南大学校园里走出的第一家上市公司。

但潇振工程联合创始人陈谨林告诉投中网,他们在节目的第一轮就差点被淘汰。潇振工程是一家致力于磁阻尼技术应用开发的企业,核心技术来自湖南大学的科技成果转化,产品性能国际领先,已经应用在我国多个重大工程中。

(图为选手陈谨林)

但在节目的第一轮,潇振工程就被投资人指出存在知识产权归属不清晰的硬伤,这个问题不解决,公司发展就会存在隐患。因此,潇振工程首次亮相拿了一个较低的分数。结果是,在两组筑梦师挑选战队成员的时候,潇振工程差点落选。“当时超新星战队还差一个,我们是最后一个被选进去的。”陈谨林回忆道。

超新星战队的两位筑梦师是联创资本创始合伙人韩宇泽和澳银资本创始合伙人熊钢,他们认为潇振工程这家公司被严重低估了。潇振工程拥有开创性的技术和产品,并且已经实际应用,是一家非常有潜力的公司,应该用发展的眼光去看待。

随着节目推进,潇振工程果然没有令人失望,12强、10强、6强,一路逆袭冲进总决赛。就在总决赛录制前,湖南大学专门发布文件明确了科技成果转化的政策,陈谨林还把相关负责人请到了节目现场,解决了这个投资人最大的疑虑。

目前,陈谨林透露已经有多家参与节目录制的投资机构表达了投资意向,并派出团队到潇振工程进行现场考察。对陈谨林来说,参加《我要投资》第三季可以说是收获满满。潇振工程的目标是到2025年走向IPO,目前正处在理顺机制、引入战略资源的关键节点上,《我要投资》则在关键时刻大大的推了它一把。

潇振工程的例子,生动的体现了《我要投资》这档创投综艺的大胆和创新:节目组集结了一批中国最顶尖的投资人,用他们的经验和智慧,为中国最优秀的创业公司把脉、赋能,帮助它们排雷避坑,登上新的台阶。

创业者:补上了融资的必修课

麓邦光电的赵瑞龙,是一位90后光电科学家。他坦言,2018年开始创业之后,“一直在搞技术,没有关注外界的声音”。麓邦光电此前还未对外融资过,参加《我要投资》的主要目的,是想“听一听外界的看法”。

(图为选手赵瑞龙)

抱着类似想法来到《我要投资》的创业者不在少数。目前硬科技创业蔚然成风,很多创业者是像赵瑞龙一样的年轻技术大拿。他们往往埋头搞技术研发,与投资人接触的经验相对较少。

这样的现象,在创投氛围相较北上广深没那么浓厚的长沙,可能会更加突出。创世纪战队的筑梦师、创享投资创始合伙人易丽君观察,长沙高精尖的创业公司其实很多,但他们有一个比较普遍的特点是闷头做事,不太抬头看天,尤其是融资的能力偏弱,在路演的时候容易站在自己的视角讲故事。但要想通过融资支持企业发展,一个创业者学会与投资人对话是很重要的。

顶级投资人云集的《我要投资》的节目现场,对这类创业者来说恰恰像是一个“训练场”。12期节目下来,创业者对融资、对投资人的理解往往会被完全颠覆掉。

麓邦光电在战队组建环节被选入了易丽君和元创资本创始人王浩担纲筑梦师的创世纪战队。让赵瑞龙没想到的是,这两位投资大佬对队员的指导会那么细,“有时候凌晨两三点他们还在指导我们改BP,关键是第二天7点钟还要赶到电视台录节目,我特别感慨”。

陈谨林告诉投中网,自己在台上讲完之后,下了节目筑梦师会找他聊要怎么下改进,哪些东西应该说的没有说。一期期节目下来,陈谨林明显感到自己跟投资人沟通的效率提高了。节目中有个“汽车演讲”环节,参赛选手要完成一个艰巨的任务:在一辆行驶中的汽车里,用几分钟的时间打动与他一同乘车的投资人。陈谨林对自己在这个环节不太满意,他对投中网表示,如果现在重新再讲一次,一定会讲的跟原来不一样。

除了与投资人打交道的沟通技巧方面,筑梦师更多的建议是在公司的发展战略、商业化等方面。

在本季节目中夺魁的汉创新材料创始人杨峥嵘,对筑梦师在整个过程中的帮助非常感激。他表示,自己作为创业者的圈子是比较窄的,而筑梦师一直在创业的圈子里,创业过程中可能出现的事情几乎都经历过了,跟他们交流可以得到一些很清晰的建议,“按现在的规划走下去可能会遇到哪些坑,我们自己可能也知道一些,但他们说的会更清晰”。

(左为选手杨峥嵘,右为嘉宾刘建云)

诺尔医疗创始人杨欢感到,筑梦师最大的帮助是在方向性上的判断。投资人可能不像创业者对技术或产品的理解那么深,但是他们会去判断一个项目要推进下去还缺乏哪些要素要去补充。

谋乐科技的金宣含也表示,几位筑梦师都是经验非常丰富的资深投资人,台上、台下都给了非常多的建议,每个阶段的录制结束后,回到公司也会讨论这些建议怎么落实。

快节奏比赛 就像一次小型商学院

《我要投资》紧张的赛制,对参赛创业者来说是一场体力和精神的双重考验。

总决赛彩排的当天,来自北京的炎黄国芯CEO郭虎早上七点就赶到了长沙。他刚刚结束了一段两天三城的疯狂行程。前一天的上午,他还在江苏盐城出差。当天中午,他乘上高铁回北京参加一个会议,晚上十点会议结束,他草草休息了一下,又登上了到长沙的航班。在几乎卡着点的行程中,郭虎只能利用间隙时间赶制决赛要用的PPT。他向投中网坦言:“完全没想到,录一档节目会这么累。”

累,基本上是每一位参赛创业者共同的感受。汉创新材料创始人杨峥嵘跟投中网开玩笑:“别看我们一个个在舞台上说起话来滔滔不绝,下了台就一晕不起了。”

支撑他们的动力,很大一部分来自并肩作战的队友。《我要投资》并不是一档单纯的创业者之间互相PK,然后让投资人当评委的节目。通过创新的战队形式,创业者、投资人变成了战友,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每一位创业者的性格、行事风格都各异,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是都极具主动意识,在各自的专业领域都是牛人,群英荟萃之下,注定会发生很多有意思的故事。

(图为创世纪筑梦团展演,右二为选手杨欢)

让诺尔医疗创始人杨欢印象最深,是在“即兴项目研发”环节整个战队的碰撞和磨合。杨欢回忆道:“我们用了8天时间吵的不可开交,然后用了1天时间把项目做出来。”在杨欢看来,这个过程其实跟创业本身很像,很多时候大家要用开放的心态来求同存异,把“异”先放在一边,把“同”找出来,然后因为这个“同”,大家往前走上一步。

这种一起“打过仗”的友谊,是任何其它地方都给不了的。郭虎的形容是,与筑梦师和队友之间的交流是“人和人之间心灵相互碰撞的过程”,交流越多羁绊越多,感情越好。

某种程度上,这也像是一个小型商学院,对每一个参与其中的人来说,这是一个难得的互相学习的机会。陈谨林感慨,这个节目让他看到了那些优秀的创业者之所以这么突出的原因,他们有那么多创新的想法,还有快速落地的能力、解决挑战的能力。

做有价值的事会让创业者兴奋。虽然录节目很累,但参赛选手们却越录越投入。当被问道最累的时候想不想退赛,郭虎的回答是一句话:“退赛是不可能退赛的。”

(图为决赛选手与主持人合照,右二为选手郭虎,右四为选手金宣含)

湘军有句名言叫:“结硬寨,打呆仗。”异曲同工的是,在决赛现场,郭虎在他的PPT上也打出了一个“笨”字。郭虎说的是,在他的同行们都在用国外先进技术的时候,他们依然坚持用100%自主可控的工艺。而现在回过头去看,他们的“笨”让他们比同行们有了早两到三年的技术探索,反而成了一个巨大的优势。

这句话同样可以用于《我要投资》。在长沙高新区主办下,三季《我要投资》始终坚持用“笨”方法,不追逐流量、不制造噱头,用最专业的态度,为观众展现最真实的创投业态,获得了越来越多业内人士的认可,节目影响力也稳步提升,真正成为传播创业精神,支持中国创业公司发展的顶级平台。

节目已经播完,但这些参赛选手们还闲不下来。据投中网了解,多个参赛项目正在忙着接待参与节目录制的投资机构派出的投资团队,积极推进后续融资。在《我要投资》,创业者不仅收获了鲜花、掌声和知名度,在热闹背后还收获了志同道合的朋友,收获了真金白银的投资,可说是满载而归。

至此,长沙高新区用一档创投综艺,找到了一把打通科技创新企业、投资人和长沙经济发展三方共同诉求的钥匙,培养更多长沙科创企业走向IPO,带动人才聚集、资本聚集、产业聚集。值得一提的是,《我要投资》是中国第一档由一个国家级产业园打造的创投综艺,敢为人先的湖南人又当了一回第一次吃螃蟹的人。不得不说,这螃蟹吃的真值!

(责任编辑: HN66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