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宠物殡葬师,月入十几万,一年多给912只宠物体面送别丨后窗

2022-01-16 11:21:13 投中网 

大家好,这里是投中网「后窗」栏目的第十一期。这是一档关于职场+人的栏目,在这里,我们照见职人另一面。透过个体化的故事,去观察人的处境与产业前沿的变化。

镜头切换,米黄和白色调的房间,干花和流苏沿墙垂下,正中间摆放着一张白色小床,阳光透过玻璃射进来,看起来像是圣洁的婚礼殿堂。

这是一家宠物殡葬馆的告别室,名叫“彩虹星球”。

图:彩虹星球的告别室

英豪是这里的创始人。96年出生的他曾是一名家具设计师,一年前,他瞒着家里裸辞,做起了宠物殡葬师。

宠物殡葬,一个正在兴起的神秘、小众行业。欧阳娜娜曾在《奇遇·人间角落》体验了一把,无数网友破防泪目“这样的告别我没想过”。

近几年,千亿市场的宠物经济正在快速崛起。相比趋于饱和的宠物吃穿、美容、医疗赛道,宠物殡葬似乎是下一个正待开垦的新大陆——相关数据显示,我国每年有300万只宠物去世,平均每天近一万只宠物离开这个世界。

95后的英豪正是新生行业的一员。创业一年多,很多人不理解,但他却收获了爱与故事。他们体面送别了912只小宠物,跟艺术家一起拍了纪录片,帮拍腻了商业片的导演找灵感,被媒体争相报道过,还被投资人和FA找上门。

从事着“生死”行业,这位95后依旧态度轻盈。他一边庆幸这份事业能养活自己,一边调侃着张磊还没来找他。

本期「后窗」,我们与宠物殡葬师英豪聊了聊,这门神秘而小众的生意如何运转?他遇到了怎样有趣的故事和人?顺便听他调侃了下“时间的朋友”。

以下,是英豪的自述:

不想当社畜,瞒着老爸转行

我做过2年家具设计师,很“社畜”的生活,上班搬砖,下班打游戏、看新闻。

偶然看到一篇讲宠物殡葬的文章,里面有张主人跟金毛告别的照片,一下子勾起我的回忆。我小时候也养过一只小狗,因为咬了村里的人,奶奶只能找人把它打死,以示歉意,农村就是这样(咬人的狗就不能养了)。当时我很难过,不知道如何表达,埋在心里压抑住了。

看到照片的那一刻,那份情感又发芽了。反正我也不想当社畜了,干脆辞职创业吧,就干宠物殡葬。

我果断裸辞。老板特别疑惑,以为我遇到什么困难,还试图加薪挽留我。我告诉他要做宠物殡葬,他惊呆了。

我试着联系北京做宠物殡葬的同行,表示想要学习,但不知他们是过于低调还是想偷偷赚钱,反正都把我拒了。

只有一个前辈愿意帮我牵线,让我认识了现在的合伙人,也是两个95后,但谁都没干过宠物殡葬,大家就这么起步了。

前期资金要100万,我没什么钱只好跟爸妈开口,但老爸根本不支持(其实现在他也不知道我干这行,我一直瞒着他说在做投资)。

选址很曲折,花了整整两个月。不是我们多讲究,而是压根由不得我们选。开始我们甚至不敢提殡葬,就说做宠物标本,有的房东听着倒觉得新鲜,但后来也没下文了。

我很纳闷同行都在哪找的门店,一搜才发现都在大兴、顺义、房山郊区的村子里。可毕竟是便民服务,位置还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当我们看到朝阳区广渠路这个门店,第一反应是必须拿下。

这回我也不跟房东绕弯子了,直说是做宠物殡葬。房东竟也爽快,认为是行善积德的事,只要没有明火就OK。我赶紧解释,门店只做接待和仪式,火化统一在郊区。

双方一拍即合,门店搞定了。

下一步是营业资质。宠物殡葬这个行业太新,现有的规范和制度很模糊,即使牌照写着宠物殡葬,也没有具体界定是火化、服务还是其他。国外相对成熟得多,比如美欧日韩市场,宠物从出生、死亡、埋在哪儿都要官方备案。

多亏之前那位牵线的行业前辈,他有一套成熟的体系直接转给了我们。我很期待有一天政策落地,可以放开手脚做这个事儿。

哦对了,装修也是挺痛苦的经历。我们想把环境搞得温馨一点,而不是冷冰冰的殡仪馆,于是亲自上手设计了。记得那年冬天特别冷,我每天早上6点跟装修队开工,一直跟到深夜。

忙活一个月,门店终于成型了。我们决定将品牌命名“彩虹星球”。

彩虹寓意着多样性,宠物和人类一样,也是多种多样的。除了猫猫狗狗,还有鱼、羊驼、蜥蜴、乌龟、老鼠、青蛙、猪……这些宠物,我们后来也都送别过了。

“最近不是火了嘛”,投资人和FA都来了

房子刚装修好,我们就迎来“当头一棒”——2020年疫情来了,我们大半年没营业。

疫情好转了,获客又很发愁。我们把店面信息挂在大众点评、美团和淘宝上,但毕竟是家新店,评论数、浏览量都很少。

我们动了动脑筋,想到很多宠物在医院去世,于是跑了几十家医院拉合作。跑一大圈才发现,这一渠道早就被垄断了,医院都有固定合作的火化供应商,包括高瓴投资的新瑞鹏。流程也很固定,供应商会在村里搭个火化炉,开车到全城各大医院转一圈,把宠物遗体接走火化。

这块生意我们基本谈不下来——供应商给医院的提点比我们的利润还高。

我们主要还是ToC服务,大致流程是:上门接送或由主人带宠物到店,到店清理遗体,引导主人在告别室做遗体告别,最后将遗体送到郊区火化部门,客人可以在店内同步观看火化直播,之后领取骨灰和定制纪念品。一整套下来,客单价大概1500元上下,定制纪念品会更贵一些,比如骨灰钻石要一万多。

虽说客源被医院“截胡”一部分,但我们也在渐渐打开局面。

宠物殡葬虽然消费频次低,但确实是个口碑型行业。随着客户积累到一定量级,老客户口口相传,我们的客源结构开始发生变化,熟人推荐过来的客户变多了。之前最差的时候每月流水只有7万左右,勉强平衡,现在好的时候能翻个倍。

现在我们也开始做小红书,小红书90%是女粉丝,70%是一二线城市用户,跟我们的目标受众还蛮匹配的。

这些年随着动保法的推进,宠物关怀的呼声高了很多,不少媒体也注意到了我们,找彩虹星球做采访、拍记录片,比如CGTV、凤凰卫视、快手、三联、每日人物等等。

但说白了,我的发声只是在“教育”公众,告诉大家宠物是会死的,要珍惜一起的时光,也要为宠物死亡做好准备。很多主人直到宠物去世,才意识到需要宠物殡葬。

媒体一报道,最近不是火了嘛,“人红是非多”,不少麻烦事也找上门了。

比如同行找麻烦。这个行业心态不太开放,早年还有恶意竞争,我们也没能幸免——被某同行举报在市内火化。警察过来检查,发现连炉子也没有,就作罢了。还有同行假装客人“打探敌情”,盯着价格表问这问那。

我其实不怕同行惦记,毕竟他们也拿不走什么,真正让我反感的是一批心术不正的人正在进入这个行业。

曝光还吸引了一些求职者,很多人抱着赚大钱的想法来干这行。但我个人更看重的是善良,有同理心,总觉得“求财”心态会玷污这一行。

老实说,干这行业挺看人的。你要有亲和力,要有分寸感,要以一个合适的姿态,扮演一个温情的角色,多数人不具备这种能力。加上客人需求各不相同,灵活度也要有,工作很难量化或标准化,所以招聘和培训都挺头疼的。

甚至有投资人和FA也找上来了。不过张磊还没找来,哈哈开玩笑。

讲真的,跟他们聊天很累。

我做产品设计出身,关注质量和服务本身,但投资人张口闭口就是“跑马圈地”。我不喜欢盲目扩张,一家店还没搞明白,经不起折腾。

当然,投资人也给了一些建议很受启发。

一位投资人列举了个母婴行业奶爸博主的案例,社群玩得很溜。我觉得思路挺好,也拉了个群,但发现群里没人说话,毕竟都是失去宠物的人,不知说什么好。

还有一位提到海伦司小酒馆。记得那天已经很晚了,投资人下班从国贸赶过来,一坐下就滔滔不绝,想法特别多,兴致特别高,我反正记不太清了。他很会算账,说要根据数据做个调研,计算门店辐射面积和人群,再看看不同市场潜力,做完给我发份报告。

可最后我没收到什么报告,也不好意思再问了。

“时间的朋友”好像胃口都特别大。或许他们调研发现这块市场也没那么好,就凉了吧。毕竟是个低频消费的生意,光考虑北上广太有限,二线消费力又跟不上,这对投资人应该吸引力不够吧?

资本这个事,我一直觉得是柄双刃剑,不会全盘否定,但也要看合作模式。

一边元气满满,一边看淡了生死

创业虽然一言难尽,但我也收获了很多美好的故事。

前两天,一家人要给上了年纪的狗狗安乐死,提前几天电话我们预订鲜花。但到了约定时间又犹豫了,说没舍得,想再等等,就这样反反复复改了几次主意。

最终我还是接到了电话:“狗狗没挺住,我们下午5点过来。”

于是一大家两代四口人,逆着晚高峰从海淀开到朝阳。起初那家老爷子明显很谨慎,似乎不大信任我们,人下了车但没有把狗抱出来,而是先进门转了一圈,审视完毕才把狗抱了进来。

之后我们给狗狗做身体清理,大妈也来帮忙,亲自给狗狗穿上衣服,扣上扣子,一边整理一边喃喃自语“我总觉得它没走,它到底走没走?”

我们按照流程,请他们点上蜡烛,在黑板写上狗狗的名字和想说的话,留下一本遗体告别指南就悄悄退了出去,让他们和狗狗做最后的告别。

仪式完成之后,那家老爷子还在不停进进出出,张罗着每位家人和狗狗合影。照完他忽然冲我走过来,我还挺害怕的,毕竟他先前态度不太友善。结果他是来道谢的,还跟我聊了聊行业应该怎么发展之类。

当时我很感动,那是一种即时的“能量补充”。这点跟我上份工作很不一样,之前做设计,项目周期很长,整个人被拖很久,而现在每天都收到积极的即时反馈。赚得虽然跟做设计师时差不多,但我们每天都“元气满满”。

除了日常工作,我开始有选择性地拍一些客人视频,计划之后在店里摆个电视,给未来的客人看。我想告诉他们并不孤独,同样的经历也发生在别人身上,这会对他们有些安慰。

我还想出本书,上周还跟出版社的人聊。我想做成一本可以随时翻看的小册子,里面是一个个温暖故事,可以让更多的人了解宠物殡葬。

生死终归是个绕不开的人生议题吧,我们的店竟也成了艺术家找灵感的地方。

有位艺术家找到我,提出想跟我合作拍记录片。她泪点很低,每次跟宠物主人聊天都会聊哭,还会根据个人理解,捏一个宠物泥塑送给主人。她跟我商量,等到天气回暖一起在院子布置个小集会,带主人一起做宠物主题手工。

还有个导演也挺有意思,他老抱怨着拍商业片拍腻了,经常来这找灵感,一坐一下午,看着客人发呆,也不知他在想什么。

我觉得自己挺幸运的,本以为这次创业大概率是试错的,没想到不但养活了自己,还遇见了这么多有趣的人。

虽然每天都在接触死亡,但这里其实是个温暖的场所。主人会分享他们和宠物的故事,如何相识,怎么和病魔做斗争,多么勇敢。天天听到这些美好的故事,抑郁的人也会变得积极。

这行儿待久了,很多事儿也看淡了。以前做设计,压力大时想摔电脑,现在平和很多,像修了佛法一样,太多事情在死亡面前不值一提,没关系,不重要,都可以解决。

现在我们正在稳步推进业务,比如内部梳理一套标准化运营的流程,用于员工培训、新店筹备等,今年还计划开一家新店。

另外我们也在尝试增值服务,比如宠物临终纪录片,目前已经拍了三支,前期都是免费的。这个工作很有挑战,拍摄过程很费精力,需要提前介入,搜集主人跟宠物生前的素材,用心构思,串成故事。

不过我也会陷入一个怪圈:一方面,如果把这类很有温度但不免费的增值服务变成一项可选的消费项目,给顾客填一张单子,勾上无数个项目,这反而是冷冰冰、没人情味的;另一方面,我不知道除了依靠这些温情牌,还能如何构筑品牌护城河。

不是所有人都是董明珠、马斯克。如果这个业态完全打开,更多玩家冲进来,我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哎算了不管了,先把喜欢也能做的事情,做好了再说吧。

我这人比较“佛”,但我坚信我们创造的这些“不赚钱”的东西是有无形价值的,也真心希望可以吸引更多有情怀、有能力的人进到宠物殡葬这个行业。

《后窗》栏目介绍:职人故事。记录巨人,也关注个体,有人在产业前沿坚守,也有人从裂隙中发现机遇。我们向后窥探,照见职人另一面。(文/王俊雯,来源/投中网)

(责任编辑: HN66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