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林科技刘震:顺德可构建“数字孪生”特色工业互联网平台

2021-12-22 18:49:24 大京网 

摘要:打造“工业互联网2.0”样板案例,引领全市乃至大湾区的数智化进程。

“顺德可构建以‘经营数字孪生’为特色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打造‘工业互联网2.0’样板案例,引领全市乃至大湾区的数智化进程。”近日,傲林科技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刘震在接受南方+专访时建言。

刘震曾任微软亚洲工程院院长、Logitech全球首席技术官、诺基亚成长性国家研究院院长、清华大学大数据教育项目指导委员会主任,在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工业互联网等方面有超过30年经验。在他看来,顺德可充分利用制造重镇的优势,打造多场景的“工业大数据+人工智能应用模型”,并将这些模型资产化、资本化,成为赋能大湾区的产业经验。

数字化正在成为一道“必做题”。但是当前,社会、产业等许多方面对数字化的认知和实践还存在一定误区,许多企业在组织、效率等方面还没有系统提升,导致数字化投入后带来实际成效不明显等问题。对此,刘震也提出了建议方案。

南方+:您曾提到2021年是数智化元年,为什么今年会是一个关键的节点?

刘震:这里有几个因素要考虑。第一就是整个市场都对数字化转型特别热衷。两年前IDC针对中国的1000强企业做的一个调研显示,当时就有50%以上的企业表示数字化转型是他们的重要战略。

2020年,埃森哲做了一个《2020中国企业数字转型指数研究》,85%的受访企业高管表示希望能够在一年内看到数字化转型的效果,43%的企业希望在6个月就能够看到数字化转型的效果,可见整个市场对数字化转型已经有一个很好的认知。

另外,政策上面也是大力支持。国资委、工信部等部委陆续出台相关支持文件。

从市场和政策的两个趋势来看,2021年是数智化时代的元年。

南方+:对于制造业来说,数字化最核心的内涵是什么?有哪些常见的误区?

刘震:数字化转型不再是“选择题”,正在成为“必做题”,不仅仅解决“降本增效”的问题,更事关企业生死存亡。

目前,数字化的主流做法是“自下而上”垒起来。最下面一层是物联(解决数据采集),之上是自动化系统(解决劳动效率)、再往上是MES、ERP,直至BI系统(解决数据展示)。这种做法多是以“设备连接上云+分析数据+工业App开发”为主要模式,使用场景局限于设备监控、设备预测性维护、后市场服务、能源能耗监测等方面。

但用算法来分析和预测设备是否需要维护等场景,是建立在有一定频次的设备损坏累积数据之后,而工业生产线的设备损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投入产出比的见效周期比较长。很多企业投入铺设物联网,但做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短期内的价值不够显性,也就没继续投入和坚持使用下去了。

在供应链、生产、营销等企业经营的不同环节,有多种不同的数字化实施方案,但很多时候缺少顶层设计。对于制造业企业来说,这个顶层设计的切入点就是“产供销”的经营铁三角,通过的产供销三端的整体协同,形成良好闭环,才能帮助企业提升生产经营效率。

南方+:目前在全球范围内,数字化有哪些值得注意的前沿方向?

刘震:结合埃森哲、红杉资本等报告数据来看,95%的企业已开展不同程度的数字化实践,“数据驱动的洞察与决策”成为未来数字化实践重点方向。

制造业推动数字转型,必须找到具体行业或企业的主要矛盾,“自上而下”地从企业经营出发,按需选择采集数据以及需要物联的设备。从呈现、分析、预警、洞察、预测,逐级向模拟仿真进阶,通过算法来建模分析,实现企业级的数字孪生、预测经营未来。

反观当前,传统数字化转型实践中存在大量“哑设备”难以采集数据,或不同的系统之间存在严重的“数据孤岛”问题。工业信息化有其价值,但也存在实施周期长、定制化开发程度高、费用高昂的问题。同时可视化呈现物联网,尽管直观、高大上,但数据并不全面,对企业的降本增效来说价值也不够明显。

快速建立企业级数字孪生(Entity Digital Twin),做到让数字在业务中产生价值,才能真正帮助传统企业在数字化转型中做到速赢。全球最具权威的 IT研究与顾问咨询公司Gartner,曾连续四年都将“数字孪生”列为当年的十大战略科技发展趋势,持续看好数字孪生在未来发展的前景,而在2022年的重要战略技术趋势中,“决策智能”成为一大醒目亮点,运用数字孪生技术输出决策智能服务将大有可为。

南方+:顺德是一座典型的制造业城市,家电等产业曾经有过极大的辉煌,但是目前也面临产业结构不够新、产业质量不够高等问题。对于顺德的产业数字化转型,您有怎样的建议?

刘震:正是有了过去的积淀,顺德区可充分利用制造重镇的优势,打造多场景的“工业大数据+人工智能应用模型”,将这些模型资产化、资本化。

根据国家工信发展中心数据,当前工业互联网重点平台积累了工业模型52.84万。让“模型”这一数据成为市场要素,不仅服务顺德当地企业,更可以发展成为赋能大湾区的产业经验,打造经济增长新动能。例如,机器人等智能制造业的工业模型,可以向医疗机器人产业集聚的深圳(全国机器人产业链最为完整的城市,产值已超千亿元)进行输出,用“知识变现”的思路,让顺德产业数字化催生新业态。

同时,依托良好的制造业基础,顺德区可构建以“经营数字孪生”为特色的工业互联网平台,驱动工业互联网在数字化管理上创造价值,打造“工业互联网2.0”样板案例,引领全市乃至大湾区的“数智化”进程。

南方+:由于贸易摩擦叠加新冠肺炎疫情等等因素,许多企业在开展数字化改造方面会有所犹豫,您对此有什么建议?

刘震:数字化推进过程中的具体困难,主要在3方面。

一是组织问题,不想推。一方面是高层的认知不够,对数字化、工业互联网对企业带来的意义和价值进行全面剖析,缺乏必要的理解。另一方面是组织模式不适应,企业需要建立保障数据充分流通的组织模式,意味着对原有组织架构的重构,才能充分发挥工业互联网的价值。

二是能力问题,不会推。企业需要站在全局视角做好数据治理,需要技术扎实的IT人员和经验丰富的业务人员协力做好应用规划,一般企业难以具备相关技术实力自行实施工业互联网方案。

三是效益问题,不敢推。市面上常见的数字化转型或者工业互联网平台解决方案,为了采集到底层设备的数据,需要部署很多基础设备,例如传感器和网关。企业的投资较大、成本回收周期长,给企业带来的价值在短期内并不显性。

建议顺德对注重挖掘数据价值、快速赋能业务的“工业互联网2.0”运用企业、服务商进行经验总结与推广,加强对拥有核心技术的科技创新企业特别是初创成长型企业的帮扶,对数字领域的科技创新、科技成果的产业转化等领域予以重点支持,对民营企业予以重点指导和资金支持,出台税收、信贷、园区等具体的支持政策,在供需两侧发力提升区域数字化转型质量。

南方+:傲林科技有哪些能够与顺德企业合作的领域?

刘震:傲林科技立足服务工业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基于全球首创的企业级数字孪生技术,打造了“新一代工业数据智能平台”,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模拟仿真、决策优化核心算法,创新地实现经营管理的模拟仿真。

也就是说我们在做决策的时候先可以做一个沙盘,通过沙盘进行演示,看看假如这样做、外部世界这样变化,我们应该怎样做出最好的决策,这个决策在近期会有什么效益,在远期会有什么效益,这样的话决策错误成本就会大大降低。

顺德民营企业众多,通过企业级数字孪生技术,可以将老一辈优秀企业家的管理经验以代码形式固化传承,通过人工智能方式将管理经验、生产经验沉淀为可复制、可推广的知识图谱并探索共建共享机制“先帮后”“老带新”,“企二代”接棒,让“数据智能”成为撬动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支点。

(责任编辑:张晓波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