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盛宇投资:半导体产业的长期陪跑者

2021-11-22 11:58:52 投中网 

半导体投资在当下的投资圈是一个热到滚烫的细分垂直投资赛道。但如若往前倒推的话,公认的说法是投资半导体的机构双手就能数的过来。

在这其中,作为一家长期关注半导体产业的股权投资机构,盛宇投资一直坚持长期主义的投资理念,从2006年开始就投资并陪伴了华天科技(002185,股吧)等一批半导体明星企业的成长;后又在风口来临之前,提前布局了一些细分赛道;当下,半导体投资已然炙手可热,盛宇投资则希望在抓住产业机会的同时更强调回归商业本质,选择理性地保持自己的投资节奏。

对此,盛宇投资管理合伙人梁峰表示,与追求“唯快不破”的互联网产业不同,半导体是一个技术驱动型产业,更讲求长期积累和久久为功,需要团队专注于产品开发和运营而不能失之于浮躁。也因此,对于盛宇投资来说,即便身处于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喧嚣投融资市场,也会继续秉持有所为、有所不为的保守主义理念,保持冷静的心态和更加专注的姿态去投资。

15年以上长期陪跑和投资半导体产业

近期,半导体封测龙头企业华天科技完成51亿元人民币定增,多年来持续投资华天科技的盛宇投资再次出资2.7亿元,跻升前十大股东。华天科技主营半导体集成电路封装测试业务,封测产品涵盖引线框架类、基板类、晶圆级三大类。2019年,华天科技在全球封测行业市占率增至4.4%,全球排名前六,国内前三。

在华天科技背后,则是长期坚持陪跑15年的盛宇投资。梁峰告诉投中网,盛宇投资在2006年前后已经关注到半导体行业向国内转移的趋势,并研判封测行业是整个产业链中最先能够转移到大陆且获得成功的细分领域之一。而在这样的论断之下,是盛宇投资对整体产业纵深的研究和观察。

“过去中国改革开放的进程就是全球化背景下各种产业国产化的进程,而且不同时期、不同制造业领域的产业链迁移和国产化又都有一个非常清晰的路径。”梁峰说道。

在他看来,首先是先进经济体的终端厂商基于成本和市场的考量,把非核心的零部件生产供应链转移到国内,其后中国的终端厂商依托于逐渐成熟的国内中低端供应链并外采核心零部件,开启以海尔、华为为代表的一代又一代终端厂商的崛起之路。而同样基于成本等因素的驱动,终端厂商的崛起又会迅速催生和带动上游核心零部件甚至包括装备和材料产业的国产化进程。

对于2006年前后的中国半导体产业,盛宇投资看到的是,位于产业链下游的终端厂商(尤其是消费电子终端厂商)还没有形成太大影响力,对本土芯片设计厂商支撑作用有限,而fab厂和封测厂也基于自身的发展阶段尚无力辐射国产半导体装备和材料等上游产业;再进一步来看,由于封测行业整体的资金密集和技术密集的程度比不上晶圆代工厂,但劳动力的密集程度又远高于晶圆代工厂,由此封测产业会是整个半导体产业链的率先突围者。

基于这一判断,盛宇投资于2006年投资华天科技,并协助企业于2007年上市。15年来,盛宇与企业共同成长,持续参与了华天科技后续在资本市场进行的每一轮再融资,更在企业转型升级阶段通过共同收购目标企业等方式助力华天科技发展扩张。

梁峰总结到,盛宇投资的打法就是长期陪跑这样的优秀企业,而不是四处挖井但又都深不及泉。“自我们15年前的首次资本合作以来,华天科技的营收、利润和市值都成长了20倍以上,也从一个小型公司成长为全球封测行业龙头之一。上市是一个企业走向伟大的开始,而在陪跑企业逐渐伟大的过程中当然也就能分享到这种时间和成长带来的高收益。”

也正是缘于对华天科技的投资,盛宇投资开始长期观察和研究半导体产业荣枯周期和产业迁移趋势,并准确把握了2018年以来加速国产替代带来的大量投资机会,盛宇投资董事长朱江声甚至早在投资华天当时就表示,未来一二十年将是半导体产业的黄金时代。

技术迭代叠加国产替代带来历史性机遇

在梁峰看来,一级市场的投资机会通常来自于变化,对半导体产业投资来说,两大变化催生和强化了技术迭代和国产替代两大投资逻辑。

第一大变化来自于技术的大变革。数字化和智能化时代的到来,给半导体产业带来了算力、存储能力以及集成度均飞速提升的直观变化。在此基础上,梁峰判断道,技术创新和场景迭代引发的产业变革和升级的新机会将会不断涌现。

以相对成熟的封测行业为例,其原本竞争格局已近固化,但随着现在产能紧缺和后摩尔定律时代的到来,“封装工艺需要增加‘提升功能密度、缩短互联长度、进行系统重构’等提升集成度和连接性能的新功能,以实现从‘把芯片做得更小’到把‘芯片封得更小’的转变,这就给3D堆叠等先进封装技术带来发展机会和空间。”

第二大变化则来自于供应链的大重组。半导体一直是充分全球化分工的行业,在原有全球化的背景下,其产业链已经在向中国大陆进行迁移。而突如其来的中美全方位对抗快速形塑了新的地缘经济格局,由此也催生出以关键供应链自主可控和区域整合为特征的半导体“平行供应链”体制,从而以前所未有的力道全方位加速了整个产业的国产化进程。

“我们看到,最近一两年一批在技术、产品和客户已有积累的半导体企业的业绩成长非常迅速,其中主要驱动因素是它们可以迅速承接国内客户释放的替代进口的爆发性需求,只是产能短缺造成行业集中度的提高又让一些企业的成长曲线更为陡峭。”。

所以在梁峰看来,有三类企业的面临难得的发展机遇:

第一类是“逐鹿之群雄”,是此前在赛道里已有积累的成熟企业和头部选手,其量产产品的性能和品牌已被客户接受,可以快速在业绩上受益于“平行供应链”带来的转单效应;

第二类是“蚂蚁雄兵”,是目前国产化率非常低的领域(如车规级芯片、高端装备及材料领域)的有技术积累的创业企业,现有企业的产品尚不足以完成替代,可以有快速验证、量产并成长的机会;

第三类可谓“尖角小荷”,是深耕场景并尚待市场验证的技术创新类企业(比如端侧人工智能芯片等创业企业),它们与国外企业不存在明显的技术代差,甚至因为国内数字化、智能化以及5G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发展更为迅猛而获得“先行先试”的产业机遇。

在精选细分赛道的基础上,全面布局半导体产业链

至于半导体产业细分投资赛道,盛宇投资重点关注芯片设计以及半导体装备和材料等两大赛道。

就芯片设计赛道而言,盛宇投资会进行“网格化”的梳理,即分别从半导体水平分类和垂直应用场景两个维度分进合击挖掘细分赛道的投资机会。

在水平分类维度上,盛宇投资分别在分立器件和集成电路不同细分领域进行布局;以模拟芯片中的电源管理芯片为例,其赛道天花板比较高,拥有千亿级市场规模,行业集中度却不高,同时因为应用场景丰富,会在各个细分领域出现领跑企业,盛宇投资先后投资了通用型电源管理芯片厂商南麟电子,无线充电和有线快充芯片厂商易冲科技、伏达半导体和美芯晟等,并还将在面板显示等其他细分领域持续布局。

在垂直应用维度上,以物联网场景为例,盛宇投资看好未来万物互联带来的巨大空间,依次布局了炬芯科技(蓝牙芯片厂商)、朗力半导体(WIFI6 AP芯片厂商)、诺领科技(IOT移动蜂窝通信芯片厂商)、灵动微(MCU厂商)、亿智电子(端侧视觉AI芯片)以及富联通讯(通信模组厂商)等,盛宇投资还将持续在汽车、数据中心等场景挖掘优质项目。

但就半导体装备和材料赛道而言,盛宇投资采取重点关注封测领域、兼顾晶圆制造领域的策略,先后投资了宏泰半导体(测试机厂商)、京创先进(划片机厂商)、晶升装备(长晶设备厂商)等,助力创业企业在半导体产业链关键节点实现突破。

当然,梁峰也表示,对于技术创新赛道需要有一定的前瞻性判断,有相当大的挑战。

那么盛宇投资应对挑战的方式是什么?首先就是不断的专业化,不断提升对行业的认知,提升对技术趋势和产品需求匹配的理解。除此之外,盛宇投资也在不断地构建自己的行业生态圈。“我们有一个口号,叫做‘一产业一伙伴一生态’,我们在一个产业里面至少要找到一个产业龙头作为合作伙伴,以合作伙伴为核心,去构建我们在产业链的生态圈,用这个生态圈去验证、去修复甚至是重建我们的认知并据此形成我们的能力圈。”

梁峰举例道,在半导体行业里面,盛宇投资跟华天科技深度合作,曾共同发起过多只基金。近期,依托于华天科技强大的产业资源并结合盛宇投资15年的半导体股权投资经验,双方共同发起和管理规模逾10亿元的盛宇华天产业投资基金,全面布局半导体产业链。双方此次共同组建管理平台和投资团队,由此华天科技产业地位及其行业专家带来的行业判断能力、华天基于其自身真实数据驱动的项目价值和风险判断能力,都将为产业投资基金的运营提供强大赋能,更将扩展投资团队能力圈的外延。

企业选择:靠谱的人做靠谱的事

至于具体的投资标的,梁峰表示,盛宇投资选择怎样的企业,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靠谱的人做靠谱的事。“投资是科学,也是艺术,也还依赖于我们对于人和事的精准判断。我们希望做优秀企业家的长期陪跑者,做新兴产业的长期培育者。”

对人的判断维度固然非常多,但盛宇投资至少需要在基本价值观层面具备共识,都是长期主义的坚守者。“半导体行业是一个需要长期积累的长周期行业,企业家一定要有一颗相对比较纯粹的心,而不是以“赚他一票”的投机心态做事,如此才能享受时间的复利。”

至于对于方向的选择,梁峰则表示首先需要创业团队有比较敏锐的商业判断;而对于盛宇投资来说,则是偏好注重技术驱动的创业方向。

当然,不同领域的创业企业技术驱动的特点并不相同。从事国产替代产品的创业企业,更多的是采取技术跟随战略,重要的是产品的性价比。对于技术创新类的半导体企业,重要的是对需求的把握,对产品技术与市场的匹配周期的把握,并能将真需求和强需求内化到可行技术架构中去。比如对于为各种人工智能场景提供高性能算力的芯片产品,就需要能够在算力、成本和功耗中取得平衡以适应不同场景需求。

信奉保守主义,坚守能力圈,有所为有所不为

从投资标的来看,盛宇投资的出手频率并不算特别高,其选择的是赛道的打法,需要先研究和梳理细分赛道的逻辑和格局,才会在能力圈内快速出手,宁愿厚积而薄发并形成自己的投资节奏。

“我们不会单纯的追逐热点,在估值泡沫的环境下,也需要我们能够回归商业本质形成自己的判断,去判断高估值是否对应高成长。”而作为对估值泡沫的应对,“我们会提前布局一些赛道,充分利用我们的产业资源和专业化的认知优势,进行早期项目的投资和布局。”

另一方面,盛宇投资是市场上为数不多具备跨一二级市场投资能力的投资机构,“我们的使命是发现和助力优质企业,对不同发展阶段的企业会有不同基金资源配置。所以,对于我们的投资项目,基于企业的发展状况和我们对赛道的判断,我们会选择持续投资,对于公司上市后的再融资也会有证券投资基金予以匹配,实现产业、企业以及资本的共赢,这也是盛宇投资行之有年的‘金三角’理念。”

无论如何,全球半导体产业的平行供应链已开始逐渐成形。对于中国半导体产业来讲,正如两千多年前凯撒在河边说的那句话,“骰子已经掷下”,已经没有任何退路,唯有义无反顾跨越国产化和技术进步的卢比孔河,方能期待未来全球半导体产业链的再一次融合和稳定;而盛宇投资显然已经准备好深度参与这一艰辛而又光辉的历程,并期待有所助力。(文/张丽娟,来源/投中网)

(责任编辑: HN66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