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被指欠供应商170万,C轮获投近亿美元的叽里呱啦怎么了?

2021-07-06 19:16:23 和讯名家 

在获客愈发艰难的大环境下,未知的行业强监管汹涌而来,对于叽里呱啦而言,如何重整团队,加速业务转型,无疑变得更为迫切和必需。

作者 | 黄燕华   编辑 | 冯羽

出品 | 子弹财经

万万没想到,今年1月才获腾讯和挚信资本近亿美元投资的叽里呱啦,竟被卷进了欠款风波。

近日,知名在线启蒙教育品牌叽里呱啦被曝拖欠供应商尾款170万元。

随后,「子弹财经」就该消息向叽里呱啦方面求证,对方回应称,“这是一个供应商和我们有合同纠纷,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早在5月份就已经受理了此案,具体法律程序正在进行中。”

按理说,这类小金额拖欠事件不应该发生在叽里呱啦身上。那么,叽里呱啦欠款风波背后究竟藏着怎样不为人知的故事?监管层面重拳整治之下,在线启蒙教育企业们未来将何去何从?本文试图找出以上问题的答案。

1

欠款风波背后

早在2020年4月,叽里呱啦APP(签约公司为承承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邀请锡兵传媒试拍7条课件Demo样片,正式验收后叽里呱啦陆续和锡兵传媒签订了3份框架合同,以及数份补充协议。

锡兵传媒方面表示,在其为叽里呱啦拍摄了课程体系“呱呱英语素质启蒙课”下的T1、T2、K3、K4、K6后,叽里呱啦以“脚本不行”为由暂停了后续合作。经测算,叽里呱啦拖欠锡兵传媒尾款共计170万元。

图 / 锡兵传媒提供

凡事皆有因,叽里呱啦陷欠款风波绝非偶然。

叽里呱啦前员工肖博(化名)向「子弹财经」透露,去年,叽里呱啦空降了很多拥有优秀履历的高管。“有清华大学毕业的,也有海归人士,两位老板尤其偏好海归背景,因为他们都在美国接受过教育。”

团队规模也从年初的300人扩充到年末的1500人,翻了5倍之多。不过问题也很快接踵而来。叽里呱啦内部逐渐出现拉帮结派的现象,人事斗争比较激烈。“整个2020年,叽里呱啦内部的人事变动非常大。”肖博坦陈道。

他还提到,一些学历或留学背景不那么光鲜的创始老员工,在公司壮大的过程中,逐渐被边缘化甚至被离职。“仅我知道的就至少有两三个来自于教研部和美术部的创始老员工被边缘化。”

近日,另有叽里呱啦创始老员工在其朋友圈感慨,“作为前员工,我想说不管对外对内也极度有问题,从公司才2、30人加入,工资也没多少,因为跟老板创始人以前是同事觉得会一起好好奋斗......尽心尽力一起把公司建设到1000多人,结果还被逼辞职。”

图 / 叽里呱啦某老员工朋友圈截图

而锡兵传媒创始人钭腾霄也对「子弹财经」表示,去年4月便跟她对接的叽里呱啦制片部员工已于今年3月离职,原因则是“该员工被公司怀疑可能存在一些贪腐情况”。

不过,钭腾霄坦言,自己公司跟对接的叽里呱啦员工并无利益往来。

在锡兵传媒看来,因为叽里呱啦给出的报价本身偏低,有真人拍摄又有动画的几分钟视频才不到2万元一集。如果是单集合作,像锡兵传媒这样的团队是不会接的,也就是看在它量大,最终才接下这个活。“说实话,我们还嫌你给的钱少,你还指望我们给回扣,这不可能。”钭腾霄说。

而让钭腾霄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叽里呱啦的“不作为”。

据钭腾霄回忆,今年2月,虽说叽里呱啦采购部总监胡明东加了自己微信,但对方只是称在整理供应商信息库。此后她再向该采购部总监询问尾款问题时,对方给出的答案竟是“不管”。

她还提到,今年3月,自己加了叽里呱啦教研部总监牛玉春的微信,在询问中止合作补偿款以及尾款事宜跟谁对接的问题时,对方称,“我们采购的同事,大概最近1-2周他们会和你们联系哈。”但时至今日,叽里呱啦采购部人员都未曾联系过她。

图 / 钭腾霄提供

不仅如此,叽里呱啦方面还将钭腾霄移出了此前所有的双方工作对接群。今年2月至今,钭腾霄曾多次给叽里呱啦方面发催款邮件,都没有得到回复。“全然一副躺倒任锤的状态。”她说。

钭腾霄坦言,自己从未想过闹大事态。“我们只想要回自己的辛苦钱,没有其他任何过分想法。”

据钭腾霄透露,她在微信公众号和知乎上发布《台湾艺人林熙蕾投资的叽里呱啦APP,拖欠供应商尾款170万,湾湾的霸道总裁惹不起!》一文后,很快便遭到叽里呱啦方面投诉,知乎方面以“涉嫌侵犯企业合法权益”为由删除了此文。

图 / 钭腾霄提供

不过,事件发酵至今,叽里呱啦方面始终都没有联系她。

据悉,被叽里呱啦欠债的不止钭腾霄公司,还有其他供应商。

据钭腾霄介绍,在她发完维权文章后,有巧虎员工告诉她,巧虎也有供应商被叽里呱啦欠债,虽说金额不算大,但时间或许更久。

图 / 钭腾霄提供

另值得注意,有其他服务提供商也正在向叽里呱啦发起维权。

钭腾霄称,起因是在叽里呱啦发展初期,该服务提供商——ATM启蒙英语教育研究院充当叽里呱啦的顾问角色,双方约定一半以股权方式换取专业服务,但当该服务提供商今年尝试行权时,却遭遇叽里呱啦各种“扯皮”。

图 / 钭腾霄提供

据了解,叽里呱啦不止拖欠供应商的尾款,也拖欠家长的学费。

「子弹财经」注意到,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有关叽里呱啦的投诉合计高达516条。而网友们对该机构的控诉焦点主要为虚假宣传和退费难等。

图 / 黑猫投诉界面

资深教育投资人徐华向「子弹财经」表示,此次欠款事件会让叽里呱啦品牌口碑受损,甚至会给它在人才招聘上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供应商(尾款)也拖欠,员工工资有没有可能也拖欠?”

而更深层次影响或许在于,未来,叽里呱啦、友商们在跟它们的供应商开展合作时,后者会更谨慎并对前者提出更严苛的要求。“比如,首次付款金额比例更高,支付时间更短,拖欠尾款被罚更重等。”徐华说。

2

集体收缩“过冬”

透过叽里呱啦欠款风波,我们不难发现,在线启蒙教育行业正在悄然发生变化。

一方面,在线启蒙教育玩家们纷纷为品牌更名。3月25日,好未来旗下“小猴AI课”更名为“小猴启蒙”;4月12日,猿辅导旗下“斑马AI课”更名为“斑马”;4月26日,火花思维旗下“小火花AI课”更名为“小火花启蒙”;5月2日,作业帮旗下“鸭鸭AI课”更名为“鸭鸭启蒙”......

另一方面,不少在线启蒙教育品牌定位由学科向素质教育方向靠拢。比如,叽里呱啦品牌定位已由原来的“专注于英语启蒙教育”变为“专注于儿童素质启蒙教育”。

而无论是品牌更名还是定位转变,在线启蒙教育玩家们的目的都是降低被界定为“学科培训”的风险。

当然,最明显的变化是在线启蒙教育玩家们都在收缩。“收缩已经变成一种新常态。”长期从事在线启蒙教育行业的李峰(化名)对「子弹财经」坦言。

先看人员收缩。最典型的裁员案例是,5月底,高途创始人陈向东召开了内部员工会,宣布集团旗下3至8岁启蒙业务“小早启蒙”被“砍掉”,近1000名员工被迫转岗或离职。

不过,在李峰看来,小早启蒙这类大面积裁员的玩家更多是“做给别人看的”。“毕竟,它们一直都不曾做出过什么亮眼成绩,正好借此将其优化甚至砍掉。”

再看投放收缩。去年,从手机朋友圈、抖音和爱优腾等应用,到电视上的综艺、晚会和电视剧,再到公众场合的地铁、公交和电梯间,但凡人们的目光所及之处,几乎都有在线启蒙教育广告的身影。

然而,今年3月以来,人们在电梯、户外等场合中发现,原先“铺天盖地”的在线启蒙教育机构的广告大幅减少了。与此同时,斑马、瓜瓜龙等头部机构纷纷减少了信息流广告投放(通常指在抖音快手上的信息流、微信广点通和朋友圈投放广告)。

除此之外,相比去年,今年的一大变化体现在有玩家开始冲刺IPO,比如火花思维选择这个当口赴美上市。究其背后原因,李峰分析道,对企业来说,当前或许是最好的上市窗口期,一旦错过,后续想上市就比较难。

3

政策严管下的分叉路口

而上述变化的产生,与在线启蒙教育玩家们面临的集体性难题不无关系。

首先,在线启蒙教育玩家们面临获客难题。李峰表示,信息流广告投放是近几年最直接且能带量的获客方式,其他渠道要想“搞量”则需要酝酿和时间。“信息流广告投放是‘最傻瓜’的渠道,只要砸钱一般就能很快来量,其他渠道都需要精心去铺垫的。”

但问题是,受政策监管,在线启蒙教育玩家们的信息流广告投放被叫停。“如果你执意投放,监管层盯你就会盯得很死。”李峰说。

更重要的是,信息流广告投放收紧,却不一定能降低获客成本。“你不能投的地方,别人也不能投,别人不能投的地方,你也不能投,一旦你开始投,别人也会投,因为市场是流动的,信息是公开的。”李峰认为,这种情况下,在线启蒙教育玩家就很难找到自己的获客优势。

其次,在线启蒙教育玩家们普遍会遭遇融资难题。据「子弹财经」了解,鉴于婴幼儿学科教育疑似被叫停,目前几乎没有投资人会看在线启蒙教育项目,他们都已将目光转向了教育其他赛道。

当然,在线启蒙教育玩家们面临的最大难题还是未来的不确定性。

几乎所有的在线启蒙教育玩家都无法明确知道目标在哪里,自己究竟要做什么。“大家都看不到希望,不知道希望是啥,各自内心其实都是极度焦虑甚至绝望的。”李峰如是说。

而未来的不确定性则来自于在线启蒙教育行业相关政策的不确定性。

刚刚过去的上半年有“两道红线”政策出台:3月底,教育部印发《关于大力推进幼儿园与小学科学衔接的指导意见》要求,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对学前儿童违规进行培训;6月1日,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开始施行,其中规定幼儿园、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对学龄前未成年人进行小学课程教育。

但启蒙教育相关的政策并没有完全落地。“我们也都只是猜测而已。”目前,或许只有一个点被明确下来了,那就是所有以幼小衔接为目的的课程,都被禁止研发、销售以及让孩子学习。

而所谓的超纲超前教育,在未来未必能从概念上完全界定出来。“除了素质类,其他教育产品其实都有政策风险。”李峰说。

李峰分析称,从就业市场来看,5、6月份出去找工作的教育从业者已经大幅激增。但更大的失业潮或许还未开始。“比如,有的公司已经裁了的员工没到最后一天,还没走。”7月过后,整个教育行业的失业人数会十分明显。“到那时候,每家公司至少裁员40%。”

当然,有公司仍抱着侥幸心理认为自己可以绕过政策,但这种想法显然不太现实。“绝大多数创始人已经做好了计划,只是有的企业动手快,已经执行,有的企业还在磨叽,尚未执行,可能觉得自己手里的余粮还够用。”他说。

4

结语

不可否认,叽里呱啦曾依托产品、用户以及模式等方面的优势获得了一众拥趸,进而跻身行业头部阵容。

但如今其跟供应商、家长等关系陆续出现裂痕,这也意味着公司管理上出现了漏洞和缺陷。在获客愈发艰难的大环境下,未知的行业强监管汹涌而来,对于叽里呱啦而言,如何重整团队,加速业务转型,无疑变得更为迫切和必需。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子弹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