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怪兽充电成功上市但仍有坎坷:创始人纠纷未定,街电搜电合并加剧竞争

2021-04-02 13:08:36 经济观察网 

经济观察网 记者 任晓宁 实习生 刘雨琪 美东时间4月1日,怪兽充电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成为“国内充电宝第一股”。怪兽充电此次共发行1765万股ADS,发行价定为8.5美元/ADS,同时给予承销商262.5万股超额配售,总发行规模为1.5亿美元。

对于怪兽充电,这是坎坷重重的一条上市路。上市前夕,怪兽充电陷入创始人股权纠纷,并在美国被诉,怪兽充电对此在IPO文件中警告称,“不保证蔡光渊一定能打赢官司…一项不利的裁决可能对公司声誉、资本结构、业务和财务状况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此外,上市当天,怪兽充电的两大竞争对手街电、搜电宣布合并,行业竞争又有了加剧的苗头。

从起初不被看好,到逆袭存活并盈利,再到如今终于有了上市公司,共享充电宝行业的故事远远没有完结。

上市当天竞争对手合并

怪兽充电上市首日,股价大开大合。其开盘价为10美元,较发行上涨17.6%,但随后又一度破发跌达4.9%。其后该股维持涨势,临近尾盘时又大跳水。截至收盘,怪兽充电股价报8.54美元,微涨0.47%,市值21.29亿美元。

怪兽充电是国内充电宝主要玩家“一兽三电”之一,在IPO现场,怪兽充电创始人蔡光渊称,其所在的行业是千亿赛道,行业还存在很多空白网点去探索,“我们是能量的搬运工,相信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同在上市当天,共享充电宝的另两个头部玩家街电与搜电官宣“联姻”,称将共同组建全新的集团公司,并实行联席CEO制。收购街电的聚美优品董事长陈欧转发媒体报道并“恭喜街电和搜电团队”。

根据街电公告,“二电”合并后,用户总规模将突破3.6亿,日订单峰值将达到300万单/天,市场份额行业第一。根据怪兽充电招股书,截至2020年底,怪兽充电累计注册用户超过2.19亿。

艾瑞咨询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共享充电市场规模为90亿元,此前,怪兽充电以34.4%的市场份额位列共享充电行业第一。当街电和搜电合并后,将对怪兽充电的市场份额第一名带来冲击。

怪兽充电上市前夕,共享充电宝竞争已经加剧。根据怪兽充电招股书,尽管近两年营收增长,其净利润却缩水,从2019年的1.666亿元降至2020年的7540万元,下滑幅度达55%。在净利率方面,2020年的2.7%也明显低于2019年的8.2%。

在行业内部同质化竞争环境下,为了尽可能多且快地抢占市场份额,防范其他企业“突袭”,怪兽充电不得不尽可能地满足商家对分成的要求。其资金投入因之不断加大,怪兽充电的商家“入场费”从2019年的1.06亿元增至2020年的3.8亿元,大涨260%;支付给合作伙伴的佣金也从2019年的8.22亿元增加至2020年的11.96亿元,增长了45.5%。

华中科技大学经济学院教师彭斌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竞争发展的规律使得我国很多行业都出现了这样的情况,这主要是因为它们虽然属于互联网行业,但技术门槛并不高,要想长期生存下去,就必须尽快占领市场。超规模的业务拓展自然导致运营成本大幅上升,利润缩水。只有挤出竞争失败的企业,直至市场形成寡头垄断或者垄断,怪兽充电才能最终获得定价权。

创始人股权纠纷仍未完结

刚刚上市的怪兽充电,除了面对竞争对手合并的变局外,自身内部也正遇到创始人股权纠纷阴影。

3月22日,上海原子创投天使投资人冯一名和尹思成在纽约南区联邦法院正式提起针对怪兽充电上市项目券商高盛和花旗的诉讼程序,这场诉讼是为了向高盛和花旗调取证据,以支持冯、尹二人与怪兽充电CEO蔡光渊在中国的股权纠纷案。

冯一名和尹思成自称为怪兽充电早期投资人和创业团队成员,指责蔡光渊的“背叛”和“恶劣”,一直未兑现曾经承诺给两人的3%的股权。冯一名公开了部分2017年的聊天记录并以之作为声讨的武器。他说,“本意并非阻止怪兽充电上市…自己也不是唯利是图,只是希望大家关注并重视商业诚信。”

在冯一名的叙事里,自己与合伙人尹思成是怪兽早期创始团成员,提出了共享充电宝的商业创意计划且深度参与团队筹建。而2017年3月底,蔡光渊以“工作方式不同”为由,说服自己与尹思成退出项目,并为了酬谢二人的知遇之恩和“出钱又出力“,蔡光渊在3人的微信群里承诺称愿意给到共3%的股份。

怪兽充电回应称,蔡光渊的诉讼律师认为冯一名的指控“毫无根据、毫无意义”,蔡光渊正在“积极抗辩”。

蔡光渊在早年的采访中,曾表示自己是因为外出办事时因手机没电关机,向多个商家求借充电宝而不得,这才萌生了要做共享充电宝的想法。此外,对于团队组建,蔡光渊称是己方主动找到曾任美团众包事业部总经理的徐培峰、Uber的前同事张耀榆等核心人员。

真与假的争论暂无休止,但根据微信群记录,蔡光渊在创业早年间曾表达过给冯与尹二人以3%股份的意愿。

这一意愿是否构成具有法律效力的协议?“我个人认为不构成。”湖北喻家律师事务所律师鄢斌告诉记者,“从微信群可见的表述来看,这并不是一个非常明确的承诺。”

鄢斌认为,一方邀约后,对方接受才构成一个合意。邀约需要有明确的合同主条款和权利义务的主内容。要赠给谁?赠给他哪个公司的多少比例的股份?有偿还是无偿?要在什么时间报什么程序?附带哪些条件?而目前所公开的信息仅表达出了一个模糊的意向,没有形成权利和义务,从合同关系上来讲就不构成邀约,更不构成承诺。

“从股权的赠予的程序来看,即使你是大股东也好,创始人也好,也只能代表个人。最终做出的股权赠与的协议抑或是股权代持,但凡涉及股权变动,就应按照公司的章程签订转让协议或赠与协议,用正式的法律文件来确认事实。”

此次创始人股权纠纷也对怪兽充电上市带来影响,怪兽充电也在IPO文件中警告称,“不保证蔡光渊一定能打赢官司…一项不利的裁决可能对公司声誉、资本结构、业务和财务状况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彭斌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创始人股权纠纷一般会公司上市产生短期的不利影响,但是具体这种影响有多大,还要看纠纷的性质如何,是会影响到公司的长期发展方向和盈利还只是利益分割的问题。”他分析道,“从目前来看,怪兽充电的纠纷应该属于利益纠纷,对盈利和经营的影响有限。当然,纠纷短期内还是会影响投资者的信心,不过影响毕竟有限,上市后的投融资还是会按照市场规范来的。”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