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手握几百亿的名校基金会,能成为VC/PE募资活水吗?

2021-03-29 10:45:32 投中网 

近日拼多多创始人黄铮向浙江大学教育基金会捐赠1亿美金登上热搜,让大学教育基金会这个群体又一次进入公众视野。

投中网统计粗略统计发现,过去5年间中国高校的教育基金会的资金实力至少翻了一番,总规模在200亿元以上,且仍在高速增长中。

在海外,名校的捐赠基金是VC/PE的重要金主,被认为是最优质的LP之一。中国高校的教育基金会起步较晚,过去并不被认为是值得关注的LP群体。但随着中国名牌大学的教育基金会也越来越有钱,对投资创投基金的兴趣也越来越大。正在为募资难头疼的GP,不妨挖掘一下这座富矿。

向名校捐款成富豪风尚,大额捐赠频刷纪录

近年来商界巨子向名校或母校巨额捐资逐渐成了一种“新时尚”,各大名校频频刷新最大捐赠纪录。

· 2016年,博恩集团董事长熊新翔向电子科技大学捐资 10.3 亿元,创下该校单笔捐赠纪录,同时刷新了中国高校单笔捐赠记录。

· 2017年,上海遂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向浙大教育基金会捐赠11 亿元,是浙大建校以来收到的最大单笔捐款,也刷新了中国高校单笔捐赠纪录。

· 2017年,京东集团创始人刘强东向中国人民大学捐赠3亿元现金,成为人民大学建校以来获得的最大单笔社会捐赠。紧接着,高瓴创始人张磊也向人大捐赠了3亿元。

· 2018年,李彦宏马东敏夫妇分别向北京大学捐赠6.6亿元和向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捐赠1亿元,刷新了两校建校以来的单笔捐款纪录。

· 2020年,万科企业股资产管理中心向清华大学捐赠了2亿股万科公司股票,当时市值超过50亿元,再次刷新国内高校基金会的单笔捐赠纪录。

· 2021年3月,中公教育(002607,股吧)集团董事长李永新向北大捐赠10亿元,再次刷新北大的单笔个人捐赠纪录。

名牌大学盛产企业家或资本大佬,向母校捐资既是回报母校的教育之恩,也是一种自我价值实现。根据福布斯中国慈善榜的统计,教育是中国企业家慈善捐赠的第一大方向,占据了捐赠总额的50%左右,绝大多数的企业家非常乐于给自己的母校捐赠现金或设立专项教育基金。尤其是名牌大学逢十逢五的校庆年,常常是校友们集中向母校献礼的捐赠大年。另外,名牌大学还能吸引非校友的企业、企业家的捐资,例如碧桂园、融创等房企都向清华捐出过10亿元以上的巨资。万科向清华捐赠50多亿元,王石郁亮亦非清华毕业。

中国高校的教育基金会普遍成立时间较短,大部分是在2005年之后才陆续成立的。在规模上,中国名校的捐赠基金与欧美名校相比更是差距巨大。但在近年来持续不断的巨额捐赠之下,中国的大学基金会规模呈现高速增长之势,开始拥有可观的资金实力。

根据各基金会公开披露的报告,2019年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的教育基金会资产已超过50亿元,傲视其他高校。浙江大学教育基金会以31亿元资产紧随其后。北京师范大学、复旦大学、南开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厦门大学、同济大学等高校教育基金会规模超过5亿元(以上为不完全名单)。

部分高校教育基金会资产规模,单位:亿元

虽然与欧美名校相比,中国名校的捐赠基金规模依然不大,但它们的规模增速非常快。从2014年到2019年的五年时间规模,绝大多数名校教育基金会规模都实现了翻倍式增长。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的教育基金会资产规模均增长了一倍左右,北师大增长了两倍,南开大学更是增长了四倍之多。考虑到捐赠收入仍在一路走高,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中国会出现多家百亿元以上规模的大学基金会。

部分高校教育基金会捐赠收入,单位:亿元

正在崛起的新金主,近半资金投向PE/VC

由于规模普遍较小、大部分捐赠为限制性捐赠等原因,中国高校教育基金会过去并不注重投资,大部分捐赠资金以货币资金的形式躺在账上,少量的投资也以短期投资、债权投资为主,甚少涉及低流动性、高风险的长期投资、权益类投资。

但这种情况正在发生改变。随着资产规模逐渐扩大,中国的大学基金会在运作上也开始效仿欧美的老牌捐赠基金,加强了投资工作,以让资金保值、增值。作为耶鲁大学校董的张磊,曾带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秘书长一行赴耶鲁大学捐赠基金投资办公室考察,拜访首席投资官大卫·史蒂文森。

在欧美的高校体系下,捐赠基金的投资收益是名牌大学的重要财源。例如,耶鲁大学捐赠基金目前已经是耶鲁大学最大的收入来源。耶鲁大学2021财年的预算收入预计将有35%来自捐赠基金,金额将达15亿美元。要持续为大学运作提供资金支持,就要求捐赠基金能够获得稳定、良好的投资回报。

美国,大卫·史蒂文森指掌的耶鲁大学捐赠基金是长期回报最好的机构投资者之一,它的招牌策略就是长期超配VC/PE基金。在美国PE行业刚刚起步的上世纪80年代,耶鲁大学捐赠基金就是KKR最早几只基金的LP。不过,与这位同行相比,近年来中国顶级名校的教育基金会对股权投资的热衷还要更甚一筹。

规模较大的清华大学、北京大学、浙江大学等校的教育基金会都对股权投资表现出浓厚兴趣。根据各基金年报,从2014年到2019年的5年间,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的长期股权投资规模从24.2亿元增长至56.7亿元,增长了134%;北京大学教育基金会从1.3亿元增长至32亿元,增长了2361%;浙江大学教育基金会在2014年还没有涉足股权投资,在2019年长期股权投资规模为2.2亿元。

长期股权投资规模,单位:亿元

目前,清华大学、北京大学这两只中国规模最大的高校教育基金会,已经把半数资金投向了PE或VC基金。截至2019年末,长期股权投资占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资产总额的60.4%,这一数字在北京大学教育基金会则为资产总额的49.4%。这样的配置比例远远高于欧美高校捐赠基金的水平,作为标杆的耶鲁大学捐赠基金也仅在这一板块配置了21.1%(截至2019年6月)。

应该指出的是,除了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之外,其他名校教育基金会在股权投资板块的配置比例依然不高。在顶级名校的示范效应下,再加上捐赠资金规模猛增客观上带来投资需求,其他的高校教育基金会的跟进值得期待。

对VC/PE来说,名牌大学教育基金会是不可多得的优质LP。它们不仅是专业、可靠的资金提供者,名校的光环加持对GP品牌也大有裨益。当然,要拿到它们的出资也绝非易事。

名校挑GP:第一选老牌,第二选校友

据工商信息和中基协备案信息,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目前已投资40余只VC/PE基金;北京大学教育基金会已投资20多只VC/PE基金;浙江大学教育基金会也已投资3只VC/PE基金。翻开这些基金名单可以发现,它们大致可以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有校产的GP,例如清华的启迪系、银杏系,北大的方正系。

第二类是老牌大机构。典型代表是堪称“大学基金收割机”的鼎晖,旗下多只基金获得过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浙江大学等教育基金会出资。以“中高收益、中低风险”为卖点的夹层基金天津鼎晖稳丰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获得了北京大学教育基金会2亿元出资,获得了浙江大学教育基金会1.6亿元的出资。此外,高瓴、红杉、赛富、中信建投等GP都有一期或多期基金获得过名校教育基金会出资。

拿到名校教育基金会出资的老牌GP(部分)

第三类是有校友背景的机构。名校教育基金会特别倚重校友网络,在它们的投资组合中由校友创办的机构占据了相当的席位。当然,它们当中既有市场上的老牌头部机构,也有成立时间并不长的黑马基金。

有校友背景的GP(部分)

这些名校教育基金会青睐老牌机构、重视校友资源并不令人意外。“二八定律”之下,优秀的GP在一级市场只是少数,要筛选出它们并非易事。在美国,大卫·史蒂文森本人就非常不鼓励其他大学捐赠基金盲目效仿耶鲁去投资VC/PE。在《机构投资的创新之路》一书中,大卫·史蒂文森直言VC/PE基金的整体回报率并不高,因为能够为LP带来超额回报的GP只是很一小部分。

在国内,包括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在内的高校教育基金会的规模还偏小,尚不足以支持搭建一只可以比肩欧美名校投资办公室的专业投资团队,选择老牌机构、校友机构不失为可行的办法。实际上,开展VC/PE基金投资最早、规模最大的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已经开始有所突破,投资了部分校友背景并不明显的新生代VC。

中国名校教育基金会与欧美名校捐赠基金有一个很大的区别是,欧美名校的捐赠基金一般而言是纯粹的财务投资,而中国名校在财务上并不倚重教育基金会的投资收益。这也解释了为何中国名校教育基金会对VC/PE基金抱有更高的热情,因为股权投资能够与支持高校创新创业、科技成果转化、产学研联动结合起来,产生1+1大于2的协同效应。随着时间推移,相信中国的名校基金会也将在VC/PE市场上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