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段永平出手GME,小赚“北京一套房”?

2021-02-02 11:04:05 投中网 

“这么大的事情,参与一下,留着纪念。”

这几天全球投资人都在关注美股轧空事件,人在美国段永平也参与其中。他在雪球发了一小段推文,说在几天前卖出100个下周五(注:2月12日)到期的naked call,参与一下GME的多空大战。

“sell naked call”也叫“卖出无担保看涨期权”或者卖裸期权,指得是在没有现货,也就是GME股票的情况下,向交易对手卖出看涨期权,并收取一定的权利金。

段永平卖出了100手(相当于1万股GME股票)看涨期权,按照40块一股的权利金计算,这一单段永平收入超过40万美金(约260万人民币)。目前GME的股价在300-350美金左右徘徊,只要周五之前没有涨到800美金,京郊一套房稳稳到手。

大佬的投资,有的时候就是这么枯燥。

裸卖短call?这一点也不段永平

卖裸Call这种事情,按说与段永平的投资形象不太契合。

大部分投资课都会讲到,sell naked call是各种短线金融操作中风险最大的一个,是典型的的低收益、高风险的金融操作。段永平也在自己的评论区反复提醒粉丝:高危操作,不要模仿。

拿段永平的操作举例,由于是否行权的权利掌握在期权买入者手中,而如果期限内股价低于行权价,买入者肯定不会要求行权,因此40万美金就是段永平收入的上限。但与此同时,段永平却要承担无上限的风险,如果GME涨到1000美金,段永平就要亏损160万美金,而如果涨到1万美金,他的亏损将达到惊人的9160万美金。

这也与持有股票的卖空操作“sell covered call”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持有现货的情况下,如果股价涨至1000美金,虽然会因为对手行权而造成损失,但损失会被手中股票的上涨对冲掉。

实际上,这不是段永平第一次做这样的高风险短线操作。根据他在雪球的推文,去年1月、7月和12月,他分别卖了三次特斯拉的短线卖空期权,每次的收益在几万美金不等。

看起来,这与段永平的投资理念不太契合,在之前《底片》栏目我的同事也说过,段永平坚称自己是巴菲特价值投资的信徒,长期主义、重仓才是他的标签。

但实际二者并不冲突,在投资上,段永平极度反对类似卖裸期权这样的投机行为。在分享卖特斯拉的短call后,曾有人认为这是天上掉钱的买卖,向他请教哪个交易所可以做这样的操作,反被他极力劝阻不要碰naked call。

对于段永平来说,这种100、200手的短call并不是在做投资,就是一场“小赌怡情”。几年前段永平的总资产就被传超过2000亿元,卖短call输个几百万美金,对他来说不是问题。之前有人请教他为何在去年做空特斯拉,他的回答是:“就是玩一把。一个礼拜的短call,金额也非常小,就当我去拉斯维加斯赌了100块吧。”

但相比之前操作特斯拉时,段永平又有了新的思考,他把卖短call的操作比喻为保险公司。段永平的每个交易对象就像是买保险的人,虽然如果赢了就能获得十倍于保费的赔付,但只要100个人里99个都会赌输,那么保险公司就不会赔钱。

实际上真正值得注意的是,段永平此前已经研究过GME这家公司,说觉得商业模式很差,感觉过不了多久就要出问题。但是信奉价值投资,坚持只投自己看得懂的段永平,并没有因为觉得不行,就选择做空游戏驿站。

正是这种信念,让他躲过了这场轧空。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他在游戏驿站股价10美金的时候,选择拿出10亿美金做空游戏驿站,现在股价涨到350美金的时候,他可能已经输光了300亿美金的身价。

对比之下,这样的段永平,比输到要找朋友借钱渡劫的华尔街对冲基金Malvin Capital,高明了不知道多少倍。

裸卖短call,大赌伤身

前几天写轧空始末的时候提到,出事前游戏驿站的空头仓位已经高达流通股的140%,当时就有读者问到:“卖空率140%,把没有的东西拿出来,这不是欺诈吗?”

卖空率140%确实是空头们的败因,但欺诈倒还谈不上。这个问题CNBC之前采访WSB论坛上的亿万富翁大佬Chamath Palihapitiya时,后者还特别提到过,多出来这40%,要不是华尔街机构天天利用散户不能用的工具,怎么可能多40%而被散户抓到空子?

而“裸卖”就是这种Chamath所说的散户不能用的工具之一。正是因为裸卖或者买入裸卖的方式建立空仓的机构,不需要像融券一样借到股票,才导致最终游戏驿站的空仓率达到140%这样的数字,并最终引发这场史无前例的轧空危机。

但有意思的是,在轧空中进攻华尔街的散户,同样使用了大量高风险的金融工具,买入看涨期权也是他们最常用的做多方式之一。一些在GME股价只有10美金、20美金时All in看涨期权的WSB散户,不少已经变成了百万甚至千万富翁。

而这几日做多的热情高涨,也让看涨期权的价格高涨。周五的时候GME的股价只有350美金,一周内涨到800美金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多头却把这样的期权炒到40美金一股,也难怪段永平感慨,人们是不是疯了。

此外,非常值得关注的另一件事是,不论是这次出名的WSB还是雪球,散户聚集的互联网炒股社区,越来越成为资本市场不可忽视的存在。而互联网上明星投资者的力量,也在互联网效应下不断放大。

包括在一家医药公司担任CEO的亿万富翁Chamath在内,这次WSB的散户抱团做多轧空的背后,离不开一批有着丰富投资经验的个人富豪为他们出谋划策,很多相对理性的投资者,正是看过他们的分析,才决定加入到做多的行列当中。

段永平在雪球上有着30多万的粉丝,也是上面最受关注的投资大佬。用了10年雪球的他,在上面发了超过4400篇推文,有无数投资者在上面向他请教美股投资,段永平的每一次操作,都会有人想要模仿。

以个人投资人身份活跃在网络上的富豪人群与互联网上的散户站在一起,对机构投资人来说,已经愈发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市场力量了。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