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教育行业两重天 线下如冰线上似火

2021-01-11 09:48:34 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 吕倩

  [ 疫情刺激下,在线教育需求的确被拉大,但线上线下教育各有特征,并不能完全取代。另外,目前国内在线教育尚处于早期发展阶段,头部企业还在依赖融资进行烧钱补贴,能够收到正价课甚至实现盈利的在线教育企业寥寥无几。摆在整个教育行业面前的仍是一条漫长探索道路,核心离不开对教学体验与效果的提升。 ]

  2020年中国教育行业受多方面因素影响,呈现线上线下两极化发展态势。其中K12在线教育行业在2020年融资额度超过500亿元人民币,与之相对的是线下教培机构屡屡传出爆雷、资金链断裂、企业破产、创始人跑路等负面消息。

  夹缝之中,多家技术公司与在线教育企业发表“拉动线下教培机构转型线上化”的观点。疫情刺激下,在线教育需求的确被拉大,但线上线下教育各有特征,并不能完全取代。另外,目前国内在线教育尚处于早期发展阶段,头部企业还在依赖融资进行烧钱补贴,能够收到正价课甚至实现盈利的在线教育企业寥寥无几。摆在整个教育行业面前的仍是一条漫长探索道路,核心离不开对教学体验与效果的提升。

  在线教育密集大额融资

  2020年12月28日,作业帮宣布完成规模超16亿美元的E+轮融资,阿里巴巴、老虎、软银、红杉等机构参与投资。该轮融资后,作业帮将继续聚焦K12大班课,重投教育和科技,扩充产品品类,加大新业务布局。

  谈到一年两次的大额融资,作业帮战略部负责人胥晓晗透露称实际上两轮融资二三十家的投资方是同一时期进行密集接触的,两次融资之间区隔并不明显。当下资本方面普遍看好在线教育行业的发展,相信这个赛道会出现千亿美元体量的公司,相对而言资本方面更担心的点是投放成本问题,如通过投放的方式进行获客的成本高低。目前在线教育行业依赖投放提高获客,但投放成本越来越高,未来如何维持增长是资本最关心的问题。

  作业帮成立于2015年,从拍照搜题入手,逐步完善产品矩阵,并转型为在线教育综合平台。如今作业帮旗下已有作业帮APP、作业帮直播课APP、作业帮口算APP、喵喵机等多款教育科技产品。

  另一家在2020年完成大额融资的代表性在线教育公司为猿辅导。2020年12月,猿辅导交割完成云锋基金3亿美元投资。此前猿辅导已分别在2020年3月完成由高瓴资本领投的10亿美元G轮融资,10月交割由腾讯、DST领投的22亿美元的融资,三次融资总额超过35亿美元。

  2020年11月少儿在线教育品牌豌豆思维完成1.8亿美元融资,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敏洪在豌豆思维发布会现场谈到当下在线教育领域火热的融资烧钱现象时表示,目前行业投资过热,在线教育已形成抢夺效应。“大家都抢着干,在线大班双师、小班课、一对一等各种形式,但没有一家在线教育公司的获客成本达到了可以形成商业闭环的地步。”

  俞敏洪认为在线教育一定是一个重要方向,且不会只有一家独大的情况,至少2~3家齐头并进。这个赛道窗口期还有两年左右的时间。过了窗口期资本就会对在线教育做冷却处理。希望在教育领域的人能够团结起来,将在线教育模式跑通。

  密集融资背后的在线教育行业窗口期到底还有多长?胥晓晗表示这取决于头部怎么打,可能两三年,也可能打到五年的仗,这其中存在不确定性,但行业内还有三到五个点的增长空间,赛道也比较长,尚处于比较早期的阶段。

  线上线下冰火两重天

  与现在在线教育火热融资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线下教育机构爆雷、资金链断裂、供应商血本无归等问题。

  2020年12月,关于学霸君资金链断裂致破产的消息传遍网络,多名内部教师与学生家长的对话和朋友圈截图被传至社交平台。学霸君母公司问吧科技成立于2012年,先后获得来自祥峰投资、启明创投、挚信资本等机构的投资,但自2017年之后再无融资消息传出。

  学霸君创始人张凯磊于2020年12月27日在聊天群里回应破产消息称,“我还没有失联,在继续努力。我们已经可以疏散绝大部分的员工了,多谢群里一些机构的帮忙。合肥的1200名员工已经安排了12月的工资和下家了。如果大家对我们北京的上海产品技术销售感兴趣,可以找我。”

  虽然创始团队仍在积极解决困难,但公司层面的分崩离析已是必然结果。学霸君内部员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一些线上教育企业正在从学霸君挖人,行业企业也都在帮忙,“发生这样的事情原因很复杂,疫情也有很大影响。”该人士称。

  线上融资线下爆雷,两相对比冷热差异明显。一位教育行业从业者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2020年教培行业受到重创,远比餐饮与旅游行业严重,但公众普遍感知并不明显,等到机构倒闭数量增多,家长开始聚集维权,就晚了。

  在此背景下,将线下教培机构通过在线化运营转线上成为重要挽救手段,但这种方式并非灵丹妙药。一方面教育强调效果,在线课程需要家长监督或学生的自律性约束,不同家庭对在线教育的体感是完全不同的;另外,线下机构本来就面临资金压力,贸然涌进烧钱补贴的线上领域,未必能有效解决资金问题。

  教育是一门复杂的行业,并非通过某种单一方式就能一招制胜。瑞思教育董事长兼CEO王励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教育不是标准化产品,交付环节非常多,不是交了钱就完事了。其中包括品牌信任度、课程产品质量、教学效果等。对比来看,王励弘认为,当传播相对比较确定的教学内容时,线上效率更高;但如果想增加互动、获得更多启发性,线上教学就需要在课程课件以及技术产品上做更多提升。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