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6年前行业预判兑现,源星资本于立峰智能投资战绩出炉

2020-12-02 21:39:46 投资家网 

来源 | 投资家(ID:touzijias)作者 | 李铮

在VC/PE投资江湖,源星资本管理合伙人于立峰是只“嗅觉灵敏”、“喜静,不喜动”的猎豹。早在2014年,“互联网+”创业高温,他就罕见提出“智能+”投资概念,称其会成为下一个“台风口”并于2015年开始进行系统性投资布局。

2年后,当VC/PE重心逐渐偏移,转身迎接“风口”时,于立峰又开创性提出“新动能产业投资”策略,在“智能+”投资概念基础上进一步升级,把脉智能领域投资新趋势。

每次行业爆发前夜,他似乎总能抓住那个最为关键的点,先人一步嗅到红利。时间是最好的见证者,布局智能领域6年的于立峰,当下正迎来第一阶段(“智能+”)投资收获期。

源星资本管理合伙人 于立峰

6年16个项目:

资本效率“1:4.87”,迎收获期

这是于立峰2014年提出“智能+”投资概念,2015年系统性投资布局后,首度在媒体面前公开透露源星资本智能领域投资成绩单,他向市场交出一份堪称完美的答卷——6年时间,押宝16个项目,投资成功率达到100%。

在于立峰的投资组合里,68.8%属于早期阶段投资,后续获得超50亿元再融资,资本效率“1:4.87”,包括中持水务、天智航、科思科技、云洲智能、深之蓝、华云数据、亮风台、富驰高科等明星项目。其中,3个已经IPO,1个被上市公司并购,4个朝IPO之路进击,3个跃升为独角兽,5个成长为“千里马”。

这意味着,2020年对源星资本而言仅是开始,未来1-2年,还会迎来一个更大的收获期。

《孙膑兵法·月战》中有这么一句话:天时、地利、人和,三者不得,虽胜有殃。意思是,打仗想要成功,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其实任何事情想要成功,都离不开这三点。

投资亦如是。

特别是天时,很难把握。这是为什么追风人永远比等风人更多,于立峰显然属于后者。

2014年,当VC/PE还在与“互联网+”项目估值博弈、周旋时,于立峰便带领团队进军“智能+”,寻找价值洼地,对具有高成长性的早期项目,进行精细化投资。

水下智能装备研发商深之蓝,是他在2015年初挖出的项目。当时,深之蓝已悄悄发展近2年时间,市场却鲜有问津。背后原因有三:一是,市场主流资金仍围转互联网;二是,技术型项目研发周期较长;三是,根本看不懂,不知道该如何跟技术型创业者沟通。

对于立峰而言却不是难事。当然,这与他此前深厚积累不无关系。在经历长达20年投资生涯前,他曾在企业渡过14年,从一线到管理,任何环节都了如指掌。成为投资人,他长期浸泡在节能环保等技术性投资领域,与此类“理工男”打交道,如家常便饭。

跟深之蓝创始人几番交流,于立峰觉得,其很符合自己“智能+”策略的投资特质:有核心技术,有产品形态,商业模式可被验证。随即,在2015年1月完成对深之蓝3000万元A轮融资。入驻项目后,于立峰又将积累多年技术、管理经验倾囊相授,帮助深之蓝进行一系列战略梳理。2017年,深之蓝在市场崭露头角,引资本瞩目。

如今,深之蓝已是水下智能装备的明星级企业。其中,工业级产品已经服务于国家海洋局、中国电建(601669,股吧)、中国海事局、中石油、国核、南水北调工程、香港消防、澳门海关等诸多单位与机构。公司还与中科院沈自所、国家海洋技术中心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消费品领域,深之蓝同样取得建树。陆续推出水下助推器、动力浮板等具有全球创新引领性的产品,已销往海外50多个国家和地区。2020年11月,深之蓝再次获得2亿元Pre-IPO轮融资,并在10月完成股改,向科创板IPO推进。

国产骨科手术机器人生产商天智航也是于立峰看好的早期项目。他在2015年5月投进1500万元。2020年,天智航科创板IPO,市值约200亿元。粗算一下,他当初的投资已换来30倍左右的回报。一个个项目取得成功的背后,是于立峰对投资本质、基金的深层次理解。

小而美”的研究型基金:

注重资本效率、回报

“证券分析之父”格雷厄姆在其代表作《证券分析》中指出,“投资是基于详尽的分析,本金的安全和满意回报有保证的操作。”他在这里所说的“投资”被后来者称为价值投资。

价值投资有两大理念,即正确态度和内在价值。于立峰是价值投资的坚定拥护者,在他看来,一级市场投资跟二级市场还有些区别。

2019年—2020年,科创板IPO大热,让他再次思考投资本质到底是什么?于立峰承认,科创板与注册制推出,的确对智能领域帮助巨大,甚至带来一波史无前例的红利。“智能领域创业者日子过的很辛苦,从研发熬到销售周期很长,若没有好的通道,再融资并不容易。”

于立峰认为,“在科创板和全面注册制的背景下,IPO上市越来越容易,会是一个常态化的事情。IPO数量不再是衡量成功的标准,在于资本效率,在于投资回报。”

然而,伴随IPO大热,市场上的投资风气也在变化,又使于立峰联想起2014年,O2O项目满大街跑时的状态,只不过现在是把“你投了几个O2O,换成你投了几个IPO?”

硬币皆有两面性,当一件事越做越容易,它产出的实际价值就会降低。“我不是说,投出IPO不好,毕竟有些可能一个都没有,但当IPO更容易或成为常态时,数量就不再等同于回报。”

那么,投资人应该看什么?于立峰提出,一是,要看资本效率。“什么是资本效率?以较少投入产出高增长的价值才是效率。手上有500亿元,投10个IPO,不是效率。集中在Pre-IPO投资,数量上看着很多,不一定就是效率。毕竟,现在倒挂的也不少。”二是,要投资阶段前移,放弃一二级市场套利思维。“善于和注重价值的早期发现,基于行业研究和企业判断,回归VC的价值发现和培育的本质。”

于立峰提升资本效率的做法是,在较早期挖掘到优质项目,持续陪跑,在IPO发行时,尽可能把比例控制在10%左右,而不是普遍的25%,当有更新技术取得突破,再通过定增加仓。“科创板把价值交给市场,如果这个项目很多技术成果没出来,结果是什么?可能涨1个月跌1年。投资的本质还是要赚钱。”

在基金定位上,于立峰始终都有着清晰认知,走“小而美”研究型路线。“我觉得,当下只有两类基金有竞争力:要么资金盘子够大,触手够长;要么小而美,把研究做透,扎的够深。”

大就意味着多,多就意味着博概率;小就意味着细,细就意味着精。于立峰说自己不是老虎、狮子的性格,也不是鹰与大象,他很像猎豹,“喜静,不喜动”,慢快结合,张弛有度。这就会要求,团队投资策略不能一成不变,要具备阶段性,根据环境变化,伺机而动。

比如他是最早预感智能技术领域即将爆发率先上车的人,可他却不是出手次数最多的人。即便面对机会,他也能慢的下来。6年时间,于立峰深耕一线,亲眼目睹过猪从风口上飞起,见过猪从天上掉下来,“善研究、不冲动”是他给作者留下的深刻印象。

可有时候,他又快的惊人。3个月时间,他曾连续投出多个项目,上午跟创业者聊完,下午投资意向书就过去了。如果项目极具潜力,他还会毫不吝啬的持续加仓、重投。像已股改完成的深之蓝,于立峰重仓4轮资金,持股比例超10%,帮助源星资本成为最大外部机构股东。

与被投项目高度“融合”,

把投资逐渐做成闭环

善于思考,是于立峰进入职场那天起养成的习惯,常年在一线打拼,他练就了“火眼金睛”的本领,看得清坑在哪里,也能挖出价值。对早期投资、对项目、产业及资本效率的理解,使于立峰过去6年在智能领域投资早已建起深厚壁垒。

他将产业链条上下游吃透,积累出一个覆盖“智能+”涉及所有细分领域的专家库,业内有什么动静,他率先知情。而与被投项目打通、高度“融合”则这让他做起投资、投后乃至退出,更为得心应手。比如上市公司合作过的项目会推荐给于立峰投资,他投资的项目同样会反补给上市公司整合并购,在投资、退出两端,逐渐做成闭环,将效率、回报提至最大化。

把投资逐渐做成闭环本不是件容易事,于立峰却做的还不错。

坐在投资家网对面的他,聊到此处时喝了口手中的咖啡,这次于立峰从天津到上海又飞来北京,要见几个项目方,他笑言,源星资本智能投资布局取得现在的成绩,是跑出来的结果。

很难想象,一个管理合伙人,不坐在办公室里“吹暖风”,还要像投资经理一样跑项目。11月,北京异常寒冷,于立峰却说,习惯了。不论是项目尽调,做决策,还是管理,他都要亲力亲为,而让他保持精力充沛的最好方式就是,出差。

跟于立峰对话,会发现,他不喜欢谈吐一些“高端词汇”,他更喜欢用通俗易懂、深入浅出的方式高效沟通。“很多人自己说出的高端词汇,自己都整不明白,无形之中就会降低效率。”

他还很喜欢听黄奇帆教授的演讲。“黄奇帆把金融讲的很清楚,金融根本没有那么复杂。”这使得于立峰经常跟团队沟通,不管投资、投后都要跟住项目,浸泡在行业里,接地气,任何一个环节的负责人甚至基层员工都要聊透,资源储备的优势就会天然形成。

于立峰认为,一个优秀的投资团队除了基本功扎实,对行业有深刻理解,具备前瞻性眼光,能抵住诱惑,还要拥有一个良好的团队文化,主要有三点:第一,要清楚,投资不是一件没有功劳有苦劳,没有苦劳有疲劳的事业,只有功劳,苦劳疲劳都是为功劳服务;第二,投资不在多,而在精,看10个项目,不如打深打透2个;第三,要成为项目的一份子。“管理合伙人跟CEO之间可能是驾驶员与副驾驶员的关系,但投资经理一定要成为项目的一部分。”

智能投资未来:

可见范围内,至少30年红利

在于立峰的投资体系里,“新动能产业投资”是“智能+”基础上,第二段投资策略的起点。几年前,他接受投资家网采访时曾言到,“新动能产业投资”是基于“产业升级和消费升级”的现实为基本认识,其驱动因素来自于互联网、智能技术进步所带来的机会。

于立峰认为,“从产业升级的角度来说,由于互联网、智能技术的发展,包括如芯片技术、传感技术、大数据、生物技术等,使智能智造、新材料、机器人、企业级服务领域得以换道超车,孕育了极大的投资机会;在消费升级方面,由于上述技术的发展以及由此带来的消费习惯和消费结构的改变,在医疗医药、健康服务、教育、文体娱乐、旅游等产业会出现大量的新的技术和商业模式。新的技术和商业模式与产业的紧密结合,为产业赋能,提质升级,成为整个经济发展的新动能,围绕以新技术和新商业模式为基础的投资,称之为新动能产业投资。”

于立峰当年的预判与国家时下提出的“双循环”思路不谋而合。他表示,“新动能产业投资”3年前已开始布局,是源星资本继“智能+”之后的主打策略,军民融合将是该阶段的重点方向。2020年,科思科技科创板IPO引起外界极大关注。这是于立峰在军民融合领域的重要一子。此外,云洲智能的水面无人船和深之蓝的水下机器人、自主水下航行器跟军民融合也有较为紧密的连接。

下半年以来,军民融合热度升温,一跃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一是,在国家安全战略发展背景下,军费支出不断增加,2019年实现增速为7.5%,规模达到1.19万亿元。二是,随着国家允许开放民营企业成为军工装备供应商,一个万亿级规模的蓝海,呼之欲出。

这意味着,军民融合正处在一个长景气周期上升阶段。现代战争,已由机械化战争逐渐演变为信息化战争,智能装备正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投资产出的价值将被无限放大。

对于智能投资的未来于立峰预测,在可看见的范围内,至少还有30年红利期。“互联网发展了40年,机会还在,智能领域其实才刚刚开始,包括科创板的设立,也不过1年多时间,加之新动能领域的产业前景,还会有大量优质项目脱颖而出,为LP带来持续性回报。”

(责任编辑:冉笑宇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