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彭小峰:他四次创业,从新能源首富到通缉犯

2018-08-27 07:42:00 和讯名家 

  8月中旬,一份有关P2P案件进展的文件在互联网流传。文件显示,彭某某经园区检察院批准逮捕,分局已向公安部申请发布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彭某某”,原名彭小峰

  43岁的彭小峰,人生轨迹如同一个大写的字母M。他出发,做光伏2年,去美国敲钟,成为首富,又花5年,成为首负,回到原点;重新出发,做新能源互联网金融项目1年,又去美国敲钟,又花2年,成为红色通缉犯,回到比最初的起点更低的起点。

  文/巴九灵

1975年,彭小峰生在江西吉安市的一个小山村。中考拿到全县第一后,就到江西省外贸学校读中专。
  1975年,彭小峰生在江西吉安市的一个小山村。中考拿到全县第一后,就到江西省外贸学校读中专。

  选外贸,他并非是为经商,而是想学好外语,接着出国读物理,做理论研究,幻想着哪天得诺贝尔奖。初中在书里读到爱因斯坦和居里夫人的故事后,他就生出理想。

  中专毕业后,他在老家的外贸公司做翻译。人很内向,见到领导就脸红。等他在商界混出名堂后,还是这个性格,见过他的人觉得他不善言辞,没有气场,外表憨厚、谦虚,操着南方人特有的普通话,不会狡猾地搪塞。

  每月工资他都存起来,作为未来留学的费用。但他逐渐明白,照这个存钱速度和工资,怕是等到爱因斯坦获得诺贝尔奖的那个年龄,他还窝在吉安。

1997年,22岁的彭小峰揣着2万块钱,来到苏州,花700块钱租了套房子,做外贸。当时大陆很多人先将商品卖给港台后,再销往国外。但他拥有跟外商打交道的经验,能够跳过中间的代理商。
  1997年,22岁的彭小峰揣着2万块钱,来到苏州,花700块钱租了套房子,做外贸。当时大陆很多人先将商品卖给港台后,再销往国外。但他拥有跟外商打交道的经验,能够跳过中间的代理商。

  几个月后,他成立苏州柳新集团,做实业,生产化纤手套、口罩等劳保产品。长途奔波坐火车,没座位,他就拿着报纸铺在火车过道上。一帮人出去谈生意,常常6个人住一间房,人多,又打地铺。

  不到30岁,他便拥有了亿元资产。再回江西故乡,他开上的是宝马车。后来他对记者说,当时我的目标也很简单,希望通过创业筹到一笔学费,圆了去美国留学的梦。没想到,这一干就是8年,将柳新做成了全亚洲最大的安全防护装备企业。”

  留学研究物理的梦想早已消散。劳保行业的空间有限,对炒股、炒房又不感兴趣,他想找到一个大平台、大金矿。2003年前后,他去欧洲参加商业会议,发现关于新能源的议题讨论火热,便找来各种杂志资料,研究风能、垃圾发电等行业信息,最后决定进入光伏产业。

2005年,他的太阳能项目在江西新余落地。据称,彭小峰因为一场车祸困在新余,跟时任新余市市长汪德和密谈半小时,最终将地址从苏州迁到新余。他跟政府提出了解决2亿元配套资金以及电价方面的优惠等条件,政府答应了。
  2005年,他的太阳能项目在江西新余落地。据称,彭小峰因为一场车祸困在新余,跟时任新余市市长汪德和密谈半小时,最终将地址从苏州迁到新余。他跟政府提出了解决2亿元配套资金以及电价方面的优惠等条件,政府答应了。

  彭小峰将公司取名为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有限公司,LDK三字母中L,指的是light,光;DK,就是汉语“夺魁”二字的首字母,合起来,是超越光速的意思。

  这是他对“速度”宗教式崇拜的下意识投射。在经营劳保事业时,他就用这几个字母,名片上的英文名字是Light DK Peng。

  做劳保事业,花7年,他做到亚洲规模最大;做光伏赛维,花2年,30岁刚出头便成为中国新能源首富,用不了多久,公司便冲出亚洲,成为全球最大的太阳能硅片企业。

  他的创业路径于此时萌芽,并逐步成型:敢于闯进一个陌生领域,以速度为核心,走资本包装、大干快上、上市融资、全面扩张之路。但他无法控制速度与节奏,冲出了赛道,连续失败成为他的命运。在一次次失败中,他欠债,逃避,逐渐失去东山再起的信用资本。

高光时期的赛维,热闹非凡。它吸纳了当地2万人就业,门前一条八车道马路,被命名为赛维大道。每个月都有官员、媒体以及专家去参观,一天几拨,内部人接待烦了,“但没办法,名声在外”。
  高光时期的赛维,热闹非凡。它吸纳了当地2万人就业,门前一条八车道马路,被命名为赛维大道。每个月都有官员、媒体以及专家去参观,一天几拨,内部人接待烦了,“但没办法,名声在外”。

  早期,风投都往江西跑,因为它的成长速度吓人,冬天员工食堂没暖气,很多人手脚生了冻疮,白菜炖丸子,吃得人流鼻血,塞住鼻孔继续干活。

  2008年,彭小峰提速,先后在新余两地开设新厂,生产硅料。硅料属于光伏的最上游环节,话语权掌握在外商手中,他想打破僵局。

  危机的引线火是他看好的晶硅片生产设备。那数千万美元的设备帮赛维构建起竞争壁垒后,他便斥资120亿元,布局产能超过2万吨/年的多晶硅生产线。当时有报道称,这个项目为地球上单体最大的多晶硅项目。

  三年后,行业入冬,全球产能过剩,需求降低,而欧美国家对中国开展了反补贴、反倾销的调查,市场急剧萎缩。赛维由于激进的扩张策略,资金链断裂,陷入危机。

2011年第三季报,赛维负债27.47亿美元,负债率达到227%。赛维开始裁员、出售资产,断臂求生。愤怒的包工头和农民工将他包围,讨要工钱。
  2011年第三季报,赛维负债27.47亿美元,负债率达到227%。赛维开始裁员、出售资产,断臂求生。愤怒的包工头和农民工将他包围,讨要工钱。

  彭小峰为推动旗下子公司在香港上市,在引入投资者时,又以个人资产做了担保,但上市计划流产,本人濒临破产。三年后,他辞去一切职务,千疮百孔的赛维随后进入破产重整阶段。

  速度神话就此终结。

  彭小峰以及赛维,是中国光伏产业的缩影,它蕴含着希望、野心,但又脆弱,不堪一击。而这一切,又是时代所赋予,代价颇高的赠礼。

  他抓住了机遇。欧洲对清洁能源的需求暴涨,刺激了中国光伏产业的繁荣,政策扶植,热钱涌入。

  在赛维成立2年前,归国博士施正荣在无锡政府的支持下,将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送到纽交所,成为第一家在纽交所上市的中国民营企业。那年,施正荣成为新能源首富,创业才刚满四年,人称“光伏教父”。

但施、彭二人都在行业入冬时,无力回天,离开本已苟延残喘的公司。
  但施、彭二人都在行业入冬时,无力回天,离开本已苟延残喘的公司。

  二人勃兴,成为新兴行业的奠基者和开创者;二人衰落,又映衬出新兴行业的畸形生态。

  地方政府豪赌GDP,大跃进式发展,提供各种优惠政策将彭、施二人绑定,凭借行政之手去催熟行业,当大势已去,政府与企业家的关系则走向破裂。

  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赛维陷入危机后,公权力开始介入,强制银行不得断贷,引起极大争议。而彭小峰处理危机的态度又让债权人和政府不满。他宴请几位国有银行省级分行行长吃饭,行长问他情况,他沉默,不吱声。

  一位金融业内人士说,“他不急啊,反正已经把银行和政府绑架了。一起开会研究解决问题的时候,他反而优哉游哉的,已经虱多不怕痒了,我们比他急。”政府官员抱怨,“这真的不是一般人。从始至终,行或不行,怎么办,随便你怎么样,他从不表态,也不吱一声,你无法知道他究竟怎么想的。急死你。”

  彭小峰在媒体上甚少反思赛维败局。他曾对记者说,“赛维的创业主要是因为欧美的突然‘双反’,这是个政治事件,是我们始料未及的,这也造成了我人生中的一个低谷期。”

  他将失败归因于时代。但究其内因,则与他对速度的崇拜有关。他并未掌握住扩张的节奏与边界,正因如此,他在时代气候陡变时,缺少了应对的底牌,开始失控。

但挫折并未将他击倒。
  但挫折并未将他击倒。

  2013年,他创办“非凡定美社”,转向C2B电商领域。它是赛维速度的翻版,从筹备到上线,只用6个月,号称投资10亿元。

  他的目标是,2013年-2015年为创业阶段,会员规模要从200万人增长到1000万人,销售收入从20亿元人民币增长到200亿元人民币;2016年—2021年为发展阶段,会员规模由5000万人增长到4亿,销售收入由2000亿元人民币增长到4000亿美元。

  公司设立在苏州。在成立大会上,彭小峰还跟同事们讲述了首次创业荣光。但发轫之地并未给他带来多少运气,电商公司运营半年后关闭。即便是丑闻,也依旧是赛维的翻版,公司拖欠员工工资以及供应商欠款,有债主给他写信讨要说法,紧接着,公司人去楼空。

  随后,他又在苏州开启人生中的第四次创业。在北京大饭店,他完成了迄今为止最为精彩的创业开场。

  面对800人的观众,他讲了整整一个小时,讲互联网,讲阿里巴巴。他状态放松,不再如以前那般匆匆忙忙,神情凝重。很多人看到社交网络上的信息后,跑到会场,站着听完发布会。史玉柱许家印等知名企业家还拍了一段视频为他站台。

他的生命力、韧劲似乎得到了肯定。站台的史玉柱与他命运类似,激进扩张,因建设巨人大厦导致资金断裂,近乎破产。几年后,他凭借脑白金实现惊人反弹。
  他的生命力、韧劲似乎得到了肯定。站台的史玉柱与他命运类似,激进扩张,因建设巨人大厦导致资金断裂,近乎破产。几年后,他凭借脑白金实现惊人反弹。

  但两人的不同之处也很明显。翻身的史玉柱,刊登广告,寻找债主,将欠下的几亿元慢慢还清,保全了自己的信用资产。而彭小峰因赛维危机,列入失信被执行人,俗称就是欠债不还的“老赖”。在全国失信被执行人的名单上,彭小峰共有3条失信被执行人信息,信用资产正在贬值。

这一次,他带来的是互联网金融产品绿能宝。在半年时间内,他经过5轮融资,拿到3.2亿美元,邀请明星站台,广告刷遍了北京地铁。
这一次,他带来的是互联网金融产品绿能宝。在半年时间内,他经过5轮融资,拿到3.2亿美元,邀请明星站台,广告刷遍了北京地铁。

  绿能宝类似于当下的P2P,商业模式是:投资者在绿能宝的官网上购买产品并签订默认协议,绿能宝作为中间人,将太阳能发电板租赁给电站,所得的电费及政府补贴等作为投资者收益的来源。

  该产品的母公司名为SPI,原是美国本土一家光伏产业链下游企业,早在2011年时被赛维收购,后由彭小峰担任董事长。绿能宝推出一年后,在美国OTCBB板上市的SPI转到了纳斯达克主板上市。

  2016年1月,他穿着鲜黄色的西服,搭配橙黄领带和白衬衫,出现在纳斯达克交易市场。此时距赛维从纽交所摘牌尚不到两年。他在当时还写下一段文字:“这是我10年内第二次到纽约上市。10年一晃而过,物是人非,好像就在昨天。”

但自去年4月开始,绿能宝就出现提现逾期的情况。投资者开始上门讨要说法。5月,绿能宝解释是由光伏补贴延迟所致,那时,平台逾期支付租金总计2.22亿元(包括本金和利息),涉及线上投资人5746人。而有关绿能宝涉嫌众筹集资,没有金融牌照的等诸多争议一直存在。
  但自去年4月开始,绿能宝就出现提现逾期的情况。投资者开始上门讨要说法。5月,绿能宝解释是由光伏补贴延迟所致,那时,平台逾期支付租金总计2.22亿元(包括本金和利息),涉及线上投资人5746人。而有关绿能宝涉嫌众筹集资,没有金融牌照的等诸多争议一直存在。

  而母公司SPI持续亏损,股价早已跌到1美元以下,至今还未公布2017年报,按照2016年业绩来看,资产负债率为103.57%。

  今年7月,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苏州检方对绿能宝的主要负责人提起公诉。公安准备逮捕彭小峰,并向公安局申请发布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

  昔日新能源首富,十年后,成为一名逃犯。

  据称,彭小峰人在美国加州。熟悉他的记者发现,他的手机号已经成为空号,微信的头像由个人照片变成了一尊张开大嘴开怀大笑的弥勒佛。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彭小峰:他四次创业,从新能源首富到通缉犯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