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一带一路”建设融资难如何破解

2018-07-03 10:07:52 上海金融报 

  记者戚奇明

  日前,德国商业银行发布一份白皮书,考察了“一带一路”建设如何影响中国境外并购、出口、融资和风险管理的趋势,其中提到,“一带一路”建设的宏伟蓝图需要巨额融资支持。而“一带一路”沿线的各种风险无疑增加了建设主体的融资难度。专家指出,目前“一带一路”的资金多来自官方机构支持,建议未来应设立更多合理的机制吸引私营部门参与投资。此外,由于沿线国家存在不稳定因素,投资时要注意风险防范。

  钱从哪儿来?

  据白皮书披露,45个亚洲国家(“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在2016年到2030年期间的发电项目,就需要总计11.7万亿美元资金,交通基础设施项目需要7.8万亿美元,电信基础设施需要2.3万亿美元。

  中国银行(601988,股吧)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王有鑫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从“一带一路”项目融资资金来源看,公共部门资金,特别是来自国开行、进出口银行等政策性银行的资金占较大比例。在许多基础设施项目中,国开行或进出口银行在单个项目中的支持力度往往超过80%。“比如,马来西亚东海岸铁路计划项目总投资550亿林吉特(约128亿美元),其中85%的资金由进出口银行提供,其余15%由马来西亚银行通过伊斯兰债券集资。”

  王有鑫认为,未来公共部门的资金还会加强投入。“在2017年5月召开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中国已宣布将加大对"一带一路"建设资金支持,规模达7800亿元人民币,包括向丝路基金新增资金1000亿元;鼓励金融机构开展人民币海外基金业务,规模预计约3000亿元;国开行、进出口银行将分别提供2500亿元和1300亿元等值人民币专项贷款,用于支持"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产能、金融合作。”另一方面,商业银行也要发挥私营部门融资的主力军和桥梁作用。王有鑫指出,基础设施由于规模大、周期长、风险高,很少有金融机构能独立承担,因此私人资金参与度不高。目前来看,全球都面临这个问题。此外,亚洲地区还存在资本市场深度不够、缺乏适当的投资渠道等问题,导致私营部门没有合适的渠道参与基础设施建设。当前,亚洲发展中国家所进行的基础设施投资中,公共部门提供了超过90%的资金。

  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研究部负责人洪灏告诉《上海金融报》记者,官方机构包括丝路基金(规模400亿美元)和亚投行(法定资本1000亿美元)只能满足部分融资需求,且以股权方式提供资本金为主,配套资金需求依然庞大,需引入多样化资金来源。

  洪灏指出,从目前看,“一带一路”资金来源的渠道主要有几个,一是从银保监会此前公布的信息看,“一带一路”项目的融资支持,主要由3家政策性银行和5家大型商业银行承担,如国开行作为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主力银行和中国最大的对外投融资合作银行,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国开行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累计发放贷款1789亿美元,余额超过1100亿美元。二是“一带一路”国家主权债和专项债券的发行也能帮助政府和企业筹措资金。“比如英国、匈牙利、波兰政府发行人民币债券,还有些企业发行"一带一路"相关项目人民币债券。交银国际也深度参与到相关领域,2017年5月在香港帮助马尔代夫共和国发行2亿美元的主权债券。”此外,“一带一路”投资还需要吸引社会资本参与。洪灏表示,“近年来,中资机构尝试利用PPP的方式引入社会资本,如中国银行和西非某国家有一个基础设施项目,就是通过PPP这种方式引入社会资本,目前进展顺利。未来PPP也会是"一带一路"资金筹措的一种重要方式。”

  王有鑫指出,从融资方式看,政策性银行和商业银行等间接融资方式是主体。尽管丝路基金及一些专项投资基金和部分商业银行已通过股权、发行债券等直接融资方式为“一带一路”项目筹资,但总体规模仍较小,参与度还有待提高。王有鑫提议,为吸引私人部门参与,金融机构可在共同出资、共享收益、共担风险的基础上,通过设计合理的项目融资结构,将不同风险偏好和回报要求的投资者与项目需求匹配起来,这有助于吸引包括险企、养老基金、对冲基金等在内更广泛的私营部门投资,提升基础设施投资的整体效率。对具有重要意义、溢出效益较大的项目,政府可以通过前期加大资本投入、提供信用担保等形式来吸引私营部门参与。

  高风险加大融资难度

  谈及“一带一路”建设的投资有何标准,洪灏表示,“一带一路”建设中并没有统一的投资标准。“不要把"一带一路"理解为一项官方政策,可以将其理解为一项发展使命,它并无固定的成员名单,也没有一个明确的官方定义,各家参与机构甚至各个项目,有其特定的投资标准。”

  洪灏表示,在“一带一路”建设中,根据不同国家的不同情况,使用灵活的、定制化的投资标准和投资模式,可以更优化投资策略并分散项目风险。洪灏以部分官方机构举例,如国开行注重项目自偿性,贷款条款遵从IMF标准。“国开行主要以项目自身产生的现金流作为还款来源,并未增加项目所在国财政负担。依据市场化原则,国开行在自主选择项目时一定会选择能产生经济效益,并在经济上具有可行性的项目。对少数主权类客户的贷款,国开行对合作国的财政状况和主权信用等级等方面有严格要求,授信额度及贷款集中度都会在IMF控制的贷款额度之内,贷款利率、期限等贷款条件也与IMF的要求一致。”

  洪灏同时介绍,进出口银行设定了国别债务上限,但会根据项目条件灵活处理。“进出口银行建立了比较完善的国别风险管理体系,对每个国家都设定了债务上限。达到上限后,涉及到经济社会发展意义特别重大、经济效益特别好的项目,还会一如既往地给予支持。”洪灏表示,亚投行贷款项目必须满足三大硬性标准:财务可持续性好、环境友好、被当地社会接受。丝路基金主要是为“一带一路”框架内的经贸合作和多边互联互通提供融资支持,按照市场化、国际化、专业化的原则开展投资业务,可以运用股权、债权、基金、贷款等多种方式提供投融资服务,也可与国际开发机构、境内外金融机构等发起设立共同投资基金,进行资产受托管理、对外委托投资等。

  对于“一带一路”沿线的投资风险问题,洪灏表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不少存在政局动荡、地缘冲突等问题,“低风险国家仅4个,占6.4%;中等风险国家有43个,占68.2%;高风险国家有16个,占25.4%。”

  王有鑫表示,“一带一路”沿线很多发展中国家政治环境不稳,社会矛盾和制度问题根深蒂固,财政和货币纪律失控。这类国家对基础设施投资可能会有较大需要,但未必有充足的偿付能力。“有学者测算了沿线国家的融资需要,并与国家主权信用评级数据库进行对接,发现2020年沿线基建投资总体资金需求中,16%来自风险较高的无评级国家,35%来自投机级国家,只有50%来自风险较低的投资级国家。可见,主权信用评级低,导致沿线的融资面临较大缺口。”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一带一路”建设融资难如何破解》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