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关于《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放弃阅读
注册

经历了光线和乐视,张昭第三次创业能走多远?

2018-06-27 06:29:00 和讯名家 

  “什么是暗?暗是人家不看你,你就暗了。媒体的目光、行业的目光、资本的目光,如果大家都盯着你,就不好做。所以为什么我说幸运?要不是在至暗时刻,我很难这么高效地完成转型。”

  在上海昆仑酒店的房间里,张昭面带微笑地说道。

  深蓝色衬衫搭配黑色长裤,一身休闲装的张昭抽着烟斜靠在沙发上,语气比预想中要轻松许多,初夏午间的阳光从他背后层层叠叠的窗帘洒进来,室内光线多少有点暗。

这个上海电影节,张昭很忙,忙到“每小时就要见一拨人”。今年3月份刚刚从乐视影业更名而来的乐创文娱,太需要被外界知道。这家新公司不仅标志着乐创文娱从乐视体系的剥离,还承载着张昭新的商业构想。
  这个上海电影节,张昭很忙,忙到“每小时就要见一拨人”。今年3月份刚刚从乐视影业更名而来的乐创文娱,太需要被外界知道。这家新公司不仅标志着乐创文娱从乐视体系的剥离,还承载着张昭新的商业构想。

  为此,张昭心里依然提着口气。当数娱梦工厂(公众号D-entertainment)问他,现在是否可以说其职业生涯20年里最艰难的时间已经过去?

  他的回答坦诚得有点意外:“你说这个难,是不是都已经走出来了?我宁愿这么说,我们在用一种产业升级的模式去应对这个困难,所以它没成,你就不能说我们走出来了。另外还有资本上的切割,品牌上的剥离,但是最根本的还是这是不是一个新的公司,这个新的公司是用一种新的产业模式去做,这才是走出的最根本的含义。”

  在张昭看来,乐视网17亿的债务追讨以及乐视控股的股权处置,解决起来时间可能都会很长,但乐创文娱的产业升级却迫在眉睫。新的商业模式被他称为“电影品牌联营”,即借助系列电影使IP品牌化,并与文学、动漫、游戏、文旅等联合运营方共同获得相关衍生权益。

  “大家还是很支持我转型,也很支持我们走出来。我们完成剥离以后,迅速恢复了行业原来所有的合作,都恢复了。”张昭向我们透露,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一起合作《熊出没》的华强方特,“我上个月刚从深圳回来,我说我们现在剥离了,对方(华强方特)说明白明白,从来不是你的问题,我们继续合作吧。因为我们剥离了,不剥离就在一个锅里,说不清。”

对于新的联营模式,张昭还重点讲到一个最近正在策划的项目。“怎么让广场舞大妈出现在《敢死队》上,怎么请《敢死队》那些老兵们能够参与到广场舞?未来品牌联营的背后就是用户价值的联营。”
  对于新的联营模式,张昭还重点讲到一个最近正在策划的项目。“怎么让广场舞大妈出现在《敢死队》上,怎么请《敢死队》那些老兵们能够参与到广场舞?未来品牌联营的背后就是用户价值的联营。”

  乐创文娱的这一系列变化,张昭并没有跟贾跃亭沟通过,“我相信他也是知道的,乐视控股的股份是在被处置的过程当中。”张昭说。

  告别了乐视体系和贾跃亭,张昭的第三次创业开始了。对于将来是独立上市还是并入其他上市公司,张昭的回复是,用哪种方式跟资本市场接轨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要给投资人一个好的回报。

  不过,相比光线和乐视影业的两次创业,张昭也直言,此次乐创文娱的模式将注定了资本之路会更加漫长。

经历了光线和乐视,张昭第三次创业能走多远?|专访
  张昭:E轮融资正在进行,

  估值上涨不止一点点

  用“至暗时刻”形容2017年的乐视影业确实不为过——资金短缺造成多个项目停摆,合作方纷纷离开。

  其中影响最大的无外乎是今年春节档《熊出没》发行权旁落光线。

“乐视网有太多的负债,有很多关联交易问题。”张昭说,这场风波导致诸多合作方对彼时的乐视影业心生疑虑、失去信心。
  “乐视网有太多的负债,有很多关联交易问题。”张昭说,这场风波导致诸多合作方对彼时的乐视影业心生疑虑、失去信心。

  虽然眼下合作伙伴已经纷纷恢复,但乐视网17亿的债务以及乐视控股约16%的股权处置,依然沉重地摆在张昭面前。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们一定会替所有的股东不断地追讨这个欠款,正常的手段都会用,涉及到了一系列操作的事。原来(乐视)控股持有的股票也在处置过程中,不管是拍卖还是转售等方式,都在进行中。”

  张昭不愿意把这些看作是包袱,尽管他也直言这些遗留问题处理起来时间可能都会很长。“我们上次做了D轮融资,马上开始E轮,往前走就好了,本质上还是在于新的商业模式的确立,新的资源的组合,还是最重要的,当然更重要也是最最艰难的其实是整个团队的思维升级。”

  对于新一轮融资,张昭没有讲太多,但他透露有意向的资本方很多,估值也上涨了不止一点点,“

  因为我们便宜,而且也有前景。另外我跟他们讲,我说你们要长期持有就来,短期退出就别来,我们不需要这样的钱,我这个公司也不需要很多钱,这是实话。”

  去年年底,在孙宏斌的支持下,乐视影业在股东间做了一次总额为10亿的内部增资,估值从年初融创战略投资时的70亿直降为30亿。在《影》、《爵迹2》、《刺局》同时制作、《奇门遁甲》面临宣传以及多个项目被迫停滞之时,这笔钱对于当时的乐视影业可谓久旱逢甘霖。

  张昭向我们回忆起去年11月那场内部增资会议:有我和老孙在那,我们两个是最重要的两个股东,那你们聊啥?你们觉得便宜你们就投,你们觉得贵你们别投让别人投,老孙说他们都不投就我来投。这都是很公平的,然后确实我的估值是下来了,这个没有什么好说的,这一点没有问题。解决问题的核心,是把我们自己的估值降低。

  彼时的破釜沉舟与惊涛骇浪,如今在张昭眼里似乎已经淡然许多:

  你未来能值多少,你今天值多少,这是两回事。我们降估值,就是让所有人都回头看一看,我们模式改过来了。怎么让你回过头来看呢?突然间你怎么变得那么便宜了?所有人对便宜的事都有兴趣。

  这话坦然之中多少也透露着无奈,但张昭很坚定也很自信,“我知道降了之后很快就会超过原来的估值,我就是这么看的,我很清楚我们的资本价值,我也很清楚资本在寻求什么样的模式。”

经历了光线和乐视,张昭第三次创业能走多远?|专访
  乐创文娱新路:迪士尼的中国化?

  以IP运营为基础做品牌化升级,这是张昭早在2016年就提出的商业构想,但当时即使是在公司内部管理层,也应者寥寥。

2016年,中国电影行业刚刚经历了前一年48.7%的高速增长与产业繁荣,但却在一片看好声中遭遇大跳水,从二季度开始票房大盘遭遇了五年来首次同比下跌,随后就持续走入“下坡路”,最终全年票房仅实现不足4%的增长。
  2016年,中国电影行业刚刚经历了前一年48.7%的高速增长与产业繁荣,但却在一片看好声中遭遇大跳水,从二季度开始票房大盘遭遇了五年来首次同比下跌,随后就持续走入“下坡路”,最终全年票房仅实现不足4%的增长。

  虽然同年乐视影业实现了11部影片“片片过亿”,但在张昭看来,当时公司“地网发行+互联网营销”模式带来的红利已经基本上走到了底。

  他记得很清楚,2016年9月份,他开始给公司几个负责战略业务的管理层门做规划。

  天天在黑板上画,怎么改,怎么从IP运营的角度,用好移动的场景、大屏的场景、客厅的场景、电影院的场景。”张昭说,“但其实推进的效率没那么高,因为大家都忙着生态中串通产业这些事,而且思想都比较难交流。那个阶段走了很多人,大家都说老板你说啥呢?”

  但2017年的乐视风波却使事情有了转机。

  “2017年突然急转直下,大家也不和我们合作了,所以也没什么电影好做,我们就少做点,踏踏实实转型。”张昭甚至把这场风波称之为幸运,若非远离了资本和媒体的目光,这样的转型不知要到何时才能再次启动。

  这话听起来有点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味道,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危机危机,走出危的方式就是把机放大。”只有在商业模式上做出升级,乐创文娱才能称之为一家新公司的诞生。

  张昭把这次升级称之为“将业务变为知识产权特许经营的运营,是知识产权和它联营业务的一种连接平台。”

经历了光线和乐视,张昭第三次创业能走多远?|专访
简单来说,就是用系列化影片打造电影品牌,同时与文旅、消费品、游戏、文学等合作方共同分享相关衍生权益,乐创文娱并不需要一定拥有这些IP。

  这一模式与迪士尼类似,但张昭将其称之为是迪士尼模式的中国化运用,两者的根本区别在于IP授权方式的不同。张昭解释说,迪士尼对于IP是拥有和单向授权,但平台公司却不需要拥有。他为乐创文娱打造的新定位是品牌媒介,通过电影把联营文本的品牌价值提炼出来。

  “你能拥有多少东西?你是开放合作好还是都自己拥有好?不反对你拥有,但是你其实未来规模化,主要是靠开放。”这一套商业逻辑的背后,其实有着张昭的另一层顾虑。

  在他看来,迪士尼能够实现单向授权,是因为自身实力强大而相关衍生行业都很小,但国内不一样,不管是文旅、消费品、游戏还是动漫等行业,体量都比电影要大。“你在电影规模还小,其他行业都已经挺大的情况下,你单向授权人家为什么跟你玩呢?”

经历了光线和乐视,张昭第三次创业能走多远?|专访
  5年内将乐创动漫打造成另一个乐创影业

  新的商业构想背后,围绕影片的系列化、持续性成为张昭用来打造品牌的重要手段。

  在6月19日上影节期间的发布会上,乐创文娱推出了3个板块的内容:

  首先是以《秦明·生死语者》、《睡在我上铺的兄弟》、《28岁未成年》等为代表的青春、悬疑类影片;

  其次是李仁港的《刺局》、徐克的《星宠》、郭敬明的《未来未来未来》等东方、科幻类影片;

  第三部分则集中于东方经典文化,包括罗伯特·明可夫(《狮子王》导演)执导的《狼图腾》和《驭蚕侠》,与朱大可合作的《少年饕餮》等动画影片以及徐克的《神雕侠侣》、陈嘉上的《东陵兽》等。

这28个项目,大部分都将被系列化开发,每个项目成至少3部影片,并进行多维度的IP开发,其中,《东陵兽》的IP构想来自于河北遵化的清东陵景区,除了打造系列影片,乐创文娱还将与融创华北一起打造文旅小镇。
  这28个项目,大部分都将被系列化开发,每个项目成至少3部影片,并进行多维度的IP开发,其中,《东陵兽》的IP构想来自于河北遵化的清东陵景区,除了打造系列影片,乐创文娱还将与融创华北一起打造文旅小镇。

经历了光线和乐视,张昭第三次创业能走多远?|专访
从《小时代》到《熊出没》,张昭看中了系列化影片的持续和稳定性。他甚至向数娱梦工厂直言,“我从来不是一个单片票房最高的票房公司,乐视影业没做过几部超过10个亿的电影,我们也活得好好的,是因为我们投资回报率比较高,因为我们有让这个产品增值的能力。”

  在他看来,正是爆款给影视行业带来的不稳定性,使得资本对电影产业缺乏信心,行业升级的核心,应该是品牌化带来的稳定增长和持续影响力。“做平台最重要的是,你的系列化票房是不是在增长,未来我只关心这一个指标和数字,我宁可没有一个爆款,而选择持续增长的。”

  只不过,系列化并不能保证影片票房能够带来稳定增长。而《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以及《28岁未成年》的票房分别只有1.27亿和1.29亿,这样的起点是否还能支撑得起后续系列化开发,也值得考虑。

  我没觉得那么难,因为我们有了《小时代》的经验,我们也有《熊出没》的经验,我没觉得难。门槛就是决心,品牌打造也从来不靠爆款,它靠持续的影响力。”张昭表示。

  新变化还出现在对动画影片的布局。乐创文娱目前已经成立了动漫板块,集中打造多个亲子家庭动漫系列影片。在张昭的构想中,将用未来5年时间将乐创动漫板块打造成规模不低于甚至超越影业业务的一家新公司。

布局动漫领域的原因,张昭认为一方面是
布局动漫领域的原因,张昭认为一方面是
因为动画片是最稳定的产品,也是更加适合品牌化的电影媒介的形式,另一方面,动漫产品最容易与文旅行业结合,对于影旅联营意义非常重大。

  目前,《刺局》的电影和网剧都已经制作完成,计划年内上映。张艺谋的《影》张昭透露也会在年内上映,具体档期7月份会公布。在对话中,他用了“登峰造极”、“与以往作品非常非常不同”来形容张艺谋的这部新作。

  对于业内比较关心的张艺谋的合约问题,张昭直言《影》不会是乐创文娱与张艺谋合作的最后一部影片。

  “欢喜传媒的事情可能让大家很敏感,其实他们合作他们的,我们合作我们的,大家彼此之间的合作你说还在乎一两个合同吗?我们合作的导演很多,而且我们现在的做法也不是以明星主创为主,是以IP为主,在产业升级过程中,导演和明星的依赖会越来越淡化。”张昭笑言,“如果模式是健康的,甚至都可以没有我张昭,公司CEO也没那么重要。”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数娱梦工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经历了光线和乐视,张昭第三次创业能走多远?》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