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创世伙伴周炜:11年创业、11年VC是推动人生的三件事

2018-05-24 09:06:57 新浪网 
创世伙伴资本创始人周炜

创世伙伴资本创始人周炜

  5月23日20点30分,“王峰十问智库群”首任轮值群主杨守彬、副群主杨睿尘邀请到创世伙伴资本 (CCV) 创始主管合伙人周炜,做了“Who Am I”的终极三问分享。

  嘉宾介绍:周炜,创世伙伴资本 (CCV) 创始主管合伙人,原KPCB中国基金主管合伙人。创世伙伴资本 (CCV)是由周炜和一起工作多年的完整TMT团队, 在管理国际顶级资本的中国基金十年后,原班人马一起重新创建的新品牌。团队已经陪伴15家公司完成上市并购,超10家近三分之一的公司成为独角兽和百亿公司,投资项目包括、京东、启明星辰(002439,股吧)、宜信、融360、京东金融、一下科技、喜马拉雅、中文在线(300364,股吧)、国政通、探探、瑞尔齿科等。

  周炜连续多年获得“财富中国最有影响力的30位风险投资家”,“福布斯中国最佳创投人TOP50”,“FT中国领袖投资人”,“投资中国最佳创投人TOP50”,“中国母基金联盟最受母基金青睐创始合伙人”以及“CVAwards中国最佳创业投资人物”等荣誉。

  以下内容根据“王峰十问智库群”分享整理:

  杨守彬:今晚分享分两部分,第一部分是人生和事业的终极三问,第二部分是本群共建的资源对接挖掘。”

  人生终极哲学五问之第一问

  【问】杨睿尘:第一问,过去发生的那三件事推动了你的人生 ?

  【答】周炜:十一年创业,十一年VC。93年大三开始在创业公司实达科技兼职工作,设计了中国本土第一款信用卡支付POS机主板和软件 ;96年刚毕业一年就成为公司湖南分公司总经理;8年10次升职,公司完全业绩数据说话,说废话拍马屁的人没有生存空间。所以参与的第一家创业企业完全的业绩说话的文化对自己人生的影响就是:只要努力就会有回报。也只有努力才会有回报。这对我的人生观影响很大。96年我们就上市了,最高的时候有超过全国50% 电子支付软硬件市场份额,产品基本上都是自主知识产权。我们当年非常自豪自己的企业文化,完全看不上贸工技线路。

  可能这是70后普遍的人生观。大学刚毕业就遇上中国最好的机会窗口,总觉得一切都有可能,一切只要努力都可以实现。血统完全无用,努力决定一切。

  【问】杨守彬:“8年10次升职,公司完全业绩数据说话,说废话拍马屁的人没有生存空间。所以参与的第一家创业企业完全的业绩说话的文化对自己人生的影响就是:只要努力就会有回报。”——人生哲学行程的触发事件之一。

  【答】周炜:这是我职业人生观的基础。第二件事,公司96年上市后因为控股股东的变化,公司战略变化巨大,90年代曾经也是传奇的16个人到16个亿的高科技创业故事的公司后来因为机构投资者股东的干涉开始涉足房地产和其他散乱业务,走向衰退。感受到资本的力量始大于努力工作的运营者的。

  这件事让我开始关注资本力量,也是后来我自己创业三年卖了公司去美国读书的原因。

  去美国读商学院其实错过了05-07年的创业好时期,卖了自己的支付公司看来是个错误。但是深入美国了解资本市场还是很值得的。

  【问】杨守彬:96年参与的公司就上市了,接触了资本和IPO,对你本人刺激吗?

  【答】周炜:当年感觉就像喝醉了一样。大学三年级的时候我的生活费只有200元人民币,96年上市我的原始股就值很多很多钱,确实刺激。93年通货大膨胀,200元男生吃饭都吃不饱的,我们公司96年上市市值16亿。当年很厉害了。

  【问】秦逸飛:商学院真有用吗?我问过中欧老院长朱晓明

  【答】周炜:当年我是唯一一个中国学生不去找工作到处做天使投资和计划创业的。我在很多同学里是奇怪的。毕竟我33岁,同学大部分26岁。那个时候中国人不读全日制课程拿不到签证,只能读MBA,没法读EMBA。

  【答】周炜:第三件事,在KPCB十年,从投资的几乎所有公司都是copy to china 到现在看到本土创新的出现,让我们团队下定决心一起重新创建完全本土决策的基金品牌。基金叫china creation ventures 就是代表我们看好本土创新的新十年。

  我们的pos出来之前,中国用安智和以色列的产品,一台设备3万人民币。三件事交代完了。

  【问】杨守彬:第一件事是业绩为王,让你相信只要努力就会有回报;第二件事参与的公司上市,见证了资本的力量。第三件事创建本土基金品牌。前两件事因和果很直接。第三件事,是因为看到或者经历了什么,哪一件具体的事情,引发你一定创立自己的本土基金品牌。是能量足了,翅膀硬了,自然想干自己的,还是外资基金有哪些不方便或者缺陷?

  【答】周炜:主要是本土创新的模式和本土海外竞争模式的不同很难顺畅的解释,决策必须加快。十年在KPCB,真是学到了很多,见到了很多,毕业了。

  【答】周炜:关于商学院的问题,今天看确实和当年价值不同。今天中国有太多组织机构可以让大家接触不同的商业伙伴和资本。当年完全没渠道。

  一方面我十年创业就是做进入科技,也帮银行介入分控程序,进入kp投资的第一个项目ID5宜信唐宁、国政通也是这个领域。所以宜信的创新我们很容易接受和理解,那时候的上市回报金额和今天比真的不算什么。但是当年真是觉得够用了。但是看今天,结论就是通货膨胀猛如虎。经历了1992-93年通货膨胀再加上这些年,大家还是不要停下奋斗的步伐吧。

  杨守彬:毕业——参与创业——上市——留学——外资基金投资——创立本土基金品牌。基本很完美的人生上扬抛物线。

  人生终极哲学五问之第二问

  【问】杨睿尘:现在你在做的最重要三件事?

  【答】周炜:现在最重要的三件事?我又回到了创业阶段,回复会比较无趣啊。1. 捕兽,把创世伙伴新品牌做回到顶级早期VC行列。2. 培养30岁以下的合伙人来推动基金未来十年的发展长青。3. 思考VC面临的变革期如何在VC创新。我在2016年五道口金融学院发言说过,VC这个模式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VC也是可能被颠覆的。

  【问】杨睿尘:为什么是30岁?

  【答】周炜:我认为中国去年刚刚过了一个拐点,年轻一代正式完全掌控了消费力。年轻一代的消费习惯和我们完全不同,三十岁以下的投资人对帮助我们理解新一代非常重要。这一代人要掌控消费力20年。我们的合伙人梯队必须从30岁以下培养。

  【问】杨守彬:那你认为创世伙伴还没在顶级VC行列,在哪里?你又认为哪些基金算顶级VC?

  【答】周炜:在新创VC品牌里,外界会觉得我们很不错,去年新锐机构奖项拿到手软,要感谢大家的支持和认可。但回到顶级品牌,加强大家对我们新品牌的认知,确实还需要时间。

  【问】杨守彬:培养下一代30岁以下合伙人,除了对应消费代际,是不是也觉得自己老了,干不动了?投资是否需要脑力体力超好才行。

  【答】周炜:我天天和儿子打游戏,年轻着呢。我们这一代投资人需要把过去十年的经验清空重新开始,有时候经验也可以成为前行的负担。

  【问】杨守彬:回到什么位置就满意了?为什么笃定自己一定能回到?天天一堆人要超越大家呢。

  【答】周炜:我们新品牌团队是完整的凯鹏华盈中国基金TMT团队,有些LP认为我们不算新基金,而是同样的老团队重塑新品牌,如果早期TMT创业者考虑合作基金的时候前几个名字想到我们创世伙伴,我觉得就满意了。

  另外随着越来越多的被风险投资支持上市的企业创始人和团队开始大规模进行投资,这个行业的人员组成也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问】杭新宇:您认为对vc的颠覆,主要会出现在哪些方面?GP和LP的分配方式或者?

  【答】周炜:以前是投行人士为主。这些年已经始创业经验和相关互联网公司经验为主。我们团队基本上都是运营和创业出身了。

  【问】杨守彬:你又认为哪些基金算顶级VC?顶级VC的核心标志是什么?你认为传统VC会被区块链颠覆吗?真的会成为古典甚或古董?

  【答】周炜:关于颠覆,我的看法是早期vc更多的始判断,应该没问题。专注中期后期项目的话会面临压力。早期vc是很难。但是乐趣也很大。陪着公司从早期到成年,还是比后期有成就感。如果区块链和ICO继续野蛮生长,对VC生态是会有很大的冲击的。

  我们希望真的投资一些新东西,能创造出一片新天地。不一定要颠覆现有的东西,但是用技术和创新能开创新天地。

  人生终极哲学五问之第三问

  【问】杨睿尘:你认为未来改变世界格局的三件事?

  【答】周炜:三件事,往大了说,作为骨灰级科幻迷,我和马一龙同学一样,认为AI,生物基因技术,外星殖民是改变世界格局的三件事。

  无论AI是真的觉醒还是被人工赋予伪觉醒(人类,人类科学家,并不是铁板一块的吧?),按照进化速度来看,很快就会改变人类社会。我觉得大家目前应该担心的不是人工智能的真正觉醒,而是在一些有自己企图的人操控下的伪觉醒。

  【问】杨守彬:觉醒和伪觉醒区别在哪里?

  【答】周炜:伪觉醒就是人工赋予的伪自我意识。西部世界剧集里的未觉醒之前的那些服务机器人其实就是伪觉醒。他们以为自己是人。假设设计者给他们生命一样的使命感:尽最大可能繁衍,复制,生存,为了这个目的可以做一切事,那么他们和生命也没什么区别。但是并不需要真正的觉醒。生物基因技术就不用多说了。一旦突破,无论是寿命延长,还是基因选择和人类增强,异化,这都是今后三十年内看得到的。有时候我觉得我们这些vc和创业者就像是飞蛾扑火的人。明明知道风险很大,但是还是不能抑制自己的冲动和好奇心要推动这件事往前走。

  【问】杨守彬:按照人做出来的机器人就是未觉醒?可以这么理解吗?脑补下

  【答】周炜:被制造者赋予的意识和自我认知就是伪觉醒。复杂到一定程度后自发产生的是自主觉醒。

  外星殖民,这是事关人类存续的大事。我认为未来百年内如果不能实现,人类是有可能自我毁灭的。

  【问】杨守彬:也就是百年内,人类不永生就将毁灭?为什么存续了几万年的人类,进化到今天,会在短短的百年内永生或消亡呢?

  【答】周炜:百年内,人类不能在宇宙开枝散叶,或者上传,毁灭可能性很大。人类有文字仅仅几千年,用机器(蒸汽机)几百年,看看今天能做什么吧。这种加速,再来100年,个体能操控的能量级别会是惊人的。

  这个话题对很多人来说太科幻。结束。下一道菜。

  【问】杨守彬:人类进化的速度确实是越来越快的,这种快,也可能是加快灭亡?

  【答】周炜:马斯克和google 的创始人,还有霍金,都是这一派的相信者。人类的问题始自然进化太慢,已经跟不上技术进步,需要强制进化。

  文明的发展可以用不同的标志物来衡量。其中一个最重要的标志物就是对能量的利用能力。核能时代开启后,一切都有可能了。

  【助攻】萧霄:人与人的统一,人与机器的统一,机器与机器的统一

  【助攻】陈登科:小基金,早期很坑爹,募资能力不行,投对了项目,子弹不够多,不能每轮都跟着加注,成了,创始人记得的也是最近的那个给钱最多的基金。干的联合创始人的活,做大了,也就只是一个过客。还不如下水自己玩。

  【答】周炜:楼上说得对。基金还是要一定规模的。所以我们成立一年募集了美元加上人民币三十亿的样子。

  杨守彬:终极三问到此结束。接下来两问实际上是福利包哈;每一位嘉宾说一下可以为本群好友们贡献什么;有可能需要大家帮忙什么。

  人生终极哲学五问之第四问

  【问】杨睿尘:我现在能提供什么?

  【答】周炜:首先我们能贡献的是,目前充斥市场的,钱。但是除了这个,我们还有我们团队十年国际顶级基金带来的资源和自己建立的network。

  11年创业和11年vc,看问题的角度会比较平衡,我们希望提供的是用钱买不到的东西。

  我们希望各位推荐年轻才俊,新新创新项目,和最新的观点。

  人生终极哲学五问之第五问

  【问】杨守彬:创世伙伴基金具体需要怎样的人才?

  【答】周炜:30岁以下,最好是创业公司互联网公司出身,愿意吃苦做很久的早期投资。现在早期vc是个苦活累活,

  杨守彬:容易走的都是下坡路;做什么想要成功做点事都是不容易的,苦和累是必然的。感谢周炜兄配合做智库群首夜分享。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创世伙伴周炜:11年创业、11年VC是推动人生的三件事》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