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抢占“第三语言”高地:创业公司掘金千亿少儿编程市场

2018-05-14 07:55:26 21世纪经济报道 
  在过去半年时间内,少儿编程培训机构迅速升温,资金也不断涌入,供应链上下游的编程工具、课程内容、硬件机器人等都存在大量投资机会。

  科学(Science)、技术(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艺术(Art)、数学(Mathematics),基于跨学科学习理念的“STEAM教育”,正在从学术界走到家长的日常生活中。

  少儿编程是STEAM教育方向的典型品类之一,国内市场的从业企业超过80家。行业先行者们相信,编程和写作一样,能够让孩子们更好地向世界表达思想。

  已经转型VC投资人的前央视主持人张泉灵,不但代表紫牛基金参与了少儿编程企业编程猫的A轮融资,还在不久前出任项目的形象代言人。她透露,自己的儿子在学习编程一个月后做出了类似《植物大战僵尸》的游戏。

  在很多选择少儿编程教育的家长们看来,计算机编程语言会成为中文、英语之外的“第三语言”,让孩子们不仅能够和来自不同文化的人们交流想法,还知道如何向电脑交待他们的创意。

  IT桔子的统计显示,国内少儿编程企业多成立于2014年及之后,其中仅2017年就有23家新公司成立;2016年全年、2017年全年、2018年前四个月少儿编程领域的融资交易数和融资规模分别是4.12亿元、6.20亿元和2.05亿元;编程猫、小码王、编玩边学三家企业的累计融资规模分别达到2.61亿元、1.62亿元和4080万元。

  融资规模攀高、融资频次加速的表象背后,是更多寻找新蓝海的初创企业和VC投资人的不断涌入。

  市场数据显示,美国K12阶段(6到18岁)约有67.5%的孩子已接受在线编程教育。以Scratch在各地区的数据为例,美国市场的渗透率为44.8%、英国为9.3%,但中国市场的渗透率仅为0.96%。

  “在没有成为考试刚需的情况下,按道理5%-10%的渗透率已经非常理想了。但按照目前的趋势看,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就会超过这个比例。”5月,编玩边学创始人兼CEO郝祥林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

  郝祥林2012年在北大求学期间创办了早鸟编程实验室,普及编程教育、开展编程创造力研究实验,2015年和早鸟编程时期的合伙人李涛共同开始运营游戏化编程教育平台“编玩边学”。

  “少儿编程培训机构在过去半年时间迅速火起来,资金也正在不断往里进,供应链上下游的编程工具、课程内容、硬件机器人等都还有VC投资机会存在。”君联资本投资副总裁陈昆林告诉记者。

  画出来的“第三语言”

  与固有印象中编程人员坐在电脑屏幕前敲代码不同,以Scratch为代表的图形化编程语言可以让8岁以上、从未学习过程序编程的少儿用户用“画”的方式完成编程工作。

  具体来说,用户可以通过拖曳预先设定好的积木式程序模件,堆叠出指令,设置或控制角色及背景的行动和变化,从而完成程序设计。

  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在2003年开始开发Scratch编程语言,并在2007年向公众开放。2013年支持网页版操作后,Scratch迎来了快速的用户增长。

  联讯证券研报指出,目前全球已有16个欧美国家将编程纳入公立学校的日常课程,我国的少儿编程或许正经历从“非刚需”向“刚需”的转变。少儿编程未来有望成为K12教育下一个蓝海,未来市场规模可达 230亿-350亿元。

  国内市场上,家长观念、工具和师资是少儿编程教育发展缓慢的几大原因。尤其,在用户意识层面上,很多家长的“启蒙”往往源于对孩子升学有利的期待。

  “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个‘出口’像中考、高考那么大,能够成为整个市场的普遍需求。这是需要等风来的,不是仅仅靠创业团队足够努力就可以的。”郝祥林告诉记者。

  市场进入启蒙阶段

  2017年开始,国务院《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中提出的逐步推广编程教育、教育部高中“新课标”关于提升对编程、计算思维、算法方面的要求;浙江等地把信息技术(含编程)正式列为高考项目之一。

  各种利好政策的出台,促使初创团队、资本、教育培训机构等纷纷将编程教育视为新风口,政府教育部门、各级学校也把编程列入素质教育的重要内容。

  当编程逐步成为基础教育的重要内容,少儿编程教育市场的巨大市场开始显现。郝祥林认为,按当前的行业发展速度,中国少儿编程的市场渗透率有望在3-5年内达到50%,市场规模将达到数千亿元。

  “政策的激励会影响到家长的预期,他们是青少年教育的实际付费者。”陈昆林告诉记者,国内很多意识觉醒的家长已经将编程当作重要的教育服务品类选择项,政策的导向作用将促使更多家长关注少儿编程教育。

  如今,少儿编程的赛道中,有偏重线下培训的如好未来摩比思维馆、初创企业小码王、新东方投资的极客晨星;线上领域既有平台型如网易云课堂上线了少儿编程课程,也有初创企业代表如编程猫、傲梦青少儿编程、编玩边学等。

  “如果一个班级有三个以上的小孩去学编程了,其他家长们就会被点燃。”多位受访者告诉记者,家长群体中普遍存在的焦虑心态也是推动少儿编程市场用户的快速增长的重要因素。

  与K12领域的另一个千亿级市场在线外教不同,英语外教平台的优质师资可以通过对接北美存量教师资源实现,少儿编程却并没有既有的优质师资存量可以挖掘。

  为了解决师资供给的挑战,少儿编程初创企业普遍将师资培养和课程研发放在同样重要的位置,公司融资也有很多配置在搭建师资培养和管理体系。

  当然,也有受访者对投资少儿编程教育项目的发展存在疑虑。一位关注STEM教育但尚未出手的VC投资人指出,产品形态应该是怎么样的,做产品、做服务,还是做线下店,这都是创业者要想明白的。

  “VIPKID、新东方等有大量少儿用户流量的平台,如果他们在平台上直接加上STEM,对独立的初创企业来说意味着什么?”这位受访者表示。

  各类玩家纷纷进场

  事实上,不止是拥有教育用户流量的平台,有IT职业教育基础和产品销售渠道的企业也已经开始进入少儿编程领域。

  2017年5月,好未来旗下摩比思维馆和MIT媒体实验室旗下Scratch项目达成合作,通过Scratch的工具和平台做教学研发,开发体系化的少儿编程课。

  IT职业教育企业达内在2015年底推出面向青少儿的编程和机器人培训业务“童程童美”,并在今年3月完成对青少儿机器人培训机构好小子的战略收购。

  近期完成8.2亿美元C轮融资的优必选,则在2016年就推出了智能编程机器人Jimu。优必选创始人兼 CEO周剑就新一轮融资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优必选的多条产品线齐头并进,其中STEM教育智能编程机器人Jimu和服务机器人Cruzr的表现尤为抢眼。

  “现阶段的市场潜力大于行业参与者的用户规模增长,各企业也选择了录播课、一对一、小班课等不同的方式,远没有到直接竞争用户的阶段。”傲梦科技创始人兼CEO袁哲栋告诉记者。

  傲梦科技现阶段同时采用在线一对一和线下小班课的方式进行教学。袁哲栋认为,少儿编程企业完成一定的品牌和用户积累后,完全可以探索大班课的教学方式。

  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的几位创业者和投资人普遍认为,少儿编程是新的产业,任何新晋玩家都要经历从零到一的发展过程,教育流量和销售渠道并不是新晋团队成为企业进入头部阵列的绝对保障。

  让初创企业和资本抱有期待的,还有少儿编程教育服务于海外市场用户的可能性。陈昆林分析说,虽然欧美市场已经有很多市场玩家、用户付费习惯与中国家长并不相同,但亚洲地区的日本、韩国都是很好的潜在用户市场。

  “当然,市场发展仍处在初期阶段,主要玩家现阶段的体量还都比较小,企业更多还应关注于国内市场。”陈昆林说。
(责任编辑:刘伟 HF11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抢占“第三语言”高地:创业公司掘金千亿少儿编程市场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