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A轮融资过亿创下同行业最高融资记录,52toys要做ip衍生产业的“迪士尼”?

2018-04-16 08:12:00 和讯名家 
  一个“新兴行业”出现在大众视野并迅速成为朝阳产业,大多经历了无人问津的迷茫阶段,而在它濒临爆发的时刻,被大大缩短的发展进程往往是我们无法预判的。

  前几日,在上海举办的国际潮流玩具展(STS)与WF(Wonder Festival)两大玩具展,着实成为了潮流玩具热爱者们的“观赏盛宴”与“烧钱之旅”。52TOYS 旗下MEGABOX系列首批产品也正式面世,其中包括《王者荣耀》中的热门英雄——鲁班七号及墨子。

“小短腿”鲁班七号标志性的双发髻,双手龙口机枪与无敌鲨嘴炮,沿袭了52TOYS旗下热门原创BEASTBOX系列玩具的设计概念,,为玩家带来了熟悉英雄的新颖观感,也为52TOYS的新系列MEGABOX的后续推进奠定了人气基础。
  “小短腿”鲁班七号标志性的双发髻,双手龙口机枪与无敌鲨嘴炮,沿袭了52TOYS旗下热门原创BEASTBOX系列玩具的设计概念,,为玩家带来了熟悉英雄的新颖观感,也为52TOYS的新系列MEGABOX的后续推进奠定了人气基础。

  作为国内知名IP衍生品品牌,52TOYS在今年3月刚刚宣布完成A轮融资,1个亿的巨额融资数目,成为IP衍生品行业里一桩实实在在的大事件,而在接下来的2018年,公司将继续在两个最重要的基础业务层面推进。

  52TOYS 创始人陈威告诉娱乐独角兽,这次融资有一部分会用在52TOYS的产品开发推广的基础层面,获取更多的IP、开发更多的产品、拓展更多的渠道,把最基础的业务夯实,“我们希望能做到像日本万代那样的企业,形成自己的产品矩阵,向行业领跑的目标推进。”而另一部分就是玩蛋趣的线上扭蛋机。

  玩蛋趣为52TOYS旗下以线上扭蛋机的形式进行销售的全球首创的电商平台,自2017年开发上线以后,深受玩家喜爱,公司将线下扭蛋机模式完全搬到线上,并叠加了很多线下所不具备的有趣体验,借以52TOYS源源不断的大量产品来进行联动。

  2018年初始,中国的衍生品公司陆续获得了大大小小的融资,对于52TOYS来说,无论是融资环境的利好,还是随着消费升级转型期下,年轻人生意的市场缺口正亟需填补,成立第三年时间,已经积攒了上千个新品的52TOYS,似乎想要在今年“火力全开”。而在业绩层面上,陈威表示,“2018年,我们的收入肯定是要过亿的。”

  当线上IP转化为实体产业,

  52TOYS想把产品“基本面”夯实

  “什么叫手办,什么叫景品,什么叫雕像,什么叫GK (GARAGE KIT)?没有一个特别准确的中文词去描述它,这是一个很新的行业,并且在现在也是一片蓝海。”

  52TOYS 创始人陈威曾是国内最早的衍生品销售商和代理商,也是日本“BANDAI”(万代)在中国最主要的经销商之一,他认为,中国目前尚且没有一个很好的衍生品品牌,而在衍生品发展已具备成熟体系的日本和美国,IP衍生已然成为文化娱乐领域很重要的变现方式。

52TOYS创始人 陈威
52TOYS创始人 陈威

  纵观国内市场,IP衍生行业从业者们主要在三个方面侧重发力:IP孵化、产品方及渠道。IP孵化主要包括线上形象IP的输出,国内知名IP公司及IP方有十二栋文化、王者荣耀、吾皇万睡、罗小黑,也包括使徒子、暴走漫画等漫画公司。

  接下来就是52TOYS为代表的产品方,运用IP完成开发、设计、生产出线下产品。如果再细分的话,渠道方也可被归纳其中,包括POPMART(国内潮流生活品牌店)、杂物舍等等线下实体店,属于面向受众进行无缝对接的实体渠道。

  而此次以《王者荣耀》IP首次面世的MEGABOX系列,沿袭了52TOYS 的原创主力产品设计——BOX系列的理念。据陈威透露,目前BOX系列产品单款销售已经超过十万只。

  变形产品一度为产品开发、设计与生产中设立了高难度的门槛儿,而BOX系列产品需要将产品的关节拼凑整合,基于双向美观与变形过程顺畅度的多重要求下,BEASTBOX不仅成为单款销售过10万的人气产品,也成为了陈威十分骄傲的52TOYS原创产品系列。灵活性极强的产品特质,使得这以系列可以融入很多IP进入到它的品牌体系里。据陈威透露,除了此次与《王者荣耀》的合作,接下来玩具爱好者们还将看到BOX系列与美国及日本一些顶级IP的合作。

  从某种角度而言,52TOYS是一家“务实”的衍生品公司,它没有一些互联网企业什么都想做却无法面面俱到的“通病”。尽管52TOYS拥有着想做中国的万代的愿景,陈威却一度强调,术业有专攻,做事情要专注,而52TOYS想要把基本面做扎实,以后再去考虑向更立体的层面去发展。

目前在玩具业务上,52TOYS主要有两大业务主线。
  目前在玩具业务上,52TOYS主要有两大业务主线。

  第一是服务B端企业,针对有衍生品需求的企业提供整体解决方案。通常动漫、游戏类IP的衍生品变现需求较大,而大企业的IP化运营也已渐成趋势,由于自身不具备衍生品设计与落地能力,于是52TOYS会根据企业的用户属性、预算、需求进行其产品的市场定位、设计生产、渠道铺设、推广营销。目前52TOYS已与王者荣耀、有妖气、小米、空中网、三国殺等几十家企业与IP合作。

  不过52TOYS更多专注于2C层面。根据全球市场的动向,52TOYS会密切瞄准具备开发潜质的全球性品牌及IP产品。作为产品、渠道、社区为一体的文创衍生品平台,52TOYS通常会以IP用户量级和热度的长尾效应来判定一款IP的衍生开发价值。由于一款衍生品生产周期比较长,实体衍生品产业对于IP的持续热度十分看重,从规划到设计、到开模具到生产到上市,过程还要经过IP版权方的监修,一款产品的生产周期一般需要5到7个月的时间。

  “老炮儿团队”与“年轻人的生意”,

  朝阳行业的“巨变”历程

  线下的产业积累不仅需要实实在在的资金流及用户流量,靠大量时间来进行品牌沉淀才是根本所在。而创始人陈威作为最早将衍生品引入中国市场的探路者,已经在衍生品行业探索了近二十年,52TOYS的创始团队皆是由在互联网及游戏产业深耕十年以上的“老炮儿团队”聚集而成。

  52TOYS总裁黄今是三国殺系列产品及北京游卡桌游创始人;COO渠毅有超过15年互联网及游戏从业经历,曾于空中网、腾讯、蓝港等担任高管。

加工厂或者渠道商转型衍生品企业时,由于难以打通年轻人新兴文化圈构建起来的文化壁垒,一直不易被市场所接受。而对于52TOYS这样专注于衍生品品牌的企业而言,尽管公司于2015年正式成立,却已经通过近二十年的IP衍生品行业历练,在这一舶来产业中站稳了脚跟。
  加工厂或者渠道商转型衍生品企业时,由于难以打通年轻人新兴文化圈构建起来的文化壁垒,一直不易被市场所接受。而对于52TOYS这样专注于衍生品品牌的企业而言,尽管公司于2015年正式成立,却已经通过近二十年的IP衍生品行业历练,在这一舶来产业中站稳了脚跟。

  创始人陈威在大学时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摇滚青年”,玩乐队、担任键盘手、耳环眉环黄发一应俱全,每个时代里最不羁的年轻人似乎更易于嗅到新鲜事物的气息。由于个人兴趣爱好,大学毕业没多久,陈威就进入了衍生品行业。1999年,陈威在鼓楼东大街租了一个门面房,开了家“创异无限玩具行”,开始贩卖游戏机。

  “各类游戏机店里一应俱全,那时候我喜欢的手办也会摆在店里头做装饰,后来发现问询手办的比问游戏机的人还多。那会儿游戏机还都是水货呢,互联网也不发达,当时的贸易环境,距离越远,能赚钱的机会就越多。我经常跑去日本香港出差进货,买回来的手办、玩具我就自己摆在店里,后来卖的比游戏机还好。”

  于是打从2001年开始,陈威开始尝试跳出贩卖游戏机生意,正式投身衍生品行业。彼时,陈威从香港和日本大量引入产品,并跟日本和香港一些品牌洽谈,2002年开始,陈威已经陆续成为多个国际品牌的的中国地区代理商。

  “那会儿只是做零售,一家开的不错就又开一家。UME华星在北京开第一家五星级电影院,邀请我们在电影院里面开衍生品店。从那开始就一家一家开了起来,最多十几家店做零售。”

  彼时,国内开始兴起一批做年轻人生意的线下体验店,包括游戏机、网吧等等,而在年轻人喜欢光顾的地方,衍生品零售店总会得到更多的关注,陈威于是开始转型做批发。2009年,陈威毅然卖掉了公司。

“贸易公司特别像为品牌做中间商,自己的品牌价值是没有的,你能赚钱,但你不知道能赚多久。” 而陈威想做属于自己的品牌。此后陈威在广告公司为互联网、游戏硬件做广告发布,游走在行业边缘。直到2015年,52TOYS正式开始运营,并在同年获得1500万元人民币的天使轮投资。
  “贸易公司特别像为品牌做中间商,自己的品牌价值是没有的,你能赚钱,但你不知道能赚多久。” 而陈威想做属于自己的品牌。此后陈威在广告公司为互联网、游戏硬件做广告发布,游走在行业边缘。直到2015年,52TOYS正式开始运营,并在同年获得1500万元人民币的天使轮投资。

  此后直到2017年年底,52TOYS一直在做项目储备和团队搭建,今年3月,52TOYS获得启明创投领投,毅凯火石信标资本、Atlas Capital(阿特列斯资本)、盛景嘉成、弘道资本跟投的1亿元A轮融资,为IP衍生行业从业者们大大提高了从业底气。

  相较于美国与日本的成熟产业链,中国尚且没有一个很好的衍生品品牌,陈威坦言,成立52TOYS的初衷,是因为中国的文娱产业在近几年的增长是非常快。而在日本美国领跑了一二十年的产业,在中国的进程会大大缩短。“衍生品作为其中变现一环,基础越好,发展越快,衍生品体现的价值就越大,所以这是我们成立自己品牌的一个初衷,市场现在起来了,并且是一个朝阳行业。”

  从无人问津到资本青睐,

  IP衍生市场的“破与立”

  “2017年之前,我觉得这个市场无人问津。”

  陈威感知到,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中国的很多的专业投资机构,明显对衍生品的关注度和了解程度大大提高。 “2014、2015、2016年,我们做融资,会用大量的时间与口舌先来解释我们这个行业,可能聊了俩钟头,有一些投资人会问:你们这跟工厂有什么区别呢?”将IP衍生品与工厂代工划等号,这往往是聊到最后,对方用固有思维为这个行业下的定论。

  而在2017年之后,随着文娱产业的增量,投资人开始把目光转向衍生品这个最根正苗红的变现手段。陈威明显发现,投资人对于衍生品个市场的了解程度,和团队的熟悉程度已经有了一个很系统客观的市场评估。

  资本对于行业的了解程度大大提高,使得IP衍生行业的融资环境较之前相对利好。2月26日,中国动漫衍生品开发商Hobbymax获得华文宏盛投资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3月13日,52TOYS获得启明创投领投的亿元A轮融资,并且创下国内IP衍生品行业单笔融资金额最高纪录;3月23日,艾漫动漫旗下IPSTAR潮玩星球获得厚德前海领投的千万元天使轮投资。

对于投资人来说,市场目前可以选择的成熟团队尚且不多。而对于IP方来说,IP衍生品行业的迅速发展,却为其带来了不小的发展空间。一方面,随着ACGN文化的发展,有越来越多优质的IP方开始把实现投放到衍生品这个产业,而随着市场的逐渐成熟,IP方对于衍生品的需求也不再局限于抱枕、充电宝等轻周边,它的需求的品类实际上拉的层级越来越多。
  对于投资人来说,市场目前可以选择的成熟团队尚且不多。而对于IP方来说,IP衍生品行业的迅速发展,却为其带来了不小的发展空间。一方面,随着ACGN文化的发展,有越来越多优质的IP方开始把实现投放到衍生品这个产业,而随着市场的逐渐成熟,IP方对于衍生品的需求也不再局限于抱枕、充电宝等轻周边,它的需求的品类实际上拉的层级越来越多。

  另一方面,IP衍生品与IP方之间的关系正在进行本质上的转变:IP放对于衍生品的定位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变现,IP方达多希望衍生品对于IP而言起到反哺作用,是IP的延伸及持续IP生命力的一种方式。

  IP衍生行业持续受到资本青睐,一方面,是基于消费升级下的收藏品热潮有崛起之势,另一方面,在欧洲与日本已经具有一定规模、并且成为线上IP重要收入来源之时,IP衍生品行业在中国尚且为一片蓝海。不过随着二次元群体的加速增长与互联网行业的催化带动下,作为一种特别灵活的跨界合作的变现形式,IP衍生品的市场价值已经日益明显。

  随着人们对于精神层面的需求大大增加。无论是线上的游戏产品、移动电竞大爆发,还是线下实景娱乐与IP衍生获得资本青睐,一些产品方致力于全方位的争夺人们的碎片化时间,另一些则选择以文化消费来供给具有艺术价值的实物生产。

  无论如何,IP衍生品行业的风口正随着这个季节的春风浩荡吹来,中国衍生品行业的发展历史正在步步“创造”过程中,而陈威认为,IP衍生品行业的重大标志性事件,或许将都在今年发生。

  (本文为娱乐独角兽原创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A轮融资过亿创下同行业最高融资记录,52toys要做ip衍生...》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