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B站上市 A站没落二次元社区分岔

2018-03-12 00:02:38 新金融观察  王晓东 王雅菡

  AcFun(A站)和哔哩哔哩(B站)都诞生于个人建站,在A站频繁宕机后,创始人徐逸打造了B站(当时名为MikuFans),给A站用户一个服务器出问题后可以去的站点。多年后,“备胎站”B站即将上市,而它的老对手A站却在时代的洪流中被落下了。

  收入全靠游戏

  近日,哔哩哔哩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公开提交了上市申请,计划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融资金额4亿美元,股票交易代码为“BILI”。承销商为摩根史丹利(002588,股吧)、美银美林和摩根大通。至于发行价以及发行数量并未在招股书中透露。

  随着B站的招股说明书对外披露,这家被外界称作“坐拥近6000万90后用户群体”的神秘“二次元”平台公司也渐渐“浮出水面”。

  根据B站披露的数据,B站的用户日均使用时长达到76.3分钟,正式会员第12个月的留存率超过79%。

  B站的高用户使用时长和高留存与二次元文化本身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B站的用户集中在1990— 2009年出生的人群中(B站将其称为Z世代),这也意味着B站用户往往是互联网甚至是移动互联网的“原住民”,他们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出生在压力较小的家庭环境中,自我意识过剩,有着很强的社交与自我表达欲望。

  B站的视频来源主要是靠NGC内容,同时用户上传的内容也都是年轻人感兴趣的。实际上B站吸引用户的能力正是其用户本身的群聚效应,“找同类”的用户会不自觉地来到B站,同时进一步扩大这个效应。

  “但这种内容生产模式带来的问题是质量稳定性不高,而且不能直接将其商业化。意识到这方面的问题后,B站也在2017年加强了内容源头的投入,投资了近10家动画制作公司,但依然变现困难。”互联网观察者黄胜认为。

  在向着盈利进发的背后,B站的收入重心其实越来越偏向游戏。其招股书中显示,2015—2017年B站游戏收入分别为8612万元、3.424亿元和20.58亿元,分别占65.7%、65.4%和83.4%,过度依赖游戏发行运营为公司输血,这或将成为B站在未来发展的一大隐患。

  事实上B站在游戏方面的“开花”就是因为《FGO》和《碧蓝航线》这两款游戏,这就意味着其对于游戏的吸金能力非常依赖。B站目前面临的最大风险是,如果《FGO》的风头过去了,该怎么寻找新的用户变现点。就B站当下的模式来看,并没有一个稳定的可持续的营收项目可以依赖。

  除了主业和副业,B站还有不少“不务正业”,比如近期和Costa咖啡合作开了家主题咖啡店,联合日系便利店巨头罗森推出主题便利店,公布纪录片“寻找计划”,成立BLG(Bilibili Gaming)战队,进军英雄联盟职业联赛,冠名上海男篮……种种探索也增加了B站在线下的曝光度。而此次赴美上市更将进一步提升B站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为何选择美股

  从规模上来看,B站如今显然已经占据了国内二次元领域的高地。无论是从人气还是总体营收规模,都已经远远领先于创立更早的A站。可以说,B站是国内二次元领域当之无愧的“独角兽”。日前深交所总经理王建军也在两会上公开表示,要对独角兽企业在深交所上市开设绿色通道。

  被市场颇为关注的高端制造“独角兽”富士康的IPO案例似乎更印证了“即报即审”的“火箭”速度。2月1日富士康上报招股书,2月9日招股书申报稿和反馈意见同时披露,2月22日招股书预披露更新,3月8日便顺利过会。无独有偶,360借壳上市的快速实施也被视为A股向互联网科技公司敞开大门的标志性事件。

  在这一环境下,B站依然沿着众多互联网企业的老路,选择了赴美上市。对此,天风证券传媒互联网联席首席分析师王晨指出,中国的证券法要求上市公司必须连续三年有盈利,但这种互联网独角兽公司处在快速生长过程中,报表数据不好看,所以暂时无法在境内上市。与此同时,诸如B站这样的互联网企业还存在VIE股权架构方面的因素,以及以美元结构入股的境外投资者,这些因素导致其暂时不能满足在A股上市的条件。

  但美国的股市就和美国的高校一样,“宽进严出”。投资人、媒体对公司价值的判断标准自成体系,市场的不确定性更大,无论是涨幅多高的估值都有可能在短期之内被打回原形。

  对B站而言,赴美上市只是开始。道阻且长,行则将至,后面的路才是真正的考验。

  A站勉强续命

  8年时间,哔哩哔哩终于从当初脱胎于AcFun的“备胎站”,一路成长为国内二次元ACG领域无可争议的领头羊,而回看AcFun,却多次陷入倒闭的风波,令人唏嘘不已。

  2月2日早9:50,A站发布微博:“我想再活五百年!”随后网页和客户端都无法打开,显示“无法找到服务器”。停摆11天之后,2月12日A站成功续命,并在官方微博上“大方”地送出了500元现金红包。

  回望A站不断被资本加持并改造的10年,一位A站的前员工曾表示:“当年的土妞被包装成了光鲜亮丽的时尚小妞,但在一个老人眼里,它已经至少经历了五六次"整容+洗脑"。”

  10年经历了6次管理层的动荡,融资方并没有给A站带来太多的资源,更多的是无休止的人事变动。情怀和资本的矛盾导致真心热爱二次元文化的管理者大批离开,而新上任的领导层在资本的推动下急于套现,不仅无力深耕内容,连视频网站最根本的牌照问题也没解决。

  2017年6月,广电总局以在不具备《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情况下开展视听节目服务为由,责令关停A站的视频服务,也就是说,A站成立10年,一直在无证“裸奔”。早在2015年12月,A站就因没有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ICP许可证而被工信部拉入了黑名单。而B站却因早有牌照,幸免于难。

  相较B站在会员制、动漫展、贴片广告等商业化进程上越走越远,A站商业化动作却寥寥,仍停留在一个粉丝社区。

  对于A站落后的原因众说纷纭,忽视用户、产品弊病、商业化不清晰……去年底,阿里控股的云锋基金将要投资A站的消息在业内传得沸沸扬扬,CEO刘炎焱表示“纯属谣言”,当媒体追问如果得不到融资A站将怎么办时,刘炎焱回答:“等死而已。”

  新金融记者 王晓东 王雅菡

(责任编辑:陶海玲 HF00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B站上市 A站没落二次元社区分岔》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