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长江国弘的杀手锏:精品投资践行者

2018-03-09 08:19:22 和讯名家 
  摘要:自2007年以来,长江国弘团队管理基金规模超过40亿元人民币,投资企业超过60家,12家企业成功实现IPO,十几家企业并购退出。

  “你们投资什么方向?一年投资几个项目?”

  “我们是精品投资,只关注于XXX少数几个方向,一年投资四五个项目。”

  这样真实的场景,2017年无数次在创投圈上演。

  原来,告别了2015年的疯狂之后,在创投圈,精品投资的理念开始蔓延,无论是FA还是投资机构,逢人必称自己是“精品投资”。

  至于到底是真的精品投资还是跟风,或许只有投资人自己清楚了。

  当然,在鱼龙混杂之下,确也有真正的精品投资机构——长江国弘,2012年7月,创始人李春义离开了雅戈尔(600177,股吧)旗下的股权投资公司,创立的一家投资机构。

长江国弘的杀手锏:精品投资践行者
  长江国弘首席合伙人 李春义

  投资就会有风险,但不同的投资机构对风险的理解却大不相同。“尽管投资风险具有随机和不确定性,但我们更愿意把风险看成是可以习得的。事实上在投资中遇到的绝大部分风险都是可以识别的,要做的就是不断提高我们的风险识别能力。从这个意义上讲,投资并非是投飞镖,而是建立在识别各种风险之后的精准投资上。”从2007年开始踏进投资圈,对于股权投资,李春义和团队始终坚持和践行着他们信奉的这种理念和风格。

  那么,他们的回报怎么样?到底什么是精品投资?

  长江国弘眼里的精品投资

  “一千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莎士比亚

  对于精品投资,每个人的理解各不相同,可谓“千人千面”。当然,大部分人的认知是在提高投资收益的同时有效降低投资风险,不过,在长江国弘李春义眼里,精品投资更有其具体的表现:

  注重项目的内在价值而不是IPO的诱惑;

  注重项目的可持续发展而不是短期利益;

  宁可聚焦在战略上看好的几个行业而不是“广撒网”;

  敢于在少数项目上下注而不是到处“撒胡椒面”;

  价值更多体现在一个可以托付的优秀团队而不是所谓的风口或市场热点。

  他们是这样说的,在过去五年也一直是这样做的,长江国弘的投资团队一直在努力找寻着他们心目中理想的精品项目——能够为用户创造某种特殊价值、拥有足够的市场空间、居于产业链价值链的关键节点、坚固的竞争壁垒、清晰的发展战略,当然最重要的是要有一支目标明确、战略清晰、意志坚定、执行力强的优秀团队。

  事实上,拥有这些稀缺特质的项目并不好找,尤其是过去十年投资圈爆炸式增长的背景下,投资人数量增长了十倍以上,谁还会有耐心仔细推敲企业的投资价值?很多时候,一些基金管理人恨不得一年募集5个基金,然后把钱全部投资出去。这样,他们可以稳稳地赚取管理费。LP几年后的收益如何,又有多少GP会认真考虑?否则怎么会上演疯狂的2015?

  面对资本及浮躁的投资圈,讲道德及良心似乎有点儿过于迂腐,和市场环境也有些不太和谐。

  但李春义的确是一个例外。他的特殊经历让他更敬畏资本。

  他1993年就进入金融证券业,算是中国的第一批券商,经受了无数的市场诱惑和洗礼。此外,十几年艰苦创业的经历,也让他从内心深处能够体会和理解创业的艰辛和不易。他虽在投资圈浸染了很多年,却始终能保持着一颗平常心,不在意投资数量,但讲求成功率,宁可“少而精”,也不追求基金规模;注重理性思考,不盲从热点风向。

  因此,当2012年他决定再次创业成立长江国弘的时候,对于公司的未来目标,他和团队早已做出了坚定的选择:做一家值得投资者托付,能够为被投企业创造价值,有能力为投资人创造持续合理回报的精品投资机构。金钱的诱惑很容易让人迷失,投资更需要一份冷静和坚持。面对许多项目上市的诱惑,李春义经常讲的一句话是:“上市只是企业融资方式的一种选项,如果企业没有核心竞争力,没有做大做强的梦想,即便上市了,也好不到哪里。更可能是二级市场股民的灾难。”

  与其他基金创始人整天忙于募资不同,长江国弘的投资人信任李春义,复投率接近100%。因此,他的绝大部分时间花在了去一线看项目和投后管理工作中。

  当然,老天也给了这些真正做投资的人丰厚馈赠,自2007年以来,长江国弘团队管理基金规模超过40亿元人民币,投资企业超过60家,12家企业成功实现IPO,十几家企业并购退出。退出基金的平均年化收益率超过25%,连续入选清科中国私募股权基金的top100排行榜。

  医疗健康行业:基于稀缺性和差异化的投资

  投资必须以发现项目的某种稀缺性特质为前提。这是李春义对长江国弘投资团队提出的要求,但是,在具体投资过程当中,团队该如何理解并具体执行呢?

  这是一个问题。

  况且,如何规避道德风险本就是投资界的一大难题。

  长江国弘拥有一支道德感、责任感和专业能力过硬的团队,他们拥有相同的价值观,共同的梦想和追求,愿意为投资人和企业家提供优质的服务。公司也大力倡导创造、分享的企业文化,并为之建立起了较为完善的激励和约束制度。

  “我的理解,精品投资在具体实践中应当是寻找稀缺性,注重质量。长江国弘在医疗健康领域的布局主要集中于上游的工业企业,投资那些具备‘硬科技’特质的企业。‘硬科技’指的是企业应该具备通过研发驱动进行自主创新的能力,提供的产品或服务具备过硬的技术门槛。”长江国弘医疗健康行业投资总监梅江华介绍说。

长江国弘的杀手锏:精品投资践行者
  长江国弘医疗健康行业投资总监梅江华

  但是,优秀的企业毕竟是少数,在投资机构漫天飞的时候,长江国弘如何挖掘到这种项目并且成功投资呢?“首先我们会秉持比较高的产业视角,通过深度研究来把握产业发展趋势及脉络;其次是对重点领域和重点区域的重点跟踪;然后在项目的选择上我们从不盲目追逐热点,对所谓的“风口”有清醒的认识,而且有意识的去做差异化的投资,差异化即战略。”梅江华补充解释说,因为他们对产业研究及接触得足够深入,又注重差异化,因此长江国弘在很多项目投资上能提早主动出击。

  当然,这要求投资团队始终保持比较高的敏感度。

  “精品投资的一个前提是精准跟踪项目,但我们不会简单地拘泥于估值的高低,因为估值其实是相对的,未来的成长性才是第一位的,而且基于对行业的理解及各种风险识别措施,估值只要在一定的合理范围内我们可以接受。”梅江华表示,尽管在日常工作中他们需要“被动”面对中介机构及其他各种的项目推介,但是,在压力之下,他们早已养成了快速识别项目风险的能力及敏感度。

  以药石科技为例。

  南京药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生物医药技术领域的高新技术企业,成立于2006年,主要业务包括药物分子砌块的设计、合成和销售。目前拥有400多名员工,已成长为世界领先的药物研发用化学产品及服务提供商。自成立以来,公司已经与世界排名前二十中超过80%的制药企业达成合作,并为全球几百家中小型生物制药公司提供产品和服务。其主要客户有诺华、Merck KGaA、AbbVie, Inc等全球知名的跨国医药巨头和Agios Pharmaceuticals, Inc.、Celgene Corporation等生物技术公司。

  长江国弘于2014年投资了药石科技。“药石科技具有很强的研发实力及水平,在产业链中具有独特的价值,符合我们对投资“稀缺性”和“差异化”的理解。虽然当时追逐他们的人不少,但质疑的人也很多,只有我们信心最为坚定,所以果断出手。”梅江华回忆说。

  甚至到2015年,还有其他股东因为质疑该领域的发展空间而选择了股权的转让退出。但在长江国弘团队看来,药物行业的持续创新会给药石带来巨大的市场空间,其工作的系统性、全面性能使其在细分领域成为世界范围内的领军企业,同时公司积累的技术厚度使它具有极好的业务延展性,未来的成长是有保证的。

  最终,事实证明了他们的眼光。2017年11月10日,药石科技成功登陆创业板并且表现良好。

  “人肯定是投资中至关重要的要素”,梅江华说,“药石的管理团队均是科学家出身,我与他们相识多年,非常了解他们的为人、专业水平、远大抱负和脚踏实地的作风,这是我最为看重的。”

  "诚信、责任、勤勉’一直是我判断团队的重要要素,好的团队本身也是一种稀缺资源,我们希望找到与我们理念相契合的优秀企业家团队进行合作,彼此间理念的相互认同就会为以后双方合作打下坚实的基础。企业的价值成长是需要过程的,有时甚至是一场长跑,好的项目、好的投资应该是扎实的,能经受住时间考验的,而不是简单的追逐几个概念而已。”梅江华对于好的项目及好的投资有他自己独特的理解。

  高端制造:高端制造的回报不比互联网

  作为一个真正的投资高手,具备鹰的敏锐是一个必备条件。

  因为真正的投资其实与鹰猎食相差无已——鹰翱翔在二三千米高空,两眼虎视眈眈地扫视着地面,它能一下子从许多相对运动着的景物中观察猎物的动向。而作为投资人,从上百个项目当中一眼找出符合自己标准的项目,二者殊途同归。

  敏锐度是高端制造领域投资的一个关键要素。

  当然也是一家机构能否脱颖而出的一个关键。

  这在长江国弘体现得淋漓尽致。

  高端制造这个行业到2017年才开始出现火热的苗头。

  五年前从诞生的那一天起,长江国弘就是高端制造的支持者,而且实践证明,高端制造的投资回报并不比互联网差。

  “在长江国弘投资的12家上市公司当中,有5个都是高端制造项目,这其中包括了2017年上市的隆盛科技(300680)和威唐工业(300707)。中国的制造业存在产业升级的问题,比如材料创新,技术创新等多个方面都存在市场发展机会,关键是还能带动就业,企业业绩稳定。”长江国弘高端制造行业投资总监汤琪揭开了高端制造的投资秘密。

长江国弘的杀手锏:精品投资践行者
  长江国弘高端制造行业投资总监汤琪

  不过,高端制造行业由于产业链长,而且存在很多技术创新,投资起来与其他行业并不一样。

  “高端制造业与互联网投资完全不一样。它虽然增长没有互联网那么快,但是优点是在这个行业项目的死亡率很低,很少有颗粒无收的项目。更关键的是,它的收益稳定,如果每年都保持20%-30%增长的话,那么几年后,也会给投资人带来几倍的回报。”汤琪表示,虽然没有互联网某个项目50倍回报的概率高,但是并不是每个互联网项目能够获得如此高的回报,大部分互联网项目很容易倒闭。因此,如果对比互联网整个基金与高端制造业整个基金,那么显然,高端制造基金的回报率不低于互联网基金。

  当然,由于高端制造业看起来并没有互联网那么“性感”,因此,也被很多人忽视。

  客观而言,由于高端制造行业研发及生产周期相对较长,产业链也比较复杂,存在一定的账期等特点,因此,相比较互联网项目的简单直接,或许高端制造业的壁垒更高,更难以复制,也更有门槛。因此,很少会存在互联网行业的恶性竞争,比如千团大战等局面。

  但是,稳定并不代表其投资简单。其实,在高端制造复杂的产业链当中精准地把握某一个投资节点,对于投资人来讲要求更高。

  “高端制造的投资核心是某个产业的关键节点,比如恰好处于某个细分行业的上升周期,肯定不能是逆周期投资,此外还包括技术分析,如果判断错了,该项目完全没有市场,那么对于一个投资机构就是灾难性的打击。因此,在每一个项目投资的时候我们都要关注行业发展及市场最新动态,反复推敲及复盘。”汤琪介绍,高端制造的投资难度并不比互联网差。

  当然,最难的是对人的判断。

  据汤琪介绍,在高端制造投资过程当中,技术不一定是最好的,然而,企业家精神是一定要具备的。因为谁也不能判断5年后的事情,但是如果一个创始人具备企业家精神的话,那么他就能克服创业过程中的各种困难,及时调整公司发展方向,最终带领企业走向成功。

  他是怎么判断这个创始人是否具备企业家精神的呢?

  答案并不复杂。

  “主要是看关键时刻创始人是如何应对的,对某一个问题,他的分析逻辑如何,这体现了一个人的真正水平,比如有一个投资人看到了消息,说全球某个市场有一种新的产品可以取代他们。然后那个企业的创始人他就很认真地对投资人说,这个消息我知道,但是通过产能及性能的对比及分析,我认为短期内他们不会替代我,该创始人肯定的分析让投资人心服口服。”汤琪举例说。

  不过,投资高端制造与投资其他领域有一点是一样的,那就是投资人都是小股东,而拥有决策权的都是创始人。

  智能技术行业:理性投资前沿科技

  长江国弘另一重点关注领域是智能技术,区别于高端制造领域偏工业生产的相关技术,长江国弘的智能技术团队着力于投资那些有助于提升消费、服务领域智能水平的关键性技术和产品。

  投资过程中,他们看中技术,但更注重项目价值评估和风险防控。

  “我们不追逐风口,但必须不断自我学习,了解前沿行业技术;某个领域热,我们也不会不顾估值、不顾找不到合适团队就贸然投资;遇到再好的突破性技术,我们都会在投资前仔细思考该技术是否能落地,核心团队综合能力是否过硬、未来市场潜力是否够大,估值是否合理等等。在投资行业十多年,看到了太多由于不理性投资而失败的项目。”吴卓莹负责智能技术领域的项目,她坦诚智能技术项目很不好投。

长江国弘的杀手锏:精品投资践行者
  长江国弘智能技术行业投资总监吴卓莹

  按照长江国弘的投资风格,找到一家好的智能技术项目并非易事,他们不会广撒网,而是要投资精品,投资团队必须要从根本上不断研究判断行业的前景和项目发展的未来。

  比如,区块链,团队已持续关注该行业三年之久,但直到他们跟踪多年的区块链公司有了突破性应用落地后,才出手投资。

  “投资前沿领域的风险很高,所以我们宁可错过一些机会,也要始终贯彻精品投资,多维度考核风险,对项目负责,也对投资人负责。”吴卓莹如是说。

  这就是长江国弘,他们用时间和业绩为精品投资做了最好的诠释。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GPLP。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赵然 HZ002)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长江国弘的杀手锏:精品投资践行者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