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小镇青年”创业记:培养挖掘新兴消费需求

2018-03-02 03:02:00 证券时报 

  随着一线大城市的消费市场逐渐饱和、竞争逐渐加剧,新兴消费力量和消费方式有向二三四线城市甚至更小的城镇蔓延扩散的趋势,而在这一轮扩散运动中创造和承载新事物的核心力量则是“小镇青年”。

  证券时报记者 卓泳 张国锋 岳亚楠

  如今春节返乡,看到的除了如火如荼的城乡建设,还有到处弥散着大城市生活方式的影子。随着一线大城市的消费市场逐渐饱和、竞争逐渐加剧,新兴消费力量和消费方式有向二三四线城市甚至更小的城镇蔓延扩散的趋势,而在这一轮扩散运动中创造和承载新事物的核心力量则是“小镇青年”。

  他们引进或者模仿一线城市的新兴消费业态,培养和挖掘小城镇的新兴消费需求,推动小城镇的消费生活变得更加多姿多彩,甚至在吃喝玩乐等方面逐渐向一线城市靠齐。人数多、有时间、敢花钱的小镇青年是乡镇崛起的新力量,也是未来市场拓展的方向,或许把握好这个趋势就是开启市场蓝海的捷径。

  黄少顺:农村包围城市创办“少儿春晚”

  在黄少顺看来,在三四线城市创业更加艰难,除了政策环境不如一二线城市宽松之外,还面临着资金和人才的困难。

  2007年,大学毕业不久的黄少顺就在汕头老家的一家公立学校开始当老师,闲暇之时也给当地一些影视制作公司写写剧本。不久后他发现,与其给人写剧本赚点小钱,还不如自己拍潮语小品和电视剧。没过多久,他的朋友给他投资了几十万元,他找来一些演员自己拍起了这种用潮汕话表演的小品和电视剧,没过多久就红遍了粤东地区,让他赚到了第一桶金。

  然而,在当时缺乏版权保护意识的潮汕地区,他们贩卖的自制正版碟片很快就被盗版侵占了市场,甚至连一些地区电视台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都公开播放。加上自己遭遇了一些意外,有些心灰意冷的黄少顺,选择了到深圳一家影视公司,做一些外拍的工作。

  在深圳工作,让黄少顺体验到了一线城市的快节奏以及巨大发展空间。不过好景不长,在他与同事完成了原东家的拍摄任务后,原东家居然翻脸不认账。他与两个同样来自汕头的同事一边讨薪的同时,也一同回到了老家。

  “他们两个人都是家里只有一个男孩,我弟弟也在省外工作,考虑到父母都在老家,所以我们都选择了回来。回来之后,我在老家继续当老师,但我不甘于早上七点出门上班、晚上五点下班回家的生活。2013年,我们三个决定一起出来创业,开办了自己的文化传媒公司。”黄少顺说。

  黄少顺的这种想法,便是潮汕人骨子里有“想当老板”的基因。因为做过影视制作相关工作,黄少顺和两个同样是80后的小伙伴发现,在粤东地区宣传片和当地影视剧的需求比较旺盛,因此便把自己公司的主营业务定为活动策划与影视制作。“在潮汕地区,关系很重要,如果没有关系,就算再便宜也很难接到业务。”在这种情况下,适逢六一儿童节,黄少顺和另外两名创始人自己扛起了机器,跑到各个幼儿园介绍自己的业务,给幼儿园拍一些活动视频。“那时候就是打价格战,别人收400元一个片子,我们就收280元。不过收这个价格的同时,我们会要求对方给我们买套餐价,大概10次的样子,可以几个幼儿园共享,就这样慢慢建立了自己的客户。”

  到了2015年,黄少顺渐渐感觉到,靠价格战已经无法继续让公司业务发展下去。这时候,微信公众号的出现,让他找到了转型的方向。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公司的微信公众号只有四五千的粉丝量,活跃度并不高。黄少顺认识到,必须要靠线下活动带来流量,在2016年临近春节的时候,他们在当地策划了一场“少儿春晚”活动。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活动消息一发出,他们就收到了上千名儿童家长的报名表,希望让他们的小孩上台表演,而微信公众号的粉丝量也实现了数倍的增长。

  “就像央视春晚一样,春节的时候大家都想要有一些好看的有意思的节目,在广东地区看春晚的人并不多。而且在平时跟幼儿园家长接触的时候发现,他们很希望有平台给孩子展示自己的才艺,一般的汇演和表演活动又无法满足他们的需求。所以我们策划了这个"少儿春晚"活动,第一年就取得了成功,甚至还获得了当地政府部门的关注。”黄少顺说。

  在他们第一场“少儿春晚”成功后,次年,黄少顺就发现有不少同行业开始模仿他们的创意。“去年粤东地区同时有五场少儿春晚,今年我自己做的就有三场,其他同行业做了五场左右,包括汕头电视台自己也搞了一个。”黄少顺说,在汕头有一句话叫“没有三天好生意”,意思就是做出来了大家就会来模仿。“跟巨头我们拼不过,但是我们可以到区县里面去做,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今年我们还有冠名赞助,几乎是零压力在做这个活动。”

  在他看来,在三四线城市创业更加艰难,除了政策环境不如一二线城市宽松之外,还面临着资金和人才的困难。“最近几年汕头的创业氛围好了很多,多了不少创业论坛和路演活动,但是从资金情况来看,投资人仍然处于观望状态,投资的数额规模很小,通常不过百万,而且一般会投给熟人。与此同时,在本地招人越来越困难,很多本地人进来工作一段时间后,觉得自己掌握了一定资源就会自立门户。不过,随着汕头创建全国文明城市的推进,越来越多外来务工者进入汕头,这个情况在慢慢改善。”

  发展至今,黄少顺所创立的企业目前已经达到年收入300万左右,拥有十几名员工,旗下的微信公众号也将近10万粉丝,在粤东地区可以说是“站住了脚”。也许是骨子里潮汕人那种沉稳的性格主导,黄少顺和自己的小伙伴在创业至今最常说的话就是“脚踏实地、顺其自然”。“一是受限于团队能力不足,二是资金也跟不上,我们目前业务还是集中在粤东地区。扩张到其他地区的想法肯定会有,但不是当下最关键的。也有很多FA找过我们,说帮我们拉融资、扩张出去,但我们还是想保守一点,想把现有业务和根据地做扎实了,再考虑下一步的事情。”

  管武:在小镇上圆武术梦

  从小镇出发,慢慢辐射到市区甚至大城市,是许多创业者的经营思路。但管武却不急着扩张。

  自幼学习武术,还被作为体育特长生招进了大学,今年33岁的管武在大学时期就已经规划好未来要开一家跆拳道馆,这个梦想在毕业后不久就实现了。2007年,管武在家乡的小县城里物色场地,刚好得知一朋友与别人合伙开了家跆拳道馆,但经营情况一直不佳,管武萌生了接盘的念头。“接管一家现成的跆拳道馆成本会相对较低。”就这样,怀着对自己专业的热爱和激情,在资金并不是很充裕的情况下,管武以这种方式在自己家乡熟悉的小镇上“点燃”了自己的事业。

  管武的跆拳道馆学员从最初的8个人,发展为至今的两百多人,虽然这个数字的变化不算非常大,但在管武看来,在一个只有几万人口的小镇上发展几百位跆拳道学员也还算可以。“我们的学员大多是处于4岁到十几岁这个阶段的学生,这个年龄层的群体在小镇上不算很多。”管武说,如今学员数量也有上升的苗头。

  记者在管武跆拳道馆附近走了一圈,发现小镇上有两种业态比较受欢迎,一个是美容美发,另一个则是教育培训,但武术类的教育培训则相对较少。“市场是要慢慢培育的,刚开业时镇上居民对武术类教育都没什么概念,生意也不是很好,但随着小镇生活水平提高,家长对孩子的身体素质培养意识也逐渐增强,也开始接受这个了。”管武说。

  从最初800元/年的学费到如今2500元/年,管武坦言,这个消费水平对镇上居民来说不算高,“肯定能消费得起,只是这方面的消费意识需要提高,提供的可消费项目还是比较少。”记者在走访时也发现,该小镇上居民的娱乐消费项目比较单薄,即使是街边一个很简易的摆摊小游戏都能吸引一群人围观,也就是说,镇上的一些消费领域市场仍然相对空白。“我就是先占领市场的先机,慢慢培育。”管武说。

  从小镇出发,慢慢辐射到市区甚至大城市,是许多创业者的经营思路。但管武却不急着扩张,“我们去年已经和七八家幼儿园合作了。”管武发现,寻求与学校的合作能带来更好的经济效益,“制约我们往市区扩张的重要因素是房租太贵了。”与其承担高昂的租金,不如另辟蹊径,管武告诉记者,现在很多幼儿园和健身房都想和他们合作,目前也在和一家健身房合作,“幼儿园也开始丰富学生的学习娱乐生活,这是很大的市场空间。”

  管武告诉记者,如今镇上学跆拳道的学生很大一部分都在自己的跆拳道馆里学习,最初只有他们一家,现在已经有几家了,但他却具备了先发优势。在空白的市场上占个“坑”再进行慢慢培育,管武还在去年开了家健身会所,这个在大城市里司空见惯几近饱和的业态在管武所在的小镇上却是非常罕见,“健身房现在还亏,尽管一年500元会员费,但目前有做健身意识的人还不多,但我相信一定会慢慢好起来的。”管武自己还当起了健身房的操课教练,从去年十月份到现在,已经有了六十多名会员。

  管武告诉记者,跆拳道馆还每年都会组织学员去参加全国的大小跆拳道赛事,就在近日,馆内的200名学员顺利通过了晋级考试。管武坦言,身边有朋友看到自己的事业做得有声有色,也开始有了创业的念头。“虽然没在大城市里做大生意,但现在小镇居民的生活水平越来越好,又没有大城市巨大的生活成本压力,家在这里,还能做一些自己热爱的事业,生活过得确实挺滋润的。”管武说。

  周勇:创办课外辅导机构

  经历了十年的跌宕起伏,周勇深信,在这种三四线城市教育培训市场依然很广阔,因此他会继续在这个行业里埋头干下去。

  在皖北一个小县城里一条不起眼的小巷子尽头,有一栋三层高的小楼宇,这是周勇每天办公的地方。这栋楼二三层合计六百多平方米,每天都有许多穿着校服的学生进进出出,最多的时候,这里容纳了上百号学生。这是周勇经历了跌跌撞撞一手创办起来的课外辅导机构。

  上高中时,周勇发现班上一名原来成绩没有自己好的同学,在后来的几次考试中名次都超过了自己,后来发现该同学是利用放假的时间找邻居的大学生来给自己补课,并且提前预习了很多功课。这件事给周勇最深的感触竟然不是也要去找个老师给自己补补课,而是发现了其中的市场空间,“我琢磨着,或许我也可以请一些老师来给学生做课外辅导呢。”

  就这样,周勇从高中开始就在乡镇组织一些老师来给学生补课,刚开始并不赚钱,但却为后来正儿八经的创业打下很好的实践基础。大学还没上完,周勇就和班上两个同学合伙成立了现在的公司,开始通过以前的老师认识更多优秀的学科教师。

  然而,这条创业之路走得并不是很顺,“我们几个曾经一年都没拿过工资。”七八年前,小镇的大街上几乎看不到教育培训机构,招商也非常困难,最初一个班只有三名学生,但周勇还是硬着头皮请老师来上课。坚持不懈地努力后,周勇的补习班积攒了不错的口碑,经营状况也有所好转,就把挣到的钱全部投入到业务扩张中,但事与愿违,结果却是输得很惨。“几个网点只有现在这个活下来了,合伙人坚持了两年都走了,一个考研出国留学,一个回家族企业接班。”而当中经济条件最差,一直热爱这份事业的周勇却一直坚守着。

  “现在已经有一千多名学生了。”从最初的三个学生到现在的上千个,周勇的培训机构规模在镇上算是很不错。记者在镇上走访时明显发现,如今镇上的教育培训机构数量比以前大幅增加,特别是学校附近,四五百米以外就有四五家。

  “现在竞争很大了,压力也很大。”虽然周勇“起了个大早”,占领了市场先机,也积累了不少资源,口碑也一直不错,但仍然感觉有竞争压力。不过,他对这份领域信心满满,“现在镇上的人均收入都提高了不少,而且我们这个地方特别重视教育,给孩子报个一两千的辅导班,家长都很舍得的。”周勇说。

  虽然当地特别重视教育,但却不是人人都有机会享受优质学校的优质教育资源,周勇希望通过课外学科辅导这种方式来弥补许多学生这一缺憾,在课内课外找到一种平衡和额外的收获。经历了十年的跌宕起伏,周勇深信,在这种三四线城市教育培训市场依然很广阔,教育资源一点也不逊色于大城市,且无需花费大城市里高昂的成本,因此他表示会继续在这个行业里埋头干下去,只不过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粗放扩张,要开始考虑深耕细作,更好地管理这些已有的生源和师资力量。

(责任编辑:赵艳萍 HF094)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小镇青年”创业记:培养挖掘新兴消费需求》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