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A站生死劫:一场积重难返的“人祸”?

2018-02-04 10:59:40 和讯名家  陈小小
  A站真的上不去了。尽管在过去十年,用户对于中国第一家弹幕网站AcFun(A站)是不是宕机的服务器已经家常便饭,这次情况却不太一样。

  2月2日9点50分,A站官方微博发布了一条消息:“我想再活五百年!”在此之前,A站拖欠工资,融资不畅以至资金链断裂,阿里云提供的服务器即将到期而A站无法按期缴纳费用等消息甚嚣尘上。

  2月2日10点半后,A站网站就线上无法访问。而在A站官博下,已有近十万条转发和评论开始提前缅怀与挽留。

  数娱梦工厂近日联系了A站在职和离职的员工,对A站的情况和背后的原因都三缄其口,不过可以确认的是,11月开始A站确实开始无力向员工支付工资,1月的社保还需要员工自己垫付。

A站CEO刘炎焱向数娱梦工厂婉言表达了自己并非公司大股东,现在不便发声的态度,但他的心情从朋友圈里当天转载的一篇“印度人新年群体大规模屎战”文章可见一斑。事实上,在用户关心A站能否复活的同时,这一存续了十年的网站背后股东和团队内斗的消息鲜少停止。
  A站CEO刘炎焱向数娱梦工厂婉言表达了自己并非公司大股东,现在不便发声的态度,但他的心情从朋友圈里当天转载的一篇“印度人新年群体大规模屎战”文章可见一斑。事实上,在用户关心A站能否复活的同时,这一存续了十年的网站背后股东和团队内斗的消息鲜少停止。

  而这一次,问题的一个焦点也在于,阿里向已经拥有四大股东的A站伸出了橄榄枝,哪一方能真正拯救A站,亦或是在这一轮资本博弈中,使得A站沦为弃子。根据此前多家媒体综合披露,阿里系云锋基金希望控股A站,并且要求份额达到了70%,但这未能获得奥飞方面的认同,这一融资案因而充满了不确定性。

  A站某一投资方的高层在事件发酵前曾对数娱梦工厂表示,A站不会关闭。但谁能让A站复活呢?

  深陷资金链断裂泥沼

A站CEO刘炎焱曾在2017年6月接受数娱梦工厂专访,彼时A站和在A股上市的著名数字营销公司、利欧数字集团签署了战略协议,举行了自己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广告推介会,正式开启商业化道路,一切似乎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A站CEO刘炎焱曾在2017年6月接受数娱梦工厂专访,彼时A站和在A股上市的著名数字营销公司、利欧数字集团签署了战略协议,举行了自己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广告推介会,正式开启商业化道路,一切似乎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当时被问到A站整个2015年营收只有363万元,净亏损达1.13亿元,而2016年前三季度营收只有71万元,净亏损达1.46亿元这一问题时,刘炎焱表示:“前两年我不是CEO,等着看我们今年的财报翻多少倍吧。”

  此前据36氪报道,A站每月需花费1000万购买腰部内容,打造垂直社区。但同时,带宽成本在2016年之后有所缩减,由2016年的每月500万缩减到现在每月200万。这意味着2017年起,A站每月在带宽和内容成本上的支出不低于1200万,一年的成本预计在1.44亿以上,但相比2016年而言,2017年一整年在带宽成本上已经缩减了3600万。

  但节流之外更需要开源。事实上,刘炎焱在2016年7月上任后,开始着手优化内容,提升用户留存率等工作。A站除了进行广告招商,也在2017年3月上线了游戏中心,开始涉足游戏联运业务。

  但这些业务,不仅需要建立在流量与转换率上,还需要搭建团队来运营。换句话说,A站的新业务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和人力来培育,但对于长期亏损的A站,没有投资人的资金支持,新业务难以展开,无法拓宽变现渠道,最终入不敷出,一切就会陷入一个恶性循环。

  而在刘炎焱上任三个月后,曾引入中文在线(300364,股吧)2.5亿元的B轮融资解了A站当时的燃眉之急。不过,根据中文在线在2017年12月15日公布的《2017年1-10月、2016年度备考合并财务报表审阅报告》,明确提到中文在线与A站签署了《增资协议》:A站拟新增注册资本1838235.18元,中文在线以2.5亿元认购全部新增注册资本,并持有本次增资后13.5135%的股权。而截止2017年10月31日,实际只支付了1.31亿元。

这一切并不是只有不到2%股份的刘炎焱可以决定的,一些与A站有业务往来的业内人士对此都给出了“心有余,力不足”的评论。此前在被问及A站股东问题时,刘炎焱也曾对数娱梦工厂表示:“他们各自的诉求都不一样,还关系到我们下一轮,只能去寻找四者间的最大公约数,就是最大限度上照顾他们的利益,想清楚他们的点再推进。”
  这一切并不是只有不到2%股份的刘炎焱可以决定的,一些与A站有业务往来的业内人士对此都给出了“心有余,力不足”的评论。此前在被问及A站股东问题时,刘炎焱也曾对数娱梦工厂表示:“他们各自的诉求都不一样,还关系到我们下一轮,只能去寻找四者间的最大公约数,就是最大限度上照顾他们的利益,想清楚他们的点再推进。”

  而现在,A站要引入新一轮融资,事关到公司控制权的问题,刘炎焱也无法去协调原有股东,尤其是第一大股东奥飞娱乐董事长蔡冬青与阿里系之间的利益关系。

(图为中文在线增资完成后,A站的股东及出资比例)
(图为中文在线增资完成后,A站的股东及出资比例)

  综合此前多家媒体消息,奥飞系不同意阿里系以10亿估值控股A站,这一估值相较一年前缩水近一半。可以看到,奥飞去年的投资活动显著减少,其2018年1月30日发布的《2017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也显示,公司第四季度上线的潮流玩具业务未达预期;公司海外影视业务收缩调整及影视投资业务亏损;公司游戏业务未达预期及对应该业务子公司商誉减值等。如果A站关闭对原股东来说也没有好处,这也导致局面一度僵持。

A站生死劫:一场积重难返的“人祸”?
  A站的现状,天灾?人祸?

  这两日,在A站官方微博下面,还有用户留言希望A站开通会员业务,愿意为网站付费,并高喊“AC在,爱一直在。”

事实上,A站能坚持到现在,还要依靠背后一大批“靠爱发电”的员工,其中不乏十年来一路从武汉跟到北京的老员工。然而爱总有一天会被消磨殆尽,情怀总会有坚持不下去的那一天。纵观A站十年发展,高层变动和股东纠纷与不太稳定的服务器一起始终占据着公司头条。而伴随着这些纷争的,就是A站人才流失的问题。
  事实上,A站能坚持到现在,还要依靠背后一大批“靠爱发电”的员工,其中不乏十年来一路从武汉跟到北京的老员工。然而爱总有一天会被消磨殆尽,情怀总会有坚持不下去的那一天。纵观A站十年发展,高层变动和股东纠纷与不太稳定的服务器一起始终占据着公司头条。而伴随着这些纷争的,就是A站人才流失的问题。

  2007年6月A站正式诞生,在2010年经历了第一次易主,被创始人西林以400万的价格卖给了陈少杰,而后者在2014年初又将A站转手给了手游公司晶合思动的创始人杨鑫淼,转而专注孵化出的斗鱼直播。同年,还发了原站长赛门离职,奥飞娱乐董事长蔡冬青入股A站,并空降了一批新的管理层。

  再后来,就近年来反复被搬到台面上的A站融资历程,阿里系的优酷土豆母公司合一集团在2015年以5000万元领投A站的A轮融资,占股18%。2016年1月,A站又获得软银中国A+轮6000万投资,其间CEO数次易主,从孙旻到莫然再到王伟,直到现在的刘炎焱。

  每次高层变化,都会带来中层和业务部门的大幅调整,在老A站人看来,这是导致A站经营不善的根本原因。

  2018年1月13日,A站负责弹幕管理飞鸟在微博上发长文宣布离职,作为一位跟着A站从武汉搬去了北京、在职时间近六年的老员工,她就感慨:“归根结底,AC走到现在这个地步,都是人之祸。”

除了飞鸟,也有多位A站的离职员工在2016年回答知乎上与A站有关问题时谈到,在莫然空降A站成为CEO之后,A站开出的工资很低,并且新的团队相互磨合时阵痛不断。
  除了飞鸟,也有多位A站的离职员工在2016年回答知乎上与A站有关问题时谈到,在莫然空降A站成为CEO之后,A站开出的工资很低,并且新的团队相互磨合时阵痛不断。

在知乎上有网友针对A站多年来一直被粉丝提到的网站体验不佳问题,负责技术内容的前员工(知乎名:佐内利香)提到,A站在最初网站开发过程中,因为技术团队的不成熟,网站的架构和代码本身走了很多弯路,有些计划不周全的重构过程中又添加了新的技术债务,而网站重构是只有程序员才能够看懂的事,在需求涌入的情况下,重构只能循序渐进。
  在知乎上有网友针对A站多年来一直被粉丝提到的网站体验不佳问题,负责技术内容的前员工(知乎名:佐内利香)提到,A站在最初网站开发过程中,因为技术团队的不成熟,网站的架构和代码本身走了很多弯路,有些计划不周全的重构过程中又添加了新的技术债务,而网站重构是只有程序员才能够看懂的事,在需求涌入的情况下,重构只能循序渐进。

  然而当新股东进入后,A站搬去了北京,新老板(莫然)推出的政策对于武汉的部门而言并不友善。在不断有新需求涌入后,重构任务就基本被放置了,到了2015年年初时,矛盾激化,原先的技术团队纷纷离职,交接工作停滞。

  北京的新开发团队在不熟悉架构的情况下,艰苦地摸索着解决新老板提出的需求,然而先前停滞的技术债务的雪球越滚越大,等到新团队的CTO熟悉了代码,了解了架构,知道自己该如何下手重构时,A站股东再次动荡,原CTO离职,新的CTO空降,然后重复着相同的悲剧。

现在,A站留给人们最后的定格就是一条官方微博和无法打开的网站。
现在,A站留给人们最后的定格就是一条官方微博和无法打开的网站。

一名跟随A站多年的老员工对数娱梦工厂说:“真的不想走,不过如果年后还没有起色,只能出去找新工作了。”A站什么时候会有起色?有接近A站投资方的业内人士表示:“现在只能说,再等几天吧。”
一名跟随A站多年的老员工对数娱梦工厂说:“真的不想走,不过如果年后还没有起色,只能出去找新工作了。”A站什么时候会有起色?有接近A站投资方的业内人士表示:“现在只能说,再等几天吧。”
  一名跟随A站多年的老员工对数娱梦工厂说:“真的不想走,不过如果年后还没有起色,只能出去找新工作了。”A站什么时候会有起色?有接近A站投资方的业内人士表示:“现在只能说,再等几天吧。”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数娱梦工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赵然 HZ002)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A站生死劫:一场积重难返的“人祸”?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