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王学宗:朱啸虎欠我两个道歉

2017-12-21 12:27:24 和讯名家 
60后创业者“小会”创始人王学宗(左)以及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右)
60后创业者“小会”创始人王学宗(左)以及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右)

  导语

  一条吐槽朱啸虎的朋友圈,背后竟是万字难言的故事。

  12月20日,60后创业者、联友电讯董事长王学宗在朋友圈披露,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鄙视60后创业者,称歧视年龄的行为“这是病、得治”,并晒图讲述事情全部经过。截至发稿前,朱啸虎并未对王学宗的言论公开做出回应。

  众说纷纭,事件发生的真实过程却不得而知。昨日,铅笔道独家采访了当事人——60后创业者王学宗。他向铅笔道还原了事件始末:所谓昂贵饭局的饭钱,是王学宗于去年花费10万元购买了朱啸虎与创业黑马(上市代码:300688)举办的培训课程,二人初识;此后王称上课时两次被朱啸虎不尊重,一次是因为年龄歧视,另一次则是质疑王学宗项目的商业模式。用王的话说:“课程忽悠人,10万元买了两次羞辱。”

  在昨日8:59发出朋友圈后,约在中午4点多,王学宗发现微信上已被朱啸虎拉黑。王学宗在采访中表示:朱啸虎年龄歧视的言论会影响公众价值观,欠他、欠公众一个道歉。

  采访过程中,王学宗心情仍难以平复,偶有糙语,甚至个别观点激进。但为了还原事实全貌及当事人感想,铅笔道将这些内容加以保留,但并不代表均为事实,仅供读者参考。

朱啸虎、王学宗事件始末(因为时间过久,采访对象表示课程时间不一定精确)
朱啸虎、王学宗事件始末(因为时间过久,采访对象表示课程时间不一定精确)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笔道者采访和网公开信息,免偏,不存在刻意误导

  “我也非等闲之人”

  一只蝴蝶在南美洲扇动翅膀,可能引起美国得克萨斯的一场龙卷风。袁立一定不知道,她参加综艺节目时的一番言论,最终在创投圈掀起了一场飓风。而主角则是风光无限的“独角兽捕手”朱啸虎和一位15岁上清华的60后创业者王学宗。

  12月19日下午1点,王学宗像往常一样刷着微信。在名为“发现与洞见”的微信群中,他看见地产大V蔡照明群内发了一篇关于袁立的文章。王学宗不禁好奇点开,文中讲到了袁立公开捅破娱乐圈潜规则,站在章子怡、张国立等多个业内大佬的对立面上。这让王学宗联想起那位让他受到歧视的创投圈大佬。在那一瞬间,他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他也应该像袁立一样,大声地说出来。“朱啸虎说他不投60后,那我就大声的说:‘你说错了,我不喜欢你。"

  王学宗心里默默打起了草稿。那天,他想了很多,想到了袁立,想到了冯小刚的《芳华》,一部讲述60后青春的电影。 “我们在芳华的年纪,为国家的科技管理做着贡献,难道等我们老了就歧视我们了?我们还正当年呢!”

袁立事件成为了王学宗吐槽朱啸虎的导火索。
  袁立事件成为了王学宗吐槽朱啸虎的导火索。

  情绪在酝酿,纠结的情绪被消灭。王学宗称这是他一直以来的心结,“恨此现象久矣,不吐不快。”

  直到第二日上午8:59分发布朋友圈前,半天的时间内,王学宗没有与任何一个人提起此事。他甚至想象了发布之后可能的影响:“朱啸虎圈内影响力不知道有多强大,他可能会在网上黑我或者在投资圈封杀我。”

  “去他妈的!发!”

  “袁立敢说,我也敢说,我也非等闲之人。”

  昂贵的“饭局”

  王学宗发出的朋友圈已被广泛传播,而不为人所知的是,王学宗引喻的“昂贵饭局”,其实是指朱啸虎与创业黑马举办的价值10万的创业培训班(其中有饭局)。

  王学宗与创业黑马董事长牛文文是老相识。前年,在看到创业培训班的课程推广链接后,王学宗向牛文文发去微信。

  “老牛啊,你们朱啸虎的课可不可以呀?”

  “可以啊,去吧。”

  “能学到东西吗?”

  “肯定的。”

  “我也去混混人脉,也去付费,交点投名状,哥们。”

  然而在王学宗看来,花了10万上了课,做了作业,还被培训班安排全班自费去少林寺拜见了释永信,就是没有学到东西。据他讲述,大约共5、6期课程,朱啸虎从来没有备过课。在讲述自己的投资逻辑时,朱啸虎也直接说:“我没有什么投资逻辑,我只看数据,如果能一个周做到一倍增长,我肯定投。”

昨日下午,王学宗发布朋友圈,进一步吐槽培训班和投资人。
  昨日下午,王学宗发布朋友圈,进一步吐槽培训班和投资人。

  参加课程时王学宗刚刚创立“小会”,对VC投资圈的人还不太熟悉,也想要趁着参加创业黑马的课程混混圈子认识些人。

  结果,是13个月后王学宗朋友圈对导师朱啸虎的吐槽:两次不尊重。

  “我不投60后”

  第一次发生在首次上课时。去年11月1日,国贸三期金沙江创投办公室中,“独角兽实验室”开课,前来学习的王学宗也满怀期待。

创业黑马培训营现场
创业黑马培训营现场

  他来得早,抢到了距离朱啸虎最近的位置。所有学员中,王学宗是打扮最为正式的——灰白相间的细格子西装、白色衬衫,也许是为了显得更“互联网”,还在脖子上挂一条红色围巾。不同于其他玩手机的学员,待朱啸虎落座,王学宗就合上了面前的笔记本电脑,双手支在桌上专心听课,嘴角还一直保持着略带拘谨的微笑。

  朱啸虎则比较放松,解开了衬衫的前三颗扣子,斜靠在椅背上,将自己的投资逻辑娓娓道来。

  “我不投60后。”一句话引得屋内大部分人发出笑声。他记得,屋内大部分80后都笑了,只有70后没笑,最尴尬的是60后的他。

  整个会议室10余名学员中,只有王学宗一名60后创业者,他感觉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到自己身上。他也低了低头,自嘲似地笑笑。

  这次培训班,主题是“如何成为独角兽”。此前投出过80后、90后创业者的独角兽,也许这是朱啸虎当时脱口说出“不投60后”的原因。但是王学宗并不这样认为。他回忆道,在报名培训班的时候,每个人的简历都交到了朱啸虎那里,由他审核通过后才能报名成功,且开课时大家都做了自我介绍,所以朱啸虎对他们的背景不会不了解。

  没有争议的是,整个班级中王学宗是看上去最不“酷”的一个。其他人都穿着卫衣、运动夹克,他的红围巾从远处看上去非常扎眼。

  讲项目被“催”下台

  更让他显得不“酷”的是,自己的作业项目并不被朱啸虎待见。这是他认为在培训班中受到的第二次不尊重。

  培训班的工作人员给每个学员都布置了作业,内容就是设计创业项目,制作商业计划书,并在最后几次课程上用30分钟时间给朱啸虎当面展示,并由导师点评。王学宗记得,为了让所有学员都完成作业,工作人员还多次给他打来电话,称好好演示可能获得朱啸虎投资。事后王学宗琢磨:“可能是工作人员担心10万的课不值,拿朱啸虎投资说事。”

  王学宗展示的正是自己正在做的云通讯企业级服务项目“小会”。他没有想到,这个项目取得了工信部的合法牌照,也拿到了老鹰基金的天使投资,但是并不能吸引朱啸虎一分钟的注意力。

  轮到王学宗上台,他简单描述了项目情况:“小会”定位商务人士的团队语音沟通系统。“我认为不是人人都需要ofo,但是商务人士都需要‘小会’。砸钱进去,保证能做到一年1~2亿的收入。”

  说到这里,王学宗已经打开屏幕开始演示PPT,讲话却被打断。在王学宗记忆的画面里,朱啸虎把头扭向一边,不耐烦地说道:“小会,哼,反正我不用,现在大家都用微信沟通,谁还用语音。”双方又有来有往地交流了几句,朱啸虎也提到以前信息系统服务商全时会议找到他,他都没投。

  看到朱啸虎脸上露出不耐烦,培训班工作人员立刻站出来暖场。不过暖场的方式是,将王学宗“催下台”来。“王总你不要说了”,工作人员一边给王学宗使眼色,一边赶紧说,“后面还有这么多人呢,下一个。”

  微信被朱啸虎拉黑

  翻看王学宗的求学履历,他可能在课堂上从未受到过这样的待遇。他15岁考上清华大学读力学,在22岁从哈佛大学经济系主任Perkins做班主任的福特班研究生毕业(人大班),获得国家教育部颁发的研究生毕业证书,期间师从后来任职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的Stern等英美经济学教授。工作之后,王学宗任职于国家科委政策法规司软科学处和国家科委研究中心,而后到绵阳任职,辞官下海后,他是北京创业板投资顾问公司执行董事。2005年9月他创业做联友电讯,专业做电话号码虚拟化的研发和商务人士的应用。

  王学宗心想,自己报名培训课,就是花钱买朱啸虎的时间。他不理解为什么别人买到的都是30分钟,自己却讲了1分钟就被打断。事情发生后,甚至他的堂弟都嘲笑他:“四哥,朱啸虎是你的导师都不投你这样的60后,你还做个什么劲呀。”

创业黑马培训营在金沙江创投办公室合影。
  创业黑马培训营在金沙江创投办公室合影。

  委屈一直在他内心聚集,最终袁立事件成为导火索,让他在昨日决定站出来发声。王学宗没想到,一条朋友圈的影响力远超过他的预估,“真的没想到,这事会炸锅”。

  他完整地说出了很多身边朋友的正面回应。有投资人发来微信挺他:“王总好样的,就这么干。朱啸虎不投你我投你,我也早就不爽朱啸虎,让他小人得势。”也有人声称支持大龄创业者:“就是应该投资老江湖,个人的财务自由都解决了,反倒不浮躁。”

  朱啸虎的回应方式最令他吃惊。王学宗通过创业培训班认识了朱啸虎,虽然朱啸虎从来不回他微信,但两个人还是微信好友。朋友圈消息发布7小时后,当王学宗想跟朱啸虎微信私下沟通时,看到的却是红色感叹号,微信系统提示他已经被朱啸虎拉黑了。

  “朱啸虎欠我两个道歉”

  事件发生后,王学宗非常气愤:“中国的风险投资该正本清源了。”

  “朱啸虎模式的投资,如果在中国不消失,还成为显学,当他控制了话语权,利用自己强大的资本背景抨击一切与己不同的人,中国的创业就完了。”

  王学宗向铅笔道表示,他要的不只是朱啸虎对他本人的道歉,而是两个道歉。

  “朱啸虎大范围传播年龄歧视,我要求他向我道歉,还要公开向公众道歉。”王学宗说,“因为他是公众人物,他的言论会影响整个社会的投资风向,影响公众(尤其是青少年)的价值观。”

  金沙江的创始人丁健创立基金前曾是通讯服务商亚信的CEO,一定程度上和王是同行。王学宗偏执地认为,金沙江创投应该开除朱啸虎。他说:“因为公开年龄或性别歧视,被开除,甚至被法院起诉,这样的例子在硅谷不在少数。”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铅笔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王学宗:朱啸虎欠我两个道歉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