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高层变动频繁、竞争业态有限 留给A站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2017-11-29 15:01:52 钛媒体  奉政坊
三日宕机不能访问,一句“A站药丸”的内部粉丝吐槽,似乎又多了些戏谑的意味。

  三日宕机不能访问,一句“A站药丸”的内部粉丝吐槽,似乎又多了些戏谑的意味。

  从2010年创业登幕,到2016年拿到“中文在线(300364,股吧)”的2.5亿投资,A站在走过的6年的时间内,上演了数次易主的故事——这家二次元站点的掌门人位置上,已有过至少三位空降者的足迹。轮番换将带来的战略和战术的改变,让A站一次又一次错失突围的档口。

  在与行业内的另一个竞争者相比较时,A站总有一些荒诞不经、让人扼腕叹息的意味。在时间节点上,创立更早的A站,本可作为国内二次元文化社区的奠基者,利用曾有的用户优势和视频平台势能挖掘更多的商业形态,但如今却已在“二次元”这个已足够细分的维度内,成为次于隔壁对手,已身处其后的追赶者。

  多年来,A站在动画、漫画、游戏三个ACG内容方向上倾向于打造文化社区,换来的只是连续多年的亏损和用户规模增长的缓慢。

  2015年,A站营收363万元,与此相对的是净亏损1.13亿;而从融资时披露的2016年前9个月数据来看,2016全年亏损估计将接近(甚至超过)2亿元。中文在线去年给出的2.5亿元投资,够撑到多久呢?

  现任A站CEO刘炎焱,曾公开说过,“我不扩大领域,我只做纵深。因为我们够垂直,用户够黏性”。然而,在如今垂直电商们都开始多元售卖的年代,缺乏多样化多元化的尝试,不仅是背后的资本所不愿见到的商业模式的稀缺,也显得有些像市场份额减少的自我安慰。

  即便是行业鼻祖NICONICO,也已先后探索过直播、新闻、百科、游戏、电商等商业形态。在接连坐视B站进军手游、尝鲜电商之后,A站是否会有一次姗姗来迟的变革?——这是一个可以大开脑洞的有趣问题。

  在A站接连数日无法访问之后,我想把这个问题重新拿出来再做讨论。

  困局:A站的难题

  人是企业管理的核心因素,但却长时间成了A站发展的桎梏。

  关于A站的股东构成,其内斗传闻和舆论风波从未消停过。身为第三大股东的优酷土豆,也是曾以版权诉讼控告A站,并使高管层人数震动的那位“冤家”——2015年,优酷土豆状告A站,指其曾采用“盗链”的方式对优酷土豆的内容构成了版权侵害,而作为起诉方,优酷土豆提出的解决方案是A站用股权加现金的方式赔偿1800万元(现金部分由Acfun出1500万)。

  有意思的是,在此之后的2015年8月,A站还宣布获得了优酷土豆(合一集团)领投的A轮融资,相信投与被投的双方心里都倍感五味杂陈。

  仅此一例,其股东间的利益博弈可见一斑,这意味着A站长期战略的选择面临着股东间战略相互钳制的风险。所以,当外界认为A站是在默默深耕内容之时,其实是忽视了A站无法跨度太大只能鹅行鸭步的资本现实。

  与此形成相互佐证还有,16年时任A站董事长莫然的“突然辞职”,伴随着的是李斌的走马上任,其当时的另一个身份,是A站背后的投资方奥飞娱乐的副总裁。而A站最大股东是谁?正是代表奥飞动漫(002292,股吧)利益的蔡东青。个中细节,很值得玩味。

  如今A站的CEO的刘炎焱,在2015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豪言A站未来发展方向“一定是像Netflix那样做纵深的内容,不仅局限于动画形式,还包括实体网剧拍摄”。现实的情况是,如今A站在番剧版权购买这个基本内容环节,也已远落后于竞争对手。更勿论今年6月,A站一度被广电要求关停,那张梦寐以求的《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如今还是遥遥无期。

  曾经的如日中天,转眼或已是江河日下,在我看来,与其要正面杀入耗时耗力的内容制作领域,不如放弃现有的大多数业务单元,如此才有可能背水一战。

  选择:A站的可能性

  一个看似可能的答案浮现在眼前,差异化,会是那个额外的坚持理由吗?

  其实,相较于A站在成立之初于ACG领域的发力,其如今在内容领域的“自然生长”,被解读为二次元的另类发展策略,倒是有些“被差异化”的尴尬。

  让我们回到ACG文化本身。就其词义下动画、漫画、游戏三者而言,A站目前在动画和漫画的内容构建上已经落后于B站——只要稍加对比两个站点的首页推荐板块,就能发现A站的ACG类内容不论是出现的频度还是观看数据的占比,都少于B站,这说明内容的泛相关形态,是当前A站的内容基因偏离平台定位的原因所在。而对于游戏而言,B站已经涉足于手游的投资、研发和发行领域,A站要打破既有的二次元用户对B站游戏社区的先行认知,不是不可能,而是已经错过了上一轮的窗口期。

  再来看看动漫电影方向上的内容差异化。

  实际上,对热门动画、漫画的剧集,围绕IP打造衍生内容产品,以进行平台内容多元形态的尝试,这已是行业内竞争对手在重点开创的工作。

  过去一年,入围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的新海诚作品《你的名字。》,可谓是动漫电影在国内吸金的代表之作。在其背后,是持续押宝日本动漫进口的光线传媒(300251,股吧)。作为ACG文化的“外来者”,它甚至已经拿下猫眼电影这样的下游分发渠道。

  行业强手与互联网新贵的合并有几种可能的解释,其中之一是,内容制作和分发,所要遵循的是电影圈层的规则。当IP生态链上游的资源方,足以收编手握巨大用户的猫眼时,用户体量、渠道构建有限的A站,能做的并不会更多。

  包括其竞争对手B站,也是市场教训的亲历者——在电影产业链上游,B站在2015年年底联合上海东方传媒集团有限公司(SMG)合资设立了“哔哩哔哩影业”,涉足于二次元电影内容的开发和挖掘。然而,一度高达17亿的估值的影业公司,如今仍颗粒无收,大股东SMG不得不以200万元低价甩卖离场。

  至于A站,虽在2016年初曾表示要进军影视业务,却再也没有了下文。A站大股东蔡东青背后的奥飞动漫,手握着《美人鱼》、《荒野猎人》等高票房电影的运作经历,本有更大的想象空间,如今却在A站上看不到任何的动静——也可能,股东一侧的资本方在有成熟经验的市场,不需要冒太大风险就能自己赚钱,暂无暇顾及二次元这个需要大手笔投入,利益还要与诸方共享的“鸡肋”吧。

  猜想:A站的未来

  方向的探寻,总让人有些“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体悟。

  A站选择差异化,不能忘记自己股东间的微妙关系。A站的股东名单里,最大股东蔡东青同时也是斗鱼的投资人;斗鱼创始人陈少杰,也正是凭借当初转让自己股份给蔡东青换来的现金,才创立了自己的直播基业。而蔡东青的公司奥飞,也当然同时持有斗鱼的股份。

  两权相害取其轻,在差异化的变革路上,没有什么比委身于“自家人”还要理想的结果了。这也便是文章开头说的那个最可能的方向。

  牵手斗鱼,专心耕作于二次元直播领域,于外于内都有恰当的时间窗口。

  与外而言,一方面,是斗鱼对二次元直播内容的有意布局。在斗鱼直播首页分类下,二次元一度是“鱼乐星天地”的板块之一,同时也是“全部分类”下的“二次元游戏”中的游戏内容分支;战舰少女、崩坏学院等二次元手游,进一步扩展了斗鱼用户的获取范围——相比于虎牙、战旗等主打游戏类直播平台,斗鱼对“二次元”的重视,是从平台的内容布局到产品架构上都能看到的事实。

  也别忘了,相较于映客、YY、花椒等秀场类直播平台,“二次元”因其在内容展示上也天生具有“秀场”的出镜基因,更容易成为斗鱼扩延战线,增强其综合类直播平台竞争实力的最佳选择。

  另一方面,斗鱼在泛娱乐方面的有意突进,也同时彰显了其背后投资人腾讯的生态思维——2016年ChinaJoy期间,斗鱼直播第一天最重磅的活动不是游戏,而是娱乐,斗鱼平台打造的所谓造星计划,制作播出大型美女主播选秀节目,以及邀请到抹茶控、凛子酱、安十元等二次元人气主播,专门以“二次元”为主题开展的斗鱼直播项目,也仅是斗鱼意图以综艺撬动其整体的泛娱乐版图的冰山一角。

  一份来自媒体的报告显示,整个斗鱼直播平台有至少25档直播综艺节目,将其他平台远远甩在后面。前文说到,在ACG内容的专一性上已经不及竞争对手的A站,却可以凭借ACG内容的泛化,承接部分斗鱼节目视频化的夙愿。毕竟,想要进军泛娱乐的斗鱼,很难不补全其在非直播视频服务上的短板,借A站登高,还为监管严厉的直播业务立了一道保险,应该是一步好棋。

  于内而言,在A站面对B站已经开启二次元弹幕直播路线之时,想要深耕垂直“专业御宅乐土”的A站,不仅可以得到金主斗鱼在流量和内容源上的便利支持,还能借助斗鱼的投资关系,稳固自己的经营局面——首先,蔡东青、陈少杰在斗鱼与A站间有微妙的关系,都可算做自己人,此举可加强彼此弥补,互有专攻的长期战略。

  需要额外补充一点,奢望A站自己杀入直播行业,即便不考虑产品认知和用户习惯,在成本上也绝无可能——在线人数百万级别的直播业务,每月开销至少在3000万左右,尚无稳定盈利方式的A站,拿什么运作直播?

  对于斗鱼而言,思路则完全不同了。根据流量分析工具SimilarWeb的统计结果,今年前6个月,在中国有代表性的几个直播网站(包括斗鱼、熊猫、虎牙、Bilibili直播、战旗直播、龙珠)的总体比较中,斗鱼以7.8亿次访问量居首位,较第二名熊猫直播访问量高出近80%。直播平台的马太效应,让斗鱼在不断跑马圈地之后,有理由追求纵深角度,将触角深入不同直播业态的同时,进一步钳制竞争同行的手脚。

  所以,当B站直播已经成为ACG直播领域的老大时,斗鱼必然对这部分年轻用户的争夺心有所期。在自身业务之外,斗鱼若能借A站的资源沉积和过往用户认知,助其塑起二次元的直播业态,就会更加稳固斗鱼在直播领域的压倒性优势。

  在产品功能上,与斗鱼牵手,也能够带来两个层面的产品改变。一是,斗鱼和A站的流量将有条件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互通互导,通过搜索以及站点上的一级、二级入口实现两站的内容互补。二是,A站将承接更多二次元类直播需求,夹带二次元类综艺节目的视频制作需求,满足斗鱼对综艺类节目制作的念想——比如今年一月,由斗鱼打造的全网首档游戏定制类综艺节目《鱼乐游戏王》,创造了最高近170万人同时在线观看的纪录,这个内蕴了游戏、综艺、二次元(该节目合作方是手游《阴阳师》)的节目,为A站的视频内容提供了完整的目标参考。

  时间与条件

  早在2010年,如今的斗鱼CEO陈少杰从A站创始人手上花了400万买下这个二次元站点后,他曾着手试图把A站往游戏视频网站方向上发展,但据说这一定位与资本方目标不符,遭受阻拦的陈少杰便将A站卖给了后来的掌权者杨鑫淼,而自己则出走创立了如今的斗鱼。

  视频和直播的流媒体业务,在陈少杰离开6年之后,似乎迎来了两相聚合,彼此壮大的机会。只不过,这一次的资本方要比财务情况相对宽松的6年前,变革的决心要更迫切;这一年的陈少杰也要比气血方刚的6年前,更多了经验和远虑。

  11 月 20 日,斗鱼宣布已在上半年完成规模 10 亿元的 D 轮融资。手握充裕资金的斗鱼,才是聚合猜想里那个真正握有主动权的人。

  根据思科发布的全球调研数据,其预计到2019年,视频行业将产生占据全球互联网总流量79%的巨大流量,成为互联网流量的主要来源。在直播不断为视频行业贡献流量之时,也许问题会转变成——A站要开出怎样的条件,才能让斗鱼愿意在未来一起成长。

  留给A站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责任编辑:赵然 HZ002)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高层变动频繁、竞争业态有限 留给A站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