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钛资本周鹤鸣:到了企业服务创投去泡沫的时候了

2017-11-22 11:05:12 钛媒体  吴宁川

  美剧《硅谷》描述了几个企业服务技术的创业者,想凭借独特的新型文件压缩算法进行创业。然而,即便在硅谷这样的地方,VC们也难以理解这种新型文件压缩算法的商业价值,更不用说如何进行商业化。

  在投资者的压力下,《硅谷》中的企业服务创业者们开始谋求各种互联网或传统IT的商业变现路径,包括快速积累流量和用户数、打包到一体机“盒子”里销售以求赢利,甚至不惜造假以迎合VC们的要求。

  《硅谷》的情节正发生在今天的中国企业服务创投界。根据IT桔子/拓扑社《2017中国企业服务创投数据报告》,2015年作为中国企业服务创业的元年和爆发期,众多一线投资机构纷纷抢摊,当年的企业服务创业公司数量也创下了近年之最。

  随后,中国的企业服务创业公司数量在2016年出现了断崖式下跌。到了2017年虽然开始回升,但VC们却对企业服务创业公司的商业模式、盈利能力等提出了“矫枉过正”的要求,美元基金和本土的人民币基金都试图套用以往的经验。

  近日,国内企业服务创投界的第三方投资服务机构钛资本董事合伙人周鹤鸣对外表示,中国企业服务创投界到了要“去泡沫”的时候了。所谓“去泡沫”而不是“挤泡沫”,是因为企业服务创投界还没有出现类似小蓝车倒闭的互联网创投泡沫现象,但企业级服务创投也要反思,主动去“泡沫化”。

  这个“泡沫”并不是指企业服务创业公司数量上的“泡沫”,而是指企业服务创投领域的美元基金过于看重互联网快速扩张模式、中国本土基金则过于看重短期赢利的制造业模式,从而导致大量优质企业服务创业项目拿不到投资、已经拿到投资的项目“动作变形”。

  周鹤鸣指出,在中国运作的美元基金有国际视野,依托纳斯达克和硅谷两大科技创新群体,对于前沿科技有着先导性把握能力。美元基金可以跳出一般科技公司的发展周期,以五到十年时间来评估科技创业公司的前景。

  但美元基金在中国也面临挑战。首先,美元基金多熟悉消费互联网的商业模式,更愿意追求不带来销售的快速扩张,以追求公司整体的高估值,这样就导致最终投资退出的挑战。如果选择拆VIE在国内IPO,那么根据中国IPO的现行规定,企业必须盈利才能上市。而这与消费互联网创业公司追求高估值但可能不盈利的结果,就截然相反。因此,美元基金必须对中国资本市场的运作规则有更为清醒的认识。

  其次,美元基金必须理解企业服务公司在中国的商业环境中有着不同于美国的发展路径和节奏。最早一批的中国企业服务创业公司中,大部分的创业者来自互联网领域。这些企业服务创业者虽然对互联网技术有深刻的理解,但对于中国企业级市场的游戏规则却理解不深,A轮后的企业发展压力陡增,挑战重重。

  特别是中国企业市场的大头仍是大中型企业而不是小微企业,如何与大中型企业打交道、如何理解大型企业的采购和决策流程、如何打标、如何满足大型企业在安全、合规和容灾等方面的需求、如何与大型企业的各级决策层进行沟通等等,这些都是互联网公司出身的创业者所不原生具备的知识与经验。最近,国内最早从互联网公司出来的OpenStack创业公司UnitedStack最终被清华同方收购,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周鹤鸣强调,中国大中型企业市场有着自己的节奏和规律,不能简单以互联网思维“杀入”,对中国大型企业的IT环境只能渐进式改良,而不能追求从根本上颠覆,因为都有大量的原有资产需要周全考虑。

  另外,中国整体的消费观念不同与美国,美国的企业级一体机产品把软件、硬件、服务打包在一起,能够售出更高的价格,因为美国市场整体认可服务的价值,但在中国却走不通。因此,必须要顺应中国的市场环境,才能找到合适的发展路径。

  而对于本土基金来说,大部分的老牌本土基金都非常熟悉制造业的商业模式,因为这些老牌本土基金在过去十几年以投资制造业为主。今天转换到投资科技创业,特别是企业服务创业,对于本土基金来说同样带来了新的挑战。

  首先,本土基金在投资企业服务创业公司的时候,过于追求类似制造业的短期回报,也就是期望在两到三年就能看到规模化营收。但对于创新型企业级技术来说,从技术研发到产品化再到商业化,至少也要走过三到五年的打磨时间,也就是说更多的投资并不能显著加速这个进程。

  其次,本土基金在挑选创新型高科技项目时,由于缺乏国际视野和必要的技术背景知识,而无法对好的项目做出正确和前瞻性判断。创投最难的就是要进行前沿性判断,在技术价值没有释放之前就进场,而不能等到技术价值已经释放了再进入,那样就错过了最佳投资窗口期。实际上,很多本土基金都认为自己错过了互联网一代,就是这个原因。如果以利润来判断标准,无疑肯定会错过前瞻性窗口期。

  周鹤鸣强调,在中国市场操盘企业级服务创业投资,美元基金不能固守互联网产品经理思维、不能一味追求扩张速度而导致被投企业“动作变形”,本土基金要理解高科技需要投入、产品打磨需要时间。

  而国家层面对信息安全的关注,以及去IOE商业层面的大潮,客观上为这一波的本土企业级服务创新创业腾出了发展窗口期,2015~2025年这10年可能是最好的成长时代,特别是在IT基础架构领域。周鹤鸣认为,不论是美元基金还是本土基金,都不要错失中国企业级服务创投的机遇。

  钛资本是一家成立于2015年的企业级服务创投咨询机构,核心业务之一为当时填补国内创业市场与资本市场对接中的一个重要空白:投融资服务与专业化投后管理。专注于中国的企业级服务创业市场,钛资本、投资机构和被投企业,组成了一个价值互增的铁三角。钛资本帮助挖掘具有潜在价值的企业级服务创业项目,通过手把手的教练式咨询进行投后管理,为促进中国企业级服务市场的良性发展而努力。

  周鹤鸣介绍说,钛资本在过去的两年间,一直致力于挖掘中国市场上的“土豆型”企业级服务创业项目。实际上,由于市场上的信息流通不充分,导致经常在媒体上爆光的创业项目,往往能引起投资者的注意力。但有大量散落在民间、未被投资人注意或得不到投资人注意的“土豆型”项目,往往却是企业级服务创业市场的中坚力量。

  周鹤鸣补充说,消费级项目更侧重品牌公关,这比较容易理解,因为可以直接转化成获客或提升品牌,但是企业级项目更应该花时间在客户和合作伙伴身上,因为企业客户的购买决策是更加理性的行为,媒体或朋友圈的宣传推广并不能替代严格的技术测试环节。周鹤鸣强烈建议投资人应该从行业里而不是从媒体上去物色投资标的。

  钛资本已经完成或正在帮扶的“土豆型”项目有一长串列表,这些项目的普遍特点是:创始人都来自于企业IT领域的精英,有着长期企业级市场的操盘经验,对于企业级用户的痛点和需要有着清醒的认识,无需大规模资金的支持已实现正向营收。

  随着小蓝车项目的倒闭,周鹤鸣呼吁国内创投界更关注企业级服务创业领域的优良标的,企业级服务投资机构的管理决策团队要调整思路,为企业级服务创业者们创造良好的融资环境,从而扶持起中国正在崛起的新一代企业级服务供应商,让基础科技创新成为中国社会发展的主要动力。

(责任编辑:赵然 HZ002)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钛资本周鹤鸣:到了企业服务创投去泡沫的时候了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