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90后创业者为什么值得钟爱

2017-11-16 18:42:40 《陆家嘴》 

  文/本刊记者 黄婷

  2012年的一个夏日,与广州闷热的天气一样,在广州大道中289号的一间会议室里,一场聚集了20多个创业项目的路演正紧凑地进行。

  在路演当中的一个提问环节,一位清瘦的年轻人站了起来,但他并不是发问者,拿到话筒之后,面对在场手握重金的投资人,他开始滔滔不绝介绍起自己的创业项目,险些给主持人轰走。

  但他的举动和不到一分钟的短暂介绍却引起了朱波的注意。

  第二天,彼时还是创新谷孵化加速器创始合伙人的朱波果断给这位年轻人投了50万,这个创业者就是轰动一时的超级课程表创业人余佳文

  不仅仅是余佳文,礼物说的温城辉、兼职猫的王锐旭,这一个个在互联网上引爆话题的90后创业者,最早的天使投资人就是朱波。朱波也因此被贴上了“90后创业投资人”的标签。

  “我喜欢做梦,我也支持年轻人做梦,他们说我是首席追梦官,我喜欢这个称谓。”在深圳创业投资大厦朱波的办公室中,他滔滔不绝,给《陆家嘴(600663,股吧)》记者讲述了他与这些90后创业者之间的故事,看得出来,装扮时尚个性的他,很热爱给90后的年轻人们当“带头大哥”。

  与众不同的投资路?

  2012年,朱波辞去了华为互联网业务部总裁的工作,创办创新谷孵化加速器,开始了自己的天使投资之路。

  创业之前,朱波还特地去了美国好多次,考察美国的加速器项目。对朱波而言,美国是他事业和创业的起点,他早年留学美国,曾经在美国运通公司、高通公司等多家通信和IT公司任职,1996年就开始人生中第一次创业,在美国创立NeTrue公司,并于3年后在加拿大成功上市。2004年他又在北京成立了一家移动搜索服务商Cgogo。2008年,朱波空降到华为,担任华为互联网业务部总裁,开始尝试做投资。在华为期间他主持投资了昆仑万维(300418,股吧)、暴风科技(300431,股吧)和易宝支付等公司。

  离开华为出来做投资,朱波数了数自己手中的牌,自己有创业经验,有投资经验,有人脉有资源,但做天使投资,要与当时的创新工场等大佬们竞争,必须找到新的突破点。

  于是朱波将根据地放在了华南,与创新工场等聚焦北方高精尖创业分子不同,他把目光投向了华南的草根创业者。

  “这是一群舅舅不疼、姥姥不爱的创业者。”朱波回忆道,与北京、上海等地创业者不同,华南更多的是草根创业者,他们大多年轻、学历普通,但胜在能迎合当时“屌丝经济”的发展,也是一群被资本“冷落”的创业者,优势就是估值低,有塑造性,出现了不少让朱波惊喜的项目。

  比如余佳文的超级课程表,余佳文创业的时候就是一位三本的学生,项目甚至没能够在路演会议上露脸,但就是他简短一分钟的发言,就吸引了朱波的注意。在朱波看来,余佳文的超级课程表解决了大学生上课、交友等问题,契合当时大学生团体的需求,项目有典型用户、接地气,是很多“学霸”创业者们不会去做去关注的领域。于是,朱波成为了余佳文的第一位天使投资人,以50万元的资金拿到了20%的股份。

  后来,90后的余佳文在成名、创业的道路上经历了不少打击和低谷,但作为余佳文的第一位天使投资者,余波也在其后来的融资、创业困境中给予大力支持。据朱波介绍,超级课程表的项目回报已经达到14倍。

  在创新谷初期,类似这样的项目几乎是朱波的家常便饭。当时,朱波几乎每周7天都奔波在各种路演与各路创业者见面,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就建了成百上千位创业者。从2012年6月份到2014年两年的时间内,朱波就投了30多个项目。

  追梦“独角兽”

  在创新谷的两年多时间内,朱波全身心投入到早期创业者的孵化当中,同时他也发现,这些草根创业者虽然也能够带给他惊喜,但失败的几率很高,用他的话说,几乎95%的创业项目都倒在了A轮前。

  在90后的投资项目中,最让朱波觉得惋惜的就是神奇百货的项目。

  这也是一个争议巨大的项目,1998年出生的王凯歆极具商业头脑,从中学时就展现出“买手”的特质,高二就创建了专注于95后消费领域的分众电商平台神奇百货。

  朱波一接触到王凯歆就敏锐地感觉到这位16岁小姑娘的“生意天才”。朱波说,王凯歆的定位很清晰,能摸准95后群体的消费需求。朱波投资了神奇百货项目之后,项目迅速成长,很快完成了A轮融资。

  但是,朱波随后发现,王凯歆出现了两个很大的问题。第一,对自己预估不足,过度膨胀,不愿意接受投资人的建议。第二,过早陷入了感情问题。

  “原来我给她发微信,她都是秒回,后来给她发微信,十个小时能回就不错了。”朱波说,当时我就知道完了,我太清楚创业的过程,她陷入感情之后完全如同脱缰的野马,不愿意再接受投资人的建议和帮助,导致后来公司只能走上裁员、失败的道路。

  至今,朱波仍对这个项目痛心疾首,他认为王凯歆确实有天分,项目定位也非常精准,如果能够扎扎实实做下去,可能会成为她人生中最大的一次成功机会。

  “但这就是年轻人创业的痛点。”朱波说,这个项目失败之后带给他很多反思,对于不甚成熟的90后创业者,投资人不能光给钱,而是要在发展的过程中帮助他们做好规划。

  做天使投资,失败是家常便饭,如何提高天使投资的成功率?在孵化了一大批底层创业者之后,朱波开始将目光更多地投向优质的创业者。

  2015年,朱波成立了专注于早期投资的追梦者基金,追梦者基金主要关注移动互联网TMT和消费升级。投资领域主要分布在有清晰商业模式的人工智能、物联网、机器人、Fintech、大数据、AR/VR、IP内容原创和消费升级等业务。

  在朱波的设计中,追梦者基金的投资阶段重点是A轮之前那些具有高成长性的公司。20%的基金投资天使阶段的项目,30%的基金重点跟投创新谷投资和追梦者一期基金中优秀的公司,30%的基金投资将特别关注优秀的天使投资机构所投资的种子和天使期项目。

  他把这个阶段称为自己投资的“2.0版本”,投资跳出了华南的范畴,寻找“独角兽”,是他当时给自己设定的目标。

  做创业路上第一个死亡谷的守护神

  在总结了多年的投资经验,看了无数的创业案例之后,朱波发现,创业路上有两个非常关键的“死亡谷”,一个是A轮前,一个是C轮前,大多数创业项目没能成功,都是倒在这两个关口上。

  “做创业路上第一个死亡谷的守护神。”朱波说,这是追梦者基金现阶段的投资定位。

  为什么专注于A轮前的投资机会?

  朱波解释道,一般能够撑到A轮的项目,都是经历过超级天使投资,这个时候项目的团队基本成型,接受了市场的验证,有一定的素质和基础,项目能否成功基本上能看得比较清楚。而创业者在这个时候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缺乏资金度过创业转型或者升级期的门槛,在这个时候,投资人给予资本和资源的支持,很可能一个好项目就成功了。

  相比起种子轮,这类项目的成功几率显然更高。

  同时,朱波也表示,自己虽然带着“90后创业投资人”的标签,但是其实自己投资的项目中只有20%是90后,大部分的项目还是集中在70后、80后的创业者中。

  目前朱波的投资重点有三个,第一是技术类项目,第二是共享经济,第三是消费升级。他指出,人工智能、区块链、大数据等为代表的技术类项目未来将真正带动中国在科技领域的变化,但是这一波创业浪潮的核心创业者是有技术、有资源积累的70后、80后。

  而对于泛文化、泛娱乐、轻社交等消费升级领域,90后的年轻人则更容易产生颠覆性的想法,这些领域则需要更多关注90后创业者。

  在内心深处,朱波对年轻人创业有着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怀”,如今,朱波也给自己设定了一个目标,每年至少投2~3个种子轮的项目,并且在投资之后要亲力亲为一手培育。漂流伞、时空梭、画你等投资项目就是在追梦者基金更精心的投后管理中稳步成长出来的。

  其中,漂流伞在今年5月份成立以来已经完成了3轮融资,其采用“共享+雨伞+广告服务”的商业模式让朱波颇为心动,并从天使轮一路在其融资、发展过程中为其出谋划策。

  时空梭是一个名人时间共享平台,希望通过建立时间商城和时间证券化的服务模式,帮助用户更好管理自己的时间价值。

  画你APP是一个主打真人手绘的美图手机应用,用户只要给出一张照片,就会收获一张由专业画师亲手绘制的100%高还原唯美头像。

  “当初我创业的时候,也就20多岁。Facebook、苹果、谷歌、微软、雅虎的创始人都是在大学时候就开始了创业。所以我认为,年轻人是创业当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力量。”朱波说,在这个未知大于已知的世界中,年轻人的创业思路更具有颠覆性,这种理念驱动着我更愿意关注这些年轻的创业者。

(责任编辑:任刚 HF008)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90后创业者为什么值得钟爱》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