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FF多位高管离职 员工称贾跃亭为融资最大阻碍

2017-11-12 21:33:23 和讯名家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棱镜。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当地时间2017年11月10日,法拉第未来(下称FF)发言人对腾讯《一线》表示,公司于当天决定立即终止与Stefan Krause的雇佣关系。Krause在今年3月加入FF,任首席财务官和首席运营官。在加入FF前,Krause任宝马CFO。

  该发言人称,自从Krause三月入职FF以来,不仅没有给公司做出实质贡献,反而存在失职、渎职甚至涉嫌违法的行为,严重损害了公司和投资人的利益。公司正在对Krause采取法律行动。

  面对腾讯《一线》提出的具体涉嫌什么违法的问题,FF发言人称,目前还不能对外界公布。

  一位FF员工与11月初对腾讯《一线》表示,Stefan Krause事实上“已经很久没来上班了。”

  身陷资金链困局的FF,再次陷入人事危机。除了Stefan Krause,该公司首席技术官,前宝马高管Ulrish Kranz在于7月加入FF后,目前或也已经离职。美国科技媒体The Verge同时爆料称,前福特混合动力车项目主管,FF生产线主管Bill Stickland,也已经离开公司。

  高调入职

  今年三月,FF创始人贾跃亭在其个人微信公众号上宣布,前宝马集团全球CFO Stefan Krause,出任法拉第未来(FF)全球CFO。贾跃亭称,Stefan Krasue将利用在国际金融与技术领域的经验推动内部发展以及投资者多元化,并拓展FF的全球业务,Stefan Krasue也成为FF核心业务委员会的成员。

  一位FF员工对腾讯《一线》表示,Stefan Krasue入职后,“一直为公司奔波”,曾多次赴欧洲融资,“但是贾跃亭信用已经破产,最后颗粒无收。”

  事实上,今年8月,Stefan Krause仍在FF担任重要领导角色。在8月5日FF400多名员工前往位于汉福德市的新厂房时,时任FF首席运营官兼首席财务官Stefan Krause还在面对员工的演讲中“鼓舞士气”,“新厂位置绝佳,FF有最先进的技术,而选择在加州建厂因为该州支持清洁能源”,并兴致勃勃的组织大家一起为这座新工厂粉刷墙面。

  那次颇为重要的新厂房“团建”,贾跃亭并未露面。而租用此处工厂的资金来源,正是由Krause提出的将FF目前位于Gardena总部抵押贷款所得的1400万美元。

  一位FF前员工对腾讯《一线》表示,Krause曾为FF规划出多套“退出”或者“引入投资”的方案,其中包括将FF的部分技术出售给印度汽车制造商Mahindra&Mahindra。Krause在七月的一封致员工内部信中表示,A轮融资会在8月尘埃落定。但在资金最终并未到位。

  目前或已经离职的Ulrish Kranz也曾经高调入职FF。Ulrish Kranz被业内誉为宝马“i3电动车之父“,7月入职FF担任首席技术官时原本计划主要负责电动车的研发和设计。

  “2018年底量产”

  FF发言人对腾讯《一线》表示,该公司仍维持18年量产的计划不变,“但量产数量不便透露。”而Krause离开公司前,曾公布18年底量产10万台FF91的计划,与2016年计划的百万量产相去甚远。

  由于资金紧张,FF最迟从今年10月开始,已经停止所有外部合作项目,一位FF员工对腾讯《一线》说,FF现在是维持最低成本的运作,各项推进工作都无法开展,只等着融资的结果。

  从技术上看,FF91目前公布的性能较业界同行概念超前,贾跃亭在11月初接受腾讯新闻《棱镜》独家专访时表示,第一款量产车一定要做出技术门槛,为后续爆款铺路。

  但是一位电动车行业专家对腾讯《一线》表示,把各种高技术标准都集中在第一款量产车中,不但没有必要,而且风险系数极高。

  从人员管理角度,FF和在中国的乐视汽车均有国内外汽车业界高管加盟,但是高管们走马灯一样的更替速度同样让人咋舌。曾经有一位业界大佬对腾讯《一线》表示,“贾跃亭非常善于说服别人一起为他的梦想买单。”而一位FF员工则直言不讳的指出,就连汽车界的“老兵”在造车事宜中都得听贾跃亭的。话里话外颇有“一言堂”之抱怨。

  一位FF员工对腾讯《一线》表示,从2017年开始,从中国派来FF“空降”的员工越来越多,有的对非本专业领域的事情指手画脚,有的则无所事事。一位消息人士对腾讯《一线》称,FF的中国员工不少关系户,挫伤了其他在职人员的士气。

  “还留下的外国员工不是没有更好的去处,就是已经准备离开”,一位FF前员工对腾讯《一线》表示,“FF经常大价格挖来一些中层外国员工。”

  FF曾经雇佣外籍员工较多,但是现在“中国员工越来越多”。

  贾跃亭或是FF融资最大障碍

  贾跃亭远赴美国似乎给FF带来了希望,但是事实上,在不少内部人士的心中,贾跃亭才是FF下一轮融资最大的障碍。

  腾讯《一线》从知情人士处获悉,11月贾跃亭第三次赴港,寄望于可以像一年前一样,能够再次从香港获得资金“援救”。但贾跃亭接洽的包括某中资地产公司老板以及一些在港的种子基金,基本都未借钱与他。

  在所有员工中,心态的两极分化极为严重。

  一部分员工,尤其是外籍员工,属于“乐天派”,对FF的前景十分乐观,他们认为FF拥有核心技术,员工也多为业界翘楚,现在的融资困境只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他们自己只管做好分内事。

  但是另有员工对外界信息比较敏感,而对公司的未来忧心忡忡,其中不乏主动请辞的,于是出现了“每个部门都有人员离职”的现象。

  一些员工对腾讯《一线》说,虽然贾总战略意识超前,但是这位公司的领头人对汽车工业的理解太过自信。一位参与过FF融资事宜的员工对腾讯《一线》表示,在拉斯维加斯的消费者电子展(CES)上展出FF91样车后,公司上下对下一轮融资相对乐观,投资人也见了很多,“但是在和贾跃亭聊完后,没有一家机构或者个人愿意用真金白银支持他的汽车梦想。”也有部分员工对腾讯《一线》表示,“如果贾跃亭不在,FF或许还会有一线希望。”

  贾跃亭在美国四个多月的时间里,去FF办公室的时间不在少数,但是全体员工发言等活动较少。此前有员工对腾讯《一线》说,FF内部对于公司的发展信息沟通极不透明,而贾跃亭来了之后,也并没有好转,9月之前只由Stefan Krause不断发内部信件,和员工更新公司的最新进展。

  一位FF员工对腾讯《一线》说,实际上,只要贾跃亭在,不管是离职的Stefan Krause,还是该公司创始团队成员Nick Sampson,都无法真正放开手脚发挥专业技能。

  附FF声明

  关于立即终止Stefan Krause先生雇佣关系及对其采取法律行动的声明

  2017年11月10日,Faraday Future决定立即终止与CFO Stefan Krause的雇佣关系。

  自从Stefan三月入职FF以来,不仅没有给公司做出实质贡献,反而存在失职、渎职甚至涉嫌违法的行为,严重损害了公司和投资人的利益。公司正在对Stefan采取法律行动。

  Pascal Coustar先生将会临时负责公司的财务管理工作。

  Stefan Krause先生阻碍公司正常融资顺利进行的行为因终止雇佣关系而得以终止,公司将加快并有效推进资金到位工作。

  此外,公司也决定立即终止CTO Ulrich Kranz先生的雇佣关系。Kranz先生7月中旬入职FF以来仅三个多月时间,公司的产品和技术研发工作将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成立四年来,Faraday Future招募并培养了业界一流的研发和管理团队,已经积累了行业领先的原创核心技术并打造了变革性的产品。未来Faraday Future将与全体员工和合作伙伴一道,继续致力于变革百年汽车产业,打造下一代智能互联网出行生态系统,持续为用户创造独一无二的价值。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棱镜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FF多位高管离职 员工称贾跃亭为融资最大阻碍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