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深创投孙东升:遍地开花的政府引导基金背后存在六大问题

2017-09-25 20:22:27 和讯名家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创业资本汇。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自“双创”概念被提出后,创投行业迎来历史上最好的发展机遇期,行业地位大幅上升。无论是政策的支持力度,还是业务实践状况,都可谓空前向好。受到创投行业火爆的影响,全国各地近些年纷纷设立政府引导基金,从中央到地方,政府引导基金大有席卷全国之势。

  据投中数据终端CVSource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国内共成立901只政府引导基金,总规模达23960.6亿元,平均单只基金规模约为26.6亿元。用“遍地开花”来形容政府引导基金的现状,一点也不为过。

  但在蓬勃发展的现状背后,政府引导基金却着一些问题。今日,由投中信息和投中资本主办、投中网协办的“第11届中国投资年会有限合伙人峰会”在深圳举行,深创投总裁孙东升直言,政府引导基金在运作过程中,存在六大问题。

  大型政府引导基金纷纷涌现

  孙东升指出,“双创”概念提出后,政府引导基金领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呈现“遍地开花”的态势。

  首先,大型政府引导基金纷纷涌现。根据投中数据,截至2016年底,全国目标规模百亿以上的引导基金共45只,披露总目标规模为13637.2亿元,其中国家级5只,总规模为2760.2亿元,省级15只,总规模为4275亿元。

  从区域分布来看,孙东升指出,目标规模百亿以上的基金主要集中在华北和华东地区,华北地区总规模为5360.2亿元,在全国目标规模百亿以上基金中占比为42.4%。此外,去年设立的目标规模百亿以上基金共31只,总规模为8700亿元,超过此前设立的总和。“最早期的政府引导基金多数是直投的,管理的规模也比较小。现在政府引导基金从直投基金转向了发起设立母基金,和过去相比规模也要大得多。”孙东升说。

  其次,引导基金的运行模式基本得到各地政府认可,且在北京、深圳等地效果显著。在孙东升看来,政府引导基金以出资人的角色参与到新经济的风险投资过程中,并通过杠杆作用,撬动更多社会资本共同参与。“从政府来讲,就是要支持当地的中小企业发展,在资金层面有一定规模的放大,并且委托专业的机构来管理,发挥市场作用,通过设立不同的风险投资基金和股权投资基金来支持中小企业的直投。政府引导基金发展到今天,一个重大的变化就是政府的出资已经纳入到预算,出资额也越来越大。”

  再者,政府引导基金投向种类多元化。政府引导基金现在不局限于过去主要投向创投基金,开始在企业发展全生命周期、企业发展全产业链以及支持国家级地方发展战略等方面提供全方位的支持作用。

  此外,政府引导基金还建立了股权结构多元化和市场化的激励、约束机制,择优选择GP,并且在投资上有一些政策的引导。对基金管理人的绩效考核,政府的经验也越来越丰富,在选择GP时对管理人的背景和过往业绩有要求,在整个基金的运作过程中,建立了考核机制。

  政府引导基金存在六大问题

  在孙东升看来,目前政府引导基金存在六大问题。

  第一,尽管政府近两年出资额越来越大,但其在单个基金当中的出资比例平均约占20%至30%,其余的70%到80%的规模,仍需要靠GP在社会上募资。社会化募资压力较大,很多基金因此达不到要求而夭折。

  第二,政府引导基金一旦设立之后,投资的进度难以满足政府的要求。尤其是在欠发达地区设立一个基金,本身当地的项目资源有限,在投资上,以创投的专业眼光来选择项目,投资标的相对匮乏,投资进度难以满足政府的要求。

  第三,管理团队不稳定,决策机制、风控体系建立不到位。这主要是有些政府出资是单独设立一个平台,自行派人来管理,相对来说就不太专业,在风控体系的建立和项目遴选决策机制上还需要摸索。

  第四,政府引导基金退出形势不容乐观。截止到2016年底,政府引导基金的总规模是2.3万亿元,假定其在子基金的投资比例为20%,放大后的基金总规模达到12万亿,这样投资的规模非常多,要全部退出是非常困难的。

  第五,政府引导基金存在政策性与市场化的协调问题。作为GP接受政府出资,前提是要接受政府对这个基金出资部分的政策性的要求和导向。如果无法满足这个要求,政府也是无法投资的。这样的矛盾在后期政府出资之后,在整个运作过程当中,需要一定的时间和政府管理方进行沟通。

  第六,区域引导基金发展不平衡的问题,现在主要是集中在华北、华东、华南这些发达地区,在欠发达地区投资还存在一定的问题。

  对政府引导基金发展提出四大建议

  针对上述问题,孙东升提出了四大建议。

  第一,稳定和扩大政府引导基金的功能,创新引导基金的形式或者模式。就目前来讲,政府引导基金在投资区域有限制,对投资额要求放大,对GP而言是比较大的压力。

  第二,政府引导基金的布局适度集中化。在一些欠发达地区,如果设立规模比较大的基金,可能会存在投资上的问题,建议还是应该适度集中化。

  第三,政府引导基金基于多维度遴选管理团队,首先是管理团队的过往业绩和管理机制,要选择合适的基金管理人;另外是投资匹配度,要有前瞻性,还有对政策的契合度。

  第四,拓宽引导基金的退出渠道,大规模的政府引导基金未来投资以后的退出,对创投机构来讲是一个必须考虑的问题。建议政府从现在就开始设立一些PE或者VC二级市场的基金,给这些到期的基金退出选择一个新的渠道。

  此外,孙东升提出,对政府引导基金的绩效评价要进行年度的评价,如果投资效果不好,也会影响后期的投资。另外就是对基金结束之后要有综合评价,建议选择第三方中立机构对基金做出客观的评价。

  孙东升强调,在各地政府拿出大笔资金做母基金或者做直投基金的同时,也不能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过去政府出资是对一些中小企业和创新企业有无偿资助,如果政府把这些钱都拿来做市场运作,可能对一些真正创新的东西,商业机构不愿意投。对于这样的项目,还是建议政府基金无偿投资他们,尤其是对一些天使项目或者是一些重大创新的项目,并不一定是完全从以前的无偿投资转向全市场化的方式,避免走向另外一个极端。”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创业资本汇

(责任编辑:娄在霞 )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深创投孙东升:遍地开花的政府引导基金背后存在六大问题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