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创投村有一口愚人井 为何大家都选择喝下井水一起颠倒黑白?

2017-06-11 11:35:45 投资界  占莎

  最新一期《奇葩说》的辩题很有趣,它改编自纪伯伦的一个故事,即,奇葩村有一口愚人井,喝了井水的人会变得意识错乱,颠倒黑白。除你之外,村里所有人都喝了井水,那你喝不喝?换句话说,当全世界都和你坚信的“真相”相违背的时候,什么才是“真相”?

  其实,这个提问完全可以把故事背景设定在“创投村”。在这个村子里,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出现这样的选择题,而很多时候,这个唯一“清醒”的人,在短暂的犹豫后,还是选择喝下井水,追逐大家眼中共同的“风口”,来一场一群人的狂欢。

  通常,我们只看到狂欢的热闹,喝酒玩闹,大声说笑。因为酒后回家昏睡的我们,恰好错过了狂欢过后,留在狂欢地的寂寥。也正因为如此,我们一而再再而三地步入同一条群体狂欢的河流。

  O2O疯狂的时候,一群创业者共饮“愚人水”,他们大呼,来啊,一起快活啊;P2P疯狂的时候,又一群创业者跳入了狂欢池,众人皆醉我岂能独醒;VR、直播、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一群群创业者又饮下了井水……

  在共享充电宝这样无趣的项目都获得追捧之后,那些“醒着的”创业者按耐不住了,有钱一起赚,要疯一起疯,他们喝下井水,“意识错乱”,连共享雨伞这样的项目都出来了。

  当然,陪着创业者一起狂欢的,还有投资人,资金支持才是往井水里投毒的“女巫”呀。在一篇写共享单车的文章里,一位投资人分析了为何资本这般狂热的原因。他说道,投资人的背后是LP,他们拿着LP的钱在一个个项目上下注。而不少LP的惯常是,你投了风口类的项目,项目死了,没关系,继续看好你。而你要是在大家都喝下井水疯狂追求风口时无动于衷,那便要受数落了,为什么大家都投了,就你们没投?

说白了,这杯井水饮不饮,就是选不选择安于舒适区的问题。因为大家都喝了,那你要是喝了,大家都一样,没人会怪你。但你要是不喝,你与全村人不能相互get对方的笑点、泪点,不能互相理解。

  说白了,这杯井水饮不饮,就是选不选择安于舒适区的问题。因为大家都喝了,那你要是喝了,大家都一样,没人会怪你。但你要是不喝,你与全村人不能相互get对方的笑点、泪点,不能互相理解。

  在这偌大的创投村,选择孤独还是一起沉溺,我的执方是不喝。为什么?

  在创投村,这个辩题的一个现实情况是,没有人能够长醉不复醒。你顶多是在醒来后再迅速喝下另一杯“愚人水”,进入另一个创业项目,飞到另一个风口。

  而且,最后一波去追逐风口的,往往输的更快,也不见得落着多少好处。最先押中风口的创业者,或可以靠着先发优势造出一个独角兽,后进入的,资本布局已然形成格局,你进去了也就是啦啦队,在外围卖力狂欢呼叫一番,在主场上真正炫技或大展身手的,轮不到你。

  喝下“愚人水”的创业者,还有一个病症,就是搞出一些坏新闻或制造一些噱头。这看起来似乎是一条捷径,能迅速引起别人的注意,与当下创业者要把自己打造成网红的观念也趋于一致。不过,看着别人吆喝的起劲,便断然饮下井水加入狂欢派对的创业者,情况似乎都不太好。

  在创业火热的这几年,回头望,还真没有哪位是靠着成为网红而在移动互联网创业圈成为闪耀之星的。而对于那些爱撕逼和大放厥词的创业者,当时吸引受众目光有多快,倒下的就有多迅速,马佳佳、余佳文、王凯歆、余小丹,每年都能抓个典型出来。

  在创投村里,真正的“金矿”,往往都差点变成“遗珠”。

  2000年到2001年,中国第一波互联网泡沫破灭,马化腾张朝阳丁磊等年轻的互联网创业者跌落悬崖。你告诉别人你是做互联网的,别人都会把你看成是骗子。这时候,能离开的人纷纷饮下愚人井里的水,忘却当下的失意,跨进新行业的狂欢列队。

  当时的马化腾也想要喝下井水。他到处找人,想用100万元卖掉腾讯,只是,大家都先他一步喝了井水,在他们的眼里,互联网已然变成了敝履,弃之不及。喝到井水的人们,不但对买下腾讯没什么欲望,就连手头持有的腾讯股份,也来了一次“清仓大甩卖”。

  李嘉诚的儿子李泽楷便是其中之一。起初,他是腾讯最大的投资者,持有其20%的股份。而在2001年,腾讯和整个互联网的低谷期,李泽楷用1500万美元的价格把这些股份卖给了南非的媒体集团MIH,继而错过了可能是此生唯一一次富过父亲李嘉诚的机会。

  村外的旁观者拉住了马化腾,没有喝下井水,在一番焦头烂额和孤独作战中,腾讯跨越了互联网时代,并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称霸江湖。

  那些拒不喝井水的人,他们的结果似乎都还不错。

  有“投资女王”之称的徐新就曾做了一次孤胆英雄。1999年,徐新还就职于霸菱投资集团,她相信丁磊能把公司做大,遂以500万美元投资网易。2000年,网易于纳斯达克上市,18个月融了1.15亿美元,但徐新却并没有选择套现。随后,互联网泡沫危机,网易股票在最低的时候跌到每股不足1美元。

  惨重的损失让霸菱的股东们很不满,不过,徐新依旧选择顶住压力,耐心等待。泡沫危机过去了,网易的情况变得好了起来。2004年,徐新选择套现,为股东们带来了800%的回报。

  那些现在看起来成功的公司,阿里巴巴、百度等都有过一段艰辛的历程,就好似别人都喝下了井水,徒留你自己一个人战斗。如果当时的他们也选择喝下井水,走入舒适区,那便没有今天的BAT。

  在面对这个辩题的时候,我们都不由得去想,是谁将毒投入了井里,谁是那个女巫?但这其实并不重要。在创投村里,你一旦人云亦云,看着深渊而为了追求群体的狂欢和集体主义而踏了进去,那便如姜思达在这期《奇葩说》中所说的,不是别人让你颠倒黑白,而是你自己“释放了自己心中的女巫”。

(责任编辑:王姝睿 HF059)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创投村有一口愚人井 为何大家都选择喝下井水一起颠倒黑白?》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