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同一个造车梦 为何贾跃亭成魔、马斯克成神?

2017-06-11 11:33:26 和讯名家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IT时代网。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贾跃亭没能成为中国的乔布斯,如今,他变换了偶像,想成为中国的埃隆·马斯克。

  最近有消息传出:贾跃亭将出任乐视汽车生态董事长和 Faraday Future 公司董事长。这位丢掉了乐视CEO身份的山西商人,似乎正在把当年要做汽车时的豪言壮语变成现实:

  “即便万劫不复,也在所不惜。”

  他要专心造车了,虽然这个烧钱的项目一度把乐视公司拖向深渊,导致他变卖资产质押股权,还拱手让出了乐视公司CEO的职务。

  这个赌徒期待在汽车项目上掰回一局。他倾己之力。根据贾跃亭受访资料,迄今为止,乐视汽车项目投入超过156亿。有媒体计算,其中贾跃亭个人投资3.5亿美元。

  这仍然是一个困难重重的危险游戏。

  而如同上一场模仿乔布斯的结局,贾跃亭或许也很难成为中国的马斯克。

  资金危机

  从乐视在2014年宣布“SEE 计划”要造车的那天起,贾跃亭就时常被拿来与马斯克相比较。

  他们都有颠覆传统汽车行业的野心。

  马斯克是先行者。特斯拉几乎是在质疑和困境中成长起来的,它在今年6月的市值是580亿美元,超过通用和福特的520亿美元、443亿美元市值,一举成为美国最大汽车制造商。而这距离特斯拉发布第一款汽车Roadster只有9年。

  跟随者贾跃亭距离这些还很远——他还在努力找钱实现量产。

  素来爱铺摊子搞生态的贾跃亭在汽车项目上也延续了一贯的风格。他手里曾经有三张通向汽车梦想的牌:乐视汽车、美国公司FaradayFuture(以下简称FF)、美国电动汽车公司LucidMotors。

  后两者分别是贾跃亭、乐视的投资项目。最近,为了回笼资金,贾跃亭已经出售了LucidMotors的股份,预计能在7月换得数亿美金。

  乐视危机之后,贾跃亭被迫调整节奏,专注于汽车业务。

  出售LucidMotors股份、连同为所持地产世茂工三寻找买家,这些行动都是为了孤注一掷——投入乐视汽车和FF公司。

  据贾跃亭去年透露,乐视汽车业务已投入156亿,实现量产总投入至少需要400-500亿。而FF91试装车于今年1月亮相美国CES时,贾跃亭放出狂言:再拿到100亿就可以实现量产。

  周期长、成本高,烧钱的造车梦想曾经拖垮本就不太结实的乐视生态系统。在去年年底的内部信里,贾跃亭承认:

  “乐视汽车前期投入巨大,陆续花掉100多亿的自有资金,直接导致我个人对LeEco的资金支持不足。”

  FF也很缺钱。

  这家公司是贾跃亭在2014年滞留美国期间以个人身份投资的,几位核心创始人来自特斯拉。

  去年,FF因缺钱一度爆发停工危机。随着今年年初宝马前 CFO 入职,对外融资才启动。据悉,5月,贾跃亭曾在英国面见中东及欧洲相关机构,想推进FF 最新一轮10亿美元的融资。

  资金、技术、人才,这是传统汽车行业百年发展修起的护城河,如同天险。

  钱是第一道坎。

  先行者马斯克也付出过代价:资金链泥潭差点将他拖垮。

  准确地说,特斯拉从2003年创办伊始,就没有摆脱过“缺钱”的阴影。

  在2008年第一款车Roadster交付之前,特斯拉经历过多次资金链断裂危机。

  而2008年成为马斯克最艰难的一年。在金融危机影响下,整个汽车行业都拉不到投资,更何况前途未卜的特斯拉:当时,发售2年的Roadster只卖出了2000辆,其开发成本就有2亿美金,是否能赚钱还不好说。此外,计划中的Model S能否成功生产,也还是个未知数。

  5月,汽车真相网站开设专栏“特斯拉死亡倒计时”。关于特斯拉会如何灭亡的文章,每天都会出现在美国的各类媒体上。

  12月,寒冬已至。首席财务官告诉马斯克:账目只能维持3天。律师拟好了宣布破产的法律文件,只等他签字确认。圣诞节前某个晚上,他半夜醒来,发现枕头上有泪水。

  最后,马斯克变卖家产筹到8000万美金,加上奥巴马新政府的新能源扶持,特斯拉得以存活。

  2010年特斯拉在纳斯达克上市,但此后常年处于亏损状态,到2016年Q2,亏损总额超过27亿美元。直到2016年Q3,特斯拉才实现2187万美元净利润。

  这距它成立已经过去了13年。

  人才危机

  今年3月,丁磊以健康状况为由,辞掉了乐视汽车联合创始人、全球副董事长、CEO等职务。

  这位乐视汽车最重要的高管,踏入贾跃亭的造车梦还不足2年。

  事实上,去年年底他已经淡出决策层。

  他最引人注目的一次现身是去年4月,那个春天,五棵松体育中心还挂着乐视的招牌,乐视还在顶着“PPT公司”的名号,熟稔地用一场场发布会拉高着生态故事的股价。

  在那场名为“无破界不生态”的春季发布会上,丁磊驾驶乐视超级汽车LeSEE缓缓入场,贾跃亭哽咽落泪。

  没想到几个月后,这两个男人惺惺相惜并肩作战的温情场景就成为了历史。

  丁磊长贾跃亭十岁,加入乐视前是上海浦东新区副区长,再往前,他先后在上海大众、上海通用担任要职,2007年出任上汽集团(600104,股吧)副总裁与上海通用汽车总经理。

  在传统车企里,他是个“撸起袖子加油干”的实干角色。

  2013年的一个雾霾天,贾跃亭在位于东北四环的乐视大厦办公室里,不顾众人反对,做下了造电动车的决定。

  即使把我们拖垮了也要做”,事后谈次此事时,他毫不后悔当初的固执——在孙宏斌介入乐视之前,这家公司没人能阻止贾跃亭的疯狂。

  他找到了丁磊。后者在供应链、研发和制造方面都具备非常丰富的经验。

  但丁磊没有等到 LeSEE 计划中的“很快量产”。

  他此时离开的真实原因未知,但有媒体猜测,可能是因为乐视的PPT式造车让实干派丁磊很不适应,或者他不看好乐视汽车的量产。

  去年 LeSEE 发布时,贾跃亭就表示:LeSEE 将很快量产。但官方一直没有给出具体的时间表。

  丁磊此时离开,在一定程度上应证了 LeSEE 短期内量产并不靠谱——有媒体分析:如果真是如此,乐视汽车项目马上就要进入丁磊最擅长的实干阶段,他多半不会选择现在离开。

  FF方面也不省心。

  今年春天,一批核心工程师扎堆离职。美国科技网站《Electrck》盘点了4-5月的出走名单,发现其中包括汽车工程设计师、计算机视觉工程师、无人驾驶传感器技术研发负责人、数字产品技术项目经理、电气工程和软件开发负责人等多个重要岗位人员。

  这与FF公司在2年前的高调亮相形成鲜明对比。

  2015年,贾跃亭首度承认其FF公司投资人的身份。同年,FF宣布耗资10亿美元建厂,又花高价从特斯拉、法拉利等公司挖人。

  去年,FF公司的“庞氏骗局”危机几乎与乐视国内被讨债事情同步爆发。

  有外媒报道,FF拖欠工程款近4600万美元,导致内华达州工厂进入停工状态,12月,它又因拖欠款项超1000万美元,被供应商Futuris 告上法庭。

  这个愤怒的名单上甚至还有一家加州房产商,FF公司欠其款项超10万美元。

  事实上,离职潮被曝出的这个春天,理应是FF公司最忙的时候——1月,FF公司在美国CES上发布第一款“互联网生态电动车”FF 91,据官方表述,发布会后不到36个小时,订单已经达到64124辆。

  这款车号称续航超过700公里,最快百米加速2.39秒、配备自动泊车技术等。宣传片里(对,又是宣传片),它的速度甚至超过了法拉利488 GTB,特斯拉Model S和宾利添越。

  更让人惊讶、同时也更让人质疑的是:FF91 预计在2018年量产。

  “难度很大”,有汽车工程师第一时间判断,这样的速度只有成熟汽车企业有望实现。至于乐视,投产前的各种试验还没有任何进展,一年内实现量产?几乎不可能。

  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也认为:

  美国工厂和中国工厂都来不及,乐视还是需要找一家代工厂。但据业内人士透露,即使大厂商成熟车型进行同平台改款迭代,审批报送就需要提前1年,怎么看都来不及。

  于是,融资道具、概念车……在FF91 被类似质疑包围之时,高管工程师的扎堆离职,就显得意味深长了。

  基因危机

  事实上,最近一年,特斯拉也经常爆出人才流失的消息。

  比如今年2月,从谷歌加盟特斯拉不到15个月的首席财务官Jason Wheeler 宣布即将离职,正值Model 3 准备启动量产的关键时刻,这个消息也引发了不少外界猜测。

  而从2016年3月起,特斯拉已经流失超过20名高管,覆盖金融、通信、制造、产品等多条业务线。这被认为与Model 3 量产压力有关。

  据悉,过去一年以来,特斯拉同时推进Model 3 量产、Gigafactory建立、收购整合Solarcity、量产新型2170电池等多项重头戏,加上马斯克持续施压,从高管到工人的日子都很紧张。

  特斯拉很快公布了一组数据,对高管离职潮引发的担忧进行回应:

  特斯拉最高级的高管团队里,75%任期超过3年,60%任期超过6年,20%任期超过10年。部分高管,比如CFO Deepak Ahuja和总裁Jerome Guillen,从特斯拉离职后,短期内又会回归。

  相比之下,贾跃亭的乐视汽车、FF公司就缺乏这样的数据和案例,去反驳外界质疑。

  特斯拉作为电动车行业的黄埔军校,在业内已成共识。FF公司、LucidMotors、蔚来汽车甚至苹果造车团队里,都活跃着特斯拉出身的高管。而其本身,也一直在吸引来自奢侈品、传统车企、互联网公司的高管加入。

  毋庸置疑,在造车这件事上,马斯克与贾跃亭的召唤力还不在同一个量级。

  作为创业者,他们有相同之处,有类似的商业野心和充足动力,善于找钱,也在资金人员方面,遭遇过相似的困境,但外界对于两者的评价和态度截然不同,究其根源,恐怕在于基因。

  可以说,剥离特斯拉、SpaceX 、Paypal这些公司,马斯克还是天才工程师、人类梦想家。贾跃亭呢?一个跟风逐利的野心商人罢了。

  这两位在造车路上相逢的赌徒,有着完全不同的过往——

  贾跃亭的路径是这样的:

  在山西县城里做运输煤炭教育等生意、在太原做移动基站配套生意、在北京做乐视生态生意,包括视频、电视、盒子、手机、影视、电动汽车——这是一个活在当下的聪明商人,早年有说不清的政商关系,具备捕捉商业风口的敏锐嗅觉;

  马斯克的路径是这样的:

  成立支付公司PayPal、创办火箭公司SpaceX、创办特斯拉、鼓捣太阳能脑机结合等高科技——虽然经常被嘲笑,但他的诸多商业计划都与人类的未来愿景有关。在其身上,似乎闪现着当年莱特兄弟的影子。

  具体到造车这件事情上,马斯克早早就在官网上公布了发展路径:

  1. 开发一辆跑车;(Roadster)

  2. 利用跑车吸收资金,开发一款更多人能买得起的电动车;(Model S、X)

  3. 用拿到的钱开发一辆更便宜的电动车;(Model 3)

  4. 推进以上三步的同时,提供零排放的电力能源;(自建超级充电站和充电桩网络)

  这些思路清晰合理,也确实在一步步实现,让高管和投资者多少心里有底。这位钢铁侠原型,此前为了火星移民这一久远可能,疯狂研究火箭发射,几次失败后终获成功,这些过往也形成了信任背书。

  而贾跃亭呢?乐视生态已经透支了他的可信任度。说得多做得少、PPT公司、坑股民……这些负面过往,都将成为他在造车路上的障碍。

  回到当下,在资本和多方利益的裹挟之下,贾跃亭的造车梦并非遥不可及,毕竟,资金和人才的危机还算好解决。

  但他注定成不了中国的马斯克——基因是无法改变的。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IT时代网

(责任编辑:王姝睿 HF059)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同一个造车梦 为何贾跃亭成魔、马斯克成神?》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