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繁华落去 语伴陪聊产品踉跄转型

2017-02-21 08:26:35 和讯名家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鲸Media。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上个月,好未来子品牌乐外教旗下的口语陪练APP多狮口语宣布停运,这距其上线不过半年多时间。除了这个已经发布“死亡通知书”的软件,国内口语陪练市场中还有一些品牌也相继悄悄转型。比如,语言学习社交APP琅琅已经转型做舞蹈培训,在线一对一口语陪练APP伴鱼开始将目光放到K12赛道,推出少儿英语产品……

  语伴类产品曾经的繁荣是不是注定“昙花一现”?走向没落的背后究竟是品质和服务的不到位,还是从一开始语伴市场就是一个伪命题?它们未来又将如何蜕变?

  1 密集出现始于2015年底,单一功能产品前景小?

(市面上知名语伴类产品)
(市面上知名语伴类产品)

  鲸媒体为大家搜集整理了口语陪练市场中几家比较知名的语伴品牌的基本信息及融资等状况。我们不妨从两个类别来了解上述几个品牌中的特征。

  (1)停运/转型的“明星”语伴产品

  上个月,多狮口语的一则停运公告不禁让我们感叹唏嘘,作为好未来乐外教旗下专门推出的一款口语陪练类APP,2016年3月开始进行内测之时曾得到大量关注。用户通过在多狮口语APP内拨打视频通话或者音频通话的方式上课,以通话时长计算本节课程的具体费用。可以根据外教标签选择外教,与外教进行无主题英语对话。据悉,多狮口语的教师大部分为菲律宾国籍,每分钟的费用在1.5元-3元。

  同样作为一对一在线口语陪练APP的伴鱼似乎转型较为及时。伴鱼平台上的课程包括基础日常、雅思托福、少儿口语、海外生存、兴趣爱好、职场口语、其他考试以及小语种。在该平台上1000多名的老师中,大约有一半是具有留学背景的年轻中教,另一半是菲律宾、欧美外教。用户与教师的通话价格由教师自己定价,价格范围在0.5-5元/分钟不等。除了最基本的课程,伴鱼还推出了名师直播课,每个学生的收费在10元/次以下。目前,伴鱼正在向K12赛道靠拢,已经推出了少儿英语等课程。

(伴鱼APP截图)
(伴鱼APP截图)

  与伴鱼相比,琅琅的转型似乎更为彻底。琅琅曾经定位为一款语言学习和跨国兴趣社交合一的应用程序,根据语言的不同用途进行分类设置课程栏目,有美食、摄影、电影、商务口语、雅思/托福干货、职场规划等,覆盖了包括英语、德语、日语、中文、法语、阿拉伯语和韩语在内的7种语言,费用在每小时3-5美元。不过,目前琅琅2.0版本已经转向舞蹈培训行业。

  (2)语伴作为附加功能的产品

  2016年6月,沪江宣布300万美元投资了italki的A轮融资,这个语言学习平台才逐渐被人们关注。italki是前述表格中创立时间最早(2007年上线)的提供国际语言的学习和交易服务的平台,用户通过Skype连接全球在线老师来学习口语。平台将老师分为专业教师和社区辅导两种,专业教师由持有专业教师资格证书的老师以及国外本地大学的语言学教授组成;社区辅导老师主要负责辅导和练习口语,平台共有3000多名母语教师。据统计,截至2016年6月,italki的注册用户达200余万人。

  与italki一样,HelloTalk也是一个全球语言学习、社交的平台。值得注意的是,其收费方式和其他语伴类产品不同,HelloTalk采取会员制的方式,年费为100元/人,据HelloTalk创始人2016年7月对媒体透露的数据,Hellotalk已经累计5万付费用户,注册用户数超过350万。

  老外趣聊是英语趣配音旗下的一款1对1外教口语学习APP,其课程分为少儿英语、旅游英语、基础发音、雅思口语、商务英语以及面试英语。平台使用的3000名身居英美加澳新的外教中,既有在中国高校任职的外籍教师,也有来自美国理工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的学生们,还有退役的美国海军。自2017年3月1日起,老外趣聊的视频通话单价为2元/分钟,课程价格根据种类从460元-3980元不等。

(老外趣聊APP截图)
(老外趣聊APP截图)

  微鸟是一个集国际社交、在线教育和语音翻译为一体的平台。其课程服务包括雅思英语、日常英语初级、英文面试、商务英语、少儿英语、商务汉语、生活汉语以及少儿汉语。教师为雅思考官和中文教师。课程以不同种类的套餐形式售卖,价格在3000-5000元不等。截至2016年6月,微鸟的注册用户达150万,售出500元学生套餐500个以上,消费均价在5000元左右。

(微鸟APP截图)
(微鸟APP截图)

  2016年9月,iTutorGroup旗下在线外教一对一平台vipabc推出了语伴类产品vipa,它的课程按照语言学习的功能、兴趣进行分类,包括V圈点、自然拼读法、自我介绍、日常用语、名胜古迹、人际关系、真实世界、一起来说笑以及英语游戏。Vipa的老师主要来自美国、英国、阿富汗等国家,截至推出当月,教师数量约为35人。课程时间最短为30分钟,课程套餐价格最低是39元,最低的费用约为1.3元/分钟。

(vipa APP截图)
(vipa APP截图)

  2 可持续性不强、使用门槛高、内容不能代替服务等核心问题暴露

  不难发现,2015年底至2016年初是这些语伴或陪聊类产品的集中爆发期,而且产品的同质化非常严重。虽然各家在服务、课程种类上采取不同的“花样”,但实则都是帮助用户练习口语顺便附带某些社交功能。那么,语伴产品的转型和关闭又暴露出了哪些核心问题?

  从产品属性而言,人们曾质疑这些产品到底是属于社交平台还是教育平台。由于过于类似社交平台,一些用户在体验这些产品时,不由得直呼语伴APP的“视频聊天功能太像微信了”、“用英语在微信上和外国好友聊天不就好了?”语伴产品与社交产品的界定始终是模糊的,也可以认为语伴本身就是一种社交,因为语言本身就是社交的一种载体。

  不过,英语趣配音创始人、CEO谭美红告诉鲸媒体,包括老外趣聊等在内的大多数语伴产品刚推出来的定位都是教育平台。这一观点也得到了启迪厚德资本投资经理蒋易皇的认同,“人们下载(APP)的第一目标不是社交,是想练习、学习英语才去下载这样的平台,所以还是教育属性多一些。”

  在蒋易皇看来,这些软件的核心竞争力是价格优势,因为去掉了中间的环节,不像传统培训机构中的外教课,省去了昂贵的销售成本和房租等等,所以陪练的软件就非常便宜,而且老师和学生相对容易对接上。

  然而,语伴的功能是否能有效的提高英语口语能力?鲸媒体采访的多位业内人士均表示出了怀疑。谭美红认为,陪聊的方式在保持英语学习的可持续性方面不够强,“必须要有系统性的课程才行,就算是大学生也需要课程来刺激(学习)。”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产品本身的使用门槛过高,产品属性对用户有了一定的要求,“用户必须有一定的英语基础,英语基础不好是聊不起来的,所以限定的人群也是有一定英语基础的人。”谭美红说。看来,零基础的学习者以及部分“哑巴英语们”是无法在一开始就能使用语伴产品进行学习的。语伴产品至今仍无法完全做到让所有不同程度的英语学习者都能使用它们。而这些被“遗漏”的用户在国内受英语教育的人中,也占了不少。

  另一个在语伴类产品中潜在的弊端是选择成本,因为教师专业度和内容匹配度都不够高。蒋易皇认为:“家长或用户开始并不知道哪个老师比较靠谱,他们要有一定的鉴别能力才能挑到好的老师。”大多语伴平台里的老师资质参差不齐,目前国内没有一个完善的制度去考量他们。学生花了钱选择某个外教聊天上课,即使他遇到的是一个擅用英语交流的人,也不一定是适合他的好老师,这也意味着在APP上的语伴或许并不能为学员找准问题并进行针对性地修正和辅导。

  笨鸟雅思、GoGo Talk创始人肖一辉向鲸媒体表示,从商业角度而言,语伴产品的优势肯定是边际成本上很低,但是这也只是在理论上成立,“不要忘了教育本身是一个服务业,如果把服务的层面全部弱化、只注重内容层面也是不行的,因为内容取代不了服务,而且从长期角度来看,单纯的内容是低价值的、没有附加值的。所以很多人用互联网/技术的角度去揣摩教育行业的商业模型,其实是套不进去的。”

  语伴类产品如果仅限于练习口语、增加单词量,那么将仅仅是学习英语的一种工具。用户单单靠语伴产品并不能完整地学习英语,所以这些必定也会成为用户的付费障碍。

  3 前景堪忧,未来趋势何在?

  鲸媒体专访谭美红时了解到,趣配音公司并不希望老外趣聊APP过多地对外宣传,目前重心都放在英语趣配音上。英语趣配音App会给用户推荐优秀的外教,再将有陪聊意愿的用户引入到老外趣聊APP上。截止2016年11月,英语趣配音的注册用户1600多万,月活400多万。而老外趣聊同时间的注册用户有20多万,付费用户占10%。或许可以认为,如果只有单纯的陪练APP是较难存活的,正如谭美红所解释的,“陪聊产品一手要抓用户、一手要抓老师其实是蛮难的事,因为这两部分都是强运营的”。

  而对于一些已经转型的产品,谭美红表示,他们转型后的前景也不太好评价,关键还是得看创始人和公司的基因。“如果他们想发展,也得看各家,做一对一或中外教结合、直播、一对多等方式都有可能。”

  不过,蒋易皇似乎比较看好语伴、陪聊类产品的未来发展,他直言,“尤其是过几年之后,当85、90后的年轻人逐渐成为家长的主体后,他们更熟悉互联网,本身英语也不错,那他们就有鉴别能力,会更多更好地去利用这些产品。”

  对于广大的陪聊类产品的用户——成人和大学生而言,在学习英语方面,无论是完全的线上还是线下的课程,都存在黏性差、续费率差、用户的生命周期较短等问题。因为即使语伴解决了时间上碎片化的问题,但学习英语始终是一个反人性的过程。

  在肖一辉看来,语伴更像是一种IP产品,他举例解释道,就像一两本教材并不能把教育行业的所有老师都替代一样,语伴和出版物其实没有本质的区别。“现在人们还达不到用人工智能的方式去学习,即使技术上有人工智能,也只是在信息层面,比如让识别力更高、让翻译能力更强,但是从陪伴、个性化互动、社交等角度而言,语伴产品还无法达到这种要求。”所以,语伴、陪聊的方式更多像是一个出版物。

  他对鲸媒体坦言,他一直不太看好语伴/陪聊这一领域,并不是不看好语伴这种本身存在的形式,而是这样一个高度载重的产品不能单独存在。

  “它仅能作为服务生态、产品生态中的一个环节,就像没有人单独拿葱来作为一道菜吃。”

  “未来,陪聊或语伴肯定不会作为主要的商业形式。”肖一辉说。因为教育的本质很大,语伴/陪聊的形式是一种很好的补充,可以作为一种教学手段,适合对学员语料层面或者其他劣势层面进行补充,尤其适合自我驱动性比较强的、需要在语言的信息层面上强化的学员。“当一个学员已经具备了一定的自学习惯,同时有自学能力的情况下,语伴类的产品还是可行的。”

  他还强调,语伴实际上是一种假性需求,一年多前他就认为语伴产品一定都要转型。“就像所有的作业类产品都会转型成辅导产品,所有题库类产品都转型成辅导产品,那层吸引人的黄皮纸最后都会被扒下来。”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鲸Media

(责任编辑:赵然 HZ002)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繁华落去 语伴陪聊产品踉跄转型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