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野蛮生长的小县城 到底是创业的天堂还是地狱

2017-02-04 08:32:21 思达派  李翘

  我的家乡是鲁西的一个小县城,专用汽车、教辅图书是县里的两大产业。近两年,像任何其它城市甚至北京一样,县城的城镇化在迅速发展,每回家一次,我都半天缓不过劲来。但是,没有任何一次回家,像今年春节这样让我震惊,我看到的听到的,时时刷新着我的三观。

  交通混乱,县城变成了停车场。夜里街上有近一半的车都开着刺眼的大灯,违章酒驾比比皆是,违章记录直接找关系便能销掉。

  男女关系混乱,结婚年龄持续走低,结婚离婚如同儿戏。因为许多农村人做生意赚了不少钱,所以现在大家更不相信读书了,读大学的比例更低。多数人初中读一两年,耍两年便结婚生子,结婚证还没领就迅速离婚。有的乡镇彩礼达到四五十万,二婚也一个价。

  产业混乱。发财的更多了,但手段却越来越不光明。早先人们挣钱还主要是靠专用车制造、图书出版。现在,更多的人靠假税票、假车辆手续挣了大钱,开了卡宴,买了几套房。

  创业机会多,却像野草一样混乱而疯狂。

  我万万没想到,在一个如此小的县城里,微整形居然是一种非常发达的产业。身边亲戚朋友告诉我,梁山各个角落遍布着大量微整形店,店的主人往往是离婚了的年轻妇女。她们可能只有二十四五岁,离婚后选择励志地创业,去稍大的城市学习了一个月,回来就大胆地开张,给人打玻尿酸捏鼻子。关键是生意还都不错,县城爱美的女性多的是,她们可不会考察你的资历,只要“看上去很美”就足够了。据说,县城许多看上去很美的女人都动过刀,这个我是信的,我身边的两个比我年纪小的女性亲戚,她们都动过。

  女人和孩子永远是消费的主力,除了微整形,教育培训也是朝阳产业。

  县城里90后生的孩子已经上了小学,相比文盲般的父辈和只有初中学历的自己,他们突然觉得一定要把孩子的学习抓好才够逼格——这么说不是因为刻薄,而是因为他们自身并不真的认为学习好有用,抓孩子的学习似乎只是随大流。

  他们对孩子说着蹩脚的普通话,给孩子上各种补习班,有的课后班价格堪比北京,许多家教已经到了200元一个小时。有人解释,上课后班不全是为了补习,有的是想让孩子多和小伙伴玩,毕竟,现在汽车太多了,而且大家住进了楼房,家长没法把孩子们撒在外面玩了。

  消费升级也出现了。

  最简单的比如水果店,我的表姐最近正考虑开一家高端水果店,她的朋友开了两家,生意特别好。表姐告诉我,现在即使农村消费者,年轻一辈的也特别舍得花钱,有的农村女孩每月只挣1000多,却依旧用着一些国际大牌的化妆品。

  我看到的只是一些小的产业,而实际上,这个城市最隐秘最赚钱的产业,却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早先的“担保公司”,也就是所谓的民间借贷,肥了一批人,也进去一批人。现在呢,不止一个人跟我提过,如今小县城里倒卖假税票、假车辆手续又发了一批人,这批人开着卡宴,消费起来一掷千金。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会再触到政策的红线。

  虽然人们的财富日益暴增,但素质却没有跟上来,无论是文化水平还是道德修养。现在县城人口涨了,像样的中学仍只有那两所,考不上的学生就退学,混几年,然后结婚生子。

  权力崇拜,不守规则,义气用事,拳头说话,仍是县城人的思想准则。我想,有时候金钱多了,如果文化修养没跟上去,反倒可能造成更大的破坏力。

  以前曾看过不止一篇描写现代乡村的文章,写的非常悲观,当时我还不以为然。现在看看自己家乡,觉得不比别处好多少。以前还不曾觉得,这次回来,我深刻地感觉到,家,真的回不去了。

(责任编辑:张倩 HF006)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野蛮生长的小县城 到底是创业的天堂还是地狱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