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圆桌论坛:慧眼识珠-LP专场

2016-01-14 17:35:11 和讯创投 

  和讯创投消息 2016年1月14日,由融资中国、融中集团主办的融资中国2016资本年会暨颁奖盛典在北京隆重召开。云月投资合伙人宋斌、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全球家族企业、研究中心主任高皓、聚景资本CEO、聚景母基金管理合伙人吴珠智、苏州元禾控股有限公司合伙人王吉鹏、亦庄产投副总经理唐雪峰、成都银科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肖建、盛世投资总裁、创世合伙人张洋参与了以“慧眼识珠-LP专场”为主题的圆桌论坛。

圆桌论坛:慧眼识珠-LP专场

    以下为圆桌论坛实录:

  主持宋斌:下面请各位做一下自我介绍。大家的介绍既简短又很切中自己的特点。

  高皓:非常高兴今天再次来到融资中国年会现场,我是来自于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的,负责全球家族企业研究中心。我们研究中心是去年正式成立的,印尼首富金光集团对学院做了比较大的捐赠。我们关于家族企业相关的研究和教学工作实际在7年前就已经开始了,那时候对家族企业还没有这么多关注。我们从2013年开始越来越感受到家族企业治理、传承家族财富的热度,不光从企业家层面还是在座各位金融大老,还有你们所在的机构,所以我想也很期待在这个论坛上跟大家做更多关于家族财富的风险。

  吴珠智:汉景家族办公室主要是三块,一块是做家族财富管理,为家族配置了400亿资产。第二块是我所在母基金平台,有汉景和巨景。第三块是为家族市值做管理。汉景和巨景加起来有30几支基金了,主要是二手份额的转让,老基金的投入,还有一些跟投的项目。今天的主题是慧眼识珠,正好我叫吴珠智,我是从珠走向管理人,做投资,现在管母基金。

  王吉鹏:大家下午好我是王吉鹏,我们是2006年开始做,算是国内做得最早的一支人民币的母基金管理公司,我们差不多有两期40亿规模,2015年年底把基金全部投完了,投了40多个基金,投了接近600多个项目。2016年,今年算是我第十个行业的年头,过去10年风风雨雨,有机会跟大家分享。

  唐雪峰:大家好我是唐雪峰,亦庄国投主要是母基金投资作为主要的方式。母基金2015年完成投资决策40多个基金,2015年签约落地有30多支,我们接近300亿人民币。基金总规模接近3千亿人民币规模。希望后期我们能成为各个优秀的JP,每一支基金组建的时候最主要的投资人,跟大家一起分享中国股权投资的成长,分享这一轮股权投资的盛宴,谢谢大家。

  肖建:我是来自成都银科的肖建,我们是成都市和成都市高新区政府平台搭建的母基金机构。我们不算引导基金,但是我们有政府背景,也有一定政府诉求的母基金。6年多来投了18支基金,目前18支基金投了有150个项目左右。从去年这些项目已经有一些很好的退出的方式,在今年2016年应该可以看到我们比较好的投资回报的显现。也希望和更多的JP,以及跟在座的母基金机构有更多的交流和合作,谢谢。

  张洋:大家好,我叫张洋,来自盛世投资。我们是专业的母基金管理机构,我们是纯民营企业。发展到今天我们仍然坚信哪怕是现在经济形势不景气,股市下跌。未来10年内在中国最值得长期持有资产仍旧是新兴行业中小企业的股权,我们认为这是中国目前最值得持有的股权。基于这个理念盛世有且只有股权母基金一个业务,下面分为很多板块,包括一些行业性的基金我们有了集成电路、医疗和文化相关的板块,也有阶段性基金、区域性基金。同时我们还有为创业者服务的超级孵化器,盛世方舟,希望和各位合作打造一个创投生态圈。

  主持宋斌:我是融资中国的老朋友宋文,来自云月投资。这么多年我已经成了他们资深主持人了,这三四年来很多场主持,在场很多也是老朋友。我们是专注于消费市场专注于消费行业,专注于运营,同时专注于和股东的共同的成长以及价值创造的专业的的PE基金,在中国投了许多标志性的成功项目,也希望大家关注。

  三位嘉宾都是和政府引导基金有密切关系的。唐总的亦庄是一个公司制基金,但是背后政府的意图是非常明显的。而肖总是在当地管当地的政府的基金。张总虽然在北京但是到了全国,帮助全国很多地方设基金、管基金。中国的政府引导基金在目前是什么样的现状?什么样的追求?追求样的路径?特别要问的是慧眼识珠中政府引导基金以及类政府引导基金对JP的选择有什么特点?请三位帮我做回答。

  唐雪峰:亦庄国投有两种身份,一种身份我们是一个政府引导基金管理机构,我们管理者北京市财政局、开发区科技局、开发区人才中心等机构,我们都是受托管理机构。另外也做比较市场化的母基金,我们梳理下来政府引导基金到底是什么?这个话题很重要。我们的理解这是一种政府购买服务的行为,我付出的成本就是我付给这些优秀的JP的管理费和分给他的分红,我获得的是优秀投资人在我的区域内进行投资活动,扶持区域内企业的成长,这个是我获得的服务。我体现的结果是什么?就是被这些优秀投资人投资后的企业会出现爆发式增长,他们的产值会增加,利润会增加,进而他们在区域内缴纳税收就会增加,当地的财政就会充盈,同时我引导基因的规模预算就可能会变得更大,如此循环下去。这是我们做政府引导基金的基本逻辑。

  这样的逻辑下选什么JP来拿政府引导基金?因为政府引导基金是很细分产业的,每一个基金只做一个产业。一定是对产业有高度理解、有高度认识,同时有能力做很强的投后管理,就是提升被投项目和经营的能力,而且愿意在我的区域内寻找最优秀项目来投资。这样可能是入围政府引导基金评选的第一轮,后续和我评选市场化母基金的标准没有区别。

  主持宋斌:亦庄国投做得非常专,但是它的最大不利条件就是金箍棒画了一个圈,因为是亦庄开发区,北京新技术开发区。而肖总是在西南一个大西部开发的核心地区,他们是什么特点?选择JP有什么窍门和特别要求?

  肖建:我们有政府背景,大体需求实际是类似的。从我们来看首先从我们整体要处理的就是我们的股东的一些诉求,也就是投资人的要求。我刚才简单提到了我们的股东大概就是两种类型,一个是进出口银行,另外一类就是当地政府。所以说政府的诉求是有政府引导的若干要求。而进出口行的投资相对有盈利的市场化要求。我们作为管理人,因为我们还是属于公司制,我们作为团队我们的目标实际上就是需要去协调和处理这样的政府诉求、政府的目标要求和市场化盈利要求之间的平衡。

  因为我们沟通也比较多,政府的需求其实是比较简单的。我们理解的要么就是比如落地当地,实际上就是招商引资、创税增税的引导要求。另外就是需要投资基金投资当地企业,促进当地企业发展,当东当地经济增长,这实际就是政府的一些诉求。政府的诉求说起来非常简单,比如说跟JP沟通交流的时候可以清晰地把政府要求表达给JP,JP如果能够接受政府的诉求和要求我们就可以进一步沟通洽谈合作。如果不能够接受那受到我们的股东的要求,我们也不能把合作进行下去。所以政府诉求其实是很简单的。

  另外一个方面要做到就是市场化要求,市场化要求实际上表达起来很简单,就是寻找比较优质的JP,实施投资,获得很好的投资回报。但这个其实是需要很多手段完成,这个目标非常单一。我们需要去做一些行业配置,去做一些阶段的配置,需要做一些管理团队类型的配置。需要做一些投资前的权利配置要求,投资前根据要求实施投后管理跟踪,保证投资人的收益。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这样一个平衡的协调。

  我们经过这么多年努力,我们逐渐在削弱政府的一些要求,因为直接的一些要求政府现在也看到了我们整个的投资实施下来以后除了基金直接投资的企业所产生的当地的经济贡献外,实际上带动的一些其他的方面的效益也非常强烈。所以政府现在也有这种意识在逐步放松政府诉求的一些刚性的约束。更多的通过市场化手段来带动整个投资的形成,来促进地方经济发展。所以我们在寻找的时候我们是需要有两个方面的大的终极要求去做平衡和协调。

  主持宋斌:肖总讲的放松政府要求的事情是好事还是坏事?我还有继续的问题会问。我先来问一下张总,盛世不仅在北京管基金,也在外地管基金。同时它还有一个很有创意的事情,他管基金,他前端做孵化器的配套的事情。所以它对JP选择又有什么特点?其中有一个很具体的,只投VC不投PE吗?只是举个例子。

  张洋:主持人很犀利,刚才拼命说不让准备,所以我现在很没有准备。我们作为民营机构我们有三个关卡跟大家分享一下:

  第一,钱很多。在存量资金盘活情况下,政府引导基金是很好的工具,存量非常多,目前这几年可能会出现政府引导基金的放量,这是好的方面。基金比不做基金要号,对于提高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率,用市场化方向引导投资方向,并且使这些财政基金将来能够重复滚动运用,这是非常好的事情。

  第二,认知不清。全国没有统一的标准和样板,各地的领导对于同样的事情的认知不一样。同样一个工具可能会嫁接不同的需求。在这个基础上很多地方把政府引导基金叫一激就灵,把财政基金拨款改成基金好象什么事情都办了。业内人士肯定知道基金只管一小部分行业的一小部分企业的问题,不可能把政府的所有职能和诉求全部承担。在这个基础上盛世做的很多事情,比如我们做行业基金的梳理,结合产业的招商引资,包括孵化器和为创业服务的载体其实都是给政府能够呈现一个一揽子的工具和解决方案,而不是单纯用股权、创业基金或者母基金完全解决,这个还有待于业内人一起努力把政府资金通过不同的工具一起用好。

  至于资金选择的角度来讲,除了现在业内通行的,包括我们逐渐开发出来的通过数据库判断的很多判断标准之外。很重要的一件事情是受人之托,终人之事,看委托方的资金的性质来源和要求。根据他们的要求来选择对当地最有利和对他们的要求最容易实现的基金管理的和相应的效率,这个匹配的效率就会更高。

  主持宋斌:张总有冷静的大脑和热情的心,所以他的回答非常好。返回来我要问要总一个问题,最近财政部发了一个关于财政基金的要求,不知道肖总注意了没有?最近财政部新发了关于基金的规范的要求,罗部长专门做了一个简短的新闻的发布式的采访,讲了一些要求,讲了讲话。你觉得财经不最近新发的这个规则对你在地方引导基金意味着什么呢?

  肖建:宋总这个问题我这么说吧,因为我刚才也一直提到,因为我们实际上不把我们作为引导基金,因为无论从公司成立的出资人性质,还是一开始设立的形式。

  主持宋斌:您不必当老总您当着省长回答这个问题。财政部给您提要求了。

  肖建:从我们角度来讲我觉得对我们整体运作没有任何影响,我们公司的运作,从我们公司的运作模式,我刚才提到了。我们实际上是作为一个公司制的非常规范的母基金,我们的所有的运作的要求其实在公司设立的时候在章程就严格界定了,包括整个的业务范围和运作模式、运作机制都是在里面非常清晰,所以新的这样的要求和约定对我们公司并没有造成任何的影响。依然可以按照我刚才提到的,我们满足对当地的招商引资这样的政府诉求的前提下去寻找优质JP,为投资人创造优质回报,所以这个没有任何影响。

  主持宋斌:谢谢。因为中国在改革开放30几年来已经出现过多次一涌而起,然后蜂拥而溃的状态。这种状态下达到1万亿的水平,真作假时真亦假,真真假假分不清。这个我理解是财政部在把基金的定位、范围、用途、程序以及效益的考核要求做了一次非常重要的规范。我们对于重要基金的发展,这个规范出台非常非常得及时。这里边的政策性的问题上万亿、数千亿、上万亿的引导基金投资什么?谁来投?投了什么东西?这才是我们所有的国民、所有企业最最关心的问题。这里边最大体现的就是专业的资金由专业的机构进行专业的管理投向专业的方面及项目,这是重要基金一年中要做的大事情。

  前面三位讲了政府引导基金的课题。那我们发现元禾很有意思,他们拿了国开的钱,还在拿市场上的钱。在这么一种混合的资金来源情况下,他们对于JP的选择又是什么样的标准呢?

  王吉鹏:我们是苏州园区政府,当时也是跟国家开发银行合作搞的第一期母基金10个亿规模,双方各出5个亿地跟肖总很类似,你们是跟市政府,我们跟国开,一起来做这个事情。从基金性质来说还是全国资为主,运作方式其实从2006年我们成立一直到今天一直秉承市场化运作方式在选择、在做。包括2010年年底跟国开金融成立的基金国创母基金,分成国创元禾,还有国开开元主要针对PE,一直投到今天,投完了,还是按照市场化既定方式在走。问我选团队的方法和标准,我回顾一下过去10年,其实我们有几个阶段。

  刚刚开始2006年我们当时做的时候市场上没人做母基金,最早内部投资管理办法是参照投项目办法改的,当时大家都没有做母基金的经验,也没有投JP的标准和准则,最早就是一路上摸着石头过河过来的。早期我们分类三个阶段,整个40亿的盘子。最早是白马加黑马策略,因为我们是人民币,国内那时候基本全是美元,也没有人民币,说白了也没有人民币出资人。第一期10个亿,投了16家基金,16个基金里10个团队以前是管美金的。其中一半做了基金的形式,就是我出人民币他用美金跟我配资,这个行情一直做到了2009年,最后一年当时因为有限合伙法启动,包括人民币出资人活跃,所以我们那一年最后做了纯人民币。当时投软银等等,全是美金。而且人民币出资人只有我这一家,当时的环境就是这样当时选团队就是白马加黑马,就是以市场上VC团队为主去投,后期加了一些以深圳本土做人民币一直做经验出来的。这是第一期。

  第二期是2011年,2010年底其实市场已经发生很大变化,我们说2009年是中国人民币基金的元年。因为我一直说两个数据,因为2009年中国人民币首次募资超过美金,首次投资超过美金。一方面是因为美国的经济危机,很多美元的PE资金上有问题,2009年也是创业板出来,一下人民币基金就风起云涌,各个行业人都在转身做投资,有各种券商、会计师事务所等等。

  主持宋斌:现在是第三波了。

  王吉鹏:那个是一波大的浪潮,大家积极投身在里面,其实市场是残酷的。第一波是白马加黑马。第二波基本上大家都是IPO,确实一二级市场是(英文)的模式,PE很高,我们当时判断这个市场做不不了,或者说持续不了。当时有三个方向可以走,那时候是2011年(念头),开策略会说一个是往前走,一个是做细分领域的并购,还有往下走做并购基金。我觉得这三个方向基础都是在于JP团队的专业化,对行业的理解。你要往前走你要比别人更早发现案子,或者比别人更早发现这个案子的价值,那你肯定对行业有更多理解。做并购一定是在行业里上下游有更多的资源,去做整合和并购。专业化也是。所以我们2012年开始就只投一个领域或者最多两个领域,聚焦在一到两个领域的基金。

  我记得那段时间如果大家还有记忆,我记得有段时间叫VCPE化,后来资本市场掉下来叫PEVC化,过去几年还有天使机构化。所以我觉得这也是这么一波浪潮。

  主持宋斌:我后面会追问您两个问题,我先问第一个问题。

  王吉鹏:到我们全国有600多个团队,投了不到40个团队,累计成40几个基金,有的团队投了三期,陪着他们走了六到七年的过程。所以现在元禾做基金配置和选择上是生态系统打法,元禾和国开合作有一些定位我们是做偏中早期的投资,所以我们们内部有一个(英文)选择,从阶段、从天使,还有成长期都会覆盖,行业上是纵向的切割。包括在细分领域,包括天使现在更多也是希望看到一些专项天使。因为天使这个东西也是可以往细分去走。因为我们基于过去10年行业的积累,所以我们现在投的其实是在我们某些战略的补缺,或者今年开始我们重点看教育、看体育,把行业做成整个生态系统,大家在一起去走。

  主持宋斌:最近一年多两年的时间有多青年才俊从老基金分出来了,投得多吗?

  王吉鹏:VC2.0我们基本全部看过了,就是2014年出来的那一波,基本是两个行业,就是移动互联网和互联网行业,还有一波是医疗行业,会有新的团队,我们还是投了不少。

  主持宋斌:入选率大概多少?

  王吉鹏:出来的我们基本都看,但是入选率其实不高,我们投了大概一两支。不是说有一些团队我不投,有一些团队我是在观察。

  主持宋斌:既量化又具化,赞一个。再问你一个问题,你整个的元禾除了在往早期走,往VC走之外,对深入专注化的基金你们现在是看好还是说不是很关心呢?不只是并购,而且是很专注领域这类的。

  王吉鹏:我们现在专注在某一领域的应该说是非常看好。我们觉得是未来代表的一个方向。举个例子,我上两周在上海我聊一个房地产的老板,他们要做基金。他们也是在说今天他们传统的房地产企业怎么拥抱互联网,我觉得他讲的一个观点我很认同。他说房地产要往下走一定要加一些特色内容,包括美国的一些模式,一定要有内容性的房地产才有机会。今天很多所谓我们看到一些投互联网的的基金,他们现在都在说我们用互联网+传统产业,他们看到互联网+房,互联网+车,互联网+医疗,互联问+教育。我跟那个老板在聊,他觉得互联网+内容,不是直接+互联网,+内容是可以通过互联网方式改变的。

  我说这个例子是说产业的人看问题跟投资人看问题是有差别的。这里面不是说哪个更好或者更不好,其实这里面有互相借鉴的因素。所以我们希望投的团队是既融合了产业的经验、资源跟行业的敏锐性或者判断的敏感性,也融合了经验。2013年我们投的团队,整个团队是华为的高管出来创业,在华为待了18年。他那时候就一直在讲,就是今天讲的工业4.0的东西,2013年他就在说。另外两个是美元基金,实际证明也是很不错的。

  我们内部还有一个策略就是我们会做一些JP的,所谓的天使,我们叫JP天使团队,我们建设一个团队在产业找一些人跟投资人做一些组合,然后在我们看好的产业做一些投资。

  主持宋斌:专业非常重要,不论企业家还是投资家,刚才王吉鹏讲的观点都很重要。我还想追问一个问题,除了对新兴产业大家都很感兴趣外,对传统的消费行业的升级你怎么看?投吗?是重点吗?

  王吉鹏:信行业分为四个,一个是互联网、移动互联网,还有工业4.0就是先进技术,还有大健康领域,还有就是消费服务。我们觉得有非常大的机会。

  主持宋斌:中国母基金对基金业投入的方向、范围、偏好都做了分析。时间有限没有办法每一个都谈,所以用案例做了剖析。谢谢大家的分享。

  吴总我相信你的活干得比他们都辛苦,因为你是纯市场化,直接和私人、富人打交道去募资再投资的过程。那您怎么拿钱,怎么选JP?

  吴珠智:汉景家族办公室在母基金方面其实有两个品牌,第一个是汉景的母基金的平台,是针对超高净值的客户,对之前的家族客户形成的母基金的。巨景平台是针对高净值和超高净值的富裕家族,这些富裕家族之前大多数是做企业出来的,企业家的富裕家族。刚才也谈过我们觉得未来其实没有真正的实业家,要么是实业投资家,要么是投资家,无论怎么配置一定会把一部分的财富配置到股权当中来。所以我们对这部分的家族募集的时候其实他们可能还不是一个非常成熟的LP,我们作为一个LP的管理者来说,对这样的LP其实也是要养成的,有美少女养成计划,我们这里也有LP养成计划,所以是分阶段的。所以第一个阶段是安全和稳定性,还有他们能够理解一些太前沿的产业,比如现在讲的二次元到2.5次元的这样的00后或者95后的产业他们不太理解,他们可能是消费制造这样的,从这样的角度切入,这是募集的部分。

  对JP我们也有一个JP的孵化器的概念,我们关于在消费升级也好,在纵向产业领域里面它一定会出来一些之前做得好的企业家,这些企业家有上市公司,可能也没有上市公司,但是他们对产业的理解,特别到了今天我们讲整个大的环境的转型升级,其实资本也在转型升级,他们也在做自己的转型升级的准备,但是他们对产业的理解其实非常深刻,今天他们会加一些我们讲互联网+传统产业,我们讲可能是传统产业+互联网+内容+工具,他们在风口上也会想一些方法。对这样的JP我们确实可以帮助他们如何成长成一个有产业有投资的投资人的团队。

  这个活一边是要把LP养成,一边要把JP养成,确实很累。

  主持宋斌:感谢吴总,高主任是知识非常渊博,研究面非常广。我下次给他一个专访,但是我今天问他一个跟今天密切相关的问题。2008年之后富人们,或者民营企业家们,个人们拿钱投了JP,被创业者忽悠了一把,受伤不浅,伤心至今。请问您认为今天的富人们,家族的财富管理过程中对于PE的投资是积极还是消极呢?您预测对未来的趋势是什么?以及对PE的要求。

  高皓:非常好的问题,2013年我记得我在融资中国发了一篇文章,2013年也是家族办公室的元年。2013年有很多标志性的家族办公室成立。两年过去了在中国做家族办公室有两三百家,不见得做家族办公室的事,可是他们都叫自己家族办公室。家族办公室其实是一个新的趋势,也作为机构投资者非常重要的来源,因为在美国家族办公室受美国证监会监管,监管了1.2万亿美元金融资产,也是PE机构重要的LP的来源。跟其他的类似的机构相比,比如跟保险公司、股权基金,包括产业基金其他类似的机构投资者相比,家族办公室跟大学捐赠基金更像。因为它其实有两个主要目标,一个目标是实现家族财富的保持和增长,家族财富的购买力,因为家族财富是代代相传。另外一个特征是像大学基金一样每年都有一些投资收益用于支持要么大学要么支持家族的需求,要么生活的需求,要么是企业发展有的时候会要做再投资,所以有刚性的要定期地从投资当中抽走钱,有这样的需求。

  基于这两个特征就回到您的问题了。我们看到这些家族办公室怎么来选LP,我们看到其实有两大类家族办公室,一类是单一家族办公室,是只为一个家族来管钱的。比如我们看到像BAT,他们都成立了自己的家族办公室。

  主持宋斌:他们投PE吗?

  高皓:当然,这是必不可少的资产配置的类别。我想跟在座讲的有一个加分项,有一个减分项。我重点讲一下SSO,加分项我们看到很多家族其实把家族办公室看成是一个他来像章鱼一样,把他们的触角通过投资不同的VC和PE基金,实际上是触角都伸出去了,主要是两个大的意图。因为家族办公室背后是家族,是实业企业。一方面需要跟已有的产业寻找协同效应,寻找关联性。另外一个是他们对非常创新的科技其实是非常渴望的。比如说找到一个很好的,比如说我们看到有一个很传统的家族办公室投了一个在波士顿专门做量化金融,而且是用全自动的方式,用人工智能做量化金融的公司。这个可以作为一个产业资本最初寻找未来大的商业机会的项目的来源,它未来可能还会做更多的跟进投资,甚至全买过来跟既有产业做整合。所以如果LP可以提供非常好跟投的机会,或者共同投资的机会,我想这个对很多家族来讲是很有吸引力的,这是加分项。

  可是也有减分项,比如我曾经陪着一个家族,家族办公室的负责人是家族的下一代。有一段时间是密集地谈了很多国内一线的国内的VC基金。其中一个基金其实很有名,过去投资业绩也非常好,但是有很大的一个质疑,本来我们投资是偏早期的项目,可是这个合伙人他们自己又成立了一个小基金。然后后边又在中后期成立了一个大基金,大给出的解释很合理,说要伴随着项目成长,能够有更长的时间,伴随时间更长。可是这个家族觉得利益冲突太严重了,合伙人小基金投进去的项目,后面又用第二支基金来接,用第三支基金来接盘,这个利益冲突,这个实际上是家族认为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所以给大家一个提示,一个加分项,一个减分项,因为家族的钱背后是有人格化的所有者,这跟机构投资类型是有很大的不同。这是我想分享的。

  主持宋斌:谢谢,不光有理论还有实践,不仅仅指出方向还告诉你案例。所以他刚才讲的内容非常重要。今天六位嘉宾都是我的良师益友,我和各位听众一样都觉得时间很紧张,但是他们给我们的智慧是沉甸甸的,可惜没有更多时间来进行分享。

  但是我们也还有许多问题可以提出来,比如金融市场和LP之间的布局是什么关系?比如新三板PE上市过程中折射出的关于LP的份额流通的问题是一个什么潜在的问题?是机遇还是危机?类似的问题非常多。还包括我们在整个消费升级的时代吃喝玩乐、衣食住行、健康生命、高尚生活的过程中中国的PE基金,中国的LP对中国的基金发展起到什么作用?还有许许多多问题。可惜没有时间答了,只能够有机会向各位请教。

  我们知道在中国的发展过程中,不论LP还是JP都会遵循着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原则来做事情。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一定是沿着做一个好企业,做一个好基金,做一个好社会的目标来建设我们的LP的队伍,专业的投资者队伍,以及JP投资机构的队伍,这是我们未来的一个希望。

  再次感谢六位嘉宾的发言,希望明年这个时候还聚在这里相见。马上春节了,祝各位嘉宾以及各位朋友新年吉祥,谢谢各位。

  主持人:谢谢宋总的主持,谢谢各位嘉宾的分享,谢谢各位。

(责任编辑:孙立欣 HF017)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圆桌论坛:慧眼识珠-LP专场》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