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微博|股吧|论坛

圆桌论坛:投资有道-股权投资创新模式

  • 字号
2016-01-14 14:25:51 来源:和讯创投 

  和讯创投消息 2016年1月14日,由融资中国、融中集团主办的融资中国2016资本年会暨颁奖盛典在北京隆重召开。华盘古创富创始合伙人许萍、张海燕天图资本合伙人、亿群资本创始合伙人郭海涛、金鼎投资合伙人何富昌、青域基金合伙人李阳、中科招商集团执行副总裁任立殿、坤裕基金管理合伙人、董事总经理孙旭东、众投邦董事长朱鹏炜都参与了以“投资有道-股权投资创新模式专场 ”为主题的圆桌论坛。

    以下为论坛实录:

  主持许萍:各位嘉宾好,我叫许萍来自于盘古创富,本论坛主要探讨股权投资的一些创新模式。从去年开始像新三板的活跃度也不断在加强,包括一些股权众筹还有一些基金管理公司上市有一些现象,也不断看到一些创新的东西在出现。时间关系,我们这个论坛会稍微压缩一下。

  先请各位嘉宾给我们谈一谈他们站在各自的公司的立场和领域的一些感想。先从天图的张总开始。

  张海燕:谢谢大家,天图是一个专注在消费服务领域的一个基金。主要是投在消费服务领域里优秀的品牌,或者有望成为优秀品牌的企业。重点的投资阶段是以B轮和C轮为主,相对来说是成长阶段的。以前我们在传统的消费服务领域投了一些像周黑鸭等跟生活服务相关的品牌。近两年我们也在为个人提供互联网领域的方面做了一些投资。近期投的像小红书、美丽说都是这样的项目。希望有机会和大家交流合作。

  朱鹏炜:大家好,我是来自众投邦的朱鹏炜,感谢融中和主持人的介绍。主持人的问题是谈谈体会,其实众投邦是互联网非公开私募股权,对行业体会有两方面。现在中国在非常好的互联网+时代,成长速度非常快,我们在2015年我们的平台交易金额高达8个亿,但是2014年只有1个亿,2016年有可能交易金额达到30个亿甚至更高。所以体会就是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市场上已经形成一个非常好的一群合作投资人,这个合作投资人实际上是我们专业的JP,包括达晨等等不断的媒体教育后培养的一群非常好的投资人,而且很专业。第二个就是投资人参与决策,或者参与投资,他们选项目的眼光,包括选项目的能力,他有很强的参与感,这也是粉丝经济不可磨灭的,参与感很迫切而且非常强烈。从我们众投邦运营两年多的经历来看也给投资人创造了很多的汇报,而且每个项目他们都能看明白。

  孙旭东:大家好,我是坤裕基金孙旭东,我们是一个老基金。我们是从地产投资基金转型过来的2014年完成转型,2015年我们以比较新的姿态进入领域。对我们来说创新是不得不为之的事情,但是说实话我们观点很简单,第一我们的观点可能就是有需求、可交易,我们尽量满足他的需求。因为颠覆性的东西刚才几位讨论了一下,也是觉得颠覆性的东西我们还是谨慎一点做比较好。因为毕竟都被规则捆绑着。

  我们主要投的方向是两点一五线,一个是资产端的运营,就是投资社区商业,另外终端上捕获最终用户的运营,这方面的投资。另外是两点之间有一个金融线条上的投资,就是金融工具、结算工具的投资,我们的线条比较简单,也希望跟在座有机会合作。

  李阳:我来自青域基金,我们在国内环境投资领域的开拓者,所以我们的的投资使命很简单,就是随着蓝天白云,随着青山绿水越来越少,希望通过我们的投资努力还大家一个青山绿水的的环境,给大家一个蓝天白云。所以谈到投资模式创新,因为我们基金关注的细分领域比较专业,范围也比较小,所以在一些细分的投资心得上可以再跟大家做交流。

  郭海涛:大家好,我是郭海涛,亿群资本,亿群算是一个新的机构,去年8月1号正式成立。许总讲我们的创新是什么,如果原有的模式,我们确实没有从原有机构出来的必要,最重要的是我们是专注在医疗和医药领域的投资。这个领域投资我们实际面临很多挑战,第一点实际上我们行业在整合。

  去年在中国的医药企业有4千多家,今年只剩3千多家,因为这个行业在整合。第二点看这个行业的机构大概有上千家以上,大家想这个行业我们的最重要的逻辑是这个行业在我们的传统的中药和化药领域已经没有完美的企业,就是有好的团队、好的品种的企业。实际我们看到在中国还是有一些有好的产品竞争力,能治好病的产品,但是卖不好的企业。原有的是不能解决这些问题的,我们投了一个企业,就是看他怎么样发展,我们可以支持他上市,但是他发展不好怎么办?这一轮创业我们亿群创投跟高总,我们跟产业做了密切结合。所以跟企业业绩反向对赌,我们承诺帮他建营销团队,达到什么样的高度,我们是这样的承诺。总体目的是来推动行业整个的发展,就像我们的自己的目标是服务产业,创造价值。我们也希望跟更多的行业的朋友做交流。

  任立殿:我们是比较大的人力基金,成立规模比较长,说到创新就是我们在早期项目的布局。三年以前整个集团也认为在投资领域这种栽红苹果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所以我们内部踢输了建果园种果树做果农的口号,做了一系列布局。比如我们推出中科创大,针对大学生教育,也有早期的创投,这是天使期的投资的基金。还有中科蓝景早期的服务项目的公司,搭建创业平台,创业训练营。还有早期项目的云投会和互联网金融项目,目的是打造一个专门服务于早期创业的生态环境,打造中国规模最大的创业生态圈,这个是我们集团最近两年比较创新的的一个动作,这个和传统的PE、VC的纯粹投资行为确实有一些比较明显的改动。希望能够走出一个自己比较独特的模式。

  何富昌:大家好,我是何富昌,我们公司是2013年底创业。我们是九鼎投资的团队出来的,在九鼎投资是投后管理的部门。出来创业的三个合伙人都是这个部门出来的,然后四个部,三个负责人都出来了。讲到创新是我们必须要面临的一个问题,因为我们整个团队的年龄都是85、82年之间,最大的就是78年,我们出来创业只有几万块钱资本。我们短短两年做到30亿,包括我们估值也在10个亿的情况下就必须要创新。怎么创新?创新就一定来源于团队的基金,因为我们在九鼎我们这个团队干的是“丫头的活”,因为在九鼎分拥、管、退。我们就在研究怎么服务,服务我们已经投的企业,怎么帮它做大做强,这个事在九鼎没有什么人愿意。但恰恰是我们这个团队沉淀几年时间研究这个事情,我们把怎么服务企业,从而把服务企业的东西变成一种商业模式,来变成换成我们投资机构的发展渠道和路径,这就是我们探索的,目前我们通过跟产业的龙头企业以及上市公司,因为我们很了解他们,也非常清楚他们需要什么服务。我们通过我们的这样的团队和经验给他们提供产业的服务,然后换成我们的投资的项目,以及我们对投资的这个产业的理解。比如我们第一个项目就是旅游公司,上市30亿,通过一年时间我们做到市值将近300个亿。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实际上是我们花了将近2年时间,十几个团队去服务这个上市公司。我们获得的是什么?获得是我们对这个产业深刻的理解,以及一年多的时间在这个产业完成将近20多个公司的投资,而且获得第一个基金有将近10倍的收益。

  所以我们认为投资公司的创新是非常难的,但是如果我们不断做大做强,或者面对我们现在不断的新的投资形势情况下,我们必须要不断研究创新。谢谢大家。

  主持许萍:大家看到有众筹,或者今天上午大家也听到一些母基金的成立,不断在促进这个市场的完善。投入有早期、中期、晚期,还有不同的短线基金、长线,像医疗就比较长。还有时间长的分布就完全不同。特别是投早期的,大家知道有一段时间,特别是去年、前年,以前投一些IPO的,都在往早期的方向去移动。其实早期是非常难的,需要对产业非常了解,对团队长期的跟踪和扶持。早期的企业很多都不懂,对资金也要求比较大。经过去年以后大家也知道哪些下一轮还能不能存活,这都是要经过的考验。所以我也比较惊讶,何总是做投后管理,其实投后管理在投资过程中事情也是非常多的,不仅仅是要一个财务报表,或者介绍人才。投后管理还包括产业整合,产业整合现在有些行业特别是医疗,刚才李总也讲到他们的产业链特别长。当你投的企业是龙头企业的时候怎么把它真正做大,整个产业链去布局,投到一些龙头企业的基金管理公司都跟这家企业又在成立产业基金,在这条链条上布局,要做就把这条链做透,也是挺好的一件事。

  刚才还听到谈话里边还有一些金融工具,投资里不断会出现新的一些东西。因为时间不多,再给大家讲一轮,从何总这边开始。在投资过程中还有哪些工具可以使用?除了股权、债权个债转股,甚至现在还有夹层基金,或者刚才讲到用技术换股权,比如医药产品就是这样的,他缺产品,那我有产品,可以去跟他做一些股权交换。还有一些什么创新?在你们的投资过程中看到的。

  何富昌:说到创新是这样,就是我们给自己有一个定义。就是有人问说金鼎是PE投资还是VC投资公司呢?我说都不对。我说金鼎投资是产业股权投资公司,我们给自己定义叫产业股权投资,什么叫产业股权投资?就是我们对每一个产业,我们跟每一个上市公司或者龙头企业,我们会把自己当成他的高管一样,我们愿意花两年时间免费,我们可以派一个部队进去免费帮他服务,在服务过程中我们要进入到整个产业,进入到它的整个产业的血管和血脉里面去。同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帮这个产业的公司去制定他的产业战略以及基本战略。但是不但是帮他制定资本战略还有产业战略,我们还要派另外一个团队。我们公司分两个部门,一个是设置研发部门,专门跟上市公司或者龙头产业设计、研究,叫研发道路以及它的未来。另外一个叫产业服务投资团队,就是帮你制定完战略和每一个走向之后我还要帮你落地,那在这个落地过程中就可能会该说到的金融工具可能会有并购的基金,可能会有PE和VC基金,这三类我们都会用起来,都会成为我们金鼎投资想要获取的机会,这是我们大概的做法。

  任立殿:说到金融工具我觉得现在能够合法运用的金融工具市场已经开发得差不多了。可能对于国家号召的创新创业,早期的服务模式和服务方式面临机会更多,比如说在早期项目服务从A轮到B轮的服务体系构建,A轮之后的资金的内部消化和运转的关系的改通,这个是我们苦练内功的一个创新。如果说从外界来看我们有大学生在校的教育,对在校大学生有一些基础理论培训和基础业务指导,这个是已经和全国40多所高校签了一些战略协议。目前已经正式在开展合作的著名的高校比如像天津大学、哈工大、内蒙大学包括上海理工这些重点大学都已经开始实质性合作。社会上万众创新的环境里边,我们首先有天使期的投资,还有天使期的中介服务,这个构建主要是我们认为早期项目确实它的创业团队整个的生存能力比较弱,整个社会生态环境还不够好,基本是大棚养瓜的心态帮他们进行创业,帮他们所需要的的阳光、水分都构建好,帮他构建一个小的生长环境,如果他是苗子,可以长成参天大树再放到市场上进行风雨锻炼。如果前期就发现他可能是很难成长起来的,这就是对创业团队降低了风险。能够把我们构想的这种早期项目的生态环境构建好是我们集团最近两年花很大力气,投入了巨大人力、财力构建的过程,这个过程希望有更多机构参与,尤其是投A轮以前的机构,大家一起来协作。有一些嘉宾提到投资的时候有一窝蜂的现象,出现了本来可以跑出来的项目结果一块死掉了。如果机构间有协同效应效果更好一点。

  在早期生态环境的创建方面我们希望国家在创新创业的扶持上面步子更快一点,因为当你在鼓动双创理念,整个社会为之兴奋时候,如果在政策改革、制度改革方面步伐落后很难达到想要的效果,不光工商、税务还是法律,各种各样的配套措施,如果国家在这方面有更大的动作,可能双创的氛围和整个社会的健康良性成长效果会更好一点。

  郭海涛:亿群是专注在医药领域,我们认为传统的私募基金没有什么好谈的,我们就做了一个公益基金的平台,为什么我们注册在深圳,我们叫中药的标准化。为什么做中药标准化公益基金呢?大家知道我们的中药是不是能跟西药放在一个平台来比较对我们做中药的企业是非常重要的。所以这一点实际上我们亿群创投在这一点来投资,跟中华中医药协会一块来做这样的事情。通过建立这个平台很多中药企业也在这个平台上申请一些项目,对我们的项目来源确实也有非常大的帮助,这是第一点,我们认为可能也是在我们在思考中做出的一个创新。当然我们有这样的一个机会,跟协会的合作。

  第二个是我们做的双M的形式,钱和市场。不光是钱,是要给医药企业解决他的市场问题。传统的基金给企业解决什么问题?帮他规范运作,帮他上市,做一些协助工作。我想在座所有的机构都可以干的活。那怎么进入他的运营,进入这种专业化的市场运营,推动他的销售的提升?这个是我们做的双M的模式。

  接着我们认为我们的投资的架构,就是VCPE型的架构,我们还是希望找到这样的人,有愿景,有聚焦,我们本身聚焦在医药行业,在这个行业我们又是聚焦在一个领域的领军认为。PE就是有激情的人,并且可以分享的一个团队,这是我们在投资里总结的,包括我们之前积累的,形成自己的投资模式。

  李阳:之前主持人还担心这个话题怎么谈,但是大家聊着聊着,这个主题共性就很强了。合伙人都谈到打造产业生态圈,还有何总提到产业股权投资我非常认可,我也想聊这个方面,具体到青域来讲,节能环保是非常专业的领域。又因为我们只投资于这么一个领域,所以我们很多投资的性质其实是产业投资跟财务投资的结合,它不仅仅是单纯的财务投资了。我们在这两年有一个比较有心得的投资模式,其实也不是创新的,但是实际运用中会比较好。就是我们叫发起设立,共创价值的模式。具体来说就是我们会在前期我们长期的行业跟踪研究的基础上,我们会挖掘出一些具有爆发潜力的细分行业。在这个细分行业当中我们会去找到我们的行业,扶持团队发起设立一个新公司,新公司叫种子公司。我们后面会围绕种子公司在整个产业链条上在上中下游进行共同布局,跟他进行联合投资,就是通过行业的成长所有生态链上的核心节点上的投资项目也是共同成长,最后大家实现产业投资和财务投资的双赢。具体来讲我们有一个比较经典的案例可以分享,就是2013年9月份投入的一个电动汽车公司,新能源汽车在国内喊了很久,但是真正开始启动也就是这两年的事情,这个行业虽然是2013年9月进入,但是之前的行业研究是沉淀了很多年,从07、08团队就开始研究,对产业链上中下游的布局包括核心技术在哪里都非常清楚。所以当2013年9月与拥有自主电池技术的时空汽车为切入点进入这个领域的时候,很快我们除了在他自身的领域进行投资,在它的上游布局了电池制造,在中游布局了电池管理系统,动力总程系统等。下游是和整车厂合作,再到后端我们展望未来汽车金融、汽车租赁和充电桩建设。整个的资源配置是我们这么多年的经验积累中能够为种子企业,也是为我们自身的股权投资带来服务。所以尽管成立两年多时间,不到三年,我们帮这个企业规划了很好的应用场景,使得它的核心技术有非常充分的发展。

  我们看到不到三年时间,我们这个种子企业已经发展成为一个从注册资本一个多亿的企业,发展成总资产30亿,2015年净利润接近4个亿。我们认为算是产业生态圈缔造的一个奇迹,他们的未来是要做新能源的提供者。我们在投资和布局的的这个项目上投入了非常多的心血,也有非常非常多的支持。所以我觉得可以跟大家分享这一点。

  整体来讲我觉得创新是一个口号,模式也是一种概念。其实还是要回归到投资工作传统的基础工作上来,需要对行业有真正非常深刻的认识和了解。需要对行业发展趋势有一个非常有洞察力的把握,这样才可以把所谓的创新也好,模式也好落到实处。谢谢。

  孙旭东:徐总说让说金融工具创新但这个东西我一直自己的个人观点认为金融工具的创新需要法律环境。在现有的环境下我们真正在做的,有些企业在做自己的创新,但是未必敢说出来。等到能说出来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开始做了。所以这个东西对我来说会显得比较敏感,所以我们的创新可能更集中在内部。跟任总在下面聊的时候,任总提到他围绕创投方面的小生态的温室做法。我们也有一个做法就是农夫策略和渔夫策略,农夫很简单就是走出去,更广阔环境去捕获和挖掘项目。渔夫项目就是拿回来精耕细作,围绕项目进行各种各样的研发和服务。这个意义上说我经常面对项目的时候有一些项目的老板或者股东会问我说除了钱还能给我什么?面对这个的时候我也经常不太好回答,说我还能给你如何如何多的东西。我经常反问是我给你什么更多取决于你自己,如果你是地摊,我给你一千万,你可能只能给我复制出一千万个地摊来,对我来说没有意义。所以我们只能总结一个东西,就是三资技术策略,就是资源、资本、资略。资本比较简单,资源也是一个,就是社会资本和知识资本。这个完全取决于社会方可以承载哪些东西,承载不了的话你给他也没用,你给他投资也经常会陷于很尴尬的境地。资略就是方法论和企业的包容力,很多投资往往不是说项目的交易策略不对或者说项目本身商业模式不对,往往由于企业整体的格局和包容力不够,造成我们整个操作方面很难跟企业形成共识,就是我们是伙伴,一起往前冲。所以有可能会造成投资失败。

  我个人观点是认为创新上我们更多是向内看,这是我个人的观点。

  朱鹏炜:非常感谢种中提供这么好的话题,其实我觉得现在我们从事的这个行业必须要创新,而且我们众投邦为例,我们围绕四个环节进行每个细节创新。我也分享三个方面的环节。

  首先是募,我们做了什么产品?我们在众投邦发了一个领投基金,领投基金有很大的创新模式,首先JP管理方还是传统的,像北汽创投还有广州文投等等,都是在排名前几名的知名机构,这些基金发起的规模就是5千万,通过5千万我们在平台做领投,可投规模是2.5个亿。这个中间的创新有一个非常好的概念就是去库存,就是传统的募资,募很大5亿、10亿,现在是2.5亿,可以随时投一个2.5亿的基金,投资效率得到提升。同时参与投入的LP可以让他有很好的参与感,同时他提出一个好的建议或者好的项目我们就奖励他分成,可以充分地把普通的LP变成很好的项目来源方,同时他又是出资人。所以我们领投基金发行速度也是非常快。由于中国的PE、VC行业是从美国引进来的,一百多年历史没有发生过很大的变化。但是在中国会有一个很大的变化,这是领投基金。

  第二我们做了投资环节的创新,投资环节怎么做?原来团队背景在达晨工作很多年,每天晚上看项目,然后写底稿,经常我们的行业就是最辛苦的民工。因为有很好的手机,原来没有智能机,我们写底稿过程中就做了自动化的过程,录音、视频全部可转化,点点滴滴的创新也是创新环节,底稿投委会可以看,投资人也可以看。就是解决了投后退出的创新。现在中国其实有很多JP机构,每家机构最大的头疼问题就是投后怎么做,开年会或者报告会的时候投资人问的问题就是赚多了也不满意,赚少了也不满意。那怎么办呢?我们有很多的不管是LP的抱怨也好,我们的问题也好,这个问题是我们最头疼的。现在怎么做呢?最创新就是让LP参与,全部放在平台网络上,用互联网解决,我们最喜欢的就是抱怨,抱怨越多就越活跃,他问题越多,我们看项目准确度越高。所以投后就变成了非常简单的问题。所以这个会非常好,可以引领我们这个行业怎么样从点点滴滴发展。

  张海燕:关于投资模式的创新,结合天图自己这两年的发展和思考,如果严格意义来讲我们可能没有做什么真正的创新,其实都是别人已经做过的事,在国外可能已经几十年前就做过的事情。只是我们自己在用一些新的方式,所以只是自身意义的创新。结合我们自己的经验,我们的的一个体会就是在融、投、管、退几个环节当中,融资的环节是一个非常关键的环节。它决定了其他环节能够做什么事情,我们任何一个领域里面,可能如果用心去找,用专业眼光都能够发现很多提升效率、降低成本、释放潜在需求的价值创造机会,但是很多机会抓不到,是因为很多时候跟资本结构相关。就是一件事情如果你知道你做十年你一定会取得一个非常好的成果,但是你的基金的期限可能只有7年。这就意味着你要非常好的把握住你什么时点进去,通常一个基金一两年投完,持有三四年就要想着怎么退了。要求你在投的过程中准确把握住一个企业在一个拐点的到来。这是一种情况。

  天图这两年聚焦在消费投资最关注的是品牌的建设,因为在这个领域里通常其他较少其他的壁垒,核心技术等等在其他领域有的在这个里面没有。真正有价值的,而且持续价值增长的会来源于这个平台。但是消费品平台建设不是像火箭发射一样做对几件事情短时间就迅速起来,有这样的案例,但不是普遍规律。更多的是之前做对了很多事情,一点一点积累。像飞机起飞一样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滑行然后有一个起飞。

  对我们来说当我们发现有这种苗头的时候,或者说我们认为它可能已经到了要起飞的时间的时候。我们愿意做这个投资,但其实在它起飞之后,尤其飞起来以后它仍然可以飞得很远。像传统的基金的方式其实是很难抓住在未来长期的成长所带来的增值的机会的。所以在去年的时候我们也在新三板挂牌,主要的目的其实就是来改变我们的资本结构,让我们能够在事实上成为一个长青基金,这样的话当我们在看项目的时候,我们以往有的时候有些项目可能我们觉得还不适合我们来投的,以我们当时早期的资本结构来看还不适合投的我们现在可能也能够投。因为我们知道他的方向是对的,他可能在发展的过程中间会遇到一些在做计划的时候没有预料到的事情,比如原本计划两年达成的目标可能要用三年,那么方向是对的,时间就是这个企业的朋友。如果更长眼光来看我们就敢于投这样的企业,这是我们这两年在做项目的时候的一些思考以及对我们的自己在去年完成三板挂牌这样的动作的我们自己角度来说的新的尝试,算是一个创新。

  事实上巴非特之所以在这么长时间取得这么好的投资回报,很大程度得益于它的投资机构,如果它也是7年或者9年、10年的基金,一个基金投进去过几年就要卖,这个过程中造成的损耗都会使它整体的回报变得比较平庸。这是我想讲的,就是在融这一块给公司带来资本结构的变化对一个投资结构来说是非常根本的东西,谢谢。

  主持许萍:时间已经到了,我简单总结一下大家的意见。大家可以看出来无论是早期还是中期、后期的,投资人也不断在加深自己的功力。刚才讲到产业、创业,创业有两个立,一个是创立,跟创始人一起创立公司,在每一个过程中跟创业者一起去创造价值的,这个是创。业是我们在熟知产业每个环节,在产业每个环节帮助创业者,同时也越来越专业。所以投资是没有捷径的,我们在行业精细化耕耘,持续化去创造价值,这个是我们怎么创新都万变不离其宗的重点,本轮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孙立欣 HF017)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创投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