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微博|股吧|论坛

靳海涛:中国母基金的春天即将到来 推动培养合格投资人

  • 字号
2016-01-14 12:23:53 来源:和讯创投 

  和讯创投消息 2016年1月14日,由融资中国、融中集团主办的融资中国2016资本年会暨颁奖盛典在北京隆重召开。前海方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前海母基金首席执行合伙人靳海涛为本次会议致辞。

前海方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前海母基金首席执行合伙人靳海涛
前海方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前海母基金首席执行合伙人靳海涛

    靳海涛表示,中国母基金的春天即将到来,母基金的存在与发展是解决合格投资人队伍建设问题。如果有了合格投资人,这个体系形成了,我们的资本市场,我们的金融市场就比较少的出现怪事。所以应该培养合格投资人,培养合格投资人应该要做的事就是从股权投资来讲就是要做母基金。因为大家知道全世界私募股权投资行业母基金占比接近50%,中国寥寥无几。但是中国一定要走欧美已经走过的这样一个道路,所以从这个角度我们说母基金的春天即将到来。我们要看到现在的状况,我们要推动这个趋势的到来。

  以下为嘉宾发言实录:

  朱总,各位早上好。我今天的话题是母基金。

  大家知道过去这一年多来政府引导性的母基金,包括商业化母基金这样一个市场有了一个重大的发展,我个人的判断其实我已经讲了大概有一年半时间。中国母基金的春天即将到来,母基金的存在与发展是解决合格投资人队伍建设问题。如果有了合格投资人,这个体系形成了,我们的资本市场,我们的金融市场就比较少的出现怪事。比如这种融断机制的失败,其实本质上讲的原因是中国二级市场缺乏合格投资人,散户是主要力量,才可能出现这样的一个怪事。我们股市的股灾的发生其实跟散户在这个市场起重要作用是紧密相关的。

  所以应该培养合格投资人,培养合格投资人应该要做的事就是从股权投资来讲就是要做母基金。因为大家知道全世界私募股权投资行业母基金占比接近50%,中国寥寥无几。但是中国一定要走欧美已经走过的这样一个道路,所以从这个角度我们说母基金的春天即将到来。我们要看到现在的状况,我们要推动这个趋势的到来。

  所以这里我大致上主要是回忆一下政府引导性的创投基金,实际也是母基金的发展的过程。 我们讲到政府引导性的母基金的现在的升级版,就是政府引导性的母基金。然后第三讲政府引导性的母基金跟商业化母基金之间的联动。

  什么是政府引导性的创投基金?实际上一开始就是政府出一块钱,商业资本出一块钱,由专业的管理机构进行管理,它投资到企业或者投资到哪个项目,这个基金就叫政府引导性基金,它跟政府投资是两个概念。模式和作用不讲了,我讲讲政府引导性创投基金在中国发展的历程。大致分三个阶段:

  上世纪90年代到2005年,因为中国的VC起步于上世纪90年代末,那个时候是新生事物,没有退出通道,所以社会资本不愿意进入,只有政府资本去做。所以一开始中国本土的VC都是政府先发起的,比如深创投设立,比如广州的广州跃科(音)的设立等等,这是最早一批政府来办、来经营的VC。还有一类就是政府也出资建了一个创投平台,但是它不从事具体的投资,而是把钱给了一些投资机构,这个是类似母基金的,比较典型的是上海创投。当然现在看来第一种都变成了中国一些著名的投资机构了,第二种没有发展得太大。那说明开始去操作这个事情应该还是一个比较正确的选择。我们也看到政府行为也带动了其他所有制形成的一些机构和资本来建立比较早期的VC企业,这部分企业大部分在深圳,因为深圳是改革开放试验田,那个地方的人比较敢于冒险。

  第二个阶段有两个重要的事件就是2005年,2005年股权改革。第二个事件是2005年国务院十部委出台了创业投资暂行管理办法,这样的双背景下所以开始探索在中国设立政府引导性的创投基金。我本身也是当时这种基金的最早的一个实践者和摸索者。因为2005年的时候我有一个判断,我的判断说创投的春天即将到来,因为我对股权分制改革,对股权分制改革以后的发展,对中国创新所需要的支持还是非常有信心的。既然春天即将到来,打法就要变化。我作为深创投董事长,原来我们的方针是稳扎稳打,变成了快进快上。所以我们深创投一年投资企业126个IPO,作为一个VC企业还是很有成就的。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行动得早。在中国做创业投资需要网络,在全国来做,用政府引导基金的形式来做。因为1998年中国派我到摩根,我看到世界各国这样一些成功的经验都是政府开始推动起来的,而中国的政府力量更强大,所以我们说要做政府引导性的创投基金,这个模式是始于武汉,从武汉开始探索起。但是第一个基金并没有设立在武汉,但是这个模式是在武汉建立的,约也是在武汉签的。我们看到深创投管理政府引导基金的历程,2006年和多个城市签约,实际2006年建立了第一个政府引导基金是苏州这个基金,到引发全国的热潮,到深创投本身到现在管理了近80支政府引导基金。

  第三个阶段就是十八届三中全会至今,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来成倍扩大中央财政新兴产业创投基金的规模。我们看到了现在的引导基金由过去的政府引导性的创投基金演变成政府引导的母基金,这个是我们看到这三段的变化。

  然后我们看看政府引导基金究竟有什么效果?

  第一,政府引导基金引导下创业投资起来了,创业投资起来了,中小企业创新发展或者转型升级融资的问题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以苏州为例,深创投当时在苏州建引导基金的时候,苏州几乎没有创投,个别的也没有运作。但是从那个时期两年之内苏州诞生了200家创投,现在苏州都成了中国的创投之都。

  第二,政府出资部分放大作用怎么样?当时我们一再说政府要让利,让利带动别人,最后要体现在投在具体项目上,肯定放大很大。按照深创投过去的统计,如果一次投资我们就算一轮投资,平均放大10倍以上。投到基金放大一层,然后再投到项目,投到项目当中不可能是一个基金投,是很多基金带动下投,我们看到的是平均放大10倍左右。这个对政府资本是非常好的一个作用。

  第三,回报好不好?有的人说政府引导基金可能要考虑政府引导的意图,确实有政府引导的意图。比如说政府说投哪些产业?当然这些产业都是新兴产业。在什么阶段投资他们可能鼓励,在成长和初创早期投资。在我这个地区投资不能投到别的地方去,有地区限制。这个情况下商业利益怎么样?我举了深创投两个2007年建立的基金,苏州是第一个,40.13,郑州是47.22,还没有完全退,如果退了这个水平很高。看到回报也不错,然后现在体系就形成了,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各种场合,不管是给中央领导回报,还是在高层演讲讲课,或者是在大众,都是极力推广建立政府引导性基金。

  把过去政府撒胡椒面的钱,或者是自己投资办国有企业的钱集中起来建基金,建一个母基金,由这些母基金再引领或者引导社会资本建立若干的投资基金,这些若干的投资基金通过专业化管理和市场化运作投到中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当然这跟现在推广的供给侧改革也是一个方面,投资多了杠杆就会变小,所以我们认为这个效果是不错的,应该大发展。

  所以第二个部分就是政府引导性的母基金,母基金大家都清楚,基金是投项目,母基金是投基金的。我们看到政府引导性的母基金,现在我看有两类,一类是单一出资主体,一类是混合出资主体。左边的图是混合的,右边的图是单一的。

  我们看到这两种模式存在实际各有利弊,单一出资主体,就是这个母基金的钱全部来源于政府,没有其他的。全部来源于政府的好处就是可以充分体现政府意图。我的钱我怎么引导,我的意图非常鲜明。而且利于政策引导,政策引导不能是一刀切的,是你该引导多大幅度,该引导什么样的领域你应该有一个方针是去年对待的,如果都是你的钱你很好办。所以它很便于设立各类直投基金,这些直投都是商业化,都是多元投资主体的,政府是其中一分子,这是优点。

  缺点就是看起来管理上市场化程度不够,因为全是政府的钱,如果管理上市场化了,可能会首先干预,第二个也没有放大资金盘子,我们看到混合主体的引导性的基金,上边有一层是政府的财政出的钱,然后它再跟社会资本共组若干个母基金,这些母基金再去生成各种直投基金就加了一层。这样一个基金的好处就是放大了资金和它的规模,便于推动市场化运作。但是缺点大家也看到,就是我在建母基金的时候政府的意图和其他的资本在投资原则和商业利益的趋向上会有矛盾,可能会影响募资和运作。所以政府裁减的母基金在实践当中他们会发现究竟怎么运作更好,最后达到比较好的目的。当然我们也看到在中国来讲由于政府的力量比较强大,所以政府的引导性的母基金可以充当列后,其他投资人又面临着和它在跟其他人合作当中商业利率和政府引导意图的博弈问题。所以我个人认为不管这两种方式怎么样,都各有利弊。但是2016年运作过程中可能会提供很多鲜货的案例和不同情况供我们去研究,然后继续推动这样一个基金的发展。其实现在力量非常强大,我的PPT上也有,中央现在的状况是2千个亿,正在做的就是2千个亿。我个人认为地方应该加强筹备过程中的,加起来不会少于8千亿,也就是说现在政府引导性的母基金都在万亿的规模,这个万亿的规模是非常强大的力量,它中间的运作,它如何跟商业资本结合,如何推动创新和转型项目的投资,确实是可能是中国经济今后几年发展的一个重要的内容。

  我们看到政府引导性基金的经营的范式,其实很多都是我们过去在实践中探索出来的。我为什么要谈这个呢?如果各位要拿政府引导基金它是有让利的因素的,因为我们讲同股同权,比如说特殊奖励,就是政府挣的钱只要一部分,甚至只要30%,只要超过20%,20%是要奖励,要业绩提成给管理人员的。只要是多余20%那都是特殊奖励了。而且我个人认为应该主要奖励给LP而不是JP,因为你推动其他的LP给你干事。我看到有的政府办的时候是奖励给管理公司,奖励给管理公司骑士队募资没有帮助。

  第三是优先清偿,我最早在中国做母基金是采用这种方式。政府优先,我们承担列后,我也引导我的投资人有信心,他们愿意跟我一起做列后。但是政府这种优先所要求的回报非常低,所以这样的话最后实施就非常好。当然那个时候是政府不明白的时候我们参与这种方式,五阶段参股,就是4到6年后选择收购政府的。但是这个时候收购的价格是事先的约定,跟进投资。也就是说政府不一定跟商业机构联姻,而是定一个方针,你在我这个地方投资,我的资本就跟进,跟进取得的收益有一部分是你的。还有

  还有风险补助,这是对早期的项目给一定补助,奖励这些基金投向最需要支持的地方。还有结构化安排充当劣后,政府当劣后他们就比较放心,这个方面怎么优先,怎么劣后也是面临一些很重要的问题。(列后)

  总而言之我认为应该建立差异化的激励的体系,这个体系是非常重要的。我觉得是政府应该清楚,民间应该清楚,方方面面都应该清楚。募资难度高的政府资本就让度大一小,初创让大一小,成熟基金让小一点,社会化让度大一小,面对经济落后的基金让大一小,面对发达的地区让小一点。遵循这种原则政府引导的资金迅速生成若干基金,这些基金投到最需要发展的产业会使中国的经济结构发生变化,中国经济素质会大幅度提高。

  应该引导什么?我们具了很多类。连公益风险投资都是可以引导的的,我这里边举了一些例子,不说了。政府引导基金在中国的现状:比如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像地方级的还有湖北省长江经济带产业基金是400亿,他们12月份开完会,我也是这个基金的顾问。深圳市引导基金建立了一个公司,是300多亿,力量都很大,而且都是真金白银到帐,不是画冰。湖北省长江经济带基金最终支持到实体的是1万亿,1万亿真的聚焦在新兴产业上了也是很大的一个力量。所以再过若干年可能不用担心中国的经济质量问题了。

  政府引导性的母基金和商业化母基金联动威力巨大。政府引导基金的优势是什么?其实就是一个是规模大,一个是网点多。一个是有国家意志的支持。再一个就是让利,还有政策引导,这是政府引导性母基金的优势。

  商业化母基金首先是募集来的,投资人对你认可,否则怎么把钱交给你?第二它是专业化管理和市场化运作。政府的可能是有一些政府的相关背景的市场的因素。所以它可能眼光很敏锐。

  如果这两股力量结合起来力量很巨大,所以我们希望的是这样的结果。将来在中国的母基金上有两伙力量,一伙是政府引导基金,一伙是若干商业化的母基金,在每一个基金的时候我个人认为应该商业化母基金领头,政府引导性基金跟投,共同投项目。第二他们应该资源共享,因为在基金层面上更没有商业机密可言了,应该所有的信息是开放的。第三他们应该组织一个联盟,上个礼拜我们在北京开了一次会,大家提了一个建议说搞一个联盟很好,互动。最后我们引导这些资本去干需要的事,我们希望三年之内在政府引导性母基金和商业化母基金不断诞生的商业化母基金的诞生下建立中国合格投资人基金。它的标志是什么呢?如果你是好的管理人,你的募资再不是一件难事。我想在中国募资非常难,每一个做VC、PE的,募资是最难的事,谁拿到钱是这个公司最大的功臣。我想以后这个就变成是相对简单了,因为有一批合格的投资人队伍建设。

  所以前海母基金也刚刚诞生,我们也在合格投资人队伍上领着路,从商业上也想喝上头份汤,道义上说尽一份社会责任。所以我们的注册资本是215个亿,从单支股权投资基金来看,不管VC还是PE也是单支规模最大的基金,也是根据国务院下达前海金融创新的八项任务的第四项应运而生的。所以1月8号刚刚召开创立大会,我个人认为我们是做了很多商业模式的创新,跟国际上的相比。我们根据中国投资人心理状态把收益率和流动性尽量做到均衡,也就是使我的LP比较快地拿到回报,同时还有比较高的中长期的回报在等待着他。这样比较符合中国投资人心理,这也需要我们在产业投资上创造股权投资和债权投资这样的新模式,如果这个模式我能够创造起来,我想可能是我对中国做的一件非常重要的贡献。大家知道现在债权投资主要针对房地产做,需要股权投资的人和债权投资人,这种创新的思维,两者结合地发展。

  第三我在全世界做发言里第一次宣布不重复收费,投前海和投任何一个子基金付出的代价和成本完全一样,这样才能迅速把资金做起来。当然我们需要认真谈说,我们认为可以成功,当然成功需要努力。

  所以在前海母基金应运而生以后,在政府引导性母基金大量开始产生以后,一批又一批商业化母基金会产生起来,它们形成一个很好的互动,这样可以解决我们中国投资基金的供给问题,最终解决我们这些需要创新东西的资金的供给问题,促使中国一个最重大的转变,我们企业的投融资由过去的间接为主向直接为主,为中国的经济做一点贡献,谢谢朱总的邀请,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孙立欣 HF017)

相关新闻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创投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