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微博|股吧|论坛

李迅雷:2016年并购重组方面机会更多

  • 字号
2016-01-14 11:56:54 来源:和讯创投 

  和讯创投消息 2016年1月14日,由融资中国、融中集团主办的融资中国2016资本年会暨颁奖盛典在北京隆重召开。海通证券(600837,股吧)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为本次会议致辞。

海通证券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
海通证券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

    李迅雷表示,去产能、降成本是做减法,减法要通过并购重组来做,所以并购重组方面机会更多。去杠杆,哪些领域杠杆过高,要做除法。补短板,补的是哪些新兴产业。要做乘法,乘法的话收益率就会比较高。2016年更加能够期待的就是结构性改革的机会,也就是改革的“牛”还是可以期待的。我们要在防风险,在抓住结构性机会当中来获得更好的业绩。

  以下为嘉宾发言实录:

  谢谢朱董事长,会议主办方。

  因为大家也都是在关注我们市场的起起伏伏,2016年原本有比较好的期待,但是开局不利,市场出现了比较大幅度的波动。对于整个2016年的资本市场怎么来看我只是谈我个人的一些看法,就是预测市场的风险很大。通常来讲一个策略报告会可以管一个季度就算不错了,我记得去年年末的时候各大卖方在预测2016年的市场波动的时候,大部分会说3000点到4000点,隔了很短时间市场就跌破了3000点,说明市场力量很大,不可测性确实也存在。

  对2015年的市场主要我们会发现它的系统性风险还是比较大的。2016、2015年应该说市场非常宽松,我们经历了降准、降息,多次的降准、降息。所以说市场也是有一个前高后低的走势,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长过于火爆,杠杆率的应用也比较大。到6月份之后就出现了回落,如果放眼全球来看6月份的回落也是有它的必然性,因为全球资本市场几乎都是在去年的第二季度,4月份左右出现的回落,所以我们在看中国资本市场的时候不仅仅只看我们本土,也要看全球。为什么我们的市场会出现暴涨暴跌呢?跟我们的市场有关系,跟股票的供给不足也是有很大关系,我想今天在座各位大部分是做PE、VC的,这个是给资本市场提供了很好的融资的一些手段,融资的工具,一些很好的企业。但是我们的进口又很窄,就是在于当有很多很好的企业可以通过二级市场来上市的话,由于又是在担心二次市场投资者的承受力,在这方面总是导致我们的股市在短短29年当中有9次暂停新股发行。正是因为对股票供给的不足,使得市场炒作成分还是比较大的,有的虽然也是比较离谱。这也是作为我们的一个新兴市场比较特殊的方面。市场高的换手率也反映出投资者在追求投资的方式的时候基本上还是倾向于获取利差收入,所以中国的的股票换手率是全球最高的,交易量也是全球最大的。这个其实系对我们的融资市场,对我们中国国内的发展直接融资是一个非常好的方面,就是我们有非常大的投资群体,有非常好的群众基础,有非常好的流动性。所以三中全会提出让市场在资源配置当中起决定性作用,这个意义还是可以在资本市场上来实现。就 让市场在融资当中起决定性作用,而不是看投资者能否承受市场稳定与否,如果一直担心市场,通过新股发行造成冲击导致恐慌的话,这个市场就永远没有进步。

  我们也发现投资者为什么亏钱?还是在于换手率过高,这个换手率全球来看也是罕见的,个人投资者有超过20倍的换手。中国的市场是一个散户的市场,这个话其实要分开讲。我们的市场散户市值占到整个市场的15%,所以不能说这个市场就是散户市场,15%的散户代表不了整个市场股东的倾向和股东行为。15%的散户产生了85%的交易量,所以说是散户市场。所以就是因为频繁换手导致投资收益会大幅下降,如果持有的话其实市场收益率还是惊人的。这是我对去年的简要的小结,就是由于股票供给不足,所以很多企业通过借壳渠道,很多通过并购重组路径实现上市,所以说小股票有更高收益,因为它代表着潜在的并购重组、借壳的可能性,而市场又给予股票比较高的估值水平。比如说在去年年末整个市盈率的中位数应该是在90倍左右,那很高了。我们为什么不讲平均数呢?因为中国的股票市场,就是它的估值的差异非常大,所以用中位数来讲比较有代表性。

  对于2016年我还是看好资本市场的繁荣,但是并不等于指数会有比较大的涨幅。因为这是一个大的趋势,就是资金从实体经济流向虚拟经济,从房地产领域流向金融市场,这个趋势是不会改变的。去年前三季度中国的GDP增幅当中有24%由金融所创造,也就是说假如说公布去年的GDP增幅是6.9%的话,去掉金融的贡献大概只有6.2%。金融对GDP贡献非常大,这也就是说实体经济在往金融市场流动。从居民的储蓄分流来看也可以得出同样结论,前后经历了三次分流,最后一次分流在2014年,2014年年末我们的股市就有了一个比较大的行情。所以说从居民投资角度来讲可以简单分为三个时代:

  八九十年代是存款时代,2000年到2013年是房地产时代,2014年至今其实就是金融产品时代。所以说我们的融资的规模是越来越大,我们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也越来越丰富,去年新三板就有5千多家上市。虽然主板IPO由于种种原因上市数量不多,融资规模也不算大,但是这里面是有管制成分在,如果管制放松融资规模一样也是比较可观的。原因还是在于我们民间资本不断地流入。可以产生一个比较大的量,从购买理财产品、信托产品再到股权融资,这个趋势我觉得还是会延续下去。另外我们在居民的资产配置上还是过多配置在房地产上,其实金融这一块还是低配的,所以也有从低配到高配的过程。

  另外就是从需求端,从人口角度,因为我们也是步入了人口老龄化,在人口老龄化情况下利率在下行,所以需要来减配存款,增加金融产生的配置,减少房地产配置,这个在全球也是一样的。从供给端理解就是银行的融资肯定会不断减少,因为银行的融资的成本在提高,利差在缩小。对于经济下行过程中的低利率市场直接融资的效率就会显得更高,因为信息可以共享,融资成本可以降低。此外地方政府、企业债务都比较高,也需要通过资本市场来融资。信息技术的推进对于我们通过资本市场融资、直接金融都是提供了比较好的手段。

  也就是说解释了整个金融市场的繁荣还是可以期待的。但是金融市场的繁荣不等于股市就会表现非常好。这个里面就存在两个点,一个有估值点,比如美国目前的市盈率大概在20倍左右,我们现在的市盈率的中位数是在80多倍。那么美国的标普市盈率平均数也是20%,所以中位数和平均数是一样的。而我们不一样,我们沪深三板市盈率可能93倍左右。如果股市出现断崖式下跌它会危害我们的金融体系。我们又要防范系统性风险发生,所以政策在这方面也会出手,政策通过各种渠道稳定市场,所以它确实还是有政策底。

  从今年来看基本面还是不太乐观,一季度的经济增速估计会比较低。什么原因?其实很简单,去年一季度金融对GDP增长贡献是30%,从去年第四季度开始金融对GDP的贡献在逐步下降。一季度还是会延续,我们的投资增速这方面也会继续放缓,这就是基本面不太乐观。中层面可以看一下我们在去年12月份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了五大核心任务。前面王忠民理事长也提到了去杠杆、去产能、去库存,三个去使得今年的货币政策不会比去年更宽松。再加上人民币贬值压力也使得我们的利率水平要维持相对稳定,再次降息空间不大。所以说对于2016年来讲理财的策略还是防风险,我觉得防风险才能稳增长。如果说风险过大,投资过于激进,可能产生的波动就会比较大。

  对于中国经济的长期趋势来讲我觉得还是要用更产业的角度来看,我来算一下我们在近年会出现哪些拐点,有哪些能够发生转机,但是算来算去没有什么好转机的地方。比如目前的经济下行其实就是过去10年当中逐步形成的,比如2005年就发现出钢产量的增速开始下降,那时候很少人会关注到这一点。到现在来看的话,10年以后我们的出钢产量已经负增长了,钢铁企业已经出现全行业的亏损了。比如油价下跌从2008年148美元下跌,到昨天已经破了30美元了。比如黄金从2011年三季度开始下跌,到现在也跌了60%了。所以拐点一旦形成它的趋势的力量会很强,会一直延续下去。而中国的很多投资者都是短线,短线看的是短指标,月指标、季度指标看得比较多。这些指标有的时候会反弹,但并不表明市场就出现了反转。所以说我想中国所谓的产能过剩的问题就是在于中国已经进入到“铁锈时代”,就是钢铁产能过大,除了钢铁其他产能也过大了,我们的城镇化率提升速度已经放缓了,这些问题都跟我们的人口老龄化有关系,也跟人口流动性的减弱有关系。所以要注意这些问题,比如说像房地产,房地产市场大家发现去年北京的房价涨了很多,深圳、上海也涨了很多,这些上涨是不是有可持续性?是不是代表全国的房地产市场能够继续繁荣?因为我发现美国的房地产的投资增速顶点是在2000年,1998年1999年的时候是美国房地产市场鼎盛时期。但是房地产投资回落之后房价没有下跌还是继续上涨。只有到了2007年美国房产才出现大规模下跌,从而引发了次贷危机而中国的房地产投资增速顶点是在2010年,也过去5年多了。但是估计今年销量估计也很难再上去,所以房地产市场会不会也出现一些问题?这些都是悬念。

  所以对于2016年我想我们主要还是防风险,要有这种风险意识。从投资来讲我想我也很难提出非常具体的建议,但是今年1月4号人民日报权威人士就给大家揭示了什么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我想围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个主题来做投资可能会更加有依据一些。

  当然我们也面临着问题,就是注册制对我们市场可能带来的影响。但是这方面投资者已经是有点过度解读了,其实注册制也是渐进式的过程,不会一下子变为真正意义上的注册制。所以证监会新闻发言里讲得很明确了,本身我们的监管部门就要控制你的系统性风险,就是不让风险爆发,它也不能容忍由于注册制的推出导致出现大幅度波动,所以从这点来讲我觉得注册制真正要到位,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注册制恐怕还会延续比较长的时间,所以不用担心。

  另外今年有没有利好的因素呢?我想养老金的入市在今年上半年应该是可能性比较大的,到底有多少规模呢?我想大家可以来测算。所以从今年的资金面来讲我想还是比较多的,中国整个社会资金的规模还是非常可观,所以投资建议来讲我想就像供给侧改革,权威人士的问答当中他提到了,就是有五大核心任务。去库存、去产能、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他又提出来做的方式就是做好加减乘除,我想去库存上要做加法,因为去库存的话就是要用更多的钱去买,要去消化库存,就应该是资金的投入。资金投入会投在哪些方面呢?我想房地产肯定是有资金的投入,尤其三四线城市,在这方面是不是有更多投资机会?

  去产能、降成本是做减法,减法怎么做?要通过并购重组来做,所以并购重组方面机会更多。去杠杆,哪些领域杠杆过高,要做除法。补短板,补的是哪些新兴产业。要做乘法,乘法的话收益率就会比较高。所以2016年我认为股市缺乏趋势性机会,就是2015年应该是资金推动的市场,2016年更加能够期待的就是结构性改革的机会,也就是改革的“牛”还是可以期待的。十三五也是2016年的开局第一年,所以十三五里提出了五个发展,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所涉及的行业、所涉及的区域板块都是非常多的。所以在这方面我觉得投资主题也是比较可观的。

  所以我认为2016年虽然是开局不利,但是政策还是有底的,就是要守住发生系统性风险、局部性风险的风险底线。市场经过这一轮回落之后,风险也是得到了部分的释放。所以说投资的安全边际应该也在提高。但是不管怎么说我想我们在金融的大时代里,机会很多,同时风险也是在不断地增加,在2016年我们又要去杠杆、去产能,所面临压力还是比较大。所以我也是觉得我们要在防风险,在抓住结构性机会当中来获得更好的业绩。

  以上是我的一些不成熟的建议,供大家参考,谢谢。

(责任编辑:孙立欣 HF017)

相关新闻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创投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