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陈大同:现在每一个并购几乎都是一种新的创新模式

2015-12-05 15:38:24 和讯创投 

  和讯创投消息 2015年12月5日,第七届全球PE北京论坛在北京举行,本次论坛由中国股权投资基金协会、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北京股权投资基金协会主办,以“创新、改革与实体经济”为主题。和讯创投全程图文直播本次论坛。华山资本主管合伙人陈大同参加“跨境并购的机遇与挑战”专场,陈大同表示,我们发现现在每一个并购几乎都是一种新的模式,金融上的创新、商业模式的创新,按照原来那一套是没法套的。实际上现在也会有一些新的模式出现,比如说相互参股已经开始出现了。

华山资本主管合伙人 陈大同
华山资本主管合伙人 陈大同

    以下为嘉宾发言实录:

  我们介绍一下我的经历,这样的话可以让大家更好的了解一下,我在国内念到博士,一直念半导体的,我一直在硅谷创业,后来公司在2000年上市,然后上市之后从08年开始就开始做PE。大概从去年开始,就看到一个新的机会,就是出现一个全球并购的机会,而且这个机会的开始是从半导体这个领域当中出现非常明显的区域机会,当时北京市要成立一个产业基金,后来我们就成立了一个华山的投资,成立北京市半导体产业基金管理的职责。

  在这一年当中,我们用这个平台来做了两个并购,都是硅谷的半导体的上市公司。这个很有意思,看到我个人的经历,发现是一个明显的合成的潮流,这个潮流开始是由技术和市场都在欧美,所以创业你就得在硅谷创新。然后逐渐的大陆有市场了,那创业技术,创业最好能回到这边创业,但是创业完了之后总得有一个退出资本运作,发现资本运作这方面也得靠市场,而且随着发展上机会不一样,10年前可能是PE的机会,现在逐渐开始有了VC的机会,现在的机会跟过去机会的差别在于过去多少年,你看到的基本上的并购是一个中国的企业到外面去买国外的企业,联想买IBM,特别是最近在半导体领域当中突然出现一个新的趋势,以基金为主,然后来并购,这个是一个根本性的区别,这是国际主流应该以基金,所以我们这些PE的人,今天才有资质坐在这里来谈并购这个事。好我就讲这么多。

  最近可能半导体是比较热闹的,其实这件事积累了很长时间,必须要有天时地利人和才有可能发生,是这十几年的发展造成的。

  我描述一下事实,然后在说这个事实后面的原因,还有存在的风险。事实是最近这几年,刚才古军华说的变化的趋势,一拨一拨的,半导体在最近这一年当中,不到两年经过了三个阶段,半导体并购,第一个潮流就是刚才说的中概股回归,这个潮流在去年完成了,去年底几个公司已经做完了。第二个潮流是第二波是华人在海外创办公司第三步就是真正的纯美国公司,伍伸俊他们这边金沙江创做的,纯美团队收购,但现在实际上又出来一个新的苗头,比如说紫光我不单单是收购,我还参股,我还进行布局,这个就变得非常有意思。

  经过这短短的一年当中,好几个阶段都出来了,这种原因是这样的,我先说中概股回归,这件事是必然的,道理非常简单有三个原因,一个原因是在那边PE值长期在10倍,在这边国内最低的,大概在50到70倍,差了很多的半导体公司都是这样的,所以有一个至少4、5倍的差,这是对任何一个市场这是有原因的,因为国外的半导体公司基本上都不成长,或者是往下走,但是国内的半导体公司都在每年30%,50%的还在往上增长,这个高估值是一个合理的现象。这是第一条。第二条我的客户,我的绝大部分的客户终端用户是在国内,所以呢,我要为我的客户服务,所以我就应该回来,市场原因。第三点因为我做手机,我想真正在中国发展大,得需要有政府对你的承认,所以那你总是一个美国上市公司,信息安全这方面总归多多少少有点问题,这是中概股回归的逻辑。

  那么咱们再说后面的,为什么我们现在公司可以到海外去并购海外公司了,原因在于中国半导体公司经过这十几年大家的培育,开始有了一些能够撑得起来的,经过十几年淘汰,淘汰出几十家还不错的公司,我有这个平台了,我做任何并购如果没有平台的话是没法做的,所以时机成熟了。所以他们有碰上一个瓶颈那么我如果并购海外公司,它的目的是几个第一个是我们有了技术,比我自己发展要快,第二个更为重要,是我们市场,我的海外市场,任何一个中国公司要想走到海外市场,没有很多年的走是非常难的,最典型的就是联想,联想那个品牌要走到欧美不知道走到哪一年,客户渠道要有,第三个是品牌。那么中国公司想要跨越式发展就变成非常自然的事,到了海外公司为什么想并购呢,你看他们基本上那个业务是平的,你再调上5年10年什么样的结果都能够看见,他的估值很低,原因是在于他受到了大量的国内台湾,东南亚这方面许多新兴公司的一个竞争,压力使得它没法成长,这种时候他的股东,它的董事会跟股东要求你们必须要为我们,要取得一个好的汇报,最简单的你能不能卖出一个小价钱他从这个角度说。

  当然还有其他的一些原因,这就变成双方的需求了,但是这里面做,我发现有些问题,我想过这个事,在原来你用企业的方式去并购是有问题的,有很多问题,但是首先必须要以市场化的方式来做,中国的企业我们看到这个企业都非常的弱小,让他们自己去找钱,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做,包括中国还有一些企业是大企业,比如说像华润,像央企,央企去做他又不会做,对外面没法规划,而且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做。这种时候就变成了中间有一个基金变革,产业化,按照市场化运营基金就变得非常的关键。

  最近有几个案子非常有意思,包括华山基金,有央企在并购,央企在跟国内的其他基金竞争,最后发现大家全都大跌眼镜,都是新成立的基金胜出了,大企业反而都没有胜出。我们这个当中其实有一个典型的例子,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清华紫光,紫光是非常典型的一个例子,他做的这个事开始都看不懂,但是等到过一段时间就看懂怎么做的了,他有一句非常有名的话,叫做羊毛出在猪身上,并购你总得花钱,你发现他并购去,原来紫光是没钱的,几亿人民币,并购之后手里面有2、30亿人民币,再并购一个手里面有4、50亿,再投资一个西部数据,然后弄一个中巴800亿的中巴,这完全是另外一套金融手段的操作,这个是跟它的背景有关的。因为他原来是做房地产的,房地产是善于用其他的钱来做,我们突然发现有一个新的思路,我们在大概一年多以前,两年前,你让我做一个一两亿美金的并购我都不知道钱从哪来,都很难的事,现在因为这些发展的非常快,突然大家开了,开了之后你发现做几亿美金太容易了,3、40亿的都能够做,大家有一个观念上的改变,所以变化非常大。

  但是这里面我说一个风险,我们现在发现每一个并购几乎都是一种新的模式,金融上的创新,商业模式的创新,你按照原来那一套是没法套的。还有一点刚才斋藤茂树先生说的,就是你老去这么并购是不行的,把人都吓出去了,因为并购完了就跟他们没关系了,你自己赚钱了。但实际上会有一些新的模式出现,比如说相互参股已经开始出现了。我说一个紫光的例子,紫光这个例子咱们可以琢磨一下,他投资西部数据作为它的第一大股东之后,利用西部数据去收购,希望通过他在海外建厂,所以我个人感觉现在这个时代是中国的,这只是半导体作为一个例子,其实后面还有很多跟技术相关的。中国的产业升级一定要技术,那一定要走这条路,这是一个让这个时代刚刚开始一年多,下面的十年二十年才是真正的黄金时代。

(责任编辑:孙立欣 HF017)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