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张思平:PE参与国有企业改革的热情尚未达到预期

2015-12-05 12:40:18 和讯创投 

  和讯创投消息 2015年12月5日,第七届全球PE北京论坛在北京举行,本次论坛由中国股权投资基金协会、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北京股权投资基金协会主办,以“创新、改革与实体经济”为主题。和讯创投全程图文直播本次论坛。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理事长张思平在本次论坛中发表主题演讲。

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理事长张思平
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理事长张思平

  张思平从PE股权投资和国有企业改革的角度阐述了看法,国有企业改革为股权投资或是PE投资都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和历史机遇,股权投资是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的黏合剂,为混合所有制的改革提供资金支持和体制支持;同时,股权投资能够使国有企业、国有资本通过股权运作价值管理有进有退,使国有企业从管资产向管资本转变。

  张思平表示,PE投资在中国绝大部分是民间资本,因此参与国有企业改革主要应当是民营资本、社会资本怎么参与国有企业改革的问题。而目前民营资本参与的热情尚不是很高,应进一步增强民营企业和社会资本参与国有企业的在政治上的安全感,并制定更加公平的政策,加强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在规则上的平等,保护参股后的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

  以下为张思平演讲实录:

  尊敬的方董事长,刚才你给我那个头衔我非常惭愧,我不是什么广东改革领军人物,我今天第一次参加我们PE这种论坛,邵主任让我来做一个发言,我对PE不是很了解,但是我想PE跟改革有关系。刚才我们邵主任对全国宏观的改革提出很好的意见,我就想从PE股权投资和国有企业改革做主题来讲讲我的看法和意见。我们大家都知道我们国有企业改革35年了,已经进入新的阶段,前不久中央和国务院正式发出了改革的指导意见,对下一步我们企业改革的方向政策等都做了明确,应当说是一个纲领性的文件。当然对这个文件,或者是对这个具体的意见现在各方面的评价也不完全一样,但是不管怎么样总的来说毕竟为我们下一步国有企业改革提出了我们的具体目标和措施,为我们深化国有企业改革提出了很重要的一个依据。

  我认为中央和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意见当中有两点我认为还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是继续坚持了把混合所有制作为我们国家基本居民制度的一个基本目标,提出了我们要使国有企业集体企业民营企业交叉持股相互融合相互促进,共同构成我们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一个基本实现形势,我觉得这个应当是非常好的,坚持了我们股份制市场经济这个基本方向。

  虽然说混合所有制不是一个新的提法,在80年代我们叫做股份制,但是当时有一些对股份制不大理解,股份制当时不敢讲,就变成了产权主体多元化。产权主体多元化后来大家接受了,又变成了社会投资多元化,现在又新的提出了混合所有制,我觉得这个混合所有制在全国来讲各个地方发展也不完全一样。但是就全国来讲继续推进混合所有制我觉得也是非常有意义的,这个说明我们国有企业改革的方向在所有制方向方面还没有发生大的逆转,当然深圳不一样。在十年前混合所有制包括中央这个文件当中确定的一些任务,深圳大体在10年前就基本完成了,我觉得这个是一个应当肯定的。

  第二个需要肯定的是这一次这个文件提出了完善国有市场管理体系,要实现国有企业管理,从管资产向管资本实行转变,我认为这也是一个非常大的转变。

  那国有企业改革这两个方面,一个是发展混合所有制,一个是向管资本转变,不仅为我们国有企业的改革和发展本身提明了基本的方向,而且也为股权投资或者是PE投资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和历史机遇,使我们股权投资在国有企业改革,在中国的改革发展当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因为刚才大家讲的PE投资很多是在社会资本之间,在民营企业中间,也有在国有企业之间的投资,如果我们股权投资可以在国有企业改革,在混合所有制方向发展能够起到更大作用的话,那对我们来讲也是一个历史的机遇。我认为我们股权投资是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的一个黏合剂,通过股权投资使各种所有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然后为混合所有制的改革提供一个非常大的资金的支持和体制的支持。从国有企业向转资产到管资本来讲,股权投资也是这个转变的桥梁,因为股权投资他利用他在资本市场的投资和产业链上的优势,能够使国有企业,国有资本通过股权运作价值管理能够有进有退,才能够更好的实现国有资产的管理,从管企业向管资本转变。如果没有大量的股权投资,没有产权主体的多元化,那国有企业的国有资产的管理向管资本转变应当说也是不可能的,或者是有很大困难的。

  因此我们说混合所有制的改革的方向和国有体制改革的方向为我们股权投资的发展创造了有利的条件,但是在实践上通过这几个月来看,应当说大家还处在一个认识理解的过程,还没有形成一个大量的民间的社会的资本向国有企业投资,混合所有制国有企业改革迅速发展,起码还没有看到这样的局面。为什么呢?我说这不是一个PE本身的技术问题,我觉得这个和我们国有企业在改革的理论思想认识政策方面对进一步实事求是解放思想深化改革有着密切的关系,因为PE投资在中国虽然有一部分是国有的性质,但是绝大部分应该是民间资本或者是民有企业,或者是大量的社会的企业。混合所有制的发展有一部分可能是国有企业向民营企业的投资,但是大部分应当是民营资本社会资本向国有资本的投资,因此股权投资参与国有企业的改革,参与混合所有制的发展,参与我们国有企业的管理体制的转变,那主要应当是一个民营企业人们如何,或者是民营资本社会资本怎么参与国有企业改革的问题。

  那从中央文件发表几个月以来,我们的民营资本对发展国有企业的混合经济现在看来还没有达到预期的这样的一个热情,甚至有一些民营企业还公开的讲,对参与国有企业的股份制改革,或者是股权改革还不是那么非常的热情,为什么这样呢?这个就需要我们从国有企业改革本身的认识理论思想政策进一步的解放思想,才能够更好的为股权投资为民营企业为民营资本参加到国有企业改革创造更好的条件。那到底有哪些国家国有企业改革的认识思想政治方面有哪些问题需要我们进一步实事求是解放思想,从而为民营企业为股权投资为社会资本参与国有企业改革形成混合所有制的局面,为国有资产从管资产向管资本实行转变奠定很好的基础呢,我相信根据深圳的实践根据我自己的认识,我认为有这么几个方面的认识问题,理论问题,政策问题需要再进一步的深化改革解放思想。

  第一个,我认为还要进一步增强民营企业和社会资本参与国有企业的在政治上的安全感,大家都知道这几年我们中国的有钱人或者是民营资本也好,社会资本也好,大量的移民,到美国到西方,内部有一个制度,几亿以上的资本多少比例转移资本的应当还是相当多的,那移民也好转移资本也好原因是多方面的,有国外的教育问题,环境问题,食品安全问题等等,包括养老保险问题等等,但是我觉得和民营企业社会资本在我们目前这种情况下的缺乏安全感,或者说缺乏正常安全感有着密切的关系。应当说我们党对发展民营企业以及政策已经取得了非常大的进步,从过去的补充到现在成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组成部分,成为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重要基础,中央也再次提出来两个坚定不移等等,但是事为什么他们还有一些怀疑呢,为什么他们不大放心呢,我觉得可能在对他们在政治上的安全感我觉得有一定的关系。

  我们中央文件非常明确的提出,我们国有企业是我们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重要的物质基础和政治基础,这当然是对的,毫无疑问,但是没有明确或者是不够明确,民营企业民营资本他的政治地位是什么,他们是不是也是我们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物质基础和政治基础,他们是不是,如果不是的话他们又是什么,实际上这个问题在实践当中已经现在在逐步的解决,比如说深圳市,深圳市的民营经济无论是在深圳市的税收,企业的数量,就业的员工,GDP的分量等等,绝对都是绝对大的比例,并且而且在这个深圳的经济发展当中涌现了一大批没有国有一股大型的企业,比如说像华为,他有员工15万人,像腾讯他也有将近20万人,比如说像顺丰他有30万员工,还有我们比亚迪(002594,股吧)也有10多万员工,他们都没有一股是国有股。我们现在民营企业当中有20万个共产党员,有些民营企业家本身也是共产党员,因此像这些民营企业他实际上也是我们国家,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物质基础和政治的基础,要不然你怎么能够解释像一个行业一个地区发生变化的情况呢,怎么解释我们像深圳这样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制度呢,所以我想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还需要再进一步的研究或者是进一步的探索,更好的调动民营企业参与国有改革的积极性,更好的调动民营企业在我们社会主义事业建设当中的重要的作用,我觉得这是一个认识问题。

  第二个,我觉得我们应当制定更加公平的政府的一些政策,使得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在规则上应当平等,我们现在政府在制定各种政策的时候总有一个想法,认为我们国有企业会忠实的执行我们政府的各项产业政策,包括各项监督的政策等等,对于民营企业天然的还是不大放心,总觉得不像国有企业天然的能够执行我们的政策,对民营企业的要求会更高,门槛会更严,比如说最近我们深圳在做审批制度改革的时候,很多项审批国有企业不要,民营企业要,民营办医院他要有批准,那国有办民营医院他没有,民营办学校他要有批准,很多,就是这种还是不大平等。虽然说我们国务院出台了几个关于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一些意见条例等等,但是实际上在实际过程当中还没有完全的落实,在实践当中未必国有企业比民营企业在执行国家的政策方面更具有这些更好,当然有的更好有的不好,我举个例子我们深圳市前几年为了控制房价制定了一个第一房价的这种项目,就是说限房价项目,最后我们国有企业的房地产企业没有一家去干的,因为利润是很薄,给他限定了,是一家民营企业率先承担责任的等等。

  就是说很多这样的东西,我们在制定政策的时候一定要有一个规则平等的这样一个环境,这样才能够使民营企业大胆的进入国有企业的改革。

  第三个,我认为应当是对于民营企业或者是社会资本参与国有企业改革要对他更有信任感,现在我们有一种说法,或者是有一种意识,好象是我们国有企业在关键的时候我们能够冲得上,能够使我们放心,当然我们国有企业在我们国家遇到重大问题的时候确实发挥了我们的重要的作用,当然这个也有很多的例子,是不是民营企业在我们国家出现重要的问题或者是重要的关键时刻就不能发挥作用呢,完全不是这样的。深圳那么多大量的民营企业,他们在国家遇到困难,在维护国家安全,在维护国家利益方面坦率的讲比我们国有企业好,我们华为为了维护国家的利益,我们腾讯为了保证社会稳定,他们都做了非常多的工作,完全不比一个国有企业做的差。在汶川大地震的时候,在我们遇到自然灾害的时候,在动员社会捐赠的时候,捐赠最多的是民营企业,而我们国有企业在这方面非常的吝啬,我们深圳市一出面的资金起码捐赠几个亿,最多三四个亿,基本上绝大多数都是民营企业。

  所以说我们要给人家一个信任感,那反过来是不是国有企业一个一个都可以在关键时候冲得上,能够很好呢,也未必,我们前一段我们国家队不是救市吗,救了半天是不是都履行了国家的社会责任,关键的时候都成了我们重要的保障呢,这个未必了。所以说要讲信任,人家不大信任,总觉得你好象给人家这种印象。我在深圳做了8年的副市长,做了5年的统战部长,我们民营当中确实有很多可歌可泣非常好的案例,我不展开了。

  第四个,我觉得应当保护参股后的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提高他们应有的话语权,我们现在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要求人家去参股,要求民营企业来参股,有的可能参的多,有的可能参与少,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要给人家同股同权,要人家享受同样的权利,但是事实上未必是这样。比如说参了股,按照股份应当让人家发言权,应该让人家有董事,应该让人家派副总,人家还应该派总经理等等,要在保护人家的合法权益,但是事实上我们很多的民营企业参与了国有企业,没有不可能给人家相应的同等权。例子太多了,比如说我们一个上市公司,民营企业在市场上收购了成了第二大股东了,按照股份应该占两个董事了,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连一个董事也不给人家,很多,这样的例子要讲现在可以讲很多,他可以有无数个理由不能够来保护你的合法权益,所以说这样的话你怎么参与国有企业改革,怎么发展宏观所有制的经济。

  第五个,我觉得也要处理好要依法依规处理好企业的重大决策的一个问题,保护人家参股的民营企业和社会资本的合法的权益,发挥人家的作用。比如说现在有一个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企业的决策,到底是董事会还是我们的党组织,这次我们新的决定当中提出来,说我们按照决定必须坚持党的领导,改革必须坚持党的领导,这个是我们必须坚持政治方向和原则,我们党组织要在我们企业有法定的地位,这当然是对的,国有企业改革怎么能够脱离党的领导呢,国有企业发展怎么能够脱离共产党的领导,这个是不可能的,但是问题是在体制上你到底你这个企业既然是混合所有制,你这个决策到底是董事会说了算,还是党委说了算呢,我们现在好多实际上党委先开会,然后去董事会上走走形式,你这样怎么保证人家的合法权益,这样的事情太多了。

  在一个企业董事会大还是党委大,过去我们没有办法,搞联席会议,联席会议怎么能联系上呢,联系不上,这样怎么让人家合法的参股呢?类似这样的问题都很多,我都不再展开了,这个是第五个。

  第六个,就是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参与国有企业改革,实现混合所有制,不要把一些具体的问题政治化,按照中央政策规定混合所有制没有绝对股权的界限,国有企业在商业类的国有企业当中也可以参股也可以控股,民营企业也可以参股也可以控股,也可以1%的投资也可以99%的投资,这个是没有问题。但是实际上人们思想当中仍然还有一些政治上的政治化的一些东西,比如说现在有些人还在提,我们不要搞私有化,国有企业改革不能搞私有化,这个对不对呢,也不能说不对,但是什么是国有企业私有化呢,是占30%私有化,50%私有化呢,很难说。一个行业占多少比例才算私有化,一个地区占多少比例才算私有化,像深圳的税收、GDP很多都超过了50%、70%、80%,那是不是深圳市都私有化了呢。所以说像这些东西股权投资就是股权投资,混合所有制就是混合所有制,该多少就是多少,按照市场办事,按照双方的规矩办事,不要把一些问题政治化,不然会带来很多的问题。

  第七个,关于国有资产利用的问题,股权投资也好,参股也好,肯定有一个价格问题,要按照市场的规则确定价格,不要把国有资产的帽子沉重的压在了民营企业的身上,过去在我们国有企业改革过程当中由于当时的我们的程序规定还不健全,国有企业改革当中不能说没有参与市场,也出现一些官商勾结,但是这些年来随着我们国有企业改革的规范,我们已经制定了一套国有企业的评估,公开挂牌,什么这个一套的制度程序复杂的不能再复杂了,但是即使在这个情况下按照这个按照国有企业这样来做,也有可能扣上你国有资产流失的帽子,因为这个市场价值公有制变化天天在变化。深圳很典型的离子我亲自经历的,我们03年卖了一家上市公司,当时我们也是公开要标,竞争性谈判,市场估值,最后卖了,卖了两年以后人家告我们国有资产流失了20个亿,我说怎么流失20个亿呢?因为当时的证券市场是1000个点,2年以后6年变成4000点,5000点6000点当时我们房价很低,土地不值钱,04年05年06年土地一下值钱了,说你少卖了20个亿,一直告到天上去了,最后中央中纪委组织调查组,国家国资委进行调查,又重新推倒从来把全国的会计师事务所重新评估重新弄,弄的结果还是我们符合市场的价格。

  前一段我们深圳又卖了一家,转让给国有企业股权,市场价格是20块,民营企业是29块买的,就这样职工还告,说这个应该值50块钱,结果股市一跌20块钱,10来块钱,说这个国有资产流失这个东西的确要按照市场规矩办事,把这个帽子现在压在了我们国有企业领导人身上,也压在了我们民营企业身上,这个是不利于我们混合所有制发展的,这个是第七个问题。

  第八个,就是国有资本参股民营企业以后,也要保持人家民营企业的合法的权益和独立的经营权,混合所有制当然有国有企业参股民营企业的,这个已经有了,有的5%有的10%,有的百分之几,但是控股的大股的不是国有企业,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已经发声了,我不管参加多少股,我都要按照我国有企业那一套的规章制度监督办法来推倒你这个参股的国有企业,这还得了。现在资产评估要评到人家参股的企业,这个监督的审计要审计到人家的企业,甚至连八项规定都要延伸到参股的企业,人家那些企业都不能吃饭的,都不准打高尔夫球了,说你违反我们国有企业的规定,因为你才占了5%,5%我转让以后我有可能流失的,所以说这个还是要无限的延伸这方面合法的机制,这个都损害了,而这个现在是非常现实的问题,我讲这些都是有事实有根据的事情,不是我在这空想的事情,这个都不展开了。

  第九个,应该是建立民营企业和民营社会资本参与公益性国有企业的这种合理的补偿机制,我们中央文件讲了我们公益性的企业原则上是国有控股,但是也可以引进民营企业社会资本来参股,这个就带来一个问题了,我们国有企业对公益性的企业不考核领域,考核成本,考核质量,考核他的安全保障,这当然是对的,但是你让民营企业来参股了,你怎么保护人家民营企业合法的收益权。我们过去遇到这样的问题了。我们深圳一个水的企业引进人家法国大企业物电价,人家回报率6%,结果没有达到6%,只有2%,人家找我们了,我们说可以应当,但是要涨价了,好,国家发了个文,建议全国物价形式一律停止涨价,然后还有听政,一听政老百姓(603883,股吧)都反对涨价,人家投这么多钱,回报率2%怎么搞,后来我当市长我都不敢见人家,我也没有办法。

  公益性的企业由民营企业特别是国外的一些大企业的参与,不一定比我们国有企业要管的差,深圳的公交有香港的资本,深圳的水有法国的资本,深圳的燃气有香港的资本,我们过去都参与这个事情吗,为什么一定要独资吗,参股不能保障利益吗。好,你说涨价老百姓反对,你财政补贴呢,财政补贴也不到位,我们公交的财政补贴,财政收了三年,人家求爷爷告奶奶也到不了位,你财政不补贴你给人家地你给人家其他的补偿,也不补偿,你这种政策怎么能够让人家民营企业参与国有企业改革呢,或者是参观宏观所有制建立呢,这个都是非常大的问题,我都不展开讲了。

  最后一个我想要进一步解放思想,真正实现从管资产向管资本的转变,把企业推向市场,才能够为混合所有制为我们国有企业的改革能够创造更好的环境。现在讲是管资产向管资本,说的容易,实际上很难,我怀疑能不能实现这个转变,安全现在的体制跟深圳90年的体制完全一样,上面一个国资委监管,下面几个资产公司所谓管资产,后来实践证明搞了很多年不行,我们就把这个撤掉了,现在中央这个方法仍然是这个方法,管理国有企业向管理国有资本转变,涉及到很多的理论问题,实践的问题,原则的问题,我们敢不敢做呢,管资本意味着不管企业了,我不管你哪个企业,像新加坡一样,不管哪个企业,哪个企业赚钱我搞哪个企业,企业的才财物资产完全市场化,我们管理的干部可以做到吗,可以不管企业的干部吗。我们现在不管事情管资产,那你还发薪酬管理规范吗?薪酬管理你管资本的事吗,一系列的问题我都怀疑能不能转我都非常的怀疑,因为时间的关系我就不在这讲了。

    我们国有企业改革文件非常好,为我们国有企业改革提供了很好的方向,同时也为我们股权投资提供了更广阔的领域,为我们提供了历史的机遇,但是要实现这样一个目标,要发挥我们股权投资在国有企业改革的作用,要促进我们国有企业改革的发展,仍然还有很多理论问题,认识问题,政策问题需要我们进一步的研究,因此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我今天讲的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批评,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王姝睿 HF059)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