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全球并购市场发展趋势与人民币国际化

2014-09-09 18:10:13 和讯创投 

  和讯创投消息 “2014全球并购论坛”于2014年9月9日在中国厦门国际会展中心召开。本次论坛由中国股权投资基金协会、厦门市会议展览事务局、北京市金融资产交易所、廊和坊-金融街、金圆集团联合主办,全球20多个国家的股权基金行业协会参与支持,是第18届中国国际投资贸易洽谈会(CIFIT)的主要论坛之一。和讯网作为特邀媒体全程图文直播此次论坛。台湾并购与私募股权协会理事长黄日灿、新加坡创业投资协会会长李泽均、马来西亚创业投资协会主席Amin Shafie、廊和坊-金融街(000402,股吧)金融家俱乐部董事长张亚娟进行了主题为“全球并购市场发展趋势与人民币国际化”的圆桌讨论,和讯财经中国会秘书长李犁主持该场讨论。

  以下为圆桌论坛发言实录:

  李犁:我们讨论圆桌的主题是全球并购市场发展趋势与人民币国际化。我们觉得时间有限,况且刚才PWC已经做了全球市场的发展趋势的一个报告解读,由于时间关系,我们想把这个题目稍微做一点改变,也就是说中国海外投资并购市场发展趋势与人民币国际化。

  大家也知道,海外并购无非就是买海外的股权或者买海外的资产,从目前情况来看,特别是从去年下半年今年上半年的一些情况来看,我们现在FDI中国的对外投资已经到了1200亿美元了。这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了,也超过了日本。所以我们对中国海外投资的趋势还是信心慢慢。那么未来中国有可能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情况,PWC告诉我们一个数字,到2015年我们可能达到1500亿美元,我们当然是乐观其成。我们的几位嘉宾都是业内的从业者,也是研究者。我们先请黄先生讲一讲对中国海外投资和海外并购市场的基本判断,因为从我们现在分析的情况来看,中国海外投资的地区无非就是亚洲、北美、欧洲。当然北美和欧洲是为主的。形成了这么一个市场格局。至于它的行业和规模都是他们报告里有一些分析的。但是我是希望你讲一讲您的看法,就是对这些趋势有没有形成一种所谓的周期性的转换。因为我们过去很多年都是高科技,TMT这种概念那么多年,有没有过几年会发生一些转变,特别是像传统行业的一些转变。这是一个方面。另外我就是希望你谈一谈我们现在的海外并购这个市场是由于人民币国际化还没有到位,是不是还是一些其他的制度创新能够更加速我们市场的发展呢?

  黄日灿;不管是全球并购,还是中国的趋势,从历史的角度做一个比较宏观的剖析,对这个题目的了解比较有帮助。其实并购很简单。读三国都知道,天下大事合久必分。并购也是,不管哪个产业都有他的分歧,很分散的时候就会整合,整合过渡就会再分散。所以以全球的并购来讲的话,事实上在2007年达到了将近4兆美元的总金额的高峰之后,到2008年开始,整个全球并购就到了两兆多,到了2010年以后就到了一兆多。从全球并购的案件来看,其实每一年都差不多,只是并购的金额有上下相当大的起伏,这个起伏一方法是因为随着经济的景气,市场对很多企业的价值有提升,有下降,所以当景气不好的时候,并购就下降,景气好的话,并购就会提升。所以不管是哪个产业部门,从石化,从机械,从金融等等,都会有一个轮流,会有一个或长或短的周期。但是最近这几年最大的变化在哪里,我们以北美、亚太、欧洲这三个地区做一个出浅的看法,北美并购一直占全球50%,欧洲占30%,亚太地区占20%。这个大的比例十几年来没有变过,这中间有些地区会稍微上一点,下一点,但是大势没有改。很重要的一点,这是过去全世界并购趋势的改变,就是亚太地区。亚太地区以前最大的并购国家是日本,大概一个日本并购不管是案件的数量或者是金额,就可以抵得其他所有亚太地区其他的国家。但是大概从07年开始,中国的并购金额开始赶上日本,接着超过。到了去年,大概是中国的并购金额是日本的两倍多。今年上半年超过了3倍。这大概是全球并购一个最大的改变。以前很少有一个国家可以这样子几年的时间就可以改变和另外一个国家的的比例。所以我们今天在厦门谈中国的并购特别的有意义。

  但是中国的并购为什么这么的蓬勃发展。很多人会想到跨境的并购。但其实自从2000年左右,中国的法令并购平台开始搭建起来,同时加入的WTO之后,其实最重要的并购潮流在整个中国是境内,是中国企业并购中国企业的案件,而不是跨国。所以最近这几年来讲,整个中国并购案件,不管是金额,还是案件的数量你把它分成中国国内企业自己的并购以及中国企业对外的并购或者外国企业进来中国的并购这三来区隔的话,中国境内自己的并购占六成,中国企业跨出去海外的并购大概有三成到三成五。海外的外资进来中国并购的只有15%到20%。将来这三个区分的比例会不会有比较大的改变,这是第一个值得观察的重点。

  第二,中国企业在过去很长时间里头并没有像这样子热烈并购的现象。这代表什么,彼此的并购是会真的促成中国经济产业并购的趋势,还是会搞成市场的阻力。这也是值得观察。归根到底我们做并购的人常常要提醒参与并购的企业是买卖企业,从事并购交易是一回事,并购完成了以后才是真的重头戏。并购交易完成后的再去经营,这是真正的挑战。

  借这个机会,希望中国企业真的能够透过并购的整合能够让中国产业经济真的脱胎换骨。谢谢!

  李犁:下面我们请新加坡创业投资协会主席Jeff Chi聊聊他的观点,我们现在人民币国际化可能是妨碍中国企业进行海外并购的因素之一。除了这个之外,还有其他制度需要创新的地方,我的问题是除了刚才我们讨论的这个问题以外,你觉得中国有没有可能像中民投那样的,所谓民间投资的产业基金。特别是从您在亚洲的感觉,您觉得我们现在中国的产业并购特别是跨境并购到底有哪些隐忧,有哪些可以成长更快的空间?

  Jeff Chi: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除了今天是代表新加坡创作协会的会长的身份来交谈,我自己人住上海,我们是一个亚太性的早期创作基金。中国投资从案子的角度来讲,占我们大概大半左右,其他一小半多数都在东南亚。

  李犁:所以您主要都是在亚洲地区。

  Jeff Chi:我发表的意见可能还是和TMT领域有一些关系。的确,最近两年看见的国内的并购案子越来越普遍,越来越多。我觉得其实从两件不同的事情而引起,第一件事就是三大互联网公司:百度、阿里巴巴、腾讯。基本上前年的时候觉得心态有点变了,其实不需要竞争的时候,自己去造,自己去建。收购一些公司其实还是对他们有优势。第一对他们来讲是招进人才,第二省了很多的时间,第三少了一个竞争对手。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讲,他们原先的心态是有足够的财力和人力去制造去跟你竞争改变成了我收购,虽然说总价多了一点,但是我得到了其他的好处。这是第一件事。

  第二件,从2012年面年开始,大概从09年之后人民币基金还是成为在TMT领域成为主流的投资对象。在2012年下半年的时候,其实很多公司就没有退出的渠道,这个就给很多创作基金一个动力。并购的驱动还没有开通,虽然说早期有一些境外的公司收购一些中国创业公司,但是这些案子虽然说退出成功,但是企业就出不来了。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突然间境内很多基金有这个动力去谈。所以我觉得这件事发生了之后就完善了中国私募基金创作基金股权投资基金的退出渠道。所以这件事我觉得从这个来看是一个很重要的一个事。而第二件事我觉得也同样的重要。同时中国成功的公司也开始了解到其实中国的市场还是对他们来讲竞争太激烈,他们去扩展他们的业务,去国际化他们的业务。东南亚是很好的例子,比如百度、阿里巴巴、盛大都跑到东南亚去成立分公司,往这方面发展自己的业务。这些方面下面九几年也会看到这些公司也会在海外做一些类似这些公司的并购。

  这两个趋势都会发生。那就在这两年内其实我们看到的一个趋势也就是谈到了一些问题,市场现在其实还是有一个美元基金或者人民币基金的区别。而这个区别并不是因为他的货币不一样,而是因为中国政府对这个货币的流通性设立了外管局,建立了很多他们认为必须要的政策。但其实今天早一点使邵会长也说过这件事,从一个私募基金创作基金的角度来讲,这些基金的流动性其实是非常非常小的。其实这些流动性是非常非常晓得,但是产生到美元基金跟外币基金处事型的方式不一样。所以这件事也是因为外管局的一些政策而引起的一些事情。事情我觉得比较幸运的是因为大家现在在谈人民币国际化,政府也在这方面最近也废了75号文,设了73号文。

  拿我们公司为例子,我们那天下午找了三家券商来讨论,有某些疑问,其实三家券商给的答复是不一样的。为什么?主要原因是因为游戏规则不够清晰化。

  李犁:不管是上市规则,还是规则方面不透明的地方,怎么样不够明确的地方,这些都要克服。新加坡有很大的国家基本,或者叫国有资本来进行产业并购,有没有比较大的民间资本?比如中国有一个中民投,这也是制度创新,您怎么理解这个问题。新加坡有什么经验可以让中国大陆这边学到。

  Jeff Chi:我觉得今天虽然邵会长说了有关国资委的事,在某些角度还是有他的目的和价值。我尤其是在某一些领域市场化并不一定代表着最优化的一种情况下,比如我们中午吃饭的时候讨论到马航,政府也就说要私有化马航。因为马航发生两起飞机的案子。因为它亏损,估价贬值,所以就产生到了政府需要进来做一些事。我觉得多数一些事我同意,就是以市场为主,市场化。裁判员千万也别一起玩游戏。

  李犁:我明白了,您的意思就是说并不把市场化适用于一切的行业。我们听听Amin Shafie的看法。刚才他也提到了马来西亚的马航的损失很大,所以我们一直马来西亚在大马的制度框架下国有资本在并购方面,特别是在产业整合方面还有跨境投资方面都做过一些什么?您能不能简单的介绍一下大马的一些情况。

  Amin Shafie;我同意Jeff Chi所说的,在马来西亚一些股权基金所做的一些,有两个目的,第一个目的是获得一些收益,就是商业性的收益,还有一些情况就是股权基金的投资是投一些具体的行业,有一些战略性的原因,比如我们宣布重新投入大马航空。这是其中一个战略的考虑。在总体的基础设施,总体的气侯变化,马来西亚政府和马来西亚的这些政策都是对于PE、对于风投都是非常友好的。比如我们看到新加坡、菲律宾泰国等等他们做很多跨境的投资在大马,进入大马,进入大马的一些公司,就是在马来西亚进入的公司。各个行业都有。马来西亚政府所做 的就是在总体的平台,包括未来的一个发展路线图方面两个主要的行业,早期是重点行业,刚才我们的贸易官员也提到了12个核心关键的非一些重点行业,如果看过去几个月当中大部分的一些比较活跃的地方,比如教育、食品饮料行业、医疗、健康行业、还有医疗行业,还有服务,最后还有一个农业。这也很重要。就是各种各样的原因,为什么我们要重视这几个行业,除了政府认为这些行业在商业方面有一些行业是对于投资是非常成熟的之外,比如说我们在投资的环境是非常开放的,国民的资金也有,国内的资金也有,不管是来自中东,现在有一些来自欧洲、英国美国的资金都进来。现在我们所缺少的就是一些在马来西亚的并购,就是和中国相关的。中国企业到我们那里并购并不多,中国的企业到马来西亚所做的是制造业比较多一点,参与到一些建筑行业,基础设施建设以及物流等等。早期进入市场都是这样开始。但是随着中国企业进入大马市场,刚才我们提到的那些行业我们应该能够看到一些有很多的一些并购的情况会出现,因为现在大部分都是建立起合资企业这样的方式来进入马来西亚。随着这些公司在逐渐的发展,进入各个不同的马来西亚不同的地区,我们会看到相关的中国企业的并购会出现。

  还有一点我想指出来,就是教育和医疗。在马来西亚有两到三个比较大的教育集团。这种机会很多,因为马来西亚政府一直有这样一个体系,你可以到一般的政府的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私立学校会有各种各样的课程。有一些像中学、小学毕业之后就进入私立的大学。

  李犁:你刚才提到的领域都是允许民间资本进入的吗?航空领域允许不允许民间投资进入?

  Amin Shafie;在航空行业,在马来西亚只有一个,但是还有其他小的民营行业公司。除此之外马来西亚航空也一直是有一些本地的PE来投的,和政府相关的企业还没有外部的一些企业来投资。那么外部的企业如果想要进入像交通、航空是没有任何的要求。

  李犁:你有没有限制国外资本进入的行业。

  Amin Shafie;没有,实际上包括银行还有其他的一些服务行业都开放。现在问题就是持股比例的问题,就是外资持股比例有一些限制,比如政府资产或者说是包括电信等等这些。但是每一个政府部门都是对于可以与外方进行投资,只是比例的问题。

  李犁:就是有一个比例的限制,有一个门槛,就是不能超过一定的股权比例对于外国资本。现在我们对整个的讨论的主题的部分可能都进行完了,最后一个我们还有一位女士张亚娟,我特别想问一下,未来你们这个研究院研究范围会是什么样,是局限在亚洲,还是世界范围的呢?你的学生,你的研究人员或者你的成果会提供给谁?

  张亚娟:我很期待中国的并购研究学员能够尽快落成。落在我们廊和坊金融街是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在国家战略的大好时机下我觉得恰逢其时。站在企业的角度我觉得并购对于企业来讲还是有很多的不熟悉。包括我们到哪里找到最好的会计师,哪里找到最好的律师,找到最好的项目。当然也包括有更好的体验,有更好的项目到哪里找到境内外的投资,能够让资讯、信息有最好的交流。我觉得我们这样的一个全球并购研究学院的诞生就会给这样的区域京津冀乃至全中国的企业带来一个能够跟基本对话的平台,所以我们非常期待这样一个学员能够请更多的专家、学者给我们提供更多的资讯,使得我们能够更资本市场有更好的对话。
   
    李犁:刚才秘书长要求我在半小时内最好结束,因为我们其实刚刚开这个头,其实刚刚预热,很多问题都没有时间展开,没有办法,我服从主办者的时间安排。我们下次或者是在会下我们再找机会进行更深入的探讨。

(责任编辑:任刚 HF008)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