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莎拉.凯特勒:掘金欧日市场

2014-07-14 10:12:01 证券市场周刊 

  陈予燕/编译

  莎拉.凯特勒(Sarah Ketterer)是美国长堤资本的共同创始人兼CEO,公司创办于2001年,位于洛杉矶。长堤资本旗舰基金—长堤国际价值基金(Causeway International Value Fund)管理着63亿美元的资金,其三年及五年期年均回报率分别为10.81%和14.54%,均位列晨星同期排名前10%。

  20多年来,美国长堤资本管理公司(Causeway Capital Management)CEO莎拉.凯特勒(Sarah Ketterer)一直在全球寻找被低估的股票。这并不容易,但她仍能找到可买的低价股票。莎拉.凯特勒和她的同事采用定量研究与基本面研究相结合的方法,管理着320亿美元的资产。近日,《巴伦周刊》对其进行了电话采访,以下是采访内容。

  《巴伦周刊》:请谈谈您对全球股市的看法。

  凯特勒:我们正处在牛市的后期阶段,对于传统价值投资型投资者,如长堤资本,处境最为艰难。毫无疑问,在估值普遍偏高的市场中,如投资者遇到他们认为很有吸引力的股票,是非常愿意溢价购买的。投资者希望在牛市中能获得稳定的盈利和收入,因为从债券市场中他们基本上一无所获。国际市场稍落后于美国市场,估值总体上比美国低,但已不算便宜。如果投资经理人想找一个能够赚点钱的时机的话,那就是现在。因为很明显,我们必须付出更多的努力去寻找好公司,市场也存在着这样的公司。

  《巴伦周刊》:您在寻找什么样的机会呢?

  凯特勒:我们的股票池中显示的股票数量越来越少。在过去的一年里,世界上的其他一些地区股市表现较弱。如随着日本对安倍经济学的呼声减弱,日本股市表现也不尽如人意。但在世界的其他一些地方也许还存在着机会。2014年,已很难找到极度被低估的行业。几乎我们所有持股的公司,在其业务或其他方面一定存在闪光的东西,而绝不是因为整个行业本身的低估。

  《巴伦周刊》: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呢?

  凯特勒:主要是债券收益。看看欧洲股市,迄今为止回报基本来自于西班牙意大利,这两个国家曾最为衰弱。银行和公用事业是经济发展的推动力量,因为银行主要服务于国内经济发展,而公用事业可增加国民的收入。这也是投资者所想要的,投资者愿意支付更高的价格。再看看债券收益,意大利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略低于3%,西班牙是2.6%,美国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约为2.6%。风险何在?波动性呢?显然,主权债券收益率折射出人们对欧元区经济前景的巨大信心。货币支持和流动性等都是可以看到的。这也推动了投资者进入股市,因为债市已经没有多少可赚了,除非出现类似于日本通缩的情况。

  《巴伦周刊》:关于公司您看好哪些特性呢?

  凯特勒:经营杠杆是我们一直在追寻的,也是2014年业绩的驱动因素。在金融危机开始到2011年欧债危机风波横扫整个欧洲时,欧洲的一些公司有意大幅削减其固定成本。最终这意味着任何收入的改善就会促进盈利能力或经营杠杆的显著表现,这正是投资者正在积极买入的原因。我们也对这类公司很感兴趣,也一直在筛选这类股票。

  《巴伦周刊》:如何看新兴股票市场?

  凯特勒:在过去的6至9个月,我们一直在增持新兴市场股票。年初至今,我们的新兴市场基金上涨了约8%,而国际价值基金仅上涨约2%,新兴市场的表现明显要好于发达市场。然而,在相对估值上,新兴市场并不比发达市场更有吸引力。但新兴市场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2013年许多国家货币贬值,财政政策更加谨慎,并做了一些结构调整。或者,进行行政机构改革,如印度。新政府更加支持企业和就业,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因此,我们有理由对新兴市场保持乐观,特别是我们的投资组合,其中更多的是中小盘股,并且主要是国内消费型股票,而不只是全球增长型股票。

  《巴伦周刊》:能分享一下您认为比较有价值的股票吗?

  凯特勒:小松集团(Komatsu)总部设在日本,是全球最大的工程机械及矿山机械制造企业之一。和美国卡特彼勒(Caterpillar,财富500强公司之一)类似,但股价表现肯定不好,2013年约上涨4%(按美元计),而卡特彼勒全年涨幅达32%。小松集团的不佳表现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小松集团市值达220亿美元,收益率约为2.5%,对日本来说贡献已相当的大。但其市盈率为14倍,股本回报率约为12%。我们筛选的标准是具有超强的资金实力和经营杠杆,而不是财务杠杆的公司。小松集团负债很少,符合我们的要求。

  《巴伦周刊》:什么使这只股票价格走低呢?

  凯特勒:过去两年矿业资本支出巨大的弱点已经反映在股价上了,对盈利已造成了很大的冲击,对公司经营利润也构成了相当大的侵蚀。现在的问题是,接下来会怎么样?我们的建议是,投资者应关注较好的采矿设备生产商。尽管这家公司总部设在日本,但这家公司基本是全球运营。它的传统市场包括日本、北美和欧洲。战略市场很有趣,如南美洲、中欧国家、中国、亚洲、中东和非洲。因此,这家公司正在面向这些市场的建筑工程领域。尽管你已得知过去三年的股市行情,但从国内经济来看,新兴市场的经济增长将远远超过发达市场,这是毫无疑问的。

  《巴伦周刊》:请您再谈谈其他行业吧。

  凯特勒:国际联合航空集团(International Consolidated Airlines Group)成立于2011年,是英国航空公司和西班牙伊比利亚航空公司合并而成。现在是欧洲第三大航空集团,市值约为130亿美元。2014年股价处在挣扎状态,已下降3%(按当地货币计)。对比一下它的同行,也是我们国际投资组合中的配置,美国航空集团(American Airlines Group)。为什么欧洲航空公司股价下跌,而美国航空股价上涨呢?这是因为投资者对于欧洲和亚洲客运能力的担心,而大家都能看到的是,美国航空公司的合并运输能力正在增强。目前,国际联合航空集团的市盈率处于周期性低位,而收入也处在历史低位。然而,我们预计国际联合航空集团的回报会创历史纪录,在未来的12个月很有可能会有低双位数的回报。固定成本业务占用了大量资金,但管理层已大幅削减了成本。

  《巴伦周刊》:燃油价格会不会让人担忧?

  凯特勒:这一直是个问题,但国际联合航空集团70%以上的喷气燃油足以应付未来12个月的用量。因此,中东地缘政治问题的影响不会太大。我们喜欢国际联合航空集团的航线网络。英国业务约占其总收入的三分之一。英国经济强劲有力,是欧洲的亮点。美国航线业务约占其收入的14%,公司牢牢把控着英国伦敦希思罗机场的起降权。

  《巴伦周刊》:投资者会忽视什么呢?

  凯特勒:投资者容易忽视利息、折旧、税收和租金等因素,因为公司租用了很多飞机。而且其股票按5倍的市盈率进行交易,低于同行。我们期待其盈利的改善。此外,由于波斯湾航空公司客运能力的提升,国际联合航空集团的亚洲航线不是很多,这也是全球航空公司的问题。喷气燃油的价格可能会回落,而且公司已经收购了位于西班牙巴塞罗那的伏林航空(Vueling Airlines)这样低成本的航空公司。综合上述这些情况,投资者都关注于美国的航空公司,可能会错过国外的一些机会。我们认为国际联合航空集团的盈利再好一点,市盈率再高一点,跑赢全球指数应该很容易。

  《巴伦周刊》:还有其他好的价值标的吗?

  凯特勒:全球能效管理专家施耐德电气(Schneider Electric)就是一台自动取款机,其职责是确保客户的能源成本下降。施耐德电气擅长将能效和自动化这些主题与伟大的软件结合。该公司通过其电力企业参与电动汽车、智慧城市和智能电网等项目。因此,一些资本性支出是必要的,但施耐德会立刻受益。现在与2013年不同,公司已经经历了大量的收购。公司管理高效,很清楚在做什么。表面上看,可能你会说该公司并没有被低估。但投资者没有看到该公司正处在关键时期,甚至连管理层也承认并购已完成,股票回购的可能性正在增加。

  该公司在北美建筑市场发展势头很好,将受益于美国工业资本支出的增长,并且公司面向新兴市场。此外,施耐德是全球最大的中低电压企业之一。施耐德能生产任何类型建筑所需的插头和开关等产品。事实上,施耐德已经牢牢垄断了这一细分领域,公司已经兼并了很多竞争对手。

(责任编辑:王钠 HN025)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