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顺应时代大趋势 做确定性投资——访上海曦微资产管理中心投资总监谢潜渊

2013-12-15 13:34:26 证券市场红周刊 

  《证券市场周刊•红周刊(博客,微博)》作者 郝宁

  编者按:在雪球12月7日举办的“雪球之夜”活动上,记者有幸结识了演讲嘉宾之一的谢潜渊,他是上海曦微资产管理中心的合伙人兼投资总监。在雪球上,他的昵称奇怪地叫做“我是表好胚”。我问什么意思?他说之前干过很多工作,但都感觉不适合自己,于是就去做了股票。家里长辈觉得出身名校,却不好好找个安稳工作,实在太不求上进了。“表好”就是普通话里的不要好,“胚”是对人的贬义说法,“我是表好胚”意思是自嘲我是个不求上进的人。起初他跟所有散户一样听消息炒股,研究技术面做短线,但磕磕碰碰交了不少学费之后,逐步转型最终接触到了趋势交易。他的核心理念是顺应社会发展的大趋势,像杰西·利佛莫尔的信徒一样交易!

  遵从大趋势 做确定性投资

  《红周刊》:您的核心交易理念是什么?

  谢潜渊:我的核心交易理念是趋势投资,不是狭隘的股价趋势,而是广义的,既包括股价趋势,也包括行业趋势,甚至说得大一些是人类社会的历史发展趋势。

  《红周刊》:您是一位趋势投资者,如何理解所谓的趋势?

  谢潜渊:从宏观到微观看,人类社会的趋势是一直存在的,而且一定是社会越来越文明、科技越来越发达、人们生活越来越便利。而从行业上来看,一个行业的需求越来越旺盛,并且远没达到饱和,那么趋势就形成了。比如,现在人工成本高企,机器人的需求越来越大,智能手机的出现导致人们对移动互联网越来越依赖等。

  然后是企业自身的收入增速提升,利润率也一并增加,企业自身改善的趋势就出现了。最后是股价不断突破压力位,创出一个又一个新高,那么股价趋势就形成了。把四者结合起来,选一个符合社会发展趋势、需求正在爆发的行业,并且本身盈利在不断改善,估值合理或者低估,同时股价在不断突破压力位的,你想亏钱都很难!

  《红周刊》:如何能够尽量保证做确定性的投资?

  谢潜渊:要做确定性投资,最基本的一点就是别违背人类社会的历史大趋势。举个例子,千万不要在汽车诞生后去买低估的马车股做长线,或许真有机会赚一波反弹,但是风险极大。反过来,如果你顺着时代发展选股,成功率会高很多。比如,中国现在到了环境不得不保护、交通不得不治理、医院不得不新建的时代,同时也到了二次信息化的节点。不仅仅是今年,未来N年内大牛股依然会出现在这些行业里。

  《红周刊》:您同时很注重基本面,一般从哪几个角度入手?

  谢潜渊:第一是行业景气周期处于什么阶段,比如很多人去年在高位买了白酒股,就是没有搞懂行业景气周期的问题;第二是行业过去几年的增速以及未来几年可能的增速;第三是行业未来可能遭遇的问题,这些问题就是未来需要时刻警惕的,一旦出现也许就需要抛售;第四是公司本身的质素,白马股主要是看收入增速、毛利率、净利率、产品结构、竞争优势这些方面,最差的那批则是看为什么会差,是一次性的原因还是管理层不行或者兼而有之,产品结构如何、技术路线是否符合行业发展方向等。

  了解资金背后的人的心理

  《红周刊》:市场除了关注基本面之外,还需要了解资金之间的博弈?

  谢潜渊:当然。首先,决定短期股价的绝对不是业绩,而是买卖双方的力量,所以如果仅看基本面,很多时候你依然无法赚钱。博弈的含义,就是理解股价运动背后的资金运作方向及其原因。去年大多数人不看好银行,而基金配置在银行上的仓位极少,于是银行一旦涨起来抛售的力量会很小,反而会有无数追涨的。现在,大多数人眼睛盯着创业板,虽然创业板长期利好,但是短期一旦少量资金发生转移,再加上流动性又差,就会出现大幅波动。反过来,因为主板很多公司估值很低,机构配置仓位也很少,一旦出现上涨就会有资金追涨,容易推高,这些都是一种博弈。

  《红周刊》:为什么投资者要去了解资金的博弈?

  谢潜渊:因为股市波动并非是由基本面单一因素决定的,更重要的是资金博弈,在了解资金背后的人的心理时,才能对未来大势有一个更为准确的判断。第一,强势股要分析为什么强势,而不是去担心补跌,在大势向下的时候,强势股往往是由于资金大量买入才形成强势的;第二,要关注提前于大势见底或者创新高的个股,这类个股也是因为资金大量买入才会提前于大势启动或者创新高;第三,要当心弱于大势的股票,不要认为大家都涨它不涨,之后一定会补涨,反而要去思考为什么大势这么好,它还反复被抛售。

  《红周刊》:您是否认为选好行业比选好企业更靠谱?

  谢潜渊:选好行业投资比选好企业更简单,也更不容易犯错误。尤其在A股,当整个板块上涨的时候,即使你选的公司不是那么优秀,它也会因为板块效应而跟涨上去。

  《红周刊》:行业增速决定行业估值,企业增速决定估值溢价,请您解释一下?

  谢潜渊:举个例子,A行业每年的增速是30%,其中领头羊的增速必然大于30%,那么大家丝毫不会有任何担忧。反过来,B行业每年的增速是0,但是这时候出现了一家伟大的企业,每年增速30%,它通过抢占同行的份额,将自己的市占率从20%最后扩大到90%。

  但是,结果却是很可悲的。A行业里很一般的公司估值,可能都会比B行业的伟大企业估值高。为什么会这样呢?原因是即使A行业里很普通的公司,大家也丝毫不担心会有30%左右的增速,但是B行业里那家伟大的企业,每天都将接受所有投资人甚至媒体的质疑,它的市占率已经很高了,但行业没增长,所以成长已经到头了,于是人们时刻担心它的天花板,估值就难以上去。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格力电器(000651,股吧),这绝对是一家伟大的企业,连续N年保持30%~40%的增速,但是估值从来不高,这是因为空调行业的增速早就下来了。而格力电器通过自身努力不断蚕食同行的市场份额,最终打败所有竞争对手占据绝对优势。至少大多数人一直在担心其面临的天花板,于是它就无法赢得高估值。市场总是很简单很粗暴的,只愿意给确定的东西更高估值,给有疑虑的东西更低估值!

  不去找所谓的颠覆性行业

  《红周刊》:既然您对于行业特别关注,那是否会致力于寻找颠覆性的行业?

  谢潜渊:我并不会主动去追求什么颠覆性的行业,只寻找确定并且市场喜欢的行业。颠覆性的行业其实有极大的不确定性,我更乐于跟踪基本面变化的趋势,更喜欢那些白马的行业,也就是基本面明显在不断改善,而且可以持续比较长时间的行业。

  比如,前几年所谓的新能源我就没参与,今年的手游我也没参与,理由是我无法看懂这些行业及公司的盈利能否持续,估值是否足够便宜。但是,我却愿意参与环保、天然气、高端装备制造、服务业,虽然这些都是新兴产业,但性质却依然有很大的不同。

  《红周刊》:都是新兴产业,性质有什么不同呢?

  谢潜渊:前者如新能源,足够颠覆,但是电动汽车到现在为止能否成功,依然没人能给出结论,太阳能之前一直靠补贴过日子,现在才真正开始进入到可能变成白马的阶段。但是后者如环保,现在是不得不发展的行业,高端装备制造跟服务业则是我们社会转型的主力行业,这些行业很容易确定前景,是典型的白马行业。

  我会重仓购买的始终是那些处于景气上升初期、符合社会发展方向、甚至已经到了不得不发展的节点的行业,然后业绩必须持续可跟踪,最好可以简单验证的公司。这类公司有个好处,就是可以通过跟踪订单、产能、出货量等数据简单判断所处的景气阶段,并且很好预期未来业绩。而传媒、手游这类靠并购壮大的企业,就不那么容易跟踪了,除非估值特别低,并且逻辑特别清晰,否则我不敢重仓参与,只敢从股价趋势上去把握。

  股票就买最好和最差的

  《红周刊》:选择好行业之后,您通过哪些思路来筛选个股?

  谢潜渊:索罗斯说过,“买股票就买最好的跟最差的”。所以,我首选的是行业的绝对领头羊,从市值、收入、规模、利润率、过往业绩等都很容易选出行业里最白马的那几家企业,一目了然。然后,再去找现在日子最难过的企业,因为业绩最差的那几个市值一般会是行业里最小的,也就意味着如果行业一旦景气,它们的盈利弹性最大。这相对复杂一些,要去分析这些企业为什么现在会处于困境,知道原因后才能预计它未来是否有可能改善,改善后弹性有多大,这期间往往也能发现一些困境反转的企业。

  欧菲光(002456,股吧)就是个比较典型的例子。该公司在2011年底就已经完成业务布局,当时由于其处于投入期,而且计提了很多费用,所以业绩很差。但是,公司的布局十分契合智能机爆发的大环境,一旦开始产出,业绩拐点就来了,于是可以看到从2012年初开始的一波大牛行情。

  《红周刊》:您说过,“一只股票是升还是跌,它会告诉你”,那一般有哪些信号呢?

  谢潜渊:有些股票在大势极差的时候却一直跌不下去,盯着盘面看你会发现,虽然它成交很活跃,但是下跌的时候几乎没有大阴线,也没有大卖单,偶尔出现一些大卖单也会很快被买走。而一旦上涨它就会迅速拉升,而且往往是率先启动。

  2011年底的酒鬼酒(000799,股吧),当时上证指数继续走低,而酒鬼酒却逆势创新高。之后由于指数持续下跌,酒鬼酒终于撑不住了而跌回起点,但是并没有创新低,之后市场短期见底,酒鬼酒重新回到高点附近且放量上涨。那么你可以思考,究竟是谁在市场极差的时候把它买到新高位置?为什么要迫不及待甚至不惜逆势买入?然后配合基本面以及新闻做一番分析,你就可以知道。

  首先,2011年底白酒大幅提价,很多白酒出厂价上涨1倍左右,因为白酒成本极低,所以涨价部分几乎都是净利润,而且行业大多数四季度的订单都是2012年一季度才确认,所以去年上半年白酒股业绩普遍会暴增。而白酒里股价强度最高的就是酒鬼酒,于是去年1~7月就可以做多酒鬼酒。

  不过,当时酒鬼酒涉嫌压货,再加上春节期间终端跌价,基本上可以断定2012年下半年白酒无法延续提价。而白酒的业绩增长主要依赖高端白酒的不断提价,一旦高端白酒无法提价,白酒股的基本面趋势就会逆转,因此就可以预期7月之后做空白酒。

  又比如,今年6月的网宿科技(300017,股吧),当时市场也不好,该股遭遇减持,可谓雪上加霜。按理说网宿科技应该暴跌,结果它不但逆势横盘,之后还出现一波上涨,7月初才伴随指数回落,那么谁在买入?为什么买入?我不知道,杰西利佛莫尔也说不需要问为什么,事后你自然会知道。结果过了几天,网宿科技公告,业绩大幅超越市场预期,直接涨停。

  股票低位和高位时操作有差别

  《红周刊》:当股票低位和高位的时候,您在操作上有什么差别?

  谢潜渊:在低位我的原则是从基本面为主,趋势作为优选工具,而在高位我会以趋势为主,基本面作为参考。一般来说,在低位个股趋势是集体不好的,如果你看是下降通道而不敢买入,那就很难参与今年的创业板行情。反过来,在高位的时候往往不但股价趋势顺畅,而且基本面信息也极其漂亮,但如果你只看基本面,往往会被套牢在个股的景气高点,就像2007年的有色、2012年的白酒。这时候,你得观察行业趋势跟股价趋势,一旦趋势坏了必须卖出,观察一阵子再决定后续的操作。

  另外,在低位要敢于突破加仓,在高位突破则未必加仓。比如,今年初很多白马成长股PEG都小于0.6,这时候突破创新高就要敢于加仓。而最近大多数PEG都大于1,甚至大于1.2,那么即使突破创新高,也不建议加仓了。

  《红周刊》:怎么来判断目前是处于高位还是低位呢?

  谢潜渊:我觉得不能用指数来判断,而要用白马成长股的平均估值,也就是市场最受认同的代表性成长股的平均估值来判断。因为这类股票里面都是机构,相对比较理性,当它们集体被低估或者高估的时候,就说明市场最理性的群体也疯狂了,那么一般就是买入或者卖出的好时机。

  系统切换使用关注股票强度

  《红周刊》:您倾向于使用多系统在合适的时间段进行切换?

  谢潜渊:多系统谈不上,我主要就有两个系统,一个是学彼得·林奇的纯基本面分析系统,一个是纯趋势系统。切换就按上面所说的,当市场整体估值并不很贵的时候,以基本面为主导,趋势只是用来优选,以决定哪几只个股应该重仓。而当估值很高的时候,则趋势是决定性指标,趋势一旦破了必须卖出,基本面只是作为优选指标而已。

  如果在行情中段,则是用基本面来确定股票池,用趋势系统来决定仓位。举个例子,今年1~4月最强势势的是白马成长股,4月之后最强势的是传媒、手游类并购型的企业,8月之后最强的则是主题投资。如果这些股都在你的股票池里,平均配置必然效率不高。最好的办法就是按照强度顺序来改变仓位,虽然不见得你每次都能做好,但是一旦成功,效率会大幅提高。

  《红周刊》:强度?能不能给投资者细致讲讲。

  谢潜渊:强度很简单,就是个股一段时间下来与指数涨跌幅的对比。所谓的强势股,就是指数大跌的时候它抗跌,指数见底的时候它突破。这两句话必须一起看,有些人会选一些个股,别人跌的时候它不跌,别人见底了它开始补跌,那就不行。而必须是别人见底它突破,这类就是强势股,通常也是领涨股。

  通过日常生活发现价值

  《红周刊》:对于A股市场,您有什么经验需要告诫投资者?

  谢潜渊:第一,股市是资源配置工具,而非赌场,A股同样如此。很多人说A股都是故事,出不了腾讯、阿里,但事实上依然出现了万科、格力电器、苏宁等伟大企业,所以在A股价值投资完全是可行的。第二,想要在股市里赚钱,则必须花时间研究,价值投资思考的是我们社会需要什么,而非什么市盈率低。第三,多观察生活中发生的事情,多跟人交流,你才能感受到社会的需求。

  《红周刊》:通过日常生活发现价值,怎么才能做到呢?

  谢潜渊:比如,现在出门会发现全国都是雾霾,你就可以知道中国已经到了环境不得不治理的时间节点了,那么环保股无论如何现在肯定不是终点,即使估值高了,跌到估值合理时也必然会继续上涨创新高。再比如,你明显可以感受到交通的拥堵、医院资源的紧缺、手机流量的成倍增长等趋势,甚至你每天吃的、用的、玩的都可以去思考是否有上市公司。并非这些上市公司一定都好,但是你可以去观察它们,社会对这些的需求是否在加大,它的盈利是否向好,估值是否合理等。

(责任编辑:于晓明 HN024)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