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投“围猎”湖北

2011年12月07日23:51  来源:《鄂商》  作者:成正茂
 字号:

从1987年到今天,“风投”的湖北市场终于迎来春天
从1987年到今天,“风投”的湖北市场终于迎来春天

  《鄂商》记者 | 成正茂

  正起步却是在最近几年,一方面是此前因为意识淡薄,对股权投资的认识不足,很多本土企业宁愿过着紧巴巴的日子,也不愿意引进投资,另一方面是因为很多股权投资机构并不看好湖北。

  随着一些先行者的成功和政策的逐渐明朗,本土企业家开始逐渐接纳股权投资,与此同时股权投资机构开始重新“打量”湖北。从“冷眼相待”到“热烈追捧”,VC、PE对湖北的态度实现了大逆变。

  意识淡薄

  2007年9月18日,在“武汉首届风险投资论坛”上出现了尴尬的一幕:大会还没有结束,绝大部分投资机构都已经离开。一场号称云集中外顶级风险投资家的盛会在一阵叹息中草草收场。在展会即将结束的时候,对于主办方极力推荐的几个项目,留下来的寥寥几个投资机构也只是遗憾地摇头。

  论坛的组织者是国内一家著名的投资公司,2006年到武汉试水股权投资时,发现很多企业家意识淡薄,认为股权投资是借贷关系的债权融资,将该公司理解成担保类信贷公司。基于这种思想不对称,该公司“一气之下”举办了武汉首届风投大会,希望借助改变创业者、企业家观点来打开武汉风投市场结果却让人意外。

  更尴尬的是:面对有着大量优质项目源,又是市场“蓝海”的湖北,引得了不少国内外创投机构纷纷试水,而来了之后又遭遇到冷遇。而湖北一些处在扩张期的企业因为难融到资金踟躇不前,落得个被收购或关门倒闭的局面。

  2008年以前,整个湖北地区真正获得的风险投资并不多,即使在最好的时候,华工PPlive、嘟嘟网、迪源光电、江通动画等几家企业获得风投的总额度加起来不超过1000万美金。其中是将PPlive总部从武汉迁至上海后才获得软银、BlueRun追加的1000万美金投资。

  相比之下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一个项目获得几千万甚至上亿美金风险投资的案例不在少数。难以获得风险投资,一度成为湖北企业实现高速成长的一个瓶颈。

  “湖北的创业者对风险投资意识淡薄,要找投资首先会想到贷款、政府基金,不了解风投,不懂得如何与风投打交道。”深圳创新投资集团旗下湖北红土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敏回忆起几年前来武汉时的印象。

  “很多创业者不清楚风险投资公司的投资原则,才开始谈就问投资能不能成功,他们忽略了投资是个双相的过程,不能仅凭一方发力。”湖北奥信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黄伟也表示出相似的看法:有的企业家戒心很重,担心创投机构是不是想来分一杯羹;有的表示怀疑,还会反问,你们对行业前景的把握难道比我们看的还远?

  氛围形成

  “直到2008年才有政府的介入,引导行业的发展,创投机构开始活跃,新的创投机构如雨后春笋般诞生,数量达到110家左右。”湖北创业投资同业公会秘书长郭华介绍,每一年,创业投资同业公会都会举办会员大会,通过决议吸纳新会员,今年年初吸纳的会员是30多家,去年20多家,前年10几家。

  事实上,早在1987年,湖北就有了创投的萌芽,湖北成立了一家创投机构湖北省科技开发中心,名字听起来和创投不怎么搭边,但却是一个针对科技企业的股权投资机构。那时的郭华是科长级官员,也是这家机构的创始人,任投资业务部部长,用1000万元投资了20个项目。“这在中国是先河。”已是知天命之年的郭华缓缓地对记者回忆说。

  然而彼时,社会上并没有形成创投风气,太多人对股权投资没有深刻的理解和认识,更谈不上从心底里接受,投资先行变成先烈。郭华说,投得不好的,连本金也没有了;投得好的,最后也是别人的,20几个项目投了两三年,只有一部分本金收回。

  “这两年情况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不少企业家对风投有了很好的认识。”话锋一转,刘敏说道:“就拿今年的金博会来说,前几届银行是主角,今年最大的感触就是风险投资机构越来越受到重视了。”

  投资大鳄批量投资、批量制造上市公司,激活了湖北的投资市场,普及推广了创投理念。此举的直接作用是带来了大量的直投资金,间接的作用是营造了氛围环境,教育帮助了企业。

  “投多了,品牌起来了,氛围就形成了。”深圳创新投在武汉开设分公司,把刘敏作为负责人派过来,原先准备干一两年就回去的,没想到一做就做了7年。刘敏坦言:“在这里找到做事业的感觉了,做的比较开心。”

  外来者逐鹿

  2010年底,武汉食品企业“周黑鸭”获得深圳天图6000万投资,成为岁末湖北企业界热议的话题。而此前,生产生物环保餐具的武汉华丽环保,继获得香港长江流域创业基金投资的500万美元,在第二轮融资中,又获得美国风险投资机构德同资本1350万美元的投资。

  同年初,联想控股以每股约3.4元溢价,与武钢、武汉城投集团共同吃下汉口银行12.7亿股本,这也是联想控股历史上最大的单笔投资。在此之前,联想控股旗下联想投资已在汉投资了千里马机械集团。今年5月,联想投资在汉又设立专门办事处,这是除北京总部、上海办事处以外,联想投资唯一“走出去”的据点。

  今年11月15日,联想控股旗下的弘毅投资与融众集团、融众股东香港金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在汉签约,弘毅投资旗下“2008美元基金”以总计1.548亿美元分别获得融众集团40%股权和融众资本29.5%股权。

  “风水轮流转,现在也该转到湖北了。”刘敏认为,相比北上广深的激烈竞争,湖北竞争压力要小得多,而且还拥有独有的科教优势、中部崛起的政策支持、承接产业转移的优势等。

  “对创投来讲,最大的需求是项目资源,政府能够提供项目资源的话比什么都重要。”郭华说。

  如今深圳创新投、硅谷天堂、达晨、九鼎等知名创投陆续在武汉设立办事处,并与湖北省政府合作设立产业基金。据湖北省创业投资同业公会的统计数据显示:目前,湖北境内已聚集各类创投和股权投资机构200多家,注册资本超过200亿元,已完成投资近80亿元。

  本土创投软肋

  相比之下,本土的创投机构不太“给力”。说起湖北本土创投机构的情况, 当记者请郭华说出本地民营创投的前三名时,他摇头说:“民营,很突出的没有。”由于湖北本地基本都是国有背景创投,资金来源靠国企或政府,直接造成民营创投的生存空间狭窄,资金供给紧缺,GP(General Partner,一般合伙人,即VC/PE的管理者)团队欠专业。

  “在武汉,大块头的国有企业,每一家出资一定数额,然后成立一个公司制的创投公司,再委任一位老总,这种构成在武汉相当普遍,纯民营资本的传统机构非常少。”郭华介绍:目前比较好的华工创投,已经投了三十几个项目,现在有2家被投企业上市,对股东的回报在5年前基本上都分红完成了,现在翻了至少十倍。

  郭华经常开玩笑地问本土创投:“你们手头还有几梭子可以打?”这反映了其资本规模不足的现实,而要提升融资能力,可不是一句空洞口号能解决的,要靠团队的业绩、品牌和资源。

  但本土创投也有自身的优势。“首先,更了解本土文化,更能有效地与本地企业沟通;第二,有良好的人脉关系。”郭华说,“是优势也是挑战,本地创投的心态是,欢迎与‘狼’共舞。”

  “取长补短,如果将本土的GP跟外来的LP(Limited Partner,有限合伙人,即VC/PE的出资人)对接起来,只要资本问题解决了,本土民营创投就发展起来了,国有企业就不占主流了。”黄伟说。

  本土创投在与外来创投合作的过程中,能够学习到先进的经验,实现互利共赢,得到提升。

  “创投更多是合作,不是吃独食,看好一个项目,往往是几家联合投资。我们敢于引进国内外大牌的创投,完全开放,就不担心竞争,为什么要说成洪水猛兽?市场经济的规则就是优胜劣汰。”郭华说。

点击查看本期《鄂商》杂志更多文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